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着桌面上的筹码,说道:“向兄不用眼红,有没有兴趣来和我赌一把。”

        向问天一楞,马上又笑道:“不知道谢兄弟要和我赌什么?”

        谢文东叹口气道:“我对赌博不是很精通,唯一会玩的只有梭哈。不过刚才玩了那么久已经让我提不起劲了,我们来赌运气怎么样?”“赌运气?”向问天莫名其妙道:“这个运气怎么个赌法?听来挺有意思的。”

        谢文东道:“每人只发一张牌,谁大谁赢!”向问天问道:“就这么简单?”谢文东道:“就这么简单!”

        “有意思!”向问天仰面笑道:“如此有意思,不赌岂不是可惜。”说着,向问天走到谢文东的对过,对原来坐在这的中年人客气道:“前辈请先让一下,容我和谢兄弟赌赌运气。”谢文东又对***人道:“谁还有兴趣,都可以来赌上一赌。”

        带眼镜中年人起身站到一旁,无奈道:“我虽然喜欢赌,但这有点太儿戏,我还是看会热闹吧!”***人也纷纷起身离座,桌子周围只有谢文东和向问天坐在两头。后者问道:“谁先投注?”“赢家先投!”“第一局谁来先投?”“我是客,你是主,客随主变,你来定吧!”“那好,发牌!”向问天对服务生道。

        服务生不敢怠慢,分别发给两人各一张牌。向问天微笑的拿起来看了看,打个指响,手下人明白他什么意思,马上过来两名服务生,手里都端着托盘,上面放在满满的大额筹码。向问天拿起五快十万元的筹码扔在桌子上。谢文东将自己的牌掀了过来,是一张梅花八,谢文东将牌放在桌子上,叹道:“这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真是让我为难。”然后转头笑问旁边的女郎:“你说我该不该跟他?”

        女郎一楞,没想到谢文东会问自己,紧张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想,可以会赢吧。”她也是瞎猜的,看谢文东玩了这么久,发现他好象很少有输的时候。谢文东用手指划过她的脸,扔出五十万的筹码,对女郎道:“聪明!这次赢的钱算你的!”

        向问天哈哈一笑,问道:“我真怀疑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赢呢?”

        谢文东没有回答,只是淡然道:“掀开你的牌吧!”向问天盯着他的面孔好一会,才将手中牌掀过来,无奈道:“我输了!”原来他手中的牌是一张方块七,正好比谢文东的小一级。谢文东含笑收起筹码,拿出五块放在女郎面前,笑道:“给你的。”

        “我,我,”女郎一阵紧张,不敢收下,目光不自觉向对面的向天笑递去。谢文东一敲筹码,道:“你现在坐在我的旁边就是我的,我给你的东西尽管放心收下,用不着看任何人的脸色,向兄,你说是不是?”

        向问天眉毛挑了挑,笑呵呵道:“没错!谢兄弟说得没错!”谢文东仰面一阵长笑。

        服务生又开始发牌。这回谢文东先下注,看也没看手中牌,将自己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说道:“这一共大概不下四千万,我全部压上!”

        向问天收起笑容,冷静道:“谢兄弟,事情不是这样做的,如果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只要输了一次,就会万劫不复。”

        谢文东一脸无害的样子,还是笑眯眯的,本来他的模样就很清秀,这一笑起来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象是个偷吃糖果而又没有让大人发现的小孩。谁会顾忌一个小孩呢?向问天现在就很顾忌他!没有和谢文东发生碰撞的人根本不会了解他的可怕,也不会感受到他的阴沉,那种可以在你内心深处狠狠敲上一下的阴沉。他象是随时都能看清你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而你,却永远也无法接近他的心。谢文东眼睛笑得象两轮弯月,说道:“我有一种直觉,非常准!我知道这次我一定会赢。”

        向问天将手中举起,牌面对向谢文东,是一张黑桃国王,说道:“比我手中牌大的只有四张,你相信你的运气会好到那种程度吗?”谢文东耸耸肩道:“我的运气一向都不错,老天一直很眷顾我,所以我才活到了现在。既然我有勇气一搏,你不会没有勇气试一试吧?”向天笑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说完,看了看服务生托的筹码,道:“我这里没有四千万的资金。”

        谢文东环视一圈赌场,叹道:“这里布置的真是不错,谁会想到一座豪华的宾馆里面会隐藏着如此大规模的赌场?我想这里也应该值四千万了,为什么你不拿这座宾馆做赌注和我赌呢?”

        赌场内的众人早已停止了各自的玩乐,围在他二人的左右。听了谢文东这话,众人脸色都是一变,感觉他有些过分。向问天的手下更不用说,一各个面带怒色,目光如果能杀死人的话,谢文东身上恐怕早已经千创百孔,不下上百个窟窿了。

        向问天心中火烧,只是强压没有发作,脸上还带着笑,不失风度道:“好!很好!我就用‘水上人间’的产权和你赌上一赌。”他向手下一挥手,一大汉走到他旁边,向问天耳语几句,大汉点头离开。不一会,那着一沓白纸回来交给向问天笑。后者将纸放在桌子上,冷笑道:“这是宾馆的地契和产权,有本事,你就可以拿走!”

        谢文东叹口起,站起身道:“我感觉这里的光线有些发暗,以后我要在那里开个窗户,老雷,你说怎样?”谢文东指着一处墙壁,象是现在宾馆已经是他的了。东心雷看着周围如同杀人般的目光,心中一阵颤抖,搽着冷汗,应付道:“不错!不错!”

        “***的欺人太甚!”一个大汉怒吼一声,向谢文东冲了过来。大汉还没有到谢文东近前,已经被十几把***指住了脑袋。谢文东的手下一亮***,向天笑的手下也急忙掏出***来,双方怒目相视,混战一触即发。

        谢文东挥挥手,语气平稳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太没有礼貌了,别忘了我们是客人,主人再怎样不客气我们都要忍耐一些,把***收起来。”向问天脸色一红,怒声道:“红小鬼,回来!”被叫做红小鬼的大汉狠狠瞪了谢文东一眼,退回到向问天身后。“我就跟你赌!”向问天将白纸向前一推,道:“谢兄弟,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的运气一直也很好!”

        “是吗?只可惜你遇到的人他的名字叫谢文东!”说完,将手中牌一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射到牌面上,包括向问天。扑克上面只有一颗大黑心,很黑很黑,向问天从来没有感觉到黑桃A是如此的黑,也许是他的眼睛在发花。谢文东仰面长笑,指这那处墙壁道:“我说了,那里应该开个窗户,这样房间的光线会充足一些!”然后又对向问天道:“运气不是固定站在哪个人一边的,谁的气势能压倒对方,那么,运气就会站在谁的一方。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那只是我加强自己气势的手段!”

        向问天长叹一声:“厉害!我向问天今天输得心服口服,不过,下一次我一定会让运气站在我的一边。”

        谢文东点头笑道:“我期待着那一天!人生难逢一知己,而遇到棋逢对手也是一件痛快的事。”

        很久以后,向问天称对人说过,谢文东是个天才,你永远无法在他的脸上读到任何东西,但你在他的眼睛中却如同透明。如果把天才分类的话,那他绝对是其中的极品;如果把坏蛋分类的话,那他绝对是绝顶坏蛋!有这样一个对手,任何人一生都可以知足了,如果他把你看做对手,那你可以值得骄傲了。

        谢文东来到‘水上人间’是带着羡慕的眼光,离开的时候是揣着它的产权而走的。坐在车中,他很高兴,不是因为赢得了这里,也不是因为和向问天的第一次碰撞取得了胜利,而是感觉到自己当真遇到一个可以做自己对手的人。最令他兴奋的的是向问天和他都是一样大胆的人,可以和他一样疯狂。“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是孤单的一个!”谢文东靠在车椅上,闭着眼睛,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笑容,仰面叹道。东心雷楞道:“那是当然了!不管在什么时候,我永远都支持你!”

        聂天行暗叹一声,他听懂了谢文东的意思,感叹道:“天下狂气有一斗,东哥带着八分走!”

        “哈哈!”谢文东拍着他的肩膀仰面而笑。东心雷莫名其妙道:“哦?你们在说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想找扁吗?”

        谢文东一行人等在南京逗留了两天,聂天行留在南京处理一些事情没有和谢文东等人同往。峰会结束后各地老大也都匆忙乘飞机赶回各自的本部。坐在飞机上,俯视整个南京城,谢文东问道:“老雷,如果是你,会有几分把握将南洪门踢出南京。”

        东心雷想了想,道:“有七分把握!”“只有七分吗?”“如果准备充足,加上突袭,会多上两分胜算。”“那也才九分!”“如果天行和我一起,哪怕我们没有准备而对方准备充足,我也有十分把握!”“天行……?”“天行平时不怎么爱表现自己,嘻嘻哈哈一脸痞子样,但我了解他,他是我所见过,除老爷子和东哥之外,最聪明的人!北洪门有今天,大半也是他的功劳,我只不过是冲锋陷阵的小兵而已。老爷子也说过,‘得心雷,胜千军。得天行,胜万马!’”

        谢文东长叹一声,没有说话。他有一种感觉,聂天行不会被他所用。很奇怪,虽然没有任何预兆,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所用,对我还真是一种隐性威胁!谢文东攥紧拳头,心中有了杀机。东心雷刚才无心的一段话更加深了他的杀机。转念一想,谢文东又将拳头松来,嘴角一撇,自语道:“天下谁人能在我眼中构成威胁?!”

        “恩?”东心雷问道:“东哥,谁对我们构成威胁了?是向天笑吗?”

        谢文东摇头笑道:“向天笑是个人物,也算是英雄。但是,你就算给项羽一千次机会,他也同样打不过刘邦!这就是英雄和枭雄的区别!”

        “呵呵!”东心雷笑道:“不管怎样,我还是喜欢项羽。”“所以你只有将才!”

        T市,医院。谢文东刚回来就坐车去了医院,想把这次洪门峰会上的一些事情讲给老爷子听。没有进病房,正好看见医生走出来,谢文东上前问道:“医生,老爷子的病情如何?”

        医生是洪门内部人员,见是信任掌门大哥,急忙客气道:“现在好多了,病情稳定,只是调养时间问题。本来嘛,虽然中了两***,但***伤也不是在什么要害上。”

        “哦!”谢文东心情舒缓,象是想起什么,问道:“你刚才说老爷子身中的两***都不是要害?”

        “是啊!”医生点头,疑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谢文东摇摇头,忙道:“没什么,没什么。你去忙吧,我进去看看老爷子。”说完,谢文东皱眉走进病房,听了医生的话他心中有个想法,只是还不敢肯定,不好枉加猜测。刚进了房间,迎面一阵香风飘来,一个小小的人撞进他的怀中,眼睛也被一双小手遮住,脆生生的声音响起:“猜猜我是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