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彭玲一楞,她并不认识这人,疑声道:“你是……?”

        青年一笑,说道:“你办公桌上的玫瑰都是我送的。”彭玲哦了一声,心中一阵失望,本以为花是谢文东送的,看来自己太奢望了。她淡然道:“为什么送花给我?”

        青年道:“男人送花给女人,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想讨好她,再就是想追求她,我想我应该属于后者。”

        他说话的直接令彭玲脸红,叹了口气,摇头道:“对不起,我有男朋友。”青年满不在乎道:“我知道,他叫谢文东是吗?!”彭玲一楞,问道:“你怎么知道?”青年笑道:“我同学有在市局上班的,所以了解一些,不算多,但也绝不少。”

        彭玲心中烦乱,皱眉道:“既然知道以后就不要再送花给我,也请不要来找我。”说完,转身快步走开。

        青年追上她,说道:“我知道背后说别人坏话不好,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是***,他是什么人我也不说了,你俩在一起配吗,能有结果吗?”彭玲大声道:“他已经做正当生意了。”青年道:“那可能吗?你心中知道他不会,何必自欺欺人呢!”

        彭玲被青年说道心底的要害,神情激动道:“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不关你的事,而且我和他之间也用不着你来管!”

        青年神色黯然,说道:“你能给这种人机会,为什么不能给我机会。”

        “因为你出现得太晚!”说话之人不是彭玲,青年心中一震,转头寻声看去,只见一位年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靠墙而站,中等身材略显消瘦,穿上黑色中山装,修长而挺拔,黑发齐眉,梳理整齐,眉下一双单凤眼,细长而明亮,转动之间似有流光闪耀,年轻人周围散发出一股阴柔之气,和那青年截然相反。青年看罢好一会心中暗叹可惜,年轻人的这双眼睛如果长在女人脸上,那不知会吸引多少男人为之疯狂。年轻人拿出一跟烟叼在嘴边,低头点火,动作缓慢而优雅,吐口青白的烟气,看着青年淡然说道:“明知道背后说人坏话不好还偏偏要说,天下可恨之人不过如此。”

        彭玲听见说话声心中大喜,转目看去,果然,年轻人不是谢文东还能是谁?!彭玲眼中湿润,低声喃喃道:“文东!”

        听见彭玲的低吟,再看她的表情,青年一震,已然知道眼前这人是谁,虽然他的背后有很大的权利,虽然他平时也将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可对这个年轻人,他却不敢小看,一振精神,面色漠然道:“我只是说出心里的话罢了,就算当着谢文东的面,同样的话,我也会照说无误。”

        “呵呵!”谢文东一声浅笑,走到彭玲身旁,低头看着最令他牵挂的人儿,眼神深情而火热,能熔化天地万物,同样也熔化了彭玲。轻扶过她的面颊,闻到魂牵梦绕的熟悉清香,心中一阵狂跳,纵有千言万语,谢文东也把它们化成一句话:“我想你,真的很想。”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令彭玲心中十分高兴和激动,一把搂住谢文东的脖子,将头贴在他的肩膀上,脸色赤红无比,吐气如兰,轻声说道:“我也是!”

        所有的思念都在这一抱中得到偿还,所有的哀怨也为之烟消云散。谢文东楞了一下,当街如此亲密让他觉得不自在,可看到彭玲羞红的脸庞,他马上又释怀,伸手紧紧搂住她的纤腰,好一会,才抬头看向青年,说道:“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青年脸色异常难看,他生长的环境是充满保护和权利的,他也是从来没有失败过,从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可现在,他都尝试到了。点了点头,青年打开车门,临上车之前,他冷然一笑,说道:“你是一个好运的人,但是你决不会是幸福的人,因为你遇上了我,我是不会放弃的,我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说完,上了跑车,扬长而去。

        彭玲看着跑车消失在街道的背影,心中有些担心。谢文东哈哈一笑,抓住她的手,漫步向前走,说道:“会嗡嗡叫的苍蝇飞走了,我们也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了。”

        见谢文东眼中使坏,彭玲脸色羞红,含笑垂头。

        谢文东见状呵呵一笑,趴在她耳边小声道:“看你想哪去了,我只是想说去吃顿饭而已。”彭玲听后脸色更红,头垂得更底,只可惜地上没有缝,否则她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谢文东的笑容更深,彭玲狠狠掐了他一把,娇声道:“讨厌啊你!”

        见她小女人态尽露,谢文东又是一阵大笑,拉着她的手走向自己的轿车。

        谢文东的这顿饭吃到了床上,和彭玲在床上好一番翻云覆雨。人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俩虽然没有结婚,但个中的滋味确实感觉到了。其中的甜蜜,令二人无法自发的沉迷其中。谢文东要了彭玲多少次他自己也数不清,最后二人浑身是汗的倒在床上,彭玲趴在他怀中,问道:“在外面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不管是什么样的年纪,这个话题她们永远都是最关心的。谢文东把玩着她的绣发,笑道:“你看我象是随便的人吗?”谢文东的确不是这样的人,他的思想甚至有些守旧,彭玲和他相识有一段时间,这方面还是信任他的。不过能得到谢文东的亲口肯定,她还是十分开心。笑问道:“那你都去了那些地方?”

        谢文东挠挠头发,双眼上翻,没有说话。彭玲等了好一会,从他怀中抬起头,拍在他一把,说道:“你说啊!”

        谢文东苦笑道:“我正在数。”彭玲不信道:“你有去那么多地方吗?”谢文东点头道:“还去了一趟国外呢!”“哪啊?”谢文东哈哈一笑,实话自然不会说,否则又会惹来彭玲的担心和追问,信口说道:“泰国!听说那里人妖享有盛名,***看了看。”这话彭玲哪会相信,不过也不追问,起身穿上睡衣,说道:“饿了吧,***弄点吃的。”

        看着彭玲睡衣内若隐若显的身子,实在是一种***,谢文东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倒在床上,翻身压在彭玲身上,一脸坏笑道:“饿,确实是饿了,不过我只想吃你!”说完,将手伸进她睡衣内,感觉她的柔软和滑嫩。

        这时,手机响起,将谢文东如火的热情浇灭一半,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诅咒打***的人。彭玲推了他一把,低声道:“还不快去接***?”谢文东无奈起身拿起***,问道:“不管你是谁,请给我一个好理由!”

        ***另一头响起阴恻的声音。“谢文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了?”

        如若是别人恐怕真就不记得,可谢文东记忆力惊人,猜出了他是谁,拿起一条被单系在腰间,走向凉台。见彭玲要好奇的跟过来,他挥挥手,捂住***道:“只是一个朋友。小玲,你先去做饭吧,我和他说会话。”

        彭玲点点头,转身去了厨房。谢文东将凉台的门关上,眯眼笑道:“麻兄真是神通,竟然能找到我的***。”

        “嘿嘿,花费我一番手脚而已。”“哦,花费一番手脚不是只为了和我打声招呼吧?”“不错。你对我的‘好处’***日记在心中,白天想,夜里想,一时一刻都不敢忘记,所以我想见你一面。”谢文东听后笑了,说道:“我在东北,想见我就来好了,我一定尽地主之宜,好好招待你。”“我这人很懒,不爱走远路,所以觉得你来一趟云南比较合适。”“我虽然不懒,但烦心的事情太多,拖不开身,你说怎么办?”“哦,是这样啊!但你的一个叫秋凝水的朋友在我这,她好象也十分想念你。”

        谢文东脸色一变,双眉紧锁,并未答话。“听听她的声音吧!”***那端停顿了一会,接着传来女人的声音“滚,滚开,别碰我,你这***!”麻枫的声音又在***中响起:“怎么样?你朋友的脾气好象很不好。”

        虽然是在***中,谢文东还是能听出那确实是秋凝水的声音,心乱如潮,他对这位漂亮女警心存感激,如果不是她,自己能不能从云南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而现在因为他的原因,秋凝水落在麻枫的手上,后果怎样,谢文东不敢再想。叹了口气,说道:“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咱们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她身上。”

        “嘿嘿,谢文东,你也会有担心的人吗?很好,很好!三天内我要看见你在昆明出现,不然她会怎样,我不敢保证。”说完,挂断了***。谢文东站在凉台许久,心中自责不已,他应该想到以麻枫在云南的势力不难查出自己和秋凝水的关系,早该提醒她注意,可他却偏偏忽视了这一点。“我真是个***!”谢文东眯眼自语道。

        这话正好被推门近来的彭玲听见,心中奇怪,谢文东说自己是个***她还是第一次听见,疑问道:“文东,怎么了?”

        谢文东身子一震,神态马上恢复正常,笑眯眯道:“没什么,我一位朋友遇到一些困难,我要去帮她一下。”

        彭玲听后,神情黯然,她没问是什么样的朋友,也不想去问,只是苦道:“你又要走了吗?”

        谢文东扶住她的肩膀,叹息道:“恐怕会离开几日。”彭玲不知道他要去哪,但见他神色凝重,不无担心道:“不去好吗?”

        谢文东轻摇一下头,道:“这位朋友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有难,我没有不去帮她的理由。你也不想让我变成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不是吗?”

        彭玲心中难安,但不再说话,知道他决定的事天下没有人能劝阻。谢文东回到卧室,穿好衣服,走到大厅时看见桌子上的饭菜,心中一酸,伏身在彭玲脸上轻吻一下,笑道:“等我回来时,我做饭给你吃。”

        彭玲苦笑道:“希望你做的东西不会太难吃。”谢文东仰面一笑,又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他不想走,他想感受自己心***的温柔和甜美,他更不想自己心爱的人为他担心,可是,他却有不得不走的理由。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秋凝水的事同时也提醒了谢文东,坐在车上给许久未见的文姿打***。文姿本来是代替影子做谢文东的贴身保镖,但毕竟男女在一起有些不方便,自从东心雷出现后,文姿被谢文东踢回学校,说什么她年纪轻轻,还是多读些书好。现在他终于想起了这个会吸人鲜血的蚊子。在学校门口接她上了车,谢文东第一句话就是:“你喜欢做***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