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方心中升起一阵讨厌,这何诚和东心雷比起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他面容不变,笑道:“你怀中不是有***嘛,刚才为什么没一***结果他?”“***?”何诚张大嘴巴,好一会才想起来,是啊!自己有***啊,刚才怎么没用呢!其实刚才他早吓傻了,东心雷奔他一来,他来滚带爬的躲进一条胡同里,哪还顾得上杀东心雷,只要他不找到自己就不错了,还***呢!他脸色一红,挠挠光头,不好意思道:“东心雷太可怕,我一着急,把***忘了!”

        萧方气得差点没***,真是怀疑老大为什么把这人提升做堂主。他淡然道:“还好你刚才没有掏***,我听说东心雷的***很快,也很准,你就算能一***打中他,他同样也能要你的命!”

        何诚听后一哆嗦,心中暗暗得意,多亏自己把***忘了,否则现在能不能坐在车里都是个问题。本来萧方这只是讽刺他的话,可这位堂主何诚却牢记在心,在东心雷面前千万不能开***,自己一定没他快。这是天王萧方说的。

        萧方见对方准备充分,经过一番苦战,自己的部下都甚是疲劳,再打下去也难以讨好,下令撤退。同时调集***地方的兄弟过来协助。南洪门的麾下接到命令从四面八方敢来,人数在激增至近两千人,***在附近数个据点内,等候待命。]

        东心雷也得到难为的喘息之机,一点人数,能再战的只有二百人。这点人想守住大厦两天,太难了。东心雷实在谋划不出破敌办法,绝望中想到谢文东。可谢文东现远在昆明,听说还受了伤,他忍不住长叹道:“如果这时有东哥在就好了!”

        可谢文东不在这里,他只有靠自己。他命大部分人找房间去休息,留下一小部分继续镇守各自的岗位。他知道,不久之后南洪门一定会反击,他们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人不是机器,连续作战谁都受不了。他自己也是一样,脱下身上僵硬的衣服。这身衣服上面都是血迹,血液凝固在衣服上硬如纸板,微微一动,直掉血渣。非常时期他也顾不上洗澡了,抹了一把脸,躺床想休息一会。刚躺下没半小时,一人连门都没顾得上敲就冲进来,大声道:“雷哥,敌人都进攻了!”

        好快!东心雷一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拿起枕头下的刀***冲出房间。

        这一次萧方派出的人更多,将近东心雷人手的十倍,他怕夜长梦多,准备一口气拿下这座堂口。东心雷一方实在抵挡不住,全部退到三楼,走廊间,房屋中到处都是火拼的人,喊杀连天。东心雷手握开山刀,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清,躺在他刀下的人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可敌人象是无穷无尽一般,砍到一个,会上来两个,三个,甚至更多。

        东心雷是人,他不是神,体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些透支,手中的钢刀也变得异常沉重,另支手拿着的***早没了***,不知丢到哪里去。东心雷杀回到走廊内,放眼一看,都是南洪门的***,人山人海,自己一方被打得七零八散,一个人被对方数人***,他心中长叹,挥刀又冲过去。他刚一出现,差不多同时有五人奔他而来。东心雷横刀一挥,有一人倒地,这时背后突然砍来一冷刀,他能感觉到,可是却无力躲闪,这一刀重重的砍在他的背后,东心雷只觉背后如同火烧,身子被撞着向前跄了两步,他对面的人一看机会难得,握刀就刺。但他忘了一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心雷身子失去控制向前冲去,见迎面刺来一刀,他将心一横,伸手抓住刀锋,反手就是一刀。

        那人没想到他如此悍猛,被一刀劈在面门,惨叫一声,仰面摔出。东心雷用刀一拄地,勉强将身子稳住,回手一摸,背后粘忽忽的,都是血。这时的东心雷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眼前一黑,急忙靠住墙壁。周围的北洪门***一看东心雷受了重伤,奋不顾身冲上前,将他拉进走廊一旁的房间内。十个兄弟拼死堵住房门,不让南洪门***进入。

        东心雷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神智有些不清,看东西都变得模糊。背后的刀伤深可及骨,但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就在这时,他身后窗户一声轻响,跳进一人。东心雷反射的站起身,他看不清来人的模样,挥手就是一刀,但这一刀软弱无力,进来那人用手中刀轻轻一挑,东心雷的开山刀就被撞飞出去。那人呵呵一笑,上前扶住他的肩膀,说道:“是我!”

        东心雷听见说话声一楞,眯眼一敲,这人皮肤黝黑,身材短小精悍,相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看清来人之后,东心雷咧嘴笑了,无力道:“你们怎么总是爱爬窗户?”那人笑道:“能救人就是好途径。”这人话刚说完,东心雷笑呵呵的晕了过去。他一见来人,知道自己这回是有救了,紧绷的神经一放松,所有的疲劳与伤痛如同潮水般袭来,严重透支的身体因为没有精神的支持而倒塌。

        这人正是姜森。洪门里的规矩多,出兵慢,可姜森却不受洪门的控制,他一听到东心雷的告急的消息就带人赶过来,正遇到南洪门***东心雷。其实他早就到了,萧方第一次进攻时他就在大厦不远处,只是他这人的样子太过平凡,谁也没注意到他。他大概算了算,南洪门至少有千人,他带来的只有二十人左右,虽然血杀的实力他有自信,但也没自信到拿二十人去冲锋千余人的程度。他围着大厦转了两圈,基本每个角落都有南洪门众人把手,突破不是不可能,但牺牲会很大。其实姜森还有存有一定私心,如果里面被围的是谢文东,就算是火坑他也会往里面跳。但是东心雷不一样,在姜森心中,他是洪门的,是外人,做出较大的牺牲去插手人家洪门的事,他认为不值。不仅仅是他这么想,在文东会内,上到三眼高强,下到普通小弟,都有这种想法,洪门虽然和自己一方关系密切,但终究是外人。特别是最近,文东会势力做大,会里的人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中却不自觉的产生出高人一等的意识。拿自己人的命去换洪门人的命,姜森撇撇嘴,暗自摇头。如果被困的不是东心雷,换个别人,姜森恐怕连来都不来。但不管怎么说,东心雷还是要救的。姜森绕着大厦转悠,心中合计着,有什么办法既可以没有牺牲又能把东心雷给救出来呢?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主意。

        这时萧方又打算发动第二次进攻。这次他下了决心,定要全歼东心雷。为了加大自己一方的实力,他把大全部人手都调回正面,楼后只留有数人看守,如果有情况随时通知他。姜森正愁没机会呢,哪知南洪门在楼后看守的***半都撤走了。他嘿嘿一笑,心中暗道:机会来了!萧方头脑却不是常人可比,可千算万算,偏偏把文东会的力量漏了。对付留守的那几人,姜森轻松搞定,悄然无声。他和血杀数人攀墙上了三楼,整座大厦只有这层热闹嘛!

        说来也巧,刚爬到三楼,趴窗户往里面一看,正看见东心雷浑身是血的坐在房中,身旁有人往他身上包扎药布,可他却目光涣散,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姜森见状心中一惊,不用说东心雷是受了重伤,他吃惊的是南洪门竟然能把老雷打成这样,实力真不可小窥,不敢耽搁,推窗跳了进去。

        东心雷一看到自己人,精神放松下来,体力不支而晕倒。别看姜森个子矮小,力气可不一般,拦腰将比他高出一头半的东心雷抱起,交给窗外的兄弟,回头再看看房间内十几个拼命抵挡的人,心中叹道可惜。姜森多聪明,脑袋转得也快,这些人不是不能救,可把他们救走谁来挡住南洪门的人,他眼珠一转,高声说道:“兄弟们挡住,援军马上就到!”说完,飞身跳出窗外。那十几人一听有援军,精神大振,将手中刀挥舞如飞,不退让一步。

        姜森救出东心雷后甩腿就跑,哪有援军,这么说只为了让那十几人拖延住对方一点时间。跑出三条街道,拦了几辆车,奔郊区开去。他们走了好久,萧方才得到东心雷被人救走的机会,气得他差点没***,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对方这位猛将困住,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能不生气嘛!光头何诚见这位天王面色不善,还在旁安慰道:“算了,不管怎么说我们控制了南京,而且还抓住北贼那么多人,这一仗我们也算是大获全胜。”

        萧方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抓到再多的人,也比不上东心雷一个。他的勇猛你不是没见到,以后必是大患。”是不是大患何诚不知道,不过这个人很危险倒是真的,一想起东心雷血红的眼睛心中忍不住就跳动加速,他活着对自己绝对是个威胁。何诚派出所有人打探东心雷的下落,两日后,消息打探出来,可北洪们的援军也到了。

        东心雷受伤不轻,援军一到就被姜森送回T市养伤,取代他的是在北洪门素有‘探花’之称的灵敏。灵敏,一听名字就知道她是女的,可北洪门内没有一人敢小瞧她。她和东心雷、聂天行同属于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只是她为人低调,不爱说话,光芒被后两人盖住,这也是称做‘探花’的原因。灵敏这阵子一直在甘肃,帮助那里新建分坛,所以谢文东在T市时始终没有见过她,只是听东心雷提过这个人。她二十往上,三十往下,知道她确切年纪的人不多,如果一个人低调到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年龄,那这个人也低调的够可以。灵敏就是这样的人,这次如果不是东心雷受伤,她也不会从甘肃赶过来。

        灵敏刚到南京第二天,谢文东也到了。他虽然远在昆明,可对南京一直都很关心,本来下面的兄弟劝他再疗养一段时间,可一听东心雷受伤后,谢文东也没这个心思了。在机场内有洪门的人接他,他把情况大致问了一遍,知道现在北洪门很惨,被人家打出市区,那么大的一个南京竟然没有一块自己的容身之所,跑到在郊区扎稳脚跟。谢文东笑呵呵道:“也多亏老雷这次受了重伤,不然,回到总部也是被家法斥候。”他转目又一瞧接他的人,问道:“现在谁负责这里?”

        下面人答道:“是‘探花’灵敏。”“灵敏?”谢文东觉得名字耳熟,好容易才想起东心雷曾经说过:北洪门内年轻一代有‘双英’,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聂天行。另外还有一‘探花’,她的名字叫灵敏。谢文东心中奇怪,特意向左右看了看,问道:“她没来接我?”下面人互相看看,心中叹了口气,齐刷刷摇头,一人道:“敏姐说接大哥的事没有重建南京分堂重要,所以……”那人没敢再接着说下去。灵敏就是这样的脾气,又臭又硬,让她去接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打死也做不出来。

        谢文东眯眼笑着点头道:“很好!很好!”他不是生气,他也不是会因为这点小事而能生气的人。只是觉得自己堂堂一洪门大哥竟然被人如此冷落,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