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二百三十二章 海纳百川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01 13: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突地女子一阵抽搐,连连吐出几口污秽之物,惨哼一声道:“疼!”

    冷冰长啸,大喝一声:“破!”李落剑眉怒张,冰心诀内劲暴涌而出,贯出任脉,与冷冰内劲聚之百会,无名女子身子猛然一颤,两人齐声闷哼一声,嘴角处迸出一丝鲜血。≯ ≯ 

    李落沙哑说道:“归引!”两人缓缓收回内力,将女子服下幽宫解药之后渐生出的内力引入任督二脉之中,再过了一刻,才将内力撤出女子体内。

    手刚离开女子背部穴位,冷冰便连退数步,险些打翻了药皿,呼吸急促,身子微微抖,连声喘息,李落也是一般,若不是楚影儿从旁扶住,怕也是站不住了。

    李落望了一眼静静躺在术台之上的女子,涩声说道:“蒋先生,余下之事还请操劳了。”

    “老朽定当尽心竭力。”蒋浦躬身一礼道。

    李落略显艰辛的摆了摆手,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出大帐。

    到了帐外,日光刺目,竟逼得李落流出了清泪,终是再也撑不住,和衣坐倒在地上,靠着大帐喘息。

    倪青见到李落出帐,正要出言询问,就见李落缓缓坐倒,惊出了倪青一阵冷汗,疾声问道:“大将军,怎么了?”上前相扶,入手衣裳已尽数被汗水打湿,倪青惊道:“大将军,怎会耗力如此之甚?”

    李落只是喘气,却说不出话来,如此疲倦模样,倪青跟随李落这些时日以来从未得见。

    就在这时,帐帘挑动,沈向东,刘策,云无雁,冷冰鱼贯而出,几人出帐看见席地而坐的李落,晃了几下,一起倒坐在地上。

    云无雁见状大笑起来,笑了几声,猛地咳嗽起来,喘着气说道:“真惨,若是让旁人看到我等这般狼狈模样,不知该作何想。”

    刘策匀了几口气,接道:“连日厮杀也不见得这般累人。”

    冷冰眯着眼睛,望着斜日,道:“在下从没想过就这样坐在地上原来是如此舒服。”

    云无雁猛拍了拍冷冰肩头,笑道:“冷冰,往日见你,都是一副冷傲样子,还是现在好些,多了几分人间烟火。”

    冷冰本欲闪开云无雁拍过的手掌,只是倦意难挡,微微一动,苦笑一声,便随云无雁去了。李落转过头,望着冷冰左臂,淡然说道:“冷公子,方才伤到你了。”

    冷冰侧过头,看了李落一眼,举手指了指自己面颊,道:“扯平了。”

    众将齐声笑了起来,倪青一头迷雾,手足无措,不知该做些什么,云无雁拍拍地,道:“倪青,站着做什么,你也坐下来。”

    倪青摸摸头,应了一声,见李落正自笑着瞧着自己,也坐了下来。

    过了半响,众人内力稍稍平息下来,冷冰突然出言问道:“大将军,你尚且年幼我几分,怎地内力如此之强?”

    李落一怔,微微叹了一口气,萧索说道:“营中众将有此疑问的怕也不在少数,这也不算是什么隐秘之事,我出身大甘皇族,年幼之时,宫中御医便时常为我配制一些增补药物,奇珍异宝不知凡几。有些寻常人间一辈子都不曾见到的药物却也不过是用来沐浴之用,七岁之后,我父淳亲王传唤天下高手,为我推功过穴,九岁时,便有人传功与我,少年时,我便算是一个内家高手了。”

    “传功?”冷冰讶声问道。

    李落自嘲一笑道:“不错,纳川**,想必你们也曾有所听闻。”

    “海纳百川?这……”云无雁一惊,看了沈向东一眼,没有再说。

    李落径自接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名字虽好,却不过是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罢了,可笑我还不曾得知,以为是别人相助与我。年长之后才知晓,莫不都是威逼利诱之下不得已而为之,要么便是天牢之中的囚徒,或是为了一口残羹剩饭,或是为了家中的妻儿父母不受欺辱,不得不将内力化功与我,我的一身武功便是鱼肉他人而来。”

    沈向东与云无雁刘策二人这才明白为何李落对自己一身内力缄默少言,原来是这般缘由,三人互望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冷冰颇不以为意,淡然接道:“武功一途,若无天分,纵是有他人传功,也不过一介武夫而已,世间事,本就是物竞天择。”

    李落轻轻一笑,没有接言。

    “大将军,方才在帐中,你没有疑虑么?”冷冰突然冷冷说道。

    “疑虑?”李落微微一顿,反问道:“我为何要有疑虑?”

    沈向东三人俱是才智高绝之辈,听出冷冰言下之意,方才帐中诸人只有冷冰持剑,倘若冷冰心存他念,依着冷冰剑术,便是李落,也断难幸免。

    冷冰破颜长笑道:“大将军刀法精绝,不在冷某长剑之下,日后若得机会,定要领教大将军绝艺。”

    李落轻声回道:“好,冷公子入我营中,多是想与我一较高下,以后还请冷公子不惜赐教。”

    冷冰傲然一笑,长身而起,看了李落一眼,一字一句回道:“如今,也不全是了。”说完朝着自己的行帐走去,步伐虽见缓慢,但背脊挺拔,似是冰雪之中的一株苍松,在几人目光之中缓缓离去。

    三日后,蒋浦来报,无名女子伤势稳定下来,未再恶化,内息已见平缓,塘荷脂果然是天下少有的止血奇药,再辅以鬼老的灵丹妙药,过得一天,这女子的伤势便即好上一分。

    李落传下将令,此番医治木括死卫之事,军中不可外传,只说是众人合力解了一桩疑难杂症。

    宋子轩得了西域逆拂,甚是欣喜,连着几日与鲁谋细加钻研,倒是摸着了几丝头绪,在术营之中忙的不亦乐乎。

    李落见无名女子伤势好转,便暂且放在一旁,与呼察冬蝉一起操练长水一营将士,李落将习自宫中藏书殿的骑兵兵阵一一书写下来,与牧天狼几将不分昼夜,推算演化,窥得了无智将军的兵书之中的个中三味,论起精妙,尚在淳亲王李承烨的定北军之上,只是火候稍有些欠缺罢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