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五百二十八章 富庶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9-01 14: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植的船队带着投降的十二艘福船,满载着货物穿过东海,进入了新竹港。 

    郑晖看见李植的大舰队来了非常高兴,带领新竹的全部官员到码头上迎接李植。李植在锦州大战的捷报中给郑晖报了功。郑晖如今已经是正三品都指挥佥事了,充任“海上参将”,穿着大红官袍。他的手下还有不少人也有官身,卫指挥佥事、千户之类的一大堆,都穿着官袍,或红或青,看上去济济一堂。

    郑芝龙的商船里满载着黄铜、物等日本特产,卸了几天才全部卸下船,战利品之丰盛让郑晖和新竹的百姓们开了眼。但最让郑晖惊讶的,当然还是那十艘铁甲舰。

    不用明轮的轮船郑晖见过,这几个月李植也改造了五条尖头大船为螺旋桨式,这几艘商船跑了几趟新竹航线,所以新竹的官员都见识过螺旋桨船。但是船体外面包铁甲的战舰,郑晖就是第一次见识了。

    那漆着灰色树漆的铁甲舰装着三十二门重炮,看上去像是一座海上的碉堡,散着森森杀气,看得郑晖心潮澎湃。在这个时代,五百吨的铁甲舰已经算是巨舰了。有这样的钢铁巨舰,想来打败郑芝龙不成问题。

    这几个月,郑芝龙对新竹的侦探一天比一天密集,显然要不了多久就要对新竹动手。郑芝龙号称有水兵十万,这让郑晖十分担心。新竹是李植的心血,更是郑晖的心血。郑晖这些年扑在新竹搞建设,好不容易把新竹建设起来,岂愿意拱手把新竹交给郑芝龙?

    如今国公爷的大军来了,就不怕郑芝龙了。

    李植一看到郑晖,就问道:“郑晖,郑芝龙在北港还是在晋江?”

    郑芝龙的巢穴在福建晋江。另外郑芝龙在***有一个港口叫作北港,有时候郑芝龙也会去到北港。

    郑晖愣了愣,说道:“国公,郑晖不知。下属这些天只忙着加高新竹城的城墙,倒是没想过去侦探郑芝龙。”

    李植笑了笑,暗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郑晖倒是不擅长军事谍报活动。

    郑晖朝李植拱手说道:“国公不如先到新竹休息几天,我在新竹城中造了一座国公府。虽然新竹百废待兴,造得简陋,但也可以让国公入内安歇一阵。”

    李植点了点头,便骑上马,带着随从往新竹城中行去。

    出了新竹港的港湾就是沃野千里。此时早稻已经长起来了,一路上官道两边只看到绿油油的稻田。那些稻秆随着春天的风左右摇摆,远望去像是波浪一样起伏,十分好看。稻田的田埂上搭建着好多驱鸟的稻草人,三三两两的稻农挽着裤脚在田里劳作,浑然一副惬意醉人的田园风光。

    道路远处,时不时可以看到炊烟袅袅的农家村落。那些村落往往建在较高处,都是水泥砖瓦房子,修着高高的烟囱。因为***地广人稀,农民的房子都建得很大,有着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往往有五、六间房子。

    远看过去,那些农民的院子一点不像小农的住宅,倒是有点像天津小地主的宅院。

    李植问道:“如今新竹有多少人?”

    郑晖答道:“如今有地的农民有十五万人,都分了田地和房屋。还有五万刚刚入岛的开荒农民,安排在‘开荒营’中。”

    李植点了点头,继续往新竹城行去。新竹的官道修得很好,平整坚固。让李植吃惊的是道路上农民几乎都穿着绸缎衣服,似乎新竹的农民出门时候要穿绸缎衣服才显得体面。李植时不时看到四匹马拖拉的马车,马车后面坐着十几个人,似乎都是进城去的。

    这些马车是哪来的?农民的?李植十分好奇。郑开成等人也没见过这样的马车,一个个都满肚子惊疑。走到半路,李植忍不住拦下一辆马车询问起来。

    看到亲卫众多的官爷拦下马车,车上的百姓知道这是遇上大官了,赶紧下车答话。

    李植随便拣了一个抓着旱烟烟杆的中年男人问道:“汉子,这是谁家的马车?你进城做什么?”

    那个汉子把烟杆往烟袋上一插,拱手答道:“回官爷的话,这马车是定武镇和新竹城之间的交通马车,是张家人经营的。每天来回四趟,十个铜板就可以上车坐到城里去。如今定武镇的百姓入城都坐这个车。”

    原来是私人经营的公共马车,路费十个铜板。想不到新竹的百姓已经这么富裕了,十个铜板坐一趟车也舍得。十个铜板够吃一顿白米饭了。要是在山东,恐怕拿棍子打农民农民也不舍得坐这马车。

    那汉子说到这里,就忘记了李植的第二个问题,垂手站在那里。郑开成笑道:“汉子,国公爷问你进城做什么?”

    那汉子身边的***人听到国公爷三个字,吓了一跳,当即就跪在了地上磕头了。那汉子却没有注意到这三个字的含义,大咧咧答道:“官爷,我是进城给媳妇和儿子们买货的,听说津国公的商船队到岸了,我进城看看有没有新鲜货色可以买,顺便看看戏。翠玉阁的《锦州大战》的大戏演了半年,我还没看过哩,这次一定要挤进去看一看。”

    李植好奇问道:“看一出戏多少钱?”

    那汉子答道:“看一出戏十二文钱。不过这是站着看的,只有两百个位置。若是站票卖完了,就只能买前排的茶水位置了,要四十文钱一个人。”

    那汉子想了想,说道:“这次便是花四十文钱,我也要看看这出大戏,否则当真是白进城一趟?”

    李植想了想,问道:“你这样大手大脚花钱,不需要养儿女么?”

    那汉子笑道:“官爷说笑了,这些钱算什么大钱?我这三年得了一儿一女,还不是养得白白胖胖的?我这次进城要给大儿子买木马和皮球玩具哩。如今我夫妇两人佃种国公爷的四十亩水田,一年收入差不多一百两银子...”

    说着说着,这汉子突然想起郑开成刚才说到国公爷三个字,反应过来,终于意识到面前的官爷就是国公爷李植,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国公爷在上,小民见过国公爷。”

    那农民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跪在地上声音都变了,扯着嗓子喊道:“国公爷在上,小民能来新竹过好日子全赖国公爷。想当初在天津宝坻县,我和媳妇一年到头饭都吃不饱,两人冬天只有一套棉袄,差点冻死。那时候好不容易生个女儿,也饿出病来夭折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