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哗……”场下千人似乎也被谢文东激起了体内的热血,叫声四起,掌声雷动,不知是为谢文东欢呼还是为大汉们加油。

        剩下的三十二名大汉见谢文东一招就将自己人击倒,再不敢小瞧这青年,纷纷向他靠过来。谢文东也感觉到对方的压力,将木剑握得更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双腿分成弓型,随时准备做突然的一击。

        见对方已经围成半圈型,不能再等了。谢文东牙关紧咬,暗吼一声,猛的窜了出去,木剑直刺正面面对自己那人的咽喉。那人不敢怠慢,急忙弯腰躲避,虽说谢文东用的只是木剑,但要刺中咽喉不死也重伤。谢文东见一击不中,迅速回撤,不给对方***的机会,和他们继续保持对峙。大汉们步步紧逼,谢文东缓缓后退,双方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三步左右。

        “呀!”一个大汉吼叫一声,终于吹响了攻击的号角。几乎同一时间,至少有五把刀或劈或刺攻向谢文东。谢文东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算是挡住了第一轮进攻,还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第二轮的进攻又开始了。又是五把刀,五个角度,向谢文东身上各处要害招呼。谢文东就地一滚,狼狈闪开,刚刚起身,大汉的刀又到了眼前。洪门的精鹰毕竟不同于街边的混混,配合起来毫无缝隙,这一轮又一轮的进攻,象海浪一样,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至,永无止境,逼得谢文东连连后退。只几***击过后,谢文东已经***下台阶。

        见谢文东下了台阶后,大汉不再追击,只是抱刀守在台阶上。谢文东双手扶着膝盖,弯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只是这一会工夫,对他如同冲刺了五公里一般。抬头看看站在台阶上的三十二名大汉,如同三十二座金刚,给谢文东无法逾越的感觉。

        我能***他们吗?谢文东对自己的实力产生怀疑,双方的差距太大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正在谢文东犹豫不前时,东心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谢文东身后,拍着他肩膀,坚定道:“东哥,不管什么时候,我永远都支持你,更相信你是战无不胜的,我想找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困难能难住你,可我实在找不到。”

        我是战无不胜的!因为我的名字叫谢文东!谢文东听完东心雷一番话精神大震,感激的向他点点头。人有时候很奇怪,当你独自面对困难时,你会觉得它高得象座万丈高山,不可逾越。如果这时,突然有人和你站在了一起共同面对困难,就算他帮不上什么忙,你也会觉得那座高山已经不是山,轻轻一步就能跨过去。

        谢文东闭上眼睛,默默调吸了一阵。呼吸渐渐变得均匀,一挥手中木剑,带着无限的自信重新走上了台阶。

        五把刀,又是五把刀!这回谢文东心中已无惧怕,微微晃动身子,躲开正面的三把刀,用木剑挡住右侧的刀,左手有如闪电般,一把将刺过来的刀背抓住,猛得手腕一转,左侧那名大汉握刀不住,钢刀脱手。谢文东抓住刀背,喝道:“刀还你!”同时手臂用力一挥,刀把重重砸在那大汉脑门。大汉没叫出一声,脑袋顶着刀把,当场晕倒。

        随着大汉倒地声,第二轮进攻又到了。这时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谢文东还是用老办法,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不过这回他不是向后滚,而是向自己的左侧。在左侧大汉脚底停住,木剑借着冲劲,狠狠刺在大汉的小腹。那人痛的一弯腰,脑袋离谢文东近在咫尺,接着那人感觉下颚一痛,脑中一片空白,倒地前看见谢文东那挂着邪笑的嘴角,这张笑脸是如此的讨厌,但他已无力站起将笑脸打碎。

        谢文东上窜下滚,闪转腾挪,把平生用过的招事算是从新温故了一遍。地上横七竖八已经倒了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只受到一击或两击,但所中的地方都是要害,倒地后就很难在爬起来。一轮混战过后,双方的体力都有些透支,从新回到对峙。谢文东虽说没有浪费力气,但也是满头大汗,粗气连连,身上的衣服被划开五六个口子。剩下的大汉也比谢文东强不了多少,脸上的汗水混着灰尘,黑一道白一道,样子像极京戏里面的人物。

        双方的样子狼狈可笑,但下面的上千门徒却没有一个笑的,也忘了欢呼。双方虽然在对峙,但却都不退让一步,争斗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白热化。他们离场中距离极远,但仍能感觉到双方散发出来的阵阵杀气,弥漫在空中,行成无形的压力,压得人无法呼吸,透不过气来。人们连眼睛都不愿眨一下,生怕错过这精彩的一瞬间。

        大汉的体力毕竟要比谢文东消耗的少,休息半刻,又开始缓缓前进,对谢文东形成包围趋势。

        谢文东浑身乏力,轻如木剑在他手中好象也有千斤重。看这短短的三十三层台阶,忍不住叹口气,这绝对是自己这一生最难爬的台阶。想到这,谢文东哈哈笑起来,搽了一把眼睛上的汗水,振作精神,这可能是唯一支持他不倒的力量。

        混战又开始了,谢文东借这刚刚恢复了一点的力量,怒吼着向前冲去,有如愤怒的狮子,无人敢拦。还有十级台阶,谢文东心中默默算计着,可是他体内的力气象是被抽空了一般,以木剑拄地,身体摇摇欲坠。

        见他气势已衰,二十大汉把他牢牢围在中间。背后一***叫着抡刀砍向谢文东肩背,他能感觉到刀锋划过空气而发出的尖锐叫声,可是实在没有力气来躲避,身上的肌肉出于本能反映收缩起来。

        “哧!”钢刀在谢文东背后划出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大汉想笑,但笑容在他脸上没有保持一秒钟就僵住了,谢文东反手一挥,木剑砸在他的太阳穴上。大汉惨叫一声,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谢文东感觉背后***辣的,还没有等他查看,侧面一刀明晃晃的刺了过来。谢文东仍不躲避,眼看着刀尖刺在自己的软肋上,强大的冲力让他身子连连摇晃。当刀刺在谢文东的软肋上,大汉感觉不对劲,他体会不到刀与骨肉摩擦时的那种***,刚想大声呼叫,但已经晚了,谢文东的木剑横劈在他的脖子上。大汉很无奈的追寻着刚才那位师兄的轨迹滚下台阶。

        谢文东装摸做样的抓着软肋上的钢刀,给别人的感觉象个不死战神似的,身受重伤而不倒。如果是在白天,大汉们早已看出其中的猫腻,谢文东身上虽有五六道口子,但没有流出一滴血,傻子也能猜出他里面穿了一件护身衣服。但现在是黑夜,加上双方体力透支,谢文东浑身都是汗水和泥土,谁都没注意到这一点。也不能说没有人,聂天行看见了,只是没有说出来。东心雷压根就知道,他更不会说。

        谢文东缓缓向前走,前面的大汉心存畏惧,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又退一步。还有九级,八级,七级。谢文东每上一台阶心中都提醒一下自己。大殿顶近在咫尺,若是平时,谢文东一个箭步就能窜上去,可现在,他必要要越过剩下的十几位大汉。“东哥,加油!”东心雷振臂高呼一声。千余帮众也被谢文东那股子不服输的精神感染,齐声呐喊:“加油!加油!”

        向辉山似乎偏偏要给谢文东加大难度。见剩下的大汉士气衰竭,怒声道:“你们三十三个人竟然打不过一个青年,还配做洪门***吗?还配得上你们头顶精鹰的称号吗?”

        剩下十多名大汉被向辉山这么一激,齐齐怒吼一声,不在退让,几乎同时挥刀砍向谢文东。

        谢文东心中暗道苦也!周围的刀锋编织成一张没有缝隙的大网,铺天盖地向他罩过来,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谢文东抓起软肋的钢刀,手臂一挥,把它当飞刀来用。一个白光,闪电一般刺在迎面而来大汉的小腹上。多亏谢文东没剩下多少力气,即使如此,刀尖仍刺进寸余,大汉哀号一声倒地。谢文东毫不停留,借着来之不易的空隙,身子窜出刀网。还没等他起身,十余把刀又向他罩来。这也是生死存亡之刻,谢文东顾不了那么多,手腕一抖,金光乍现,银丝缴住砍向自己脑袋的三把刀。大汉一见金光,手上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看着他,异口同声道:“金刀?是老爷子的金刀?”金刀既是老爷子的护身武器,也是老爷子的信物,见刀如见人。可现在竟然在谢文东身上出现,难怪大汉们见了金刀后傻站在那里忘了争斗。

        谢文东不管他们说的金刀还是银刀,一把推开挡在正面的大汉,身子窜到了大殿之上。站在大殿上,谢文东两条腿因为乏力在不停的颤抖,连他自己都奇怪,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站住。

        谢文东面向向辉山,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伸手道:“给我!”

        向辉山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面带木然,疑问道:“给你什么?”

        谢文东向前一步,眼睛充满了血丝而变得血红,快要发出红光来,脸色无比阴沉,加上汗水和泥土的混合,更让人生畏,大声喝声道:“我已上到大殿,把信物给我!”

        向辉山被凶神恶煞般的谢文东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将信物掌门令牌放到他伸过来的手中。谢文东低头看看,什么也没说将令牌揣在口袋中,微微一笑,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躺在大殿顶,谢文东看着繁星点点的天空,他从来没觉得天空离自己这样的近,心中叹道:终于,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向辉山大步上前,摇晃着谢文东:“喂,喂?你怎么了?”

        雷霆在旁叹道:“别‘喂’了,现在应该叫掌门大哥了。”

        向辉山道:“掌门大哥?可他闯关时用了别的武器,这关不能算他过!”

        雷霆哼了一声:“既然不能算他过,可你为什么把掌门信物给他?”“这……这,这个……”“这,这,这个屁!信物都让你给了还这什么这?!唉!我真愿意向一个小猴崽子叫大哥!”

        这时东心雷和聂天行也跑了上来。后者看着倒地的谢文东,仰天长叹道:“唉!真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要英年早逝,真是天嫉英才啊!”东心雷气的牙痒痒,叫道:“什么天嫉英才?什么英年早逝?东哥只是睡着了!你给我闭上你那鸟嘴。”

        聂天行恍然大悟道:“啊!只是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眼花了。”

        看着聂天行做作的样子,东心雷气得哼笑一声:“眼花了是吗?我让你彻底眼花!”说着,让自己的拳头和聂天行的眼睛来个亲密接触。“说实话,你象熊猫的样子要比你平时可爱的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