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什么情况?”万府奇怪道。谢文东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无害,但说出的话却和他的脸色截然相反:“情况是……你知道吗,长久以来一直没有人敢藐视我,但你是唯一的例外,你是我见过的人里骂我次数最多的一个,这些我都可以忍,但你对老爷子不敬我实在忍不了。所以,你今天要根据家法处置你!”说着,谢文东一把抓住万府的后颈按着餐桌上,随手抓起一支筷子用力刺进万府的耳朵里。筷子是钢制的,谢文东用的力量之大,筷子竟然透过万府的脑袋深深刺进餐桌里,筷子尖在桌案底露出来。血顺着筷子流了出来,万府脑袋贴在桌面,眼睛瞪得溜圆,身子还在不规则的抽搐着,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谢文东脸上笑容不减,拿出手帕将手擦干净,还是笑眯眯道:“真是不好意思,竟然在餐桌上见了血,我自罚三杯向诸位道歉。”说完,东心雷一脸漠然的上前帮谢文东倒酒,看也没看一眼死在桌子上的万府,象是早已料到他会有这个下场。

        谢文东拿起酒杯,不管众人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自己连干了三杯。抹了一把嘴,叹声:“好酒!”然后淡然道:“把尸体拖出去,别留在这里碍眼。”东心雷一挥手,上来数名大汉,本想把筷子***,但钢制筷子上粘满了血迹,滑溜不比,有些力不从心,只好把万府尸体放在桌子上,连餐桌一起抬了出去。这时万府带来的手下才从震惊中反映过来,一各个大呼小叫,刚想要拔***,被左右上来十多名大汉按在地上,谢文东摇摇头,说道:“万府大逆不道,居然胆敢***,依家法已经处死。而到了这时候,你们这些帮凶仍不知悔改,留着何用?!”

        话音刚落,东心雷掏出配***来到那几人身后,对着那几人的后脑连开数***。这时外面跑进一人来到东心雷旁边小声说了几句,东心雷点点头,对谢文东道:“东哥,外面万府带来的人都已经解决了。”

        “很好!”谢文东称赞一声,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象是自语,又象是对大厅内的众人所说,叹息道:“一个人,不管你有多强的实力,有多大的权利,但做人要安分守己,不该是你的东西就不要争取,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说完,谢文东环视了一圈,嘴角上挑道:“你们说对不对?”大厅内的众人听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谢文东在他们眼中已不再是一个柔弱青年,他的心计要比老爷子来的更深沉,更可怕,而且也更狠。洪门众人对谢文东再不敢存小视之心,纷纷垂下头,避开他越发明亮的眼光。见状,谢文东仰面长笑,道:“不要让不愉快的事影响我们的心情,老雷,告诉厨房上菜!”

        谢文东很慷慨,招待众人决不小气,酒是好酒,茅台、洋酒样样具有。菜是好菜,山珍海味,色香味具全。当然,他是慷老爷子之慨,请客的钱来自金鹏嘛。谢文东边吃着菜边感叹:“厨师的水平实在不错,真是人间美味啊!”说着,谢文东连连招呼众人吃菜。大家心中本来就内存恐惧,加上闻着房间内还没有散去的血腥味那还有食欲,再好吃的菜嚼在嘴里也象野草一样难以下咽,但对谢文东,他们还要装做很好吃很享受的样子,连连赞叹味道佳美。

        谢文东哪会不知道他们想什么,心中暗笑,美孜孜的享受这顿令他紧张又愉快的晚餐。同时他也明白了,不管是在***还是在江湖,实力永远都是摆在第一位的,在高的权利也是靠实力来做后盾。

        谢文东坐上洪门大哥的第一天就杀死了实力强大的万府,在洪门内算是立了威,人们对这位总是笑眯眯的青年掌门都是恭敬有加,丝毫不弱于老爷子,只是心中还多了一分畏惧。谢文东的阴狠也看在聂天行的眼中,心中感叹,如果洪门在这青年的领导下,那么一统南北洪门也不是不可能。但又总觉的谢文东身上缺少一点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

        “钟山龙盘,石城虎踞。”南京又称石头城。山峦起伏,水系天成,名胜古迹,遍布全城,风景绚丽,景色宜人。

        南京同时又位于南北洪门交接处,双方在这里都有势力,为了取得彻底的统治权,双方你争我夺,征战不断。近期由于洪门峰会要在这里召开,相对安宁了一些。但平静的表面下,是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熊熊烈火。

        谢文东提前一天到了南京,随行的有东心雷,聂天行,及北洪门内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任长风,沙木和十数名高手。到了之后,一行人等下榻于希尔顿大酒店。晚间,谢文东本想早早的睡个好觉,养足精神,可明天的洪门大会让他心情难以平静,一想到能和世界各地的洪门老大同坐一起,他体内的血液都在滂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叹了口气,谢文东翻身坐起,穿好衣服想去外面走走。他尽量放低声音,不想打扰***人,虽说各人的房间是分开的,但这些人耳朵尖的很,些许动静都能听见。他的考虑是正确的,这些人确实耳尖的很,特别是东心雷。谢文东刚离开房间不久,东心雷就默不作声的跟了出来。

        南京的夜晚是美丽的,象***的繁华都市一样。点点霓红镶嵌在被黑暗笼罩的城市,街道两旁的路灯如同两条明亮的长蛇,蜿蜒在城市内。汽车不时咆哮而过,车灯在黑夜中拉出一条长长的光影。谢文东坐车来到南京小吃一条街,虽然是晚间,但这里仍是人声鼎沸。抽着烟,将衬衫衣领的扣子解开,他是东北人,对南方炎热的天气不是很适应。走在街道上,路边的阵阵香气飘过来,***人的食欲。一道肉香飞过,谢文东提鼻细闻,笑了起来。是烤羊肉串的味道,如此的熟悉,和三眼、李爽等人坐在路边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场景浮现在脑中,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不管怎么说,他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谢文东压住思绪,顺着香味走了过去。“来来来,一块钱一串,正宗的东北烤肉!”老板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体发福,啤酒肚鼓得高高的,看着路上行***声吆喝着。谢文东在路边挑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下,转头说道:“老板,是东北人吗?”“那倒不是。”老板看眼谢文东,笑道:“但我在那里待过几年,手艺也是从东北学的,地道的很。”

        谢文东点点头,微笑道:“那给我来十个肉串,辣椒多放,谢谢。”

        “不喝啤酒吗?”胖老板答应一声又问道。谢文东摇摇头,呵呵一笑道:“不要。”他平时很少喝酒,对酒也没多大兴趣,只有在公共场合下,谢文东才会喝上几杯。世界很大,有五个***和与之大上几倍的海洋,但有时又很小,看似远在天边的人往往又能在无意中遇到。谢文东边等着肉串边四下打量,这个排挡不是很大,有十几张桌子,大半都坐了人。其中,离谢文东不远,围坐在桌子旁边喝酒的五个人吸引了他的注意。正确说是那五个人中的一个。那人不到三十,或者更年轻一些,脸色红润,头发乌黑向后背着,一双眼睛异常的明亮,正在看着他,或许他也和谢文东一样,觉得这个敞衣的年轻人不一般。见后者转过头向自己看过来,那人微微一笑,点点头。谢文东也不惊奇,抱以一笑,算是回应。不一会,老板把烤好的肉串放在盘子上端了上来。谢文东吃了一口,感觉口感不错,是家里的那种味道,哈哈一笑,心情开朗起来,打个响指,向老板道:“不好意思老板,麻烦你拿一瓶啤酒,凉一点的。”

        谢文东边吃着肉边喝啤酒,夜风吹过,凉爽无比,一人独饮,正是乐在其中。可又偏偏有人来打扰。

        一个四十多岁的,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坐到谢文东旁边,眼睛上下打量他,嘴里还发出‘孜孜’的声音。谁被别人这样看着都会不舒服,谢文东也是一样,眉头微皱,转头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马上收起目光,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谢文东,笑道:“我是*****的经理,小兄弟的体格实在不错啊,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工作?”说着,眼光又扫到谢文东敞开衣服的胸膛上。见谢文东没什么反应,中年人又贴近,小声道:“我们那里随便一个服务生月薪都能达到两三千,如果你去,那……嘿嘿。”

        唉!谢文东暗叹一声,不是叫***做舞男吧?!举杯喝了一口酒,笑道:“这酒真不错,很好喝。但我对你的哪个什么***没有兴趣。而且我的职业很有前途,发展也很快,月薪更是多,暂时还不想跳槽。谢谢。”

        中年人不放弃道:“你的月薪是多少,以你的条件我保证可以让你赚到现在的两倍,再考虑考虑吧!”

        谢文东摇摇头,懒得再说话。那人叹口气,无限惋惜道:“唉,以你的条件……,算了,人各有志。”说完,中年人收起名片,摇摇晃晃的走了。谢文东嗤笑一声,继续吃着剩下的肉。这时又有个不到二十的少年坐到谢文东旁边,凑过身问道:“大哥,刚才那个神秘西西的人和你说了什么?”

        谢文东又叹口气,自己想一个人安静一会的时候为什么总有人来打扰,无奈道:“他说是什么***的经理,想邀请我到他那里工作。”“哦!原来是在***工作啊!”年轻人点点头,又追问道:“那月薪是什么钱?”

        谢文东道:“几千快吧!”年轻人腾的跳了起来,叫道:“太好了,我就想找这样的工作找不到,现在可算有了机会。”然后又四下看看,生怕别人发现似的,小声道:“大哥,那人向哪走了?”谢文东看着一脸兴奋的年轻人,木然的向中年人消失的方向指了指。年轻人什么也没说,拔脚快跑,追了过去。

        这都是什么?谢文东摇摇头,看着剩下的肉窜也失去了食欲,起身道:“老板,算帐!”老板拿着笔,勾勾画画了半天才道:“一共是一百零五快,算你一百好了。”

        “什么?”谢文东惊讶道:“一百快?你没有搞错吧?”他不是在乎这区区一百快钱,但是被人黑,无论钱多少,心里都不会痛快。“我只吃了十窜肉和一瓶啤酒,你就算我一百快吗?不是看我外地人好欺负吧?!”

        “你这是什么话?”老板有些不高兴:“你是只吃了十窜,但你的朋友吃了九十窜!”“我的朋友?谁?”“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两个人啊!”“我不认识他们。”“不认识?那你为什么和他俩说那么半天的话?你说不认识谁信啊?!”“这……”

        谢文东楞住,暗想自己不是碰到骗子了吧!看来***是肯定的。好一会他才摆摆手道:“算了。”说完,掏出一百快钱给了老板。转过身,谢文东实在忍不住,仰面大笑起来,心道:真是不容易啊,没想到一向把别人算计在股掌之中的谢文东也会被人玩弄。想罢,他忍不住又笑起来,好象碰到了世上最开心的事,最后,肚子实在笑痛得受不了才止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