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京有消息传来,向问天按兵不动,根本没出广州,甚至连萧方也走了,只有张居风独自留守。姜森听了直皱眉,疑道:‘难道向问天另有什么诡计不成?‘

        谢文东靠坐椅子上,闭眼沉思了一会,他展容而笑,摇头道:‘不会!向问天是英雄,不肖与魂组为舞,萧方回广州,可能是正是为了劝向问天出兵。‘姜森问道:‘那向问天会出兵吗?‘谢文东长笑一声,道:‘要出,他早就出了。魂组,这次要走霉运,因为他们遇到了向问天。‘

        魂组确实没想到南洪门这位大哥会按兵不动,在他们所想,自己一方困牢金鹏,缠住谢文东,南洪门自会大举进攻,这样一来北洪门就算不亡也会元气大伤,可向问天偏偏就没出兵。他不动兵,谢文东再无后顾之忧,从北洪门在各地区的分堂抽人,加大T市的人手,既然魂组躲在丛林中不出,就让他们永远别想出来。谢文东调派出五千人,将魂组藏身所在的丛林包围个水泄不通。这他还留个后手,有三千精锐没动,万一南洪门真来攻打,自己一方也不自于措手不及。

        魂组藏身的丛林并不小,但和五千壮汉比起却是微不足道。谢文东下了恨心,这次让魂组所来的人一个都别想逃出去。魂组刚开始还没有太在意,以为谢文东只是虚张声势,出动数千人,人财两费,而且还会引起警方的注意,不会长久。可他们却小看了洪门在T市的势力,这么多年,早和T市警方混成一家,而且谢文东还有***部做靠山,他之所以能进入***部也是由于魂组的关系。***部没出兵力加入围剿已经算不错了。没出三天,魂组有些受不了了,人是铁,饭是钢,没人给他们送吃的,任谁都挺不住,而且看谢文东也丝毫没有退兵的意思。这时魂组已无心再困金鹏了,而是如何能将自己解困。

        被困第三天,魂组连续发起三次冲锋。魂组这***来的人多是花大价钱培训出来的***,让他们打个伏击,杀个突袭还可以。真是在对方早有准备,而又人数占优的情况下冲锋,有些施展不开。几次冲锋都是无攻而返,伤亡数人。

        以后几天里,魂组又出击了数次,均被北洪门压回来,而北洪门攻了几回,也同样没占到任何便宜,双方僵持着。聂天行见这样不是办法,对谢文东道:‘我们现在出动数千兄弟,每天发给他们的补助不是小数目,这样耗下去损失太大。‘

        这点谢文东明白,计算一下时日,感觉也差不多,道:‘召集干部,开会。‘

        会议上,谢文东说出自己的计划。兵分三路,在凌晨十分,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发动全面进攻,为了保证进攻质量和人数上的优势,南面不派出人手,只让任长风带二百兄弟镇守,杀杀漏网之鱼即可。分配完之后,谢文东起身道:‘这次我们要打魂组个措手不及,在场之人不能泄露出半点消息,不管是对任何人,知道吗?‘

        众人齐齐起身道:‘明白!‘

        凌晨,山风阵阵,凉飕飕的,吹在身上,如同刀子般划过,可人心中却是热血沸腾。数千人动作一致,矛头直指魂组藏身之地。丛林内清新的空气掩饰不住冲天的杀气,激战一处既发。没有参加行动的干部们和两位长老站在后方,用夜视望远镜张望。田暮风瞧了半天,眼中除了树木还是树木,小声对向辉山道:‘向老弟,你看这次能象掌门所说全歼魂组吗?‘

        向辉山一撇嘴,心中冷笑一声,表面还是赞叹道:‘掌门大哥足智多谋,此战定会成功。‘能成功才怪!他早把谢文东的计划偷偷通过***告诉给魂组,让他们多做准备,一旦抵挡不住,可从南面可轻松突袭出去,那里只有二百人把手,主将是任长风,这人太傲难成大事。这次魂组能闪电般围困住金鹏,也是他联的线,正如姜森所说,向辉山确是向问天的伯父,不过,又这么一个近亲在北洪门做长老,向问天本人都不知道。

        五千人,兵分三路,势如千均,虽不至于能将魂组藏身的丛林塌平,可也差不多。丛林内放眼往去,黑压压都是北洪门的人,一个挨一个,之间毫无缝隙,各个手中握***,肋间藏刀,杀气腾腾,步步紧逼。与魂组开战和与南洪门开战不同,江湖上撕杀多数还保持着旧传统,武器上多是冷兵器,而且南北洪门同出一家,虽派系不同,但心照不宣,双方都回避大规模使用***械,一是怕引起警方乃至中央的注意,二也是双方都没达到非要对方杀个片甲不留的程度,打垮即可。而和魂组开战自然不一样,谢文东下的命令是死命令,不管是对方的主脑还是普通人员,一律,杀无赦。

        魂组此次派出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但人数只有二百稍强,哪能顶住这般如潮的进攻夹击,反抗了五分钟,做作样子,然后迅速向南方逃窜。南方正如向辉山通风报信的情况一样,一路跑下去,基本上没遇到什么抵抗,零星有数名北洪门***镇守,见魂组主力来了,放了两***拔腿就跑。南面多是山区,密林丛生,魂组对这里的地势并不熟,加上天色又昏暗无光,走着走着,最后连他们自己都蒙了,不知身在何处。就在这时,只见周围密林中人影晃动,***声骤起,连成一片。

        魂组毫无准备,刹那间有十数人中弹倒地。魂组领头的是一个圆脸,个子矮小中年人,***声刚一起,他就知道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急忙叫喊道:‘找掩体躲避,回击!‘不用他说,下面的人都是经验老道的***,纷纷藏身树后,找机会回击两***。树林内漆黑一片,人如果藏密起来根本分辨不出。不知道丛林内谁喊了一声:‘扔!‘

        一道绿光,划过漆黑的夜空,正落在魂组人群正中。离近的人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根荧光棒,这个平时不起眼的小东西现在确成了前往地狱的路灯。那人心中一震,暗道不好,急忙想抓起荧光棒再扔回去。可是手臂刚伸出来,步***声一起,一颗***从他的眼睛里打入,在后脑中飞出,那人意志也够坚定的,咽气的一瞬间,看清荧光棒的位置,用倒下的身体将之压住。不过,他的努力是白费了,***声刚落,空中绿光顿时连成一片,数以百计的荧光棒落在魂组藏身之地,放出绿幽幽惨淡的微光,不过,这些微光在黑暗之中已经够刺眼的。四周黑暗之中,乱***再起,打得魂组没有藏身之地。躲在树后,能挡住前方的***却挡不住后方的***,藏进树洞中,可树干瞬间又被打成筛子,里面的人浑身是窟窿从树洞里滚出。

        带头的中年人见大势不好,急忙令人撤退。刚退出没两步,东心雷带着五千人已从后面兜上来,一各个生龙活虎,气势如虹,眼睛瞪得溜园,有的放***,有的挥刀,中年人见状心中骇然,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头上都是冷汗。

        离老远,东心雷看见正准备向自己方向败逃的魂组,仰面长笑,大喝道:‘你们还不投降等待何时?!‘

        魂组还没答话,后面‘哗哗‘声一阵草木的骚动声,暗中跳出不下三千人,带头的是个皮肤白净,相貌帅气的青年,腰板挺得溜直,眼神中流露出逼人的高傲,手中一把漆黑狭长的战刀,放出丝丝冷气。青年撇嘴,冷笑道:‘哼哼,投不投降你们都死定了,只是看怎么个死法。‘这青年正是任长风,身后的三千人也正是谢文东所说留着防备南洪门偷袭的三千人。

        魂组那带头的中年人脑袋嗡嗡做响,投降是不可能了,刚想舍命一拼,东心雷身后笑眯眯走出一年轻人,眼睛弯成一条细缝,在东心雷身旁站住,笑道:‘你应该能听懂中文吧!不过你知不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兵不厌诈,向辉山是我们洪门的长老,你也不想想,他怎么会背叛老爷子呢,之所以假装和你们串通,只是为了将你一网打尽,你实在愚蠢得可以。‘

        中年人一听,脑袋里‘轰隆‘一声,他把谢文东的话当真了,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任谁都会如此。向辉山给他打***,说只有南面人手最少,哪知南面早埋伏好数千人,自己进了人家的网里。如果不是向辉山报信,不管从哪个方向突击,都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全军覆没的惨状。中年人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向,辉,山!‘

        谢文东刚才的话是有意诈他,现在一见他的表情,一切都明白了,不止他明白了,也让在场的北洪门帮众都明白了。原来是向辉山找来魂组困住老爷子,原来一直藏在暗中的奸细是这位道貌岸然的向长老。

        谢文东呵呵一笑,向后一退,挥手道:‘杀!‘声音不大,但效果却是惊人。***声四起,双方展开***战。北洪门个人实力虽不及魂组,但人数是他们的数十倍,前后夹击,士气高涨。再看魂组,气势低落,无心再战,都想找个空挡快点逃出去,心一乱,***法发挥出不到平时的五成,不时有人中弹倒地。

        见对方已经溃不成军,***消耗得也差不多,任长风将手中***一扔,挥舞着唐刀就杀上去了。下面的人一见主将都冲上去,也纷纷拔刀向前,跟在他身后。任长风杀进敌中不找别人,眼睛盯着那中年人,快步跑上前,抬手就刺。中年人正全力对付东心雷这面,乎听身后一乱,接着一道恶风响起。他本能的一闪身,只觉肋下一凉,身子急退出数步,伸手一摸,小腹左侧被刺出个窟窿,血流不止。中年人一咬牙关,抬手想开***,任长风闪身如电,一个箭步窜到他近前,战刀微晃,中年人握***的手臂带着一层血舞,飞出好远,还没等他发出惨叫声,唐刀斜刺里刺进他脖根动脉。中年人眼嘴大张,身子缓缓跪在地上,喉咙里‘咕噜咕噜‘做响。任长风将刀一拔,血箭从中年人脖根射出,血如泉涌,他脑袋一搭拉,跪地而亡。

        任长风一甩刀上的血迹,心中得意,人们都说东心雷比他强,可这回自己杀了魂组主将,功劳应在他之上,可把东心雷比下去了。其实东心雷也没有和他争功之心,只是任长风太傲,见不得别人比他强,这是他优点,也是缺点。

        中年人一死,魂组败得更快,没出一刻钟,除了五十几人缴械投降外,***无一幸免,不是被流弹打死就被乱刀砍死。任长风看了看俘虏,一皱眉,来到谢文东身旁,问道:‘东哥,这些人应该如何处置。‘

        聂天行见谢文东眼睛一眯,急忙说道:‘东哥,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了他们对我们威胁也不大。‘

        谢文东看了他一眼,冷声道:‘魂组之人不可留!‘话音刚落,任长风一蹦过高,从小弟手中抢过一把片刀跑到林子内,挖坑去了。他现在对谢文东佩服得五体投地,可谓是算无不准,战无不胜。他就是这样的人,能令他倾佩,就算让他立刻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反之,就算给他百万千万,他还是一样不放在眼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