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248.太可怕了!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9-01 14: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深夜,关押室。++

    “咚咚——”几记敲门声响起,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这谁啊?”值班的稽查官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使劲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这才往外走去。

    路上,低头往终端一看,哎呀,这都快凌晨1点了!真是要死了!谁这么晚还跑到稽查局里来啊,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值班室的门一开。

    趁着月光,值班的稽查官看清了来人,不由得一愣,这……这不是局长大人手底下的心腹张科长吗,怎么是他啊?

    一见来人,稽查官忙摇头醒了醒神,低声陪笑道,“那个……张科长这是有什么事吗?”

    男人瞟了眼身后的三个男人,语焉不详,“嗯,这是局长让带去见墨初的人,你赶紧让开,别耽误我们的功夫了!”

    “哎,知道了。”一听这话,这稽查官哪儿敢耽搁他们?马上恭敬地应了一声,低着头把过道给让开,等看着几人的身影走远了,才不由得感慨,“哎,瞧瞧,不愧是名人啊,就算被抓到稽查局里,也有一帮子人忙着来找她。”

    可不是,仔细数数,就光今儿一天,墨初可都见了三波人了,这业务也太繁忙了!

    想到这儿,这稽查官也不禁啧啧称叹,被穿门而过的冷风一吹,身子不禁瑟缩了一下,忙把门给关上,转回值班室去了。

    趁着这会儿功夫,他还能再眯上一会儿呢,反正也没什么事!

    四个男人的脚步声却在暗夜里越发清晰……

    “到了,就是这了。”

    走了十来分钟左右,张科长的脚步停了下来,伸手往前一指,前面正好就是墨初的关押房。

    “把门打开。”领头的男人开口,声音微微有些发冷。

    “嗯,”张科长也知道这几个人肯定不简单,要不然也不可能让局长开口,这会儿动作也很利索,很快解开了三道锁。

    只听见滴答一声,墨初的关押房就被打开了。

    “谁?”门才刚刚松动,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女声,隐隐带着几分戒备。

    “看样子是醒了啊?”领头的男人朝后面两个兄弟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不错,倒是省了我们一道功夫。”

    “那个……”张科长看了看时间,忍不住低声提醒道,“几位可得抓紧时间,谈完了最好马上出来,要不……我们这边恐怕也不好交代。”

    “知道了,你就在这儿等着吧,别跟着进来了。”男人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伸手把他往旁边一推。

    然后几个男人相继踏进关押房,手往后一按,“啪”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的小灯已经被打开了。

    一走进来,视野一下子明亮不少,几个男人不禁眯了眯眼,等眼睛适应了光线,这才抬头一看。

    “你就是……墨初?”

    三个男人站在一排,面相隐隐带着几分相似,开口的是领头的一个,看样子是他们的大哥,只是这会儿看着墨初的眼底隐隐带着几分惊艳。

    墨初就跟没睡一样,这会儿正稳稳地坐在椅子上。

    昏黄的灯光下,越发显得她五官精致,眉眼动人,有种说不出的独特韵味正在浅浅流动着。

    俗话说,“灯下看美人”,估计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嗯,我是墨初,”微微抬头,墨初不着痕迹地将这三个男人仔细打量了一番,心头不禁诧异,这几个人……她好像没有见过啊!

    “你们是……?”

    这时,男人已经收回眼底的惊艳,声音发冷,直截了当地道明了来意,“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只需要……把灵食扩大生产的方法告诉我们就行了!”

    “要不然,你这小命……”男人嘴角微勾了勾,旁边两个男人的手上都立刻现出了异能的痕迹,这威胁的意思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灵食扩大生产的方法……听到这儿,墨初眉头不禁一皱!

    她的听觉本来就非常敏锐,再加上在这关押房也睡不安稳,所以这几个人一走近,她立刻就发觉了。

    本来还以为这几人是安瑶派来找她麻烦的,结果一开口就谈到灵食扩大生产……这消息,她可只告诉了安杰!

    果然!这安家的人都是一丘之貉,没什么好心眼!

    “可别想着逃跑了,要不然,有你苦头吃的!”看出墨初眼底的诧异,男人嘴角的笑意越深。

    一想到将会有一笔取之不尽的金山都归了他们,男人一颗心就不停地躁动着,“我们的异能等级可比你高得多哦!”

    墨初眸光一转,轻笑了一声,“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听懂?没错,我的确会做灵食,但灵食扩大化生产的办法……这我怎么会知道?要是我知道这东西,还能不拿出来用?”

    墨初的双眸向来清澈,这会儿说话的时候也尽量直视着对方的双眼,一字一句几乎都在心头打过腹稿,这才敢说出口。

    效果绝对逼真!

    这不,几分钟的沉默对视后。

    对面的人也有些拿不住了,开始嘀咕起来,“大哥,这女人说的也不像是假话啊?就跟她说的,要是她真知道这办法,还能落到现在这地步?”

    “那这么说,咱们是被安家那丫头给骗了?”

    ……

    闻言,墨初心头不由得一松,紧绷的眉眼也稍稍放松了些。

    而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被旁边的男人全看在了眼里。

    两人视线一撞,墨初心头猛地一跳!

    “的确是被骗了,”久久不曾开口的男人殊地点头,神色猛地一厉,“不过不是被安家那丫头,而是被眼前这女人!”

    什么?!

    两兄弟蓦地一愣。

    他们也不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敢情这丫头刚才的那幅言辞,就是为了糊弄他们啊!

    呵!胆子倒还挺大的啊,差点连他们都给骗过去了!

    一想到他们被个黄毛丫头给糊弄了,两兄弟怒气冲头,手上的异能越发炫目,透露出浓浓的危险意味,“这该死的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敢骗我们?信不信我们俩弄死你!”

    说着,手上的异能就朝着墨初脚下扔去!接二连三地发出砰砰的巨响声!

    原本装修精美的房间也被他们毁得七七八八的。

    这可都是宁熠渊和墨阳的一片心意!

    瞧见这满地的狼藉,墨初心头也是冒火,眉头一竖,怒瞪着这几人!

    “看什么看?嘿!给你脸了是不?”脾气最冲的老三一见墨初这样子,手上的异能又酝了起来,准备好好给她一个教训!

    “行了,别做得太过了,想想咱们是为什么来的?”面色微冷的老大拦住了他。

    这几人也算有分寸,之前动手也只是为了吓唬墨初,并没有真的伤到她。

    房间里闹腾得不行,外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头一回,墨初有些怨念:宁熠渊你说,为什么要把房间全改造成隔音的?这下可好了,即便里面弄出这么大的声响,外面也愣是听不见啊!

    “墨初小姐,”按下蠢蠢欲动的老三,男人淡淡开口,眼神却带着几分厉光,“希望你能想清楚,下一回……咱们这异能就不是砸在你的附近,而是砸在你的身上了!”

    这几个男人显然是见过血的,这会儿话里话外都隐隐透着几分血腥气。

    墨初深吸了一口气。

    她很清楚,她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如果贸贸然动手,说不定她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知道!

    沉默在空气中流动……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留给墨初几分钟,男人这才再度抬头,“想要保命,就把东西留下。我保证,只要拿到想要的,我们绝对不伤你一分一毫。”

    墨初:“……”呵呵,撕票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你们把门打开!”沉吟片刻后,墨初讲出了自己的条件,在最不利的条件下她也要争取一个较佳的环境,“东西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也得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就算你们真杀了我,也拿不到你们想要的!”

    墨初佩戴的终端是最新款的,一旦强行取下就会立刻自动销毁,里面的东西自然也没有了。

    看着墨初眼底的坚毅,男人怔了片刻,这才朝两人点了点头,“行,把门打开。”

    “大哥,你还真听她的啊!”剩下两个男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就是,现在她的生死就落在咱们手里了,她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大哥,你别听她……”

    “把门打开!”

    男人怒眉一瞪,再次重复了一遍。

    不得不说,墨初这一系列的表现完全突破了以往他对女性的观感,冷静、有主见、果断……要是这丫头真下定了决心,要玉石俱焚,那他们还真拿不到想要的东西了!

    “行,那就听大哥的,”靠门最近的老三无奈地点了点头,又侧头瞪了墨初一眼,“你丫的要是再敢耍花样,看我们怎么对付你!”

    说着,手一划,接通终端,低声交代了几声。

    然后就听见“咯哒”一声,门再度被打开。

    张科长这会儿正探头探脑地往里瞅,还没看出个究竟呢,就被老三给狠狠瞪了一眼。

    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见状,张科长不禁瘪了瘪嘴,赶紧又把头缩了回去,躲得远远的。

    墨初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门开着,就算这三人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弄出的声音也肯定会引起***人的注意。

    别的不说,至少这稽查局的人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出事的,否则,他们就第一个交代不了!

    想到这儿,墨初心头不由得一松。

    “行了,门也按你说的开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刚才的话了,”男人朝墨初扬了扬眉,“说吧,灵食扩大生产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墨初看了他们几眼,微微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从终端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小瓶子,在手上轻晃了晃,“你们想要的……就在这里!”

    这是她之前在魔域中收藏到的浓雾,有了它,灵食扩大生产的问题自然能得到解决,不过……就算给了眼前这几个男人,他们又能干什么呢?

    这几个男人却不清楚墨初心里的小算盘,目光只看得到她手里的瓶子,急忙催促道,“给我们!快!”

    “拿去吧。”墨初直接抛给了他们,反正她终端里还有不少,这只是其中一瓶,不碍事。

    墨初手一甩,瓶子在空中划了个***的弧线,很快就被男人纵身一跃,将它紧紧抓到了手里。

    “大哥,这里面是什么啊?”后面两个兄弟也凑了过来,一脸好奇地好奇。

    “笨!”老二走了过来,轻拍了老三一巴掌,语气里也带着笑意,“这特么就是一座金山啊!”

    即使墨初的灵食并没有在墨海正式***,但它的名头已经被打响,毋庸置疑,只要他们一生产出来,大笔大笔的钱就跟流水一样流进他们的怀抱……

    一想到这儿,老三的双眸越发亮得惊人,伸手就准备拔开塞子,想要一探究竟。

    “等等!”不知道为什么,墨初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谢淳希当初告诉她的浓雾腐蚀的现象,面色不禁一变,“你先别揭开!”

    可惜,这话还是说的太迟了……

    老三手上捏着瓶塞,先低头看了眼瓶子,疑惑地低喃道,“这什么东西啊?独家配方吗?”然后才转过头看向墨初,“对了,为……”什么不能揭开?

    剩下的话还来不及说完,男人突然觉得右边身子传来一阵剧痛,侧头一看,双眸蓦地瞪大!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身子呢?

    ……怎么不见了?

    老三的震惊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身体却像被腐蚀了一样,不过眨眼的功夫,整个人就融化成了一滩水。

    “老三!”另外两个男人离瓶子没那么近,瞧见这状况,瞬间心神俱裂,眼底染红!

    一个目光凶狠地盯着墨初,看样子怕是把她生剥活撕了都不解恨!

    而另一个则转头,目光震惊地盯着瓶子中央,仔细一看:里面一小团略带金色的***白色液体正逐渐气化为气体,一点一点地挥发出来,像是膏状一般,粘稠地厉害,这会儿正缓慢流动着……

    老三刚才就是吸入了这东西……

    只是片刻功夫,老大就反应了过来,心头满是恐惧,这……这是狩猎节的浓雾啊!墨初手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碰哒——”一声,瓶子掉落在地上。

    瓶子质量很好,并没有摔碎,反而因为这个动作使里面浓雾流转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很快,挥发出来的浓雾就包裹住这两个男人,活生生将他们给腐蚀掉了,甚至连一声痛苦嘶嚎都没来得及喊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墨初都傻眼了,她装的浓雾明明是安全的,按理说,应该不会对人产生任何影响才对啊?而当时她之所以会提醒他们一句,也只是灵光一现,以求安稳罢了!

    可是现在……这雾气为什么会腐蚀掉他们呢?

    还有……为什么……她会没事呢?

    墨初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腿双手,再次确认了她的完好无缺,对,她没被腐蚀掉……

    一时间,墨初的脑袋简直成了一团乱麻,太多疑惑凑在一堆,怎么都理不清楚。

    还没等她将其中的关窍联系起来,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惊叫,瞬间惊破夜空!

    “啊——死,死人啦!”

    闻言,墨初脸色一变,忙抬头看过去。

    门外几米远,被这动静吸引过来的张科长正好看见这一幕,被吓得是面无血色,惊叫连连!

    一个七尺大男人,这会儿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眼神涣散,身体却还瘫软地往后爬动着。

    整个关押处都充斥着他的惊惶尖叫声,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嗓子几乎都快废了!那是……什么?

    张科长眼神差点没瞪出框来,太可怕了!

    三……三个人竟然接连被腐蚀,最后只剩下一滩骨水!

    墨初……墨初都对他们做了什么?!

    ……

    浓雾还在慢慢扩散,眼看着就要往门外流动,墨初立刻缓过神来,低咒了一声,快步向前,“碰”地一声将密封门给关上,把蔓延的雾气锁在了房子里。

    一记关门声,唤醒了仍在嘶吼的男人的理智。

    看着冷冰冰的门,他总算不再尖叫了。

    只是那双腿还不停地颤抖着,背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呼呼——”的浓重喘息声仍在深夜中回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