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五百一十四章 狗官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9-01 14: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齐东县的茶馆里,念报人拿着当天的《山东日报》,大声朗读:

    “齐东县县令王思永六年来沽名钓誉,既不收士绅田赋,又不催收贫民田赋。 此举表面上赢得了满堂彩,人人叫好,实际上却让整个齐东县陷入了困境。”

    “齐东县财政近乎破产,道路无人修葺,官道上坑坑洼洼仿如泥潭,稍有一点雨水就几天无法行走。往来的商贩要运货,在***地方走一天的道路在齐东县要走两、三天。一些脆弱的货物如陶瓷,在路上就要损毁不少,直接导致县城物价高企。”

    茶馆里的茶客们一直把王思永当作难得的好官,没想到《山东日报》居然开始攻击王思永。而且一上来就偏辟入里直击要害,打在王思永的软肋上。

    王思永当县令六年来,虽然以仁政赢得了士绅和百姓的遗址赞誉,但这齐东县一天天破败下去,也是有目共睹。那荒废的驿站,坑洼的道路,残破的城楼,堵塞的下水道,都是百姓们日日看到的。平日里碍于王思永清官的名声无人吱声这些事务,但衰败的齐东县确实让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困难。此时《山东日报》指摘出来,让人觉得振聋聩。

    “王思永尸位素餐,一心沽名钓誉。齐东县上缴税收之后财政基本不剩钱,县衙该做的一切全部不做。大清河上码头破败不堪无法使用,大清河黄金水道完全抛弃,商品运输成本飙涨。齐东县特产无法外销,县外的商品要靠马车运入,更加提高了物价,让百姓生活困苦。”

    齐东县的物价确实是比较高的,而且这些年越来越高。别的地方一匹棉布只要一两银子,齐东县今年已经涨到一两二钱。百姓们以前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默默承受。此时听念报人读报,众人才知道这是水路断绝,6路不好走的原因。

    原来如此不贪的王思永,被称为大清官的王思永,竟造成这么大的问题。茶客们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惊讶。

    不过接下来的头版头条,才是最令人震惊的。

    这里毕竟是齐东县,王思永是这个县的父母官。读报人一直不敢读今天的头版头条,直到***的新闻和评论全部读完了,他才有些无奈地把报纸翻回了第一版,开始读头条新闻。

    “齐东县县令王思永欺世盗名,害死六十二名无辜百姓。”

    读报人读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微不可闻。茶馆里一个商人打版的中年人坐在前排,却已经听不清读报人的话。商人愤怒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大声点!”

    读报人被吓得身子一哆嗦,大声读了起来。

    “大清河河堤年久失修,稍遇大水就要酿成大祸。此事沿河百姓早已知道,有当地缙绅更是直接禀告王思永,直言河堤的残破。”

    “但王思永沽名钓誉不收田赋,哪里有钱修理河堤?接到报告后,他只在几个最显眼的地方重新夯土。而***危险部位,就全部置之不理,最终酿成了崇祯十四年的大清河决堤***。六十二名河边百姓葬身鱼腹。”

    “王思永为了骗取个人的声誉,置沿河地区百姓的性命不顾。其堂皇表面下面的丑恶行径,令人指。”

    听到这个新闻,茶馆里的茶客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原来去年大清河决堤淹死的六十二条性命,该算到王思永的头上。王思永是轻徭薄赋不贪不色的清官,名满山东,却造成这样的结果。

    那个坐在前排,深受这些年来运费飙涨之苦的商人愤怒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伪君子!”

    茶馆里的茶客们面面相觑。

    不过最有杀伤力的还是头条新闻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经费缺乏,大清河河堤至今未能修葺。只要再来一次大水,大清河河堤随时可能再次决堤。河岸两侧上万百姓的生命岌岌可危。”

    ####

    一连十几天,《山东日报》都用不少篇幅报道齐东县知县王思永的事情。王思永为了个人名誉害死六十二名河边百姓的事情,触目惊心。随着报纸的逐渐传开,王思永大清官的声名一点点破产,反而成为了文官不顾小民性命沽名钓誉的典型。

    士绅们再提起带头反对法庭的王思永,再也没法像从前那样满腹自豪。王思永在山东的号召力,经过《山东日报》十几天的攻击,已经荡然无存。

    而《山东日报》更组织记者,对残破不堪的大清河河堤进行了几次实地考察,在报纸上将考察后的结果公布于众,更是引得山东全省哗然。

    八月二十三日,王思永坐着轿子从县城城外回来,在轿子里愁眉不展。

    这十几天,《山东日报》对王思永**裸地攻击,他几十年积累的声誉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王思永现在可谓是心如刀割。自己不贪财不好色,本以为没一点把柄可以被李植抓住,没想到李植却这么厉害,硬是把大清河决堤的责任盖在了自己头上。

    自己站出来挑战李植,最后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王思永在轿子里想着想着,轿子却突然停在了路上。前面传来一片喧嚣声。

    “青天大老爷,不能看着大清河再次决堤啊!”

    “父母大人,求你拨款修一修大清河河堤吧!”

    “青天大老爷,大清河河堤已经是不修不行了!”

    王思永听到那嘈嘈杂杂的喊叫声,心里一抖。他拨开了轿子的窗户,往前面看去,果然在县衙门口看到几百个百姓跪了一***。百姓们显然都被《山东日报》报道的事实吓到了,不想被大水淹死,拦轿子要王思永修河堤。

    王思永哪里有钱修河堤?他当官几十年积累的好名声,关键就是免除士绅和贫民的田赋,齐东县的财政收支是一塌糊涂。能给衙役开出月钱维持县城的秩序,已经算是精打细算了。

    以前百姓们都觉得决堤是天灾**,就算知道内情的少数几个人也不会到处去说,王思永就糊弄过去了。如今《山东日报》这样大肆报道,这事情如何收场?

    王思永看着那些跪地磕头的百姓,知道这事是好不了了。他一挥手,朝轿夫们说道:“冲过去。”

    见县令不理睬***的百姓,要从人群中间冲过去,跪在县衙门口的百姓们都有些愤怒。

    还要淹死多少百姓,大清河的河堤才能重新修缮?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欺世盗名的狗官,你去年淹死了我父母,今年还不修河堤,我和你拼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