•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正义联盟(三更求票)    文 / 一吨大苹果 更新时间: 2017-08-26 16: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迪与劳拉正隐蔽在一栋老房子的防火梯上。 她们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在夜色中非常不起眼,如果不仔细观察,谁都不会现在三楼的防梯上还隐藏着两个小女孩。

    之前一直对着简灌酒的两个男士步入了小巷之中。这个巷子是个死胡同,唯一的出口就是进来的这个地方。

    月鸟一身白色的打扮在黑夜里十分醒目。这是她特意的,因为她并不是一个有着能力的非凡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下班后练过一些类似于mma的格斗技巧。

    白色的颜色能让她看起来更加醒目,她也不会去特别危险的地方。

    从她随身带着电击器与辣椒喷雾就能看得出来,她不是那种依靠武力去好打不平的家伙。她所做的大多是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月鸟看到夜行者制作的视频短片之后,她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因为对于来自切尔西的月鸟来说,她本身是一件性侵案件的受害者。

    对她释以犯罪的是她的高中同学,那时候的她是高中生。在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同校的同学展开了一场派对。

    学生们的派对一般来说比学校的毕业舞会来的好玩多了。因为在这种聚会上总是会弄到酒的,对于法定年龄二十二岁才能饮酒的美国青少年来说。法律规定的年龄实在是太大了。

    美国其实也是一个有着深厚酒文化的国家,这一点传承自欧洲的移民。与中国不同,中国不少未成年人会偷偷吸烟,觉得吸烟很酷。

    但是在美国未成年人偷偷吸烟的反而很少,更多的是偷偷喝酒。尤其是在高中毕业的各种派对上,这些少年少女们总会弄到很多酒精饮料。

    月鸟就是在这样的派对上喝疯了,她忘记当时自己喝了多少酒。大概有四十盎司或者五十盎司?她记不清了,总之是很多。她被那些男同学轮流灌酒。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正和三个男同学赤身**的躺在一家旅馆内。月鸟很确定自己是被有计划的性侵了,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证据。

    因为她喝醉了,大家都喝醉了。没办法确定是有计划的性侵还是说自愿。而几个男同学的处罚仅仅只是社区服务,这种不痛不痒的处罚。

    因为这种事,月鸟才从切尔西来到了纽约。当她听到守夜人的宣言的时候,唤起了她许多的往事。她决定站出来,帮助那些同样受害的女性。

    月鸟利用自己下班的时间来酒吧街的附近,帮助那些看上去喝醉了同时不想和男士纠缠的女性,把她们安全送回家。

    相对来说,月鸟一审白色的服装因为在大街上非常醒目。如果要纠缠起来的话,很容易被人注意。所以到目前为止,月鸟还没有碰到过什么真正的危险。

    当然今天除外,这两个向简灌酒的男子看上去不是什么好打的家伙。

    如果你喜欢别人的东西,就把它拿过来,辩护律师总是找得到的。——腓特烈二世

    这个一千多年前的***所说的话,一直到今天依旧有很多人信奉。比如这两个已经喝的半醉并且**上脑的家伙,一个小***还有一个蒙着面的女人,能惹多***烦?

    这两人是简在大学的学长,学习的是不同的专业。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两人都很有钱。这一类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了,反正请个好律师总能摆平这样的事情。最多在来一笔补偿费,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两人可不缺钱请律师,尤其是喝醉后的事情是最难定案的。这两人一点都不怕。只要轻手轻脚的在月鸟反应过来之前,把她给弄昏,一切都好说。

    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电击***,这玩意儿只要靠近到五米瞬间就可以把一个***电昏迷。把月鸟搞定了以后,那个醉醺醺的简不还是很好解决的。

    不过他们忘记了,现在他们自己也是喝的醉醺醺的。虽然尽量放轻了脚步靠近月鸟和简,但是到五六米的时候还是把在给简拍后背的月鸟给听到了。

    “你们要干什么?!”月鸟一转头,就看见这两个醉汉不怀好意的靠近。她立刻就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电击***准备给这两个混账家伙一点教训。

    “该死!”拿着电击***的男人骂了一声,直接射了电击***。不过因为距离比较远,而且月鸟已经有了防范,所以根本没有射中。

    而月鸟也对着他射出了电击***。“啊!”男子被电的惨叫了一下,但是因为月鸟的电击***并没有直接击中男子的身体,而是在他的皮衣上。所以这个男子跳着挣扎了几下,就把电击***的探针给甩了下来。

    月鸟买的毕竟是民用版本的电击***而不是专门的泰瑟***,威力和准度都不是很够。

    她的反抗激起了这两个男人的怒火,月鸟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一个人单挑两个成年壮汉。所以她飞快的按下了自己腰间的警报器,这是联络她组织内***成员的求助信号。

    同时她也把辣椒喷雾藏在了自己的手掌中,只要这两个男人敢上前,她就会用辣椒喷雾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爽到极点。她只需要拖几分钟,等到组织内的***成员赶来就可以了。

    “***!”刚刚被电击的男怒骂了一声朝着月鸟扑了过来,而另一个男人则在墙边找了一块木板,他决定给这个敢反抗的女人一些狠的。

    向月鸟进攻的男人看上去练过一些拳击,进攻之间很有架势。他护住了要害和头部,这让月鸟的辣椒喷雾根本没用处。而另一个男人挥舞着木板则距离她太远,更加没用。

    月鸟现在只能摆出学习过的mma的架势,打算和这个男人硬碰硬了。如果她现在跑了,她已经可以猜到这个醉倒不行的简会遭遇什么了。

    男人的出拳迅猛,虽然喝醉了但是力却依旧正确。由脚后跟开始的摔鞭效应,通过腰马的转承在传递到他的拳头之上。这股力道非常迅猛。

    而另一侧朝着月鸟扇过来的木板也带着呼呼的风声,锁死了月鸟***躲避的方向。月鸟咬了咬牙,恐怕要硬拼了。自从她选择要做点什么,成为街头义警以后她就准备好了自己将要承担的后果,也许将会是满身伤痛。

    但是自从选择了,月鸟就没有后悔。因为这个世界总归是要有人站出来做点什么的。不能所有人都去当胆小的鹌鹑。月鸟驾着自己的胳膊,已经准备好要到来的疼痛了,她决定先攻这个挥拳的男人一拳把他逼退,然后硬吃下木板的回击。

    嗯,愚蠢的做法。在防火梯上的明迪摇了摇头,这个女人明显没有多少格斗的经验。“开始干活了姑娘。”明迪拍了拍劳拉的肩膀,说着话就从三楼的防火梯飞身而下。劳拉紧随其后。

    两道黑色的人影冲天而降,明迪从三楼跳下来一个翻滚卸力毫无损。她直接一个打滚进入到挥拳男子的身下,对着他的脚踝部分狠狠的踹了过去。

    这里提一句,明迪的鞋子是硬底鞋。咔嚓!黑夜中脚踝骨折的声音非常明显,刚刚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瞬间就疼站不稳,需要扶着旁边的墙才能勉强站立。

    而劳拉从天而降的时刻,直接伸出了自己的爪子挥舞了一爪。寒光闪过,还没人来得及看清什么,就看见原本朝着月鸟挥去的木板瞬间断成了好几截。

    还没等这个男人反应过来,劳拉就直接一拳打到了他的肚子上。小狼女虽然还小,但是力气却已经不输给一般的大人了。她的一拳轰的又稳又准,直接打在了男人的胃上。

    原本晚上喝了很多酒的胃受到这样的***,瞬间就开始呕吐了起来。

    月鸟本来已经准备好要受伤的打算了,但是她已经准备要接受的疼痛还没有来就已经听到两个男人哀嚎的声音。

    她仔细一看,刚刚电光火石之间冲天而降的两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孩已经打垮了两个气势汹汹的男人。而关键的是这两个女孩看起来不大,从个头上来推断月鸟甚至怀疑她们没有十四岁。而且从穿着打扮来看,她们是双胞胎?

    “你穿着白色的衣服,而且还没有格斗技巧。你知道你刚刚所作所为很危险吗?”月鸟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就看见其中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小萝莉对她吐槽到。

    “居然想用自己的手臂去抵挡一块木板的攻击,你的大臂骨和小臂骨会碎成三节。然后你会被这两个***打到,然后被他们给做那些事情!虽然说你做义警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没有足够的经验!这会给你带来很多不必要的伤害。”

    那个脚踝受伤的家伙想跑,明迪追了上去把他另一个脚踝也给踢伤了:“还想跑!看见了吗,白衣女士,你对待这样的***经验不够。而且太手软了。如果不想使用******支的话也请准备一支专用的泰瑟***,效果会比你用普通的民用电击***好的多。还有我看见你手掌里的辣椒喷雾了,你这个牌子的喷雾辣度不够。你需要买墨西哥出产的那种,可以让人整整一天都看不见任何东西,并且皮肤会产生强烈的灼烧感,能够让人痛苦三天的那种!”

    “我等会儿可以给你写一下这些东西的牌子,还有在纽约市什么地方能够合法的弄到这些玩意儿。你的装备即便是作为义警也太业余了!”明迪绕着月鸟转了两圈,非常不给面子的吐槽和说教到。毕竟明迪可是一直在一帮装业人士身边混的啊,看到月鸟这种半吊子就感觉不爽。

    因为劳拉在旁边,所以明迪很注意控制自己说话的尺度。不然的话她的【三字经】可是运用的很熟练的。

    “啊?”月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小女孩给疯狂的吐槽说教。作为一个成年人月鸟从心里是有点难以接受的,所以她弱弱的辩驳了一句:“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同伴了,他们在两分钟内就会赶到这里的。我只是在拖一下时间。”

    “你还有组织?你们的组织名字叫什么?”明迪好奇的问了一下,而劳拉只是叉着手,安静的看着明迪对月鸟的疯狂吐槽,她觉得这样子很有意思。

    月鸟看了明迪一眼,刚刚明迪对她的吐槽,以及各种不专业的指责让她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将自己组织的名字宣诸于口。

    “怎么不能说?”明迪摆摆手:“如果不想说就算了。”

    月鸟觉得如果不说的话好像很没礼貌的样子,但是组织的名字真的要说出去又感觉有一点丢人,倒不是名字不好,主要是她觉得这个名字***太高,他们一群业余的用不太好。她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道:“我在的组织叫做:正义联盟。”

    “哈?”明迪不可置信的看着月鸟。一群业余家伙组织的义警居然敢叫正义联盟?守夜人干脆改名叫地球守望者好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