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饭后,无名向谢文东告辞,他急于返回日本向组织说明这次行动失败的原委。谢文东也不挽留,其实也不想挽留,和无名互道珍重。临行时,无名再次向谢文东表示谢意。后者对日本人的礼貌真是佩服有加,不过又加了句,就是笨了点。

        回到酒店房间,谢文东终于可以卸下一整天虚伪的面罩,将僵硬的身子泡在浴盆内,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安宁,这是他最放松的时刻。就算天塌下来他也懒着动一下,世界上还有比天塌下来更重要的事吗?

        有!东心雷‘咚咚咚’敲打浴室的门,大声叫道:“东哥,不好了!东哥,不好了!”

        谢文东暗叹一声,看着浴室的门在东心雷如此的摧残下而仍能竖立不倒,感叹五星级宾馆的设施不是一般的坚固。懒洋洋的坐起身,懒洋洋的问:“什么事?天塌了吗?”

        门外的东心雷声音有些微变,大声道:“老爷子遇刺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什么?”谢文东反射的从浴盘内跳了出来,暗道果然是天塌了。这个世界上真正能让他揪心的人不多,金鹏算是其中一个。顾不上穿衣服,打开浴室房门,一把抓住东心雷的衣领,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东心雷咽口吐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但还是有些颤抖道:“我刚刚收到***,老爷子在去听戏的途中遇刺,身受重伤,现正在医院抢救,生死未明!”说着,他眼角有些湿润,他对金鹏的感情不比谢文东少,甚至更多。东心雷是金鹏一手带出来的,他是孤儿,和金鹏在一起让他感觉到什么是亲情。

        谢文东停顿了半分钟,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急道:“你去楼下找车,我们现在就去T市。”说着,迅速穿上衣服,拿起放在枕头下的金刀,谢文东眼睛眯起来,暗暗祈祷老爷子的平安。

        “人在江湖,难免会有纷争,那就难免会惹上仇敌,你想要人家的命,人家同样也想要你的命。步入江湖这一刻起,就要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老天爷,想回头,那只有寄托在下一次轮回。”谢文东想起当初老爷子和他说过的话,他当时并不明白,现在或许领悟了一些,你争我夺的江湖其实就是一座万人坑。这坑到底有多深,连势力之大、地位之高如金老爷子也无法跳出去。谢文东明白它有多深,但是为了金鹏他愿意跳进去,他始终相信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左右他,只有他来左右世界。

        北京和T市相临,一小时的路程而已,谢文东和东心雷坐在出租车上就这么离开了北京。看着两旁倒飞而过的景色,谢文***然遗憾道:“真可惜,来了北京而没有去长城上看看。”

        东心雷现在心情已彻底平静下来,又恢复平时酷酷的样子,淡然道:“下次有机会来北京的时候在去也不晚。”

        “下次?”谢文东叹道:“不知道还有没有再来的机会,也许我这一生注定都做不了好汉。”谢文东仰面而笑,东心雷心有感触,谢文东要是真变成‘好汉’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想着,东心雷也笑了起来。

        T市,第二人民医院。平时,进出这里的人并不少,但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多。医院门口停着大大小小的轿车一直排到公路旁,惹得***急头烂额,不停维护着秩序。真正听他指挥的却没有几个,还有轿车不时的开来,拼命往里面挤,有的见挤不进去干脆就将车仍在道上,下车跑进医院。车越聚越多,***也越增越多,局面却越来越混乱。

        谢文东和东心雷到时看见的就是这般情景。谢文东忍不住道:“这些人都是为老爷子而来的吗?”

        “差不多!”东心雷并不奇怪,道:“老爷子在T市的手下何止千人,加上在江湖的人缘一直都不坏,又是商场上的名流,认识的朋友自然不少,到的这些只是关系密切的一少部分而已。”

        “哦!”谢文东暗叫一声厉害,看来自己和金老爷子相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谢文东和东心雷快步走向医院,途中不时有人和东心雷打招呼,有人直接称呼他雷哥。反而是谢文东,谁也不认识,倒是落得一身轻松,见东心雷被一群人围住问长问短,自己独身走进医院。不用刻意问老爷子所在的急诊室在哪,谢文东跟着人群走,不一会就来到一处走廊。放眼往去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他关心老爷子的状况,不管三七二十就打算往里挤。

        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一马脸汉子上下打量谢文东,冷声道:“兄弟眼生的紧,我好象没见过你。”

        “你见没见过我不要紧。”谢文东道:“我是金老爷子的朋友,我想看看他老人家的伤情。”

        “朋友?”马脸汉子盯着谢文东冷冷道:“你不是来打探情报的吧?!”

        谢文东脸色阴沉下来,他没有时间耽误在这种小兵身上,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怒道:“我没空和你废话,滚开!”说着,谢文东用力一推,马脸汉子收步不住,‘噔噔’推出数步,将后面的几人撞着一栽歪。

        见谢文东来着不善,‘呼啦’围上来十数人,横眉立李目,眼看就准备动手。这时在走廊里侧有传来说话声,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沉稳,“让他进来吧,要是敌人会这么傻在这里动手吗?!”

        众人听见说话声,自动站在走廊两侧,中间让出正好一人能过的走道。虽是将路让出来,但众人还是对谢文东含有敌意,一个个哧牙咧嘴,特别是那马脸汉子,边揉着脖子嘴里边哼哼,象是随时会扑在谢文东身上咬两口。谢文东怎会把这些小角色放在眼中,昂首挺胸,毫无畏惧走了进去。走廊里面的人要少了很多,大多都是北洪门主要干部。众人清一色黑色西装,黑皮鞋。正中一人三十左右岁,带着金边眼镜,手中拿着手帕不停擦着鼻涕。和穿的衣服虽说和***人别无二至,但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他在这些人里地位最高,虽说有很多人的年纪要比他大。

        谢文东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出这人的特别,问道:“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是你吧。”

        那青年点点头,来到谢文东近前,看了看他,伸手笑道:“你是谢文东吧,我听老爷子提起过你。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我本应该派人去接你的。”

        “不用客气,我是谢文东。”谢文东和那青年握握手,对方又急忙把手抽回去,用手帕将快要流出来的鼻涕擦干净,笑道:“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感冒。”

        “他的感冒好象从来就没好多。”东心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谢文东的身后,看着那青年道。“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还不清楚,小腹中的一***,不怎么乐观。”

        东心雷握起拳头,狠狠的一砸墙,怒道:“是南洪门做的吗?”

        “现在还没找出证据,但十有***是。”青年眼神变的凌厉,道:“再过五天就是每年一度的洪门大会,这时候老爷子被暗算,除了南洪门还有谁能做得出来,还有谁敢做得出来。”

        东心雷沉没不语,好一会才想起什么,指这那青年给谢文东介绍道:“这小子是老爷子身边的第一智囊聂天行,很狡猾的,东哥以后要多注意点。”

        东心雷声音不大,聂天行却耳尖的很,不满道:“你这叫什么介绍,我是聪明不是狡猾。平时不多点读书,用词就会经常出现错误。粗人就是粗人!”

        东心雷嘴一撇,挽起袖子,上前道:“好久没见,你是不是又想尝尝我这‘粗人’的拳头了?!”

        谢文东看着二人心中佩服,都到这时候了他俩还有心情开玩笑。果然,一个上了年纪,不怒而威的中年人不满道:“你两个小猴崽子也不分是什么时候,现在人家已经打到我们头顶上,老爷子生死未卜,还在这里吵什么?要吵给我滚出去吵。”这中年人是北洪门内为数不多的长老之一,叫雷霆,火暴脾气。长老虽说在洪门内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却很受大家尊重。

        东心雷和聂天行顿时老实下来,相视一笑,拥抱在一起。他俩一个喜文一个喜武,一静一动性格虽向左,但却意气相投,在洪门内关系最为亲密,也是北洪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近几年,北洪门的势力越见强大,和这二人的加入有直接关系,他俩可以说是金鹏的左膀右臂。金老爷子竟将自己左右手之一的东心雷交给谢文东,这也不难看出他对谢文东的重视。

        这时,急诊室门口的黄灯熄灭,几名医生走了出来。众人急忙围上前追问老爷子的状况,医生似乎和洪门有往来,叹道:“伤不是很重,要换了年轻人不出一个月就能出院,但老爷子年纪大了,性命虽无悠,,这次受伤也是大伤元气,需要几个月来调养方能恢复。”

        雷霆老脸一沉,道:“老李,听你的意思五天后的洪门会议老爷子是去不了了。”

        医生摇头道:“根本没那个可能!”

        “他奶奶个熊!”雷霆气得一跺脚:“老爷子去不了怎么办?这不是让南洪门看我们的笑话吗?!”

        “唉!”医生叹口气,拍着雷霆的肩膀道:“雷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对了,老爷子现在清醒过来,一会你们可以去看看,但人不要太多。”说完,和几名医生缓步离开。接着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几名***推了出来,送进加护病房。看着老爷子脸色苍白如纸,胳膊上插着大小不一的针头,谢文东心中一阵抽搐。他本打算跟着进入病房,但却被雷霆拦住,冷声道:“这是我们洪门内部的事,你非我门中***,不能入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