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挑了挑眉毛,转目看向向辉山,问道:“向长老,你是怎么看的?”“哦……”向辉山没想到谢文东会突然问自己,沉吟一下,来个两头都不得罪,说道:“掌门大哥的能力现在已是众所周知,我相信掌门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跑暗中使坏的人,全听掌门安排。”田暮风听后差点气笑出来,心说你到是会做好人。他将嘴一撇,讽刺道:“果然是当年金老大的第一智囊啊,说起话来和我们粗人就是不一样!”

        谢文东听后一楞,眯眼仰面而立。向辉山老脸一红,有些恼羞道:“我说的也是实话嘛!掌门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南洪门踢出南京,就这一点,以让我心服口服。”田暮风知道说不过他,干脆闭上嘴巴。谢文东微微一笑,道:“田长老,你不用再求情,我做的决定一般是不会改变的。将连长老先关押起来,以后我自有决断!”说完,他向金鹏点点头,走出宴会大厅,躲在最角落,一直没说话的姜森急忙跟出来。到了房外,姜森见四下没人,轻声说道:“东哥,我看那个连长老不象是奸细。”

        “哦?”谢文东眉毛一挑,问道:“你怎么知道?”姜森苦笑道:“我看他的样子不象是奸细,而且,如果一个奸细这么简单就暴露出马脚,那他的头脑实在不敢恭维,可是上次雷霆之死,说明这人是个很不一般人,至少要比这连长老聪明得多。”

        谢文东缓缓道:“人心隔肚皮,谁能知道别人心中在想什么,有时莽撞是最好的伪装。不过这个连田丰的确不是奸细。”

        姜森一楞,疑问道:“那东哥为什么还要把他抓起来。”谢文东眯眼一笑,说道:“我只是想看看另外两位长老的反应,既然排除了连田丰,这两人中的一个必然有毛病。”“啊!原来是这样。”姜森明白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东哥有没有看出来他二人中谁是?”谢文东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十有***,但没有证据。”姜森忙问道:“是谁?”谢文东伏在他耳边细语几字,然后说道:“以后帮我多注意这个人,并且仔细查一下他的老底,我怀疑他和南洪门有关系。”

        “恩!”姜森点点头,谢文东的话可让他留了心。

        大好的庆功宴成了哀悼会,北洪门掌门大哥新老交替所引起的***刚稳定下来就发生这样的事,确是多事之秋。王海健的死,连田丰的怀疑自然最大,被软禁在一处远郊小别墅内。五大长老,现在只剩两人,人心动荡,士气低落。没过数日,南洪门乘机卷土从来,八大天王出动三人,仍由萧方带领,麾下精锐三千,杀气腾腾,直奔南京,大有一口吞下的气势。

        萧方***回到广州,向问天并没有责备他。谢文东他见过,是怎样的人他心中也明白,在他手下惨败不算是丢人的事。其实萧方输得很惨,不过心中并不服气,就象高手对棋,一招之差怎会说明谁高谁低。刚返回广州第二天,他就听说北洪门又出大事,一长老身亡,一长老被软禁,下面***人心涣散。他本来躺在医院养病,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只是心中郁闷,满腔火气发不出来,一听到这个消息,萧方从床上跳起来,面露惊喜,仰面叹道:“天助我洪门啊!”这时他病也好了,胸也不闷了,跑出医院去找向问天,要求乘机攻打北洪门,南京可失而复得,如果顺利还可北上,直取T市。

        向问天考虑半晌,觉得有理,答应他的请求,再给萧方精锐三千,并从八大天王中调出两人协助。萧方这次带着复仇之心而来,表面气势凌人,心中却加了千万个小心。南洪门再次出兵的消息很快传进南京,也传到T市。谢文东本想处理完王海健的后事再亲自去南京,可探子又抱,率众前来的仍是萧方,同时还有南洪门两天天王张居风、李望野相辅佐。谢文东听后不敢大意,灵敏固然厉害,不过也难与南洪门三位大将周旋。他不敢耽搁,急忙***身在T市的所有北洪门干部开会。

        会上,谢文东环视一周下面百于众,问道:“这次南洪门来势汹汹,不可轻敌,谁愿于我同往南京?”说着话,他看向聂天行,在座的这些人只有他还能看进谢文东眼中。没等聂天行说话,下面站起一人,身材中等,短平头,立眉环眼,脸色蜡黄,他躬身施礼道:“属下原和掌门大哥同往南京!”谢文东举目一看,原来是任长风。他也算是北洪门年轻一代佼佼者,曾经和谢文东一同参加过洪门峰会,这人有勇有谋,不过可惜的是有点生不逢时,他勇比不过东心雷,谋比不过聂天行(他自己这样认为),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傲,把自己定位过高,而把所有人又都看得很低。

        谢文东点点头,说声好。他心中想什么聂天行很清楚,暗叹一声,起身说道:“属下也愿同往,助掌门大哥一臂之力!”

        谢文东心中一喜,笑道:“有天行相助,必可事半功倍。”会议结束后,谢文东在T市挑选出两千精锐,一切手续全免,带这聂天行和任长风,连夜动身赶赴南京。他们刚到,萧方等人也到了。由于南洪门在南京再无容身之所,只好在南郊选个位置易守难攻之处作为自己一方的暂时大本营,稳定下来,寻觅良机。萧方和张居风、李望野三人在房间内***还没做稳,有探子来抱,说陪谢文东前来的还有聂天行和任长风二人。萧方听后心中一震,吸气道:“真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谁啊?”张居风一塄,见萧方面带凝重,忍不住问道。萧方道:“还能有谁,自然是聂天行。这人计谋厉害得很,近几年北洪门势力发展得这样快,和他不无关系。一个谢文东已经不好对付,现在又多个聂天行,唉,看来我们这次要无攻而返了。”说着话,他偷眼观瞧张居风和李望野二人的表情。果然,这二人同时挑起眉毛,萧方一句话将他俩斗志激发起来,张居风冷笑一声,说道:“谢文东我都没放在眼中,一个小小的聂天行自然更不在话下。”李望野要比他谨慎得多,说道:“张兄不要大意,萧老弟的头脑你不是不清楚,可还是在谢文东手下吃了亏,小心为上!”

        萧方感叹一声,道:“谢文东,诡计多端,想取胜于他,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听到萧方等人在南郊站住阵脚,任长风急急忙忙来到谢文东的房间,敲门入后,见谢文东和聂天行、灵敏都在,直接道:“大哥,听下面回报,萧方在南郊一处旅馆***,他们刚到南京,脚跟未稳,如果现在出击偷袭,定可重创南寇。”

        谢文东沉思一下,微微一笑,转头说道:“天行,你怎么看?”聂天行沉吟道:“萧方计谋过人,为人也是小心谨慎,刚到南京,脚跟未稳,这点他必然清楚,定会有所准备,如果贸然出击,可能会中了人家的圈套也说不定。”“恩!”谢文东连连点头,萧方确实是个小心的人,就上次一战,自己多次挑逗引诱他都不为所动,正说明了这一点。他对任长风道:“我和天行的看法一样,长风,我们现在也是刚到南京,一路疲劳,而且还不太清楚对方的底细,暂时不宜出战。”

        任长风听后不已为然,有些惋惜道:“不过,现在这个机会很难得,万一萧方没有准备,那我们岂不是失掉能将他全军覆没的战机了。”他边说边看一旁的灵敏,连连眨眼,意思是让她帮自己说说话。他二人私下关系非比一般,同是北洪门年轻一代精锐,年纪又相仿,之间情谊极深。灵敏自然看出他的意思,想了想,说道:“长风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们也不得不防备对方有准备。我看可以这样,分兵两路,一路在敌前做试探,一路绕到敌后做接应,如果真有埋伏,前路马上后退,后路冲杀,可阻止对方追击前路。如果没埋伏,前后夹击,定可大破萧方。”

        听她说完,聂天行笑了,心中佩服,暗道灵敏的头脑其实不在他之下,只是为人过于低调才排在自己后面。他点头赞道:“这个主意好!兵分两路,一前一后,进可攻,退可守,呈夹击之势。”谢文东眯眼沉思片刻,也是点点头,说道:“那好,就按灵敏所说的办法办!明日凌晨两点,偷袭萧方!”

        任长风心中大喜,偷偷对灵敏伸出大拇指,高啊!谢文东将干部召集起来,将明日凌晨一战的计划说出,众人听后纷纷赞叹这个战术不错,擦拳磨掌,斗志昂扬。谢文东大致统计一下自己一方的人手,带来的两千人加上南京原有,人数三千往上。他分派任长风率领前路,魏子丹做他副手,领人三百,遇敌速撤,不管对方人数多少。后路由他亲自带领,灵敏相随,领人一千。聂天行由于身手不怎么样,谢文东怕打起仗来场面混乱,他万一有个散失就不好了,所以让他留守市区,领其余的人做接应。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众人纷纷回到各自住处休息,补充体力。

        一夜无话,第二日凌晨一点多,北洪门***悄悄***,身穿黑衣,黑布盖嘴,衣下都暗藏武器。随着谢文东一声令下,千余人静悄悄的分路坐车出了市区。现在已是深夜,万籁具寂,霓红远离城市,只有公路两旁街灯发出微微光芒。夜半无声杀人时。一路上虽无人说话,但身上杀气冲天,周围的空气异常凝重,压得人无法呼吸。

        任长风和魏子丹带三百人走正路,比谢文东的后路快一些。等快到旅馆时,他下令车子停下,剩下的路程步行。黑暗中,旅馆的身影隐约可见时,魏子丹拉了拉任长风的衣服,小声说道:“咱们是不是先等等,我想东哥还得等段时间能到。”

        任长风头脑也不简单,听后点点头,向身后一挥手,令众人停下,原地休息。他和魏子丹向前又走了一段,将旅馆周围的环境仔细打量一番。旅馆是一座五层旧楼,虽然天色昏暗,不难看出楼房的墙皮有些脱落。楼前是公路,楼后是一片大草地,荒草看来好长时间没人搭理,足有半人多高,楼房左右除了几所早关业的修车店外,再无***建筑。任长风心中一惊,忍不住道:“好一块荒凉之地!”魏子丹眯眼看了好久,奇怪道:“我怎么没有看见放哨的人,萧方不会大意到连探子都撤了吧?!”任长风听后聚睛一看,可不是嘛,楼前楼后竟然没有一个站岗的。他刚想说有诈,这时楼内晃晃悠悠走出两人,嘴里叼烟,呵欠连连。二人相视一笑,将心放下。任长风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上!”

        魏子丹亲自带上两人,毛腰潜行,向楼内走出那两人摸去。这两人靠着门旁的墙壁,嘻嘻哈哈不知谈论什么,不时发出窃笑之声。还没等魏子丹接近,二人纷纷打个呵欠,又回到楼内。魏子丹眼珠一转,感觉有些不对劲,可哪不对他一时又说不上来。当他接近楼房时,终于感觉到哪不对了,整座楼房太静,静得有些可怕,里面没有一丝声响,就连周围也是如此。荒郊野外,乱草丛生,连个蛐蛐的叫声都没有,这不奇怪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