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在昆明养伤,一养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昆明异常平静。谢文东需要养伤,麻枫也在养伤,魂组损失不小,也躲起来舔着自己疼痛难当的伤口。这里暂时平静了,但南北洪门之间的战乱终于大规模爆发。说不出是谁最先挑起事端的,战争的爆发总是很突然,虽然这不是战争,但在黑道,这绝对是一场天摇地动的纷乱,南北两个最大势力之间的对决。

        黑道上的人对这次纷争异常关心,纷争的结果很能导致黑道以后的走势。不管是南面赢还是北面胜,中国黑道的格局最终总是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人们更看好的是南洪门,北洪门的地盘虽然比南洪门大得多,但后者所在的位置是中国最发达的地方,战争是靠钱财来维持的,没有钱,就算有再大的底盘,有再多的人,胜利之神也并不会站在你这一方。

        洪门属于江湖,其实江湖与黑道又有何分别,江湖重义,黑道也是如此,黑道人心狡诈,江湖中又有几人是真英雄。

        谢文东不是英雄,甚至连边都沾不上,所以一直到现在他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比绝大多数人要好。谢文东希望能通过金三角的势力找出麻枫,可麻枫就象人间蒸发一般,老鬼连找他了三天,结果一无所得。这让他觉得自己在谢文东面前很没面子,他常常夸耀自己在云南的势力如何如何了得,可真要用他的时候却一点忙都没帮上,最后,他红脸对谢文东无奈道:‘看来麻枫一定是出了云南省,不然,在这里他就算真是一只马蜂我也能找出来!‘

        找不到麻枫,谢文东总觉得这是一个隐患,不知什么时候会在自己最要命的地方爆发,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老鬼已经尽了力,而且又是帮自己忙,摇头苦笑道:‘本来我以为五百万的暗花我能得到的。‘老鬼哈哈一笑,说道:‘你会在乎那点钱?‘

        他不在乎这点钱,但很在乎麻枫这个人。这话他没说,既然找不到要找的人,留在昆明也是耽误时间,而且听身在T市的姜森说南北洪门之间发生争斗,不是一般的小争斗,而是同时在两股势力之间的数个城市展开大规模的火拼。这把谢文东吓了一跳,暗想北洪门现在群龙无首,情况一定吃紧。他料想的不错,现在北洪门的状况确实不乐观,包括南京在内的五个城市分堂遭到攻击,南洪门的攻击力大得吓人,一泼接一波,持续不断,丝毫不给喘息机会。北洪门事先不是没有准备,而且准备得很充分,但要命的是他们确实在败退,麾下的场子纷纷被人家踏个粉碎。

        东心雷做为北洪门内年轻一代精英势力代表,理所应当的冲到最前沿。他连夜赶到南京,那里是南北洪门交接之间最重要的一个城市,这里如果失守,那么南洪门就可以长驱直入,打进北洪门的腹地。如果南洪门被打出南京,这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一个要命的噩梦。双方都知道这里的重要性,所以分别派了重兵。

        北洪门在南京的分堂主叫洪耘,三十岁出头,身材高大威猛,皮肤黝黑发亮,不管是谁见到他,都会留下这人一定很能打的印象。其实他能打是一方面,老爷子之所以能把这么重要的南京交给他,是因为他有过人的头脑。

        他的确很聪明,聪明的过了头。当老爷子遭到刺杀住进医院后他就一直很关心T市的状况,后来听说谢文东接管了龙头大哥的位置他心中不已为然,心想一个毛头小子能成什么大气,老爷子的决定太过于草率。后来谢文东参加洪门峰会时,洪耘算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等见了面之后,他心中不仅暗然一动,谢文东的眼睛是他平生所见过最明亮的一双,也是最有神的,被他看着时,你如同完全通明一般,他凌厉的眼神如同两把尖刀直刺进你心中最深处,象是能把你心中的所有秘密都能挖出来。这时他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这么信赖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后来,谢文东在赌场上的表现更是令他惊叹不已。他本来以为老爷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等又有一个比老爷子更优秀更年轻的人出现时,令他神往,也令他心潮澎湃。等谢文东离开南京之后,他找人调查了一番他的过去,其实并不十分准确,有大部分都是谣传,不过谢文东在短短几年内建立一个跺一脚东北都颤三颤的文东会却是不争的事实。打这以后,他时常对手下说:‘跟着新任的这位大哥,我以后一定能有更高的成就!‘只是他苦恼的是洪门内人才济济,谢文东如何能注意到自己呢?!

        他有一位得力的助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名叫盛运飞。洪耘有什么心事都和这个人说,这次他也不例外,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盛运飞可以说是他智囊,时常帮他出些注意,听后哈哈一笑,说道:‘这有何难,只要洪哥立了一个大功,新任大哥想不注意你都难!‘

        洪耘听后心中一振,喃喃道:‘立一个大功!‘他深思片刻又忙问道:‘这个大功应当如何立?‘

        盛运飞笑道:‘现在南北洪门关系紧张,开战是早晚的事。而且新任大哥的过去我也仔细调查了一遍,凭他的作风,现在已是离打击南洪门的时候不远了。南京可以说是一道关卡,不管谁打通这里都能占上地利这一条,如果洪哥能把南洪门的势力打出南京,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大功。‘洪耘沉吟道:‘是一件大功没错,可咱们在南京和南洪门明争暗斗不是一年两年了,双方都是互有输赢,想把他们赶出去,谈何容易!‘

        盛运飞得意一笑,说道:‘如果南洪门在南京的堂主何诚突然死了,这是不是就容易得多?!‘

        洪耘一楞,皱眉道:‘何诚会突然死掉?‘马上他又将眼睛一眯,问道:‘运飞,你的意思是把他……‘他用手指一划脖子。盛运飞点头道:‘没错!后天是何诚的生日,他一定会出来庆祝。他的一位手下是我以前的邻居,小时侯我俩关系不错,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小子原来做了何诚的手下。他说后天何诚会在‘天水‘大酒店大排酒宴,这绝对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只要我们事前准备妥当,他何诚的生日宴会也就变成他的忌日晚会!‘

        洪耘眼睛一亮,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问道:‘你的这位朋友可靠吗?‘

        盛运飞正容道:‘绝对可靠,我可以拿我的命来担保。洪哥,这是个机会,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何城一死,南洪门在南京的势力一定动荡,我们顺势一攻,他们必败无疑,到时洪哥你在洪门内必然名声大作,新任大哥能不重用你吗?‘

        洪耘闭目沉思,这不是儿戏,不管成功与否,说不定都会是引发争乱的导火线。成功了,那么自己就是门内的英雄,如果失败了,自己就成为洪门的罪人,这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他有些举棋不定,原本就黝黑的脸膛阴云密布,显得更加骇人。盛运飞叹道:‘成大事,总是要冒些风险。新任大哥以前做的每一件事,哪件不是弄险所成。只有险中救胜,才能赢得最彻底。洪哥,我们就做这一回吧!成功了,我们一回就会飞黄腾达,就算失败,我们大不了从头再来。‘

        洪耘将牙关一咬,心中做了决定,再次疑问道:‘你这个朋友当真可靠?‘

        盛运飞急得脸由红转青,再由青变紫,也说不出是什么颜色了,他急声道:‘我都敢拿性命担保,洪哥你还不相信我吗?‘

        ‘好!‘洪耘一挥手,将心一横,说道:‘我们就冒这一把险!‘

        谢文东所做的很多事确实都有冒险的成分,但冒险的人是谢文东,岂是他人所能比,其中运气方面也占了很重要一部分。洪耘很聪明,但他聪明不过谢文东,他的运气不错,但也没有谢文东好。

        洪耘在‘天水‘酒店内外做了很精细的准备。他先派了两名自己信任得过,身手又不错的手下混进酒店内伪装成服务生,如果有机会就直接暗杀何诚,就算没有机会也可以做个接应,他不敢派太多的人进去,太多的生面孔可能会引起何诚的怀疑。同时他和盛运飞兵分两路,分别堵住酒店的前后门,到时一起前后往里杀。他还不放心,又叫得力手下在外面安排第三拨人,如果何诚侥幸冲出来就直接乘机把他干掉。他后来又在酒店前街道口安排了第四拨人,万一何诚真跑出来,这拨人无论如何都要将其杀掉。他的安排可谓是仔细,找不出漏洞,就算是一只苍蝇也难从‘天水‘内飞出,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他的这次行动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更没有汇报回T市,怕那些胆小怕事的长老们知道出来阻挠,更怕T市派人出来和他抢功。他希望能给谢文东一个惊喜,那更能显示出自己的才华。他想得很周到,他是个聪明人嘛!

        何诚生日那天,果然来了天水大酒店,十数辆轿车浩浩荡荡而来,事先早已躲藏在暗中的洪耘看得真切,心中既紧张又兴奋,一张黑脸顿时涨红,变成紫色。他向一旁的盛运飞点点头,低声道:‘他果然来了,一会我们按计划行事。‘

        盛运飞得意一笑,说道:‘我说过嘛,我那位朋友绝对信得过!他刚才还给我打了***,说何诚已经把三楼包下来了。‘

        洪耘点点头,一展面容,笑道:‘你让你的这位朋友早点出来,到时别误伤了他。‘盛运飞点头道:‘洪哥放心吧,我早通知他了。‘两人说着话,何诚的轿车已经在酒店门口停下,他一脸春风的走下汽车,在数十人前簇后拥下走进大门。

        洪耘看得真切,说道:‘通知下面的兄弟,随时准备动手!‘然后盛运飞不敢怠慢,急忙拿出***,下达命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洪耘手里紧握着自己的***,他派进去两个手下不管有没有机会动手,也不管成没成功,都会打***给他。但是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动静。洪耘看了看表,心中一沉,狐疑的看向盛运飞。盛运飞心中也是奇怪,道:‘可能他们没有机会打***吧!我看何诚带来的手下不少,里面一定到处都是他的人,想找出空挡恐怕不容易。‘

        ‘恩!‘洪耘点点头,盛运飞说地不是没道理,他将手机往怀中一揣,说道:‘不等了!夜长梦多,我们杀进去!‘

        他二人各带三名麾下精英,分前后门向天水内部而去。洪耘是从前门而入,走进了大门,有服务生见进来这么多人,忙上前问道:‘先生,你们几位,要包房吗?‘洪耘冷笑一声,说道:‘我们是来给何诚庆祝生日的。‘说完,也不管服务生的反应,大步向里走。服务生急忙上前拦住他的去路,说道:‘那请您把请贴拿出来。‘

        搁耘大手一把将他推开,冷然道:‘没你的事,滚一边去!‘他带领一干手下大步上了楼梯,直奔三楼。等他们走后,原本懦弱的服务生瞬间变成另一副脸孔,他眼露寒光,冷笑一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