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二百二十五章 精炼之法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01 13: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落也是颇为疑惑,接言道:“此物的炼制之法鬼老也未曾猜透,不知蒋老提到此物是何用意?”

    蒋浦直了直身形,猛咳几声,复又压低了身子,悄声说道:“老朽虽不知此物如何炼制,不过老朽找到一个法子,可将用过的塘荷脂复原。≯ > ”

    “什么?”沈向东倒吸了一口凉气,便是李落也是神色震动,两人目不转睛的望着蒋浦。

    蒋浦嘿嘿一笑道:“也是老朽无心得来,提炼之后,药效与镜湖宁家的塘荷脂一般无二,只不过一斤用过的塘荷脂只能炼出五两上下。自到军中,老朽让戚将军暗中帮忙收集些用过的塘荷脂,幸得大将军下令,戚将军对老朽颇为照顾,虽说老朽没有言明此物何用,但戚将军也不曾推诿。这些日子不知用什么法子送给老朽十斤左右的塘荷脂,老朽已炼出了三斤还可一用的塘荷脂,本想炼完之后再报于大将军,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蒋老,沈某佩服。”

    蒋浦连连摆手,只是难掩眼中得色。

    李落大为叹服,赞道:“术营之中人才辈出,屈就蒋老了,如此炼制,可用几次?”

    “除了次提炼之后,药效尚存外,第二次若再提炼,止血之效只不过是原来塘荷脂的两成左右,比寻常药物强不了多少。”

    “足够了,蒋老,狄州事罢,不妨走一趟镜湖宁家,你可与他们切磋一二。”

    “大将军,这个法子不留在我们军中么?”蒋浦愕然说道。

    李落轻轻一笑,道:“怎么,蒋老不愿将此法授于镜湖宁家?”

    “那倒不是,老朽都一把岁数了,还能把这法子带进棺材不成。

    只是若只有大将军知道此法,以后说不定还能派些用场。”

    李落轻轻摇了摇头,道:“此物为宁家所出。若是能精练塘荷脂,我们不必瞒着他们,再者人无贵贱,倘若塘荷脂能多出一些。也能多救几人的性命。”

    蒋浦仔细瞧了瞧李落,衷心赞道:“常人都说医者父母心,大将军,你也是医者。”

    “我?呵呵,我杀的人倒是很多。医人今日尚属次。”李落自嘲一笑道。

    “老朽不是说大将军医人,大将军医的是天下。”蒋浦重重说道。

    李落和沈向东俱是一愣,沈向东颇为欣慰的望了李落一眼,李落心中一暖,轻声说道:“蒋老过誉了,李落当不起。”起身一礼,道:“李落谢过蒋老。”说完不等蒋浦回礼,接道:“有了蒋老的塘荷脂,止血一事便再无疑难,败血之症也多了五分把握。再辅以鬼老的灵丹妙药,此两事可成。”

    “余下还有一事,胸背处的铠甲可借李将军的星宿剑和冷公子的剑术,不过手臂和颈部两处的铠甲不能以星宿剑破开了,冷公子剑术精绝,破开铠甲不伤及这位姑娘倒是不难,不过难免不会牵动经脉。老夫前些日子在术营时,营中执掌军械的将领名为宋子轩,此人极善机关,改良了玄丝。新制一物,取名为相思,可割开铁质之物,极为锋利。还曾与老夫有过长谈,想打制一种贴身可藏的武器。我们可用此物破开手臂和颈部的铠甲,不会伤及这位姑娘的经脉。”

    “看来老天爷也要***之美了,这个宋子轩老朽也很是欣赏,机关才学在军中不做第二人想,大将军。既然沈先生如此说,该是可行。”蒋浦喜道。

    李落点头道了声好,蒋浦望着沈向东,问道:“沈先生,可否用他这个相思破开胸背处的铠甲?这样还能再多几分把握来。”

    “这个恐怕不行,手臂和颈处的铠甲略微单薄,但胸背处的铠甲太过厚重,用相思割开太耗时间,医治之时须得先行封住穴道,时间久了,经脉损伤太大,得不偿失。”沈向东略作思量,沉声回道。

    “如此,便先由冷公子持剑,我们先行取下胸背处铠甲,再用相思割开手臂和颈部两处。”

    “好,就按大将军所言,不过老朽尚有一事,如沈先生所述,这位姑娘身具内力,若和施术之人相冲该如何是好?封住穴道只能暂解一时,时间久了,怕有变数。”

    “蒋老不必忧心此事,老夫和李将军已有一法。”沈向东抚须笑道。

    “如何解法?”蒋浦急忙问道。

    沈向东看了李落一眼,道:“有一物,名为幽宫,想必蒋老也有所耳闻。”

    “啊,幽宫,这个……”蒋浦颇为狐疑的看了李落一眼。

    李落微微一笑道:“药无善恶,只在用药之人,幽宫虽说是声名不好,但用在此时恰到好处。”

    蒋浦慨然叹道,显是对皇宫之中用于女子身上的药物颇有微词,不过正如李落所言,用在此地,恰能化解了无名女子的内力,医治之后再行服下解药,比之封穴之举,损伤还要小些,然李落明言幽宫不可多用,若不然会有散功之险,最多也不过两个时辰罢了。

    议罢,三人俱是长吁了一口气,心绪稍定。沈向东哈哈一笑道:“鬼老在天之灵也可得慰藉,有李将军和蒋老,鬼老医术当有重现天下之时。”

    蒋浦也是极为欣喜,能得鬼老之助,亦是行医之人莫大的荣耀。

    蒋浦双手紧握,道:“老朽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借鬼老之才,施术之法若按鬼老所书,再加上方才大将军和沈先生一番解说,老朽估计少说也有八成把握,鬼老的医术真是凡人无法揣测,老朽行医这么多年,医书所载之法有些听都不曾听过,只是换血之术,换做老朽,这辈子都想不出来。”

    沈向东点头道:“确如蒋老所言,没有鬼老相助,这木括死卫怕是无人可医,便算是创立此术的人,也不见得可解。”

    李落长身而起,走到无名女子身前,和声问道:“方才我三人定下医治之法,你听得明白?虽说有几分把握,但个中凶险仍在,你若是不愿,我们也不会强求。”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