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229.阴晴不定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9-01 13: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疯子?

    闻言,墨初不禁挑了挑眉,看向旁边的谢淳希,“什么意思?”

    “那个······”谢淳希欲言又止地看了墨初两眼,嘴来来***张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没能说出话来。『『『小『说

    “岩一彦,是岩家这一届的当家人,”朝两人走来的仲温倒是适时解答了墨初的疑惑,只是脸上一个硕大的乌青显得格外显眼,朝墨初歉意地点点头,“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仲温这会儿心头也觉得不得劲儿。

    之前老大把墨初交给他的时候,他可还保证过不让大嫂少一根头发丝儿,结果这才多久,墨初先是被人排斥,这会儿竟然还被岩家的人给看上了眼,简直是愧对老大的嘱托啊!

    “你脸上这是······”墨初指了指他眼角处的淤青,疑惑地出声问道。

    “没事,”仲温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技不如人罢了。”

    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今儿一进入会场他就牢牢地盯住墨初,最开始氛围还挺好,他提着的心也放松了不少,结果到了后头岩晋一出现,他立马就察觉出不对劲,大步往这边走来,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岩家的人给挡住了。

    他一个七阶对上九阶,胜负自然不言而喻。

    “应该是你之前治好了宁叔,才会招惹到这号家伙。”仲温轻叹了一口气,眸中难得染上一抹凝重。

    墨初探了探头,轻声问道,“这人很棘手?”

    “废话!”旁边的谢淳希白了墨初一点,谨慎地朝两边看了一眼,才低声朝墨初解释道,“岩家在墨海的势力非常庞大······”

    于是,在谢淳希和仲温的临时普及工作中,墨初很快知道了这位主的“光荣事迹”。

    岩一彦,人称岩少。

    但私底下认识的人都称呼他为“疯子”。

    这人也不愧于这个名号。

    据说,他当年不过十八岁,就敢以一己之力越级挑战八个高阶异能者,最后被别人打断了三根肋骨、腹腔受损积血,在治疗仪里整整躺了大半年才有所好转,当然,那八个高阶异能者更惨,至此再也没人见过他们的踪影·······

    而整件事的起因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其中一个人长得很不顺眼。

    “你,丑得污染了环境。”——这是当时岩一彦的原话,果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当然,这件事只是他丰功伟绩中的一点波澜不惊的小浪花,后面这家伙干出的毒辣事更是多得不胜枚举,再加上岩家一手掌握了整个墨海星系的能量贸易市场,无论在军界还是政界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于是,大伙儿对这人只能敬而远之。

    后来由于一次意外,岩一彦的腿出了问题,不良于行,这使得他的脾气越发喜怒无常,通常出手就会伤及人命。

    为此,岩家也找了不少医疗专家,但最后都没能治好他的腿。

    更奇葩的是,这人竟然不准别人问及他的腿伤是怎么形成的,之前就有人无意间提到了这个问题,当场就被岩一彦给杀了!

    从此以后,众人对他更是讳言莫深。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地开罪了这家伙,而一旦他动手,下手之狠厉,几乎让人痛不欲生。

    也正是因为这样,整个墨海星系几乎都形成了一种隐形规则——不要主动去招惹岩家的人,反正只要不惹到他,这疯子也不会主动出手伤人。

    ······

    于是,从两人的描述中,墨初总结出了八个字——“残忍狠厉、阴晴不定”。

    “没错!”对于墨初的评论,谢淳希表示深刻的赞同,“不过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找到你身上来?”而且出动的人还是他一贯倚重的左膀右臂,岩晋。

    别看他名号上仅仅是个助理,但手上的权力和能耐几乎可以和一个二流世家的家主相媲美,也正是因为这样,当看到岩晋出现在墨初面前,谢淳希才会那么敏感,直接就对上了他。

    “行了,谢谢你。”了解到这事的内情,墨初对谢淳希的好感不由得上升了一个度,即使知道岩家是个不可触碰的庞然大物,这小屁孩儿为了维护她依旧顶身上前。

    就光是这一点,墨初就铭记在心了。

    “谢什么谢!我又不是因为你······那个,”对上墨初含谢的双眸,谢淳希不自在地转头轻咳了两声,“我是看不惯岩晋那个机器人一样的家伙,对!就是这样!”

    “好吧。”墨初也没揭穿这别扭的借口,从终端里拿了两碟灵食出来,递到谢淳希面前,“你之前不是还想吃吗?喏,拿去吧!”

    谢淳希没像之前那样迅速伸手接过,反而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墨初,“刚才我说的,你都没听到吗?这会儿还有心情吃?”

    看谢淳希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会儿要不是得维持他一向高傲的姿态,说不定直接上前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狠狠摇醒了!

    “听到了,”墨初一脸慎重地点了点头。

    见状,谢淳希的脸色总算好了点,结果一低头,正好瞅见墨初那双***嫩的爪子竟然从盘子里抓了个热腾腾的小笼包,一派自然地递到嘴边,然后猛地咬上一大口。

    近乎透明的包子皮刚被咬破,里面的汁液一下子迸溅开来,然后瞬间充斥在整个口腔里,浓郁的鲜香味在味蕾上四散开来,让人忍不住狠狠吸上一口!

    热烫的汁液从小笼包中被吸允出来,顺着食道一个劲儿地往下滑,所经之处,香味四溢。

    原本形状饱满的小笼包一下子瘪了一半,透明的包子皮半耷拉在馅料上面。

    再轻轻咬上一口,失去了汁液的馅料并不显得干涩,反而出乎意料地锁住了所有汁水和鲜香,混着这带着淡淡麦香的包子皮,在嘴里细细咀嚼,这味道简直美得很啊!

    “咕咚——”看着墨初满脸陶醉的模样,谢淳希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感觉好香啊!

    等手无意识碰到盘子里热烫的包子,谢淳希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自己刚才是在干什么啊?!

    不是在讨论岩家那疯子的事吗,为什么画风又一下子转到美食上了?

    “吃吧,”看出了谢淳希眼底的懊恼和担忧,墨初咽下嘴里的包子,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咱们现在就算担心上天了,到时候该怎么着还不是得怎么着,还不如过好现在这一刻呢!”

    谢淳希:······***!突然觉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等视线落到自己肩膀上,谢淳希原本叹服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半晌才抬头,声音里隐隐带着几分恼怒,“墨初,你的爪子······”

    闻声望去,墨初才发现谢淳希雪白的西装上竟然染上了一个无比鲜明的油手印,就像一望无垠的白雪地上突然多了一大坨油腻腻的污秽,显得格外突兀。

    瞅了瞅自己刚吃了小笼包的手,墨初嘿嘿两声,赶紧将右手给缩了回来,背在背后。

    左手端着的盘子却殷勤地往前递了递,“这个,全都给你了。”

    “那是当然!”谢淳希倒是一点不客气地全收下了。

    时间过得很快。

    没多久,交流会就结束了。

    门外,岩晋正笔直地站在外侧,目光眨也不眨地盯着出口。

    被挡了大半个路的医疗专家们也不敢多说什么,估计是早就听过岩少的大名,这会儿都半侧着身子迅速离开了。

    最后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墨初才出来。

    才刚刚踏出门口,岩晋就出现在她面前,微微弯身,话语依旧言简意赅,“墨初小姐,这边请。”

    “恩。”墨初点点头,后面的谢淳希和仲温也跟着移动。

    只是还没走两步,就被岩晋给拦住了,“不好意思,岩少请的人只有墨初小姐,你们两位,怕是不能同行。”

    话虽然很清浅,但里面的威胁意味,在场的人却听得分明。

    “凭什么,谁知道你们找墨初是准备干吗?万一是想······”没等谢淳希把话说完,岩晋手一挥,四个九阶高手就挡住了他们。

    于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墨初离开。

    坐上驱动器,不多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

    “请进。”

    房门被打开。

    空旷干净的房间里,一个人正静静背向他们。

    “岩少,墨初小姐到了。”岩晋落后一步,眼带恭敬地微微颔首。

    这话无疑也揭示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清若金玉的男声突然响起,随着岩晋的躬身离开,男人熟练地操控着身下的轮椅,慢慢转过身来。

    “······你就是墨初?”

    房间很大很空,四面都安装着特制的透明玻璃,阳光从外面倾泻下来,正好洒落在岩一彦身上。

    墨初却不禁微微瞪大眼。

    她之前有猜想过这个让众人讳言莫深的“疯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粗狂、霸气、狠厉······

    却没想到这人竟然儒雅得像是古代的士人,每一个动作都隐隐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淡雅气质,再加上他眉目俊美,完全没法把这人同谢淳消你能看看我的腿。”

    什么叫请?

    你这分明就是硬来!

    就光从这句话,墨初就察觉到这人儒雅的外表下,骨子里却藏着一股浓浓的傲气,这不,说出的话都带着股理所当然的味道,偏偏配上他整个人清俊的气质,愣是让人生不出怒火来。

    “如果我治不好呢?”墨初皱了皱眉,视线游移到岩一彦的腿上。

    “治不好?”闻言,岩一彦嘴角不由得微勾,油然而生的儒雅气质越发鲜明,说出的话却大相径庭,“没关系,治不好就慢慢治,我有的是时间。”

    闻言,墨初面色不由得微变······听他这话的意思是,要是自己治不好,他就准备把自己硬留下来了?

    “我相信你,”丝毫不在意墨初微变的脸色,岩一彦轻敲了敲桌子,“连宁振海那么多年的伤腿都治好了,更可况是我的呢?”

    “能让我先看看吗?”

    “当然。”岩一彦移动着轮椅,很快到了墨初面前。

    岩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突然出现,神色恭敬地半蹲在地,动作熟练地挽起岩一彦的裤腿,很快就露出他两条小腿。

    苍白的皮肤彰显着这两条腿很久没见过阳光,已经萎缩的肌肉蜷缩在一块儿,看着略微有些狰狞。

    岩一彦却恍若毫不在意,轻飘飘地问了一句,“怎么样,能治好吗?”

    墨初没回答,只是上手轻轻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眉头越皱越紧,“你这腿是怎么造成的?”

    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任何伤痕······明明一切正常,但双腿就是没法行动,而且还逐日地开始萎缩衰退。

    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问题,岩一彦的神色却突然一变,眸中猛地染上一抹狂躁和血腥,大手紧紧握住轮椅的两侧,脸上的肌肉剧烈地颤动着,咬牙切齿地出声,“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问题是禁忌,绝对不能问的吗?”

    说着,突然弯身,大手猛地掐住墨初细嫩的脖子,用力一握,凉飕飕的话语在她耳边滑过,“是不是我刚才的态度太好,让你觉得有恃无恐了?”

    ······***!

    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发疯,被扼住了脖颈,供氧不足,墨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手上的异能却猛地一发,直接甩到了岩一彦身上!

    轮椅微微一转,岩一彦错身躲开了墨初这一击。

    不过也因为这个动作,墨初顺利从他手里救下了自己的脖子,***!果然是疯子,这发作得也太没有规律了吧!

    墨初轻咳了两声,稍稍往后退了几步,眼神略带戒备地盯着岩一彦。

    “跑什么?”似乎没料到墨初的反应会这么快,男人愣了半秒,身上的戾气忽然收敛了大半,嘴角微勾,“就那么点距离,想抓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墨初没说话,只默默看着他。

    “先休息吧,明天再来替我诊治。”岩一彦忽然开口,墨初那双纯净的双眸像是一汪湖水,将他整个人照映得清清楚楚,心头残余的戾气似乎也一下子表示得干干净净。将轮椅转了个方向,又恢复了刚才背对着人的姿态。

    “我明天还要参加交流会,估计没时间替你治腿。”

    墨初站在旁边,纤细的身姿像是不折的青竹,即便面对怎么的重压,依旧笔直地生长着,破沉而出。

    “既然这样,那就别去参加了。”岩一彦开口,“明天我会让人去替你通知一声的。”

    依他们岩家在墨海星系的势力,办这点事还是轻而易举的。

    墨初手上微微酝势,“你觉得······”

    话还没说完,岩一彦手腕上的终端突然响了起来,滴滴的提示声让他不由得眼神微凝,淡淡瞥了一眼旁边的岩晋。

    这淡淡的一眼却使岩晋猛地一颤,深深地半躬下身,“抱歉,少爷,我马上下去查。”

    岩一彦的终端是特殊加密的,除非他主动联络某人,否则这终端是不会响起的,可现在竟然有了破了他们岩家的加密系统,直接拨打到他的终端上来了,这简直算得上一种挑衅了!

    “算了。”岩一彦摆摆手,眉头微挑,“倒是好久没碰到这么有胆量的家伙了。”

    说着,手指一划,径直接通了通讯,光屏在面前展开,一张冷峻的男人面孔就出现在众人面前,立体俊毅的五官让人眼前不由得一亮!

    “宁熠渊!”墨初眸光一闪,失声叫了出来。

    ------题外话------

    新的一年新气象,希望各位亲在新的一年事事顺利,么么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