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四百六十一章 骑兵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9 20: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汉军旗的士兵们都是练了两、三年的老兵,都知道火铳是如何作战的,都明白虎贲师步***的高射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之前还有胜利的希望,如果说之前这种希望支撑着汉军旗忍受着伤亡的话,现在这种希望已经被***,被虎贲师步***的射打碎了。

    噼哩啪啦的***声中,第一列士兵齐射完,清军正面六百多人又一次被全灭。血箭像是喷泉一样从受伤士兵的伤口上喷涌出来。六百多人的惨叫声汇成了一片,听上去像是一片“轰轰”声。

    清兵们混乱了,伤亡这么大,这仗还打不赢,继续牺牲下去是为了什么?

    清军汉军旗的汉兵们,只在一个刹那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前面的清军害怕再被虎贲师的士兵射死,转身逃去。这些逃兵的逃亡很快带动了***火铳手,最后两万多人的火铳兵轰一声全崩溃了,慌不择路。

    孔有德看到溃下来的火铳兵们,面如死灰。

    想不到三万火铳兵冲阵,还没开铳就被李植打死了六千,全军大崩溃。皇上亲手打造的火铳兵,轻松打败了五万明军,却完败在李植的虎贲师手下。

    皇上如此重用自己,让自己担任汉军旗火铳兵的统领,这场战斗却打成这样。此番回去,皇上一定不会轻饶自己。自己在清国的前途算是毁了。

    这李植实在太可怕了。他的火铳手射怎么这么快,让汉军旗两倍人数的火铳兵都黯然失色。有李植在,大清如何敌得过明国?

    孔有德满腹的幽怨,随着溃败的火铳兵撤了下去。

    明军的中军处,洪承畴被战场上的变化惊得满脸通红。

    李植打溃了清军的火铳兵了,三万火铳兵***了几千,全溃下去了!这是否意味着东翼的战斗以大明获胜告终?李植的兵马击溃清军后,可以去支援西翼苦战的七万明军?

    不过洪承畴突然看到溃败的清***铳手中间,一支早已经守在那里的骑兵逆流而上,朝李植的兵马冲了过去。

    溃败的火铳兵后面,还有杀招。

    火铳手们往后面跑了几步,就不敢再往后方逃去,而是往两边逃窜。因为在溃兵中间,一支一万人的八旗满洲骑兵杀了出来,逆着崩溃的火铳兵人流而上。火铳兵稍有阻拦到这支骑兵的道路,就立即被手持马刀的骑兵砍死。

    在往两侧奔逃的火铳兵中间,八旗满洲的五千马甲兵和五千步甲兵冲了上来。等这支骑兵冲出溃败的士兵群中时候,距离虎贲师的战线不过五十步。

    ***骑兵们全催动马匹,军马冲刺的度恐怕有三十公里每小时。这五十步的距离,***骑兵冲上来十秒都不需要。

    李植暗道多铎好狡猾,刚才就把这样一支兵马藏在火铳兵后面。如今图穷匕现,一万***兵从这么短的距离上骑兵冲锋,想一次性把虎贲师冲垮。

    清军的中军中,多铎死死盯住冲出来的一万骑兵,眼睛血红。火铳兵溃败后,这一万骑兵就是多铎最后的王牌了。如今火铳兵已经把战线推进到虎贲师阵前,骑兵从这样的距离突刺而出,李植的士兵恐怕只能开一***,就会被骑兵突到阵前。

    不知道这最后的王牌,能不能将李植的兵马冲垮。

    杜度大声说道:“豫亲王,这么近骑兵突刺,李植的兵马一定受不了这一冲!”

    多铎吞了口口水,看了杜度一眼,没有说话。

    然而虎贲师不是那么容易冲垮的。

    看到***的战马冲过来,虎贲师的基层军官们立刻做出了反应。在平日的训练中,迎战骑兵近距离冲刺的训练已经做了无数次了,排长们不需要等待李植的命令,就下意识地出了正确的命令,摆出了刺刀阵。

    前面两排士兵快地在***身前装上了刺刀,他们蹲下来,将刺刀部对准冲过来的清军战马,刺刀尾部的***托抵在地上,用脚踩住。第三排的士兵则快给步***上弹,准备越过前面两层士兵射击***骑兵。

    李植的士兵使用燧***,每个士兵只占据半米的战场宽度,此时前面两排士兵将刺刀抵在地上,顿时形成了一片刺刀林。***的一匹战马驰骋时候大概需要一米五的战场宽度。也就是说,每个***骑兵冲到虎贲师阵前,都要面对六个刺刀兵。

    那些闪着寒光的刺刀,不是那么容易冲垮的。

    ***的骑兵冲到阵前,看到密密麻麻的刺刀阵,一个个停住了马,在阵前徘徊失措。

    也有少数彪悍的清军骑马冲进了刺刀阵里。但一个人哪里抵得住六把刺刀的招呼?***的战马立即被乱刀刺死。马上的***也招架不住几把刺刀的突刺,很快就被前后左右齐齐刺来的刺刀捅死。

    ***的***见这阵势,只觉得头皮麻,哪里敢跳进去送死?

    一些***见冲不上去,停下马来,操起马上的步弓朝虎贲师士兵射去。虎贲师的士兵们纷纷低头,用头盔挡住面门。

    ***的弓箭噗通噗通刺入了虎贲师士兵的全身甲。但***的弓矢哪里射得穿高碳钢制造的全身甲?他们的箭头还没有全身甲的高碳钢硬。即便是抵近直射,弓矢也只能射进虎贲师全身甲中一寸,轻伤中箭者,就再无力破甲。

    虎贲师的全身甲不是贴身的,板甲离皮肉还有一些距离。箭矢刺进板甲一寸,大概也只刺入皮肉半寸。受伤的士兵虽然伤口生痛,但意志坚强者仍然可以带伤继续战斗。

    阵前的几百骑兵射了一轮箭,也只轻伤了四百多虎贲师步兵。

    ***还想再射第二轮步弓,第三列的士兵朝他们开***了。

    一千一百挺步***向近在咫尺的***骑兵射去,只听到一片片惨叫声,还骑在马上的***被一一从马上射下,惨叫着摔倒在地面上。刺刀阵前血花四溅,血像是水一样化作血雨四处喷洒。前面两排虎贲师士兵被喷了一身。

    见***停留在阵前射箭,失了马,第二排的虎贲师士兵也不再摆刺刀阵,而是站起来装弹,准备和***对射。

    犹豫不绝的***这才了解到这个刺刀阵的威力。一下子***了六、七百甲兵,***如遭雷击,再不敢在阵前停留。他们失去了斗志,一个个调转马头,朝来路策马狂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