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这时谢文东已经无力回答她的话。等了好一会,女郎都没见到他说话,心中奇怪,侧头一看,谢文东闭眼昏了过去。女郎这时才想起,他刚才也受了伤,急忙想起身,心中又一阵不舍,看着昏睡中的谢文东,完全又是另一番感受,没有清醒时的狡诈,多了一分孩子气。他是如此年轻,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这样近的距离,连他脸上的汗毛都能看清,这时她才发现,谢文东的睫毛其实很长,闭上眼睛时象两扇黑色的小门。老人都说睫毛长的人一定聪明,这话用在谢文东身上就变得绝对有道理。女郎边看边忍不住笑出来。谢文东眼睛没睁,突然说道:‘我的脸上没长花吧!一个女人这样看一个男人,会让人想歪的!‘

        ‘啊……!‘女郎象是被蛇咬了一口,尖叫一声,将谢文东猛推向一旁,闪电般站起身。这回再看谢文东,是彻底昏了。

        女郎脸色快要渗出血来,还好谢文东看不见,不然地上有个缝她都能钻进去,如果没有缝,她自己也会挖个缝出来。‘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女郎嘟囔着,想上去踢他一脚,可抬起腿又不忍心,最后无奈叹道:‘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谢文东清醒过来时已经身在医院。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虚弱,外面明亮的阳光射进房间内,异常晃眼。一人站在窗边,背对这他,全身上下被阳光围住,象是虚幻的影子,让人看不真切。不过谢文东还是看出是个女人,猜想应该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女郎。他移动一下身子想坐起来,手臂支住床沿,刚起来一半又无力躺下,心中暗叹一声。女人听见有动静,缓缓转过身,谢文东聚目一看,原来是秋凝水,他咧嘴苦笑。秋凝水看着他,淡淡说道:‘你不应该位我而去冒险。‘

        谢文东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缓然道:‘我把你当做朋友,为了朋友,我可以做任何事。‘

        秋凝水神色黯然下来,说道:‘我现在已是残花败柳,你还把我当……当朋友吗?‘

        谢文东道:‘我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我所交的朋友,是用心,而不是用口。‘

        秋凝水展然微笑,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说完,她又转身看向窗外,眼泪已夺眶而出。她不想让谢文东看见自己的眼泪,更不想博取他的同情。谢文东轻叹一声,看着秋凝水压抑的样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轻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也不要把我当外人。我说过,如果你愿意,下半辈子的人生我来陪伴你。‘

        秋凝水微微摇头,过了好一会,她转过头,脸上带着笑容,道:‘如果你真想为了我好,就别安慰我,也别同情我,以后的命运依然由我自己来掌握。‘谢文东还想再说什么,她又道:‘你不想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下去了吧?‘

        谢文东苦笑,不再说话。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平静得让人喘不过气,心中象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深沉而压抑。谢文东不想这样,他转移话题,问道:‘是谁把我送到医院里的?‘

        秋凝水笑呵呵道:‘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听说她很关心你的样子,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谢文东笑道:‘正常关系。她是……她曾经是我的敌人,以前被我抓住之后又放了,可能心中存有感激,这回她也救了我一命。‘

        ‘敌人?‘秋凝水一巾鼻子,道:‘我象是很好骗的样子吗?‘谢文东无奈道:‘真话说出来,相信的人并不多。‘秋凝水道:‘鬼才信你的话呢!‘谢文东这时突然想起受伤的金眼,问道:‘对了,金眼现在如何?‘秋凝水摇了摇头,走到病房门口,打开门,回头说道:‘看到你没事我总算安心,现在我要走了,你朋友的情况怎样我也不清楚,还是问问你的兄弟们吧!构有,你不要再派人‘保护‘我,我也不会想不开的。‘说完,她向谢文东灿烂一笑,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没什么。可在谢文东眼中,她的笑容是如此枯涩,他自己的心中也很痛苦,让本来和自己没有交集的人受到如此大的伤害,责任在己。他问道:‘你……你以后还继续做***吗。‘他本想问她想不想和自己回东北,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秋凝水认真道:‘当然!腐察我会继续做下去的,而且以后我会更加尽责,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以后敢在昆明有什么违法行为,我也一定会照抓不误的,绝不客气!‘谢文东展容而笑,她的样子不象再说假话,但他真的很高兴,秋凝水能怎么说证明她不会想不开。他笑道:‘我做的事没有一件是违法的,法就在我的心中。‘秋凝水纤指点了点他,道:‘别忘了,法是国家来制定的,而不是你!‘谢文东听后仰面长笑,可是牵动伤势,忍不住谷了两声,缓了一会才正容道:‘法是人定的,定出来如果不执行或执行的不彻底那就和没有一样。我不是执法者,但我就是法,我所做的就是黑暗法则。‘

        秋凝水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很嚣张。‘也很吸引人。后半句她没有说,也说不出口。她道:‘我不知道你说得对还是不对,但我是***。我走了,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不会象第一次见面那样,拳脚相对。‘说完,她没等谢文东答话,转身快步走出病房。她的样子是更象是在逃跑。

        谢文东看着她离开后关好的房门良久,喃喃自语道:‘说句实话,你真的打不过我。‘

        不一会,木子等人敲门进了病房,来到谢文东旁边,说道:‘东哥,你终于醒了,快吓死我们了!‘

        谢文东笑道:‘我没什么,只是小伤而已!‘转目看了看众人,见水镜两眼通红,心中一震,眉头一皱,忙问道:‘金眼怎么样了?‘木子说道:‘他没事,只是***伤较重,差一点打到心脏,医生说他运气好,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自少也得疗养几个月。‘谢文东松了一口气,叹道:‘没有生命危险就好,一看见水镜两眼泪汪汪的样子,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水镜听谢文东怎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脸色一红,忙把头垂下。木子哈哈一笑,说道:‘这叫关心则乱!‘说着话,他拉了拉水镜的袖子,故意叹道:‘以前我受伤的时候你好象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而金眼还没怎么样你就‘黄河泛滥‘了,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水镜被他这么一说脸色更红,狠狠瞪了他一眼,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支银针,随手在木子大腿上刺了一下。木子痛得一跳多高,叱牙咧嘴道:‘你们看看,被我说中心事了就动手……哦?你这银针不是有毒的那支吧?!‘‘算你说对了!‘‘哦!天啊!轨给我解药!‘‘什么时候你嘴巴不臭了,我就什么时候给你!‘‘那时我早死了……‘

        谢文东含笑看着二人,心情也舒畅开来。他的心情舒畅,可麻枫的心情正好相反。他虽然也受了伤,很重的伤,但不敢去医院,他怕谢文东,怕他没有死,怕他来找自己。麻枫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草草将***取出,给他止了血。救他出来的年轻***手腕也包扎好,但是心中有些担忧,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去医院比较好,麻哥,你的伤势太重了。‘

        麻枫摇头道:‘我并没有看见谢文东死去。‘***急道:‘可是他中了一***,正中胸膛的一***。‘他对自己的***法有信心。一个人,胸口中***必死无疑,可那个人是谢文东,不是一般的人。麻枫叹道:‘没有亲眼所见,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他是被人家吓破胆了。他道:‘现在我也没办法回去做***了,麻哥,我以后可就靠你照着了!‘麻枫躺在床上,笑道:‘老弟说得哪里话,以后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的。‘又道:‘看来昆明我们很难再混下去,经过这么一闹,谢文东通过他的关系一定已打通警方,不会给咱们留下容身之地。‘***点头,表示赞同。

        麻枫从怀中掏出一张存折,递给***,说道:‘我在银行有一些存款,你去帮我提出来,毕竟没有钱我们哪都去不了。‘

        腐察接过存折打开一看,眼睛都直了,上面竟然有五千万的存款,他一生中也没见过这样多的钱,这么多的‘零‘,本来普通的存折在手中变得沉重不比,他颤声问道:‘麻哥,我……我们提多少钱?‘

        麻枫深思片刻,脸上带着疲惫,虚弱道:‘先提出五百万吧,再多带在身上不方便。‘然后轻招了招手,道:‘你来,我把密码告诉你。‘***咽下一口吐沫,看了看手中的存折,眼珠一转,心中暗道:这可是五千万哪,如果归我所有,我还在你麻枫***后面做什么跟屁虫,不管到了哪,我都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

        钱,是好东西,用它你可以买到你所想要的东西。钱,又不是好东西,它可以让兄弟反目,让亲人行入陌路,还能让人失去良知。***想着,心中动了杀机,虽然麻枫对他一直不错,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舍命从谢文东手里将他救出,不过,这些和五千万比起来已经变得不重要。他转目看了看正收拾医具的医生,觉得甚是碍眼,向麻枫眨眨眼。麻枫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没事!他是自己人。‘

        腐察心中暗哼一声,心道:算了,杀一个和杀俩没什么分别,他缓步来到麻枫近前,低下头,一手很自然的放在身后,脸上带着笑容,说道:‘麻哥,你说吧,我现在就去银行把钱取出来。‘

        麻枫脸色苍白的可怕,发青的嘴唇微微动了动,道:‘三……九……‘***运足了全部的耳力也只听见三和九两个数,心中如火烧,急道:‘麻哥,你再重说一遍,我没听清。‘说着话,侧脸自己的耳朵紧贴在麻枫的嘴边。再回麻枫的说话声大了,而且很大,一点都不虚弱,底气十足,他道:‘这五千万你一定很想要吧?!‘

        ‘啊?‘***惊讶的张开嘴巴,感觉有些不对,但哪不对,他又一时想不出来。虽然没想出来,可他马上就知道哪不对了。虚弱得快晕倒的麻枫不知哪来的精神,眼睛瞪得溜圆,虽然躺在床上,但出手如电,一把将***的头发抓住,另一只手中露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将牙根一咬,从***的脖根处刺了进去。

        ‘呀!‘***惊叫一声,连连退出数步,双手捂着脖根,不敢相信的看着麻枫,颤声道:‘你……你好狠啊……‘没说完,他已经摔倒在地,脖根处血流如注。麻枫是什么人,他既然出手,所击的部位都是要害,一刀下去切断了***的动脉。麻枫抬起头看了看他,冷笑一声,闭目躺了回去。这时,那位医生走过来,脸色未变,还是那样平静,好象对于这种事见多了。只是淡淡道:‘你的伤很重,这样剧烈运动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麻枫这回是真的没力气了,他道:‘他现在已经没有用了。而且靠不住的人不尽轨解决,实在是个麻烦。‘

        医生边拖动尸体边道:‘你可以让我解决,何必自己动手。‘麻枫苦笑一声,道:‘联系魂组,问他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说完,昏了过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