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五百零六章 念报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9-01 13: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何老三把茶杯端了起来,却不舍得喝,想了想又把茶杯放了下去。?  

    何老三是集相镇的自耕农,他是来茶铺听《山东日报》的。这山东日报只有到镇上刘家茶铺里才听得到,这里的茶一杯一文钱,喝完了就没有理由赖在桌子上了。

    不过若是你一口不喝,也没有人会因此赶你走,毕竟好多人都是买一杯茶坐下来听报的,小二都习惯了。这乡镇上到处都可以摆桌子,茶铺经营的成本非常低。茶铺在店外面摆一张长桌,可以坐好多人。

    而听报的人听到精彩处会给念报人打赏,这打赏的铜钱茶铺老板也是有份的。

    念报人站在高高的戏台上,把当天的《山东日报》打开,咳嗽了一声,抑扬顿挫地大声念道:

    “陕西大旱,李自成杀出太行山,聚众三万攻下雒南县!”

    听到这个消息,听报的群众出一片惊叹声。这年头灾荒越来越多,不是这里旱灾就是那里蝗灾,朝廷无力赈灾,根本不管。听说陕西去年和今年大旱,陕南的百姓易子而食。李自成居然乘这灾荒时候又闹了起来,这下子朝廷又要头痛了。

    山东这些年也不和顺,小灾不断。流贼不会闹到山东来吧?若是山东也遭了贼,那就完蛋了。李自成一过,哪里还有正常的***秩序?一进城就把粮食抢光,若是从贼就有一口饭吃,若是不从贼就要被饿死。

    茶客们竖着耳朵,听念报人把这头版头条念完了,一个个十分关注。

    这李自成攻下雒南县仅仅是十天前的事情,《山东日报》今天就报道了。这样的度,三王日报是远远跟不上的。三王日报要等陕西巡抚上奏这件事,奏章到京城被天子处理了,过几天披露出来,然后传到山东来,才登在报纸上。没有一个月,三王日报也不会登出陕西的消息。

    有时候坊间的消息都传过来了,三王日报还没有反应。

    念报人读完了头条,又读了几条天下大事,然后就开始读评论员文章。前面的文章何老三都没有仔细听,但最后一篇文章引起了何老三的注意。

    “均平田赋,天津九成百姓平均减负五成。”

    这篇文章讲的是天津均平田赋以后,百姓负担大减的事情。这事情也算是和百姓们利益攸关,喝茶的农民们都听得十分认真。

    “均平田赋后,原先被不公田赋重压的小民自不用说,负担大减。便是原先投献到士绅门下的农民,也尝到了好处。士绅为了避免田地被没收,主动被动地将地租降低到一斗以下。比起原先动辄两、三斗的地租,这些投献农民也负担大减。”

    “一个均平田赋的政策,竟让天津的乡镇大为繁华。原先空荡无人的市镇,如今到处是茶铺、酒铺。卖肉的、卖布的、卖油的商贩,原先只有城里有,如今乡镇里随处可见...”

    听到评论员介绍天津的情况,听报的百姓都沉默了。谁不希望少交几斗地租,多吃几口肉啊?眼看着天津的百姓因为津国公的政策已经富足起来了,而山东的农民依旧在忍受士绅的欺压,这一对比...

    要不是有《山东日报》这样的报纸,山东的农民甚至不知道在天津生了那样翻天覆地的大事。若是山东有一天也能均平田赋就好了,那日子就一下子好起来了。

    便有农民大声喊叫,为天津的政策叫起好来。店家见气氛好,拿出一个铁盆出来接赏钱,并不富裕的农民们你一文,我一文地往盆里扔打赏,最后竟扔了薄薄一层。

    何老三没舍得打赏铜钱,听完了报纸最后一篇社论,他叹了一口气。他一口把桌上的茶喝完,一拍手站了起来,往自家的柳河村走去。

    走到村口,他看到七、章传达给村民们。

    一些无事的农民,也时常聚在梁七身边听报纸。

    不过这《三王日报》的内容有些无聊,满篇是空谈圣人道德的说教,这半个月来听报的人是越来越少。

    何老三作为一个有私田的小农,身上田赋极重。这些年梁老爷的账房时常暗示他投献田地,何老三不听,全凭一股志气顶着,硬是承受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不公田赋。

    看到梁七又来宣传三王日报,何老三冷哼了一声,走上去听梁正道在读什么。

    “我大明以读书人和天子共治天下。国家大事,不但天子可以圣裁,进士举人也可以大声议论。地方事务,不但官员可以管理,衣冠人士也可以站出来组织参与。读书人治天下,天子则给读书人优待,免除读书人的田赋徭役...”

    听到这里,何老三哈哈大笑。

    梁七见又是何老三这个刺头,有些畏惧,冷哼道:“何老三你笑什么?”

    何老三大声喝道:“要不是***镇上听了山东日报,还真要被你这杀才骗了。山东日报说了,我大明从来不曾有免除读书人田赋的政策,都是老爷们贿赂官员搞出来的谎话!”

    “士绅老爷不交田赋,田赋就全压在我们这些小民身上。小民只好去投献,结果不投献的小民田赋就更高。于是士绅就借机涨高投献小民的地租,一环套一环,最后所有百姓都要被狠狠盘剥。”

    “我们这些百姓过得这么苦,全是你们这些逃税的老爷们害的!”

    听到何老三的话,百姓们都怀疑地看着梁七。

    梁七怒火中烧,指着何老三大声骂道:“何老三,你胡说!这可是王爷们办的报纸!”

    何老三为人正直的脾气乡亲们都知道。听何老三说三王日报不好,本来就听得索然无味的乡亲们互相张望了一眼,都懒得再听了,一哄而散。

    见何老三把自己的听众都说走了,梁七气得满脸通红。但何老三不是他家的佃农,他又拿何老三没办法,只能愤怒地拂袖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