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小子真是猖狂的可以,但确实有过人之处,恐怕老雷的***法也比不上他!谢文东哈哈一笑,说道:“老兄的***法实在是好,听口音你也是东北人吧!”青年看了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淡然道:“我认识你,你叫谢文东,文东会的老大。”

        “哦?”谢文东笑眯眯道:“这不公平,你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你。”青年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以后你会认识的。”然后对桑将军道:“今年的货我收一半。请将军翻译给他们听。”将军也不动怒,微微一笑,将青年的意思转达给众人。还剩下的数位老大脸色同是一变,各个怒目看向青年,但又有些敢怒不敢言,青年的***法实在恐怖。

        谢文东一直没有表态,也用不着表态,他知道,自己的那份不用去争也一斤不会少。在这种景况下沉默就是最好的选择。沉默是金,偏偏有人就不信这个道理,他们也不信这位来自中国青年的***法真那么快,所以,剩下的老大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有五人冲出了房间,同时向手下大声叫喊道:“杀死中国人!杀死所有的中国人!”

        他们带来的手下不少,对手下也很有信心。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彻底。青年本人的***法可怕,但他带来的手下更是个中高手,而且早在第一声***响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他们知道,能发出如此快个干净的***声除了他们的老大不会再有别人。所以,当五位老大冲出房间的同时,他们动了。六个人,六条***,对守在屋外的各老大随从开始了闪电般的***。***声密集的程度仿佛波涛汹涌的黄河之水,连绵而急速。几乎没有超过一分钟,除了他们六人外,只有金三角的士兵和五位目瞪口呆的老大还站着。五位老大从心底感觉到什么叫恐怖,对正向他们转身的六人道:“别,别杀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都可以,不论……”六声***响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五位老大以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六人还是面无表情,他们好象就是为了杀人而生,为了杀人而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够引起他们的波动。

        外面的情况被大厅内的人看得一清二楚,所剩无几的老大们感觉天气突然阴冷下来,死亡的恐惧感从他们的脚底直逼进头发丝里。这就是实力起到的作用。青年终于收起他漂亮的手指,起身道:“如果没什么时我先告辞。桑将军,明天我会派人来收货,当然,钱一分也不会少你的。”说完,缓步向外走去,淡然道:“我叫麻枫,人是我杀的,如果谁对我有不满欢迎来中国找我,我随时奉陪。”走到门口处,突然回头指向谢文东,眼神冰冷如冰,淡淡说道:“我是麻五的弟弟!谢文东,你的命是我的,在中国,我会把他收回来。”

        当他说自己叫麻枫时谢文东已经想到这人和麻五会有关系。他一直看麻枫很眼熟而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如果当真见过,如此特别的人谢文东是不会忘记的。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之所以眼熟是因为他象麻五。这真是有意思!谢文东笑眯眯道:“没想到麻五还有你这样的弟弟。正如你所说,欢迎来中国找我,我随时奉陪。不过我要提醒你,我能杀死麻五,也一样能杀死你。”见麻枫嘴角一抖,谢文东笑道:“不要把我的话当玩笑,我只和朋友开玩笑!”

        麻枫眼睛眯起来,手指动了动,缓缓挪向腰间,目光如同两把刀子射在谢文东的脸上。谢文东还是笑眯眯的,拿起水果刀认真的削着苹果皮,很认真,也很仔细,仿佛在他眼中,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比他手中的苹果还重要。桑将军脸色一变,拔出配***拍在桌子上,大声道:“够了,今天我不想再看见有人流血!”麻枫直挺挺的站了三秒钟,还是没有拔出***,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大步走出房间,和六名手下扬长而去。谢文东摇头道:“唉,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家伙。”

        将军看了看还剩下的几名老大,叹了口气,说道:“今年金三角只能提供给各位一百公斤的货,能不能接受不关我的事,要找,你们就去找那叫麻枫的人去算帐吧。”说完,将军起身回到内屋,扔下大厅内一脸不甘的众人。

        见将军已走,事情只能这样,众人纷纷走出房间。其实结果也还可以接受,一百公斤总比一斤得不到还把命搭上要好得多。这些人带着众多手下浩浩荡荡而来,走的时候却有一大半是躺着回去的,没有倒下的也只剩下孤身一人。

        谢文东没有走,他知道桑将军一定会找自己,何必走出去再被找回来,如此费事,干脆坐下等,缅甸的苹果味道也确实不错。果然,谢文东一个苹果没吃干净,桑将军的贴身护卫走出内房,看见谢文东还坐在那一楞,然后笑道:“谢先生,将军想见你。”“这么快!”谢文东将吃了一半的苹果放下,无奈道:“看来苹果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谢文东和桑将军在房间内秘密谈了两个多小时,到底二人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二人对密谈的结果都很满意。谢文东走出房间时是桑将军亲自送出来的,这在金三角也算是第一次了。谢文东又在金三角逗留了两天才离开。

        坐在回去的飞机,一路上是由赫强来护送。老鬼的伤势虽然不重,但还需要休息几天。一路无话,平安穿过掸东同盟军的底盘,返回中国云南。终于回到自己的国家,谢文东长长出了口气,其实不管外国的风景如何壮观秀丽,发展的发达还是落后,空气最新鲜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国家。谢文东现在就是这样想的。外国的月亮或许比中国的圆,但一定没有中国的漂亮。

        谢文东一路上马不停蹄,一口气赶到了昆明。昆明算是个相对发达的城市,特别是旅游业,异常兴盛。

        谢文东打算在昆明休息一天,然后再赶回T市,这几天来在金三角的日子实在不好过,不管是从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是如此。他找了一间宾馆住下,躺在柔软的床上,舒服的感觉遍布全身,多日来的疲倦悄然袭来。睡得正香时,突然有人轻轻扣门,谢文东诅咒一声,翻个身继续睡觉。可是门外的人似乎偏偏和他开玩笑,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有节奏的,不停轻声敲着。

        “该死的你!”谢文东有些轻微低血糖,起床气很大,如果没重要的事打扰他睡觉,不管那个人是谁,我一定不会客气。他嘴里嘟囔着,光着上身下了床一把将房门打开,眯眼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好的理由!”

        门外是一位浓妆艳粉的年轻女郎,伸手搭在他肩上,一脸的笑容道:“先生需要特别服务吗?”

        是***?谢文东刚想发作,目光又停在小姐脸上良久,她如果把脸上的浓妆擦掉或许更漂亮,淡然道:“会***吗?”

        女郎潸然一笑,和谢文东擦身而过走进房间里,一***坐在床上,笑道:“看你说的,我不只会***,还会做很多事。”

        谢文东回手将门关好,转身看着坐在床边的女郎,迷你群下一双修长的秀腿白净而纤瘦,很美。任何男人看见这一双腿都会激起火花,谢文东暗叹一声,他微笑道:“这个我看得出来。”

        “看你说的。”女郎脱下外衣,里面只着一件白色小背心,***高高挺起。谢文东忍不住又暗叹一声,他敢打赌,女郎的小背心里什么都没穿,甚至能从背心上看见两颗粉红的突起。他走到床边,伸手抚摩着女郎的面颊,叹道:“我想你能将脸上的浓妆洗掉你会更加漂亮,不是吗?”

        女郎身子微微一僵,感觉他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很热,眨着眼睛媚笑道:“女人还是上了装能讨男人的欢心。”

        谢文东道:“可我不是一般的男人。”女郎慢慢贴进谢文东,缓缓道:“我看得出来!”

        谢文东仰面一笑道:“小姐的眼睛是最尖的!不过,我们为什么还不开始……***呢?”他脸上带着笑容,趴在床上。

        女郎眼睛里闪过一丝窃喜,分腿坐在谢文东的背上,轻轻肉捏他背上的肌肉。谢文东闭上眼睛,叹道:“你的手法不错,很有力度,一般的女人不会有你这样的水平。”

        “是啊!”女郎笑道:“我出来做很久了。”见他享受的闭上眼睛,女郎回手打开盘起的秀发。

        谢文东悠然道:“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我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

        女郎从发缕中悄然拔出一根发簪,银色的发簪,很漂亮,但也很锋利。握在手中,女郎柔声道:“男人都喜欢说自己聪明。”

        谢文东晃了晃脑袋,道:“看来你还是不了解男人。聪明的男人从不说自己聪明,因为他们很聪明。只有绝顶聪明的男人才会说自己聪明,往往他们在把一切事情都掌握的时候才会这样说。”

        女郎冷笑一声,举起发簪,笑道:“那你一定是后者了?”

        谢文东叹道:“聪明!”“我看也不一定吧!”女郎看准了他后心,抬起的手臂准备全力刺进去。后心是人体脆弱的地方,受到重击都可以要人的命,更别说这一把尖锐的发簪刺下去。但女郎高抬的手臂没有刺下去,一把短小而锋利的金刀停在她的胸口处,谢文东不知什么时候侧过头,笑眯眯的看着她,笑得很甜,眼睛眯成了弯月,道:“我说过,我很聪明,可是你偏偏不信。以前也同样有人不信,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叫信还是不信。”

        女郎冷然道:“因为他们已经死了!”

        谢文东有些伤感道:“这个世界的人口已经很多,何必让一些愚蠢的人浪费宝贵的空间。”

        女郎吸了一口冷气,他把杀人竟然说得如此轻松,如此光明,这个男人是她平生仅见的。谢文东从她身下爬起,接过还高举在空中的发簪,感叹道:“这种东西真不应该带在身上,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很容易被它伤到。”

        女郎叹了一口气,平静道:“我也会和你说的那些人下场一样吗?”

        谢文东摇头道:“不会,因为很少有男人会对漂亮的女人动手。”说着,他手中的金刀划过女郎的小背心,里面两只小白兔快乐的解放出来。女郎咽下一口吐沫,淡然道:“你或许是个聪明的人,但也是个卑鄙的人。”

        谢文东笑道:“你的主子没有对你说过我是一个坏蛋嘛!你听说过有仁慈的坏蛋吗?”

        女郎老实道:“没有!”然后又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小姐的?”

        谢文东道:“一见面时你不应该将手搭在我的肩上。”他抓起女郎的手,叹道:“小姐的手不应该有如此多的茧子,所以,给我***的时候我感觉你的手法实在有力度,可能是经常用***的关系吧!”

        “你真的很聪明!”女郎叹道:“看来我不应该来。”

        谢文东点头道:“你确实不应该来。”说完,将女郎压在自己身上,手伸进她裙子内,抚摩着她大腿内侧,道:“我不想杀你,可是又不让你的主人损失一些东西我实在不甘心。”

        女郎闭上眼睛,眼泪滑过眼角滴在床上。谢文东边撕掉她的裙子,边道:“不知道麻枫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什么?”女郎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谢文东按住她张起的小嘴,笑道:“刚才是蒙的!不过现在看到你的反应我可以肯定了。”女郎脸色苍白,挥手打向谢文东的笑脸,怒道:“你这该死的***!”

        谢文东轻易抓住女郎的手,嘿笑道:“你也说过,你不应该来。但既然你来了,就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说完,扒下了她的***。女郎大叫一声,但声音很快就停止,谢文东挥手打在她的脖根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