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三百二十一章 格尔哈特的小冒险(下)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9-04 13: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某个立志于绿化祖国的事业单位一铲子掘断了小区电缆三相中的一相,因为供水水泵转不动,随即连水都断了,等到一切结束已经是半夜了。  w网w w说com今天折腾了大半天,电脑总算是恢复正常,所以就马上码字,为了补偿大家的等待,今天是二合一的大章,敬请大家慢慢欣赏。

    要说这白根斐夫中尉也算是运气好,降落伞打开的很顺利,没有出现以往常见的故障。

    在这里顺便科普一下白根中尉当时使用的这款降落伞,日军给其标定的全称是九七式操纵者落下伞,是难得的一款日本6海军航空队同时选用的装备,倒也不是因为其性能过人,而是实在没有第二种同类产品可以选。

    九七式降落伞属于一款标准的薄片式降落伞,伞包悬挂在飞行员的后臀位置,飞行时坐在身下当成飞行椅的坐垫使用。正常情况下,飞行员会在起飞前配上降落伞,进入机舱准备起飞作战。但是海军飞行员往往为了方便行动,同时减少起飞准备步骤,降落伞就直接放在机舱座椅上,飞行员上机之后再扣上伞包的绑带。不过有很多飞行员往往会跳过这项工作,直接就绑上了飞行座椅的保险带。

    有些资料说日军飞行员会为了减重而不携带伞包,或许前几种机型里可以这样作,但是零战在设计时就在飞行座椅上留下了九七式伞包的空间,要是***底下没有那个伞包的话,飞行员在座舱里会矮上一大截,个子矮小一点的连正面的反射瞄准镜都看不见了。

    白根斐夫是个很传统的飞行员,虽然飞行天份不够,但是对军内规章却异常认真,所以他不但扣上了降落伞,而且还按照规定将连接开伞索的自动牵引绳挂在了机舱地板上的红色固定环上,这样他需要跳伞时,只需要解开飞行椅的保险带打开座舱盖往外一跃就行了。固定在机舱地板上的牵引索会自动拉开飞行员身上的降落伞。

    白根斐夫中尉挂在降落伞下摇摇晃晃,看着脚下的大地越来越近,心里一时间空空落落的,满怀着对未来的恐惧。在半空中他已经开始后悔了br />
    等到快接近地面时,白根觉自己好像有麻烦了,降落伞正在飞快的带着他向着一户简陋的农居落下。九七式是旧型伞,无法由飞行员操控,属于听天由命飘到哪里是哪里的类型,所以白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脚距离那家农户的房顶越来越近。

    日军海军中尉差一点就撞上了农家的茅草屋脊,掀掉一片铺盖的茅草之后,白根擦着屋檐一头落到了这户农家的后院里。因为降落姿态变形,落地那一刻失去了平衡,白根中尉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连滚带爬的往前跪行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可人虽然掉在了院子里,降落伞却还挂在了屋脊上,就像给这户农家搭起了个巨大的白色的帐幕,要多显眼有多显眼,白根相信就算站在两里地外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白根中尉当时连哭出来的心思都有了,这不是坑人么,卡密萨马难道不爱他了。

    就在白根站在院子里拼命的往下拽降落伞时,这户农家的主人因为听到动静不对,急忙来到后院查看。这户农户家中有五口人,父母以及三个孩子,大女儿十  w网w小w网com

    白根海军中尉绝对不是一个束手待毙的人,强烈的求生**让他的思维变得敏捷起来,在短短几秒钟内就被他想到了一条求生的办法。

    白根斐夫快步抢进房内,此时那三个女人相互搀扶着刚刚逃出前门,正在向着前院的大门蹒跚而行。说时迟那时快,白根连忙追上前去一脚踹翻女主人和大女儿,随后一把拽住那个年轻女孩的头,拖拽着退回了这件草房。

    不一会儿,村民就赶到了屋前,二十几个村民把这所农宅包围了起来。但随即他们就从嚎哭的女主人口中获知日本人挟持住了一个人质,顿时就拿不定主意起来。一开始还有几个年轻人想要往里硬冲,结果被几个年纪大的老人拦阻住了,对方肉票在手可不能轻举妄动,东洋鬼黑心的很,刚才还差点掐死了这家的大女儿,别一时冲动害了人家幺妹子。

    十几个村民商量不出一个准主意,最后决定前往张家村请援兵。因为张家村是个大村,村里还有村公所和甲长,村户人口更是夏家坝子的十几倍,张甲长是大兴乡里有名的能人,应该有办法救人。于是他们推出了张汝坤家的六娃子,毕竟他家和张甲长沾着亲,应该更好说话。

    结果不出村民所料,张六娃果然请来了救兵。更让村民们感到惊讶的是,救兵里竟然还有一个穿着皮褂褂的洋人。

    看到张钟福当面,坝上的老人里推出了一个领头的上前搭话。

    “甲长,这就是张家四娘娘,这是她家大姐,被日本鬼抓住的是她家幺女。”老头向着张甲长报告到。

    “里面有几个日本人?”李先生在一旁插话道。

    “这位是重庆大学的大教授,我特别请来帮忙的。他问什么你老实回话就是。”

    “啊,要得,见过李先生。”一听是城里的大学先生,老头顿时肃然起敬。连忙欠身行礼作揖。

    “大爷客气咯。”李先生连忙抱拳还礼。

    “李先生,里面只有一个东洋人,具体怎么样,还是让他家大女儿来跟你讲。大凤,过来一下子。李先生要问你话。”老头转身对着坐在一旁石墩上的女孩喊道。

    听到呼唤,女孩连忙站起身走了过来,刚刚才死里逃生,此时显然还有些惊魂未定,她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眼角还含着泪珠,带着一丝畏惧看着面前的众人。

    “好标致的女娃子。”张甲长眼前一亮,随即就看到了女孩脖子上的淤青和手印。

    “这该砍脑壳的东洋瘟生,怎么下的了这种手。”张钟福气愤的叫骂起来。

    “来来来,不要怕。你叫什么名字。”李先生和蔼的对着女孩问到。

    “张瑞凤。”女孩小声的回答,可能前面伤到了喉咙,声音稍显嘶哑。

    “好名字,里面被抓住的那个是***妹?”

    “是的,是我幺妹张瑞荷,求求你,救救我幺妹。”说到这里女孩的泪水开始如雨滴般顺着脸颊往下淌。

    “莫哭,莫哭,我们一定会把你幺妹救出来的。”李先生赶忙安慰到。

    在刘云峰耐心的询问下,张家女孩将事情从现日本人掉落在后院一直到自己的妹妹被掳进屋内之间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述了出来。日本飞行员的残暴凶狠顿时激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其中包括了格尔哈特少尉。这位德**人甚至比这些村民更加愤怒,他认为里面那个日本飞行员彻彻底底的玷污了飞行员这个光荣的称呼。

    “这是个无视军人荣誉的懦夫。”格尔哈特对李云峰说到。

    “确实是这样,和我曾经遇到的日本军人有些不同,这个人很畏惧死亡。”李云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镜盒。摘下眼镜放进了镜盒里。

    “所以,我觉得可以和他谈一谈,尽可能的劝他向我们投降。不过,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前去,格尔哈特少尉,有一个德**官作为见证。应该更容易获得他的信任。”

    “李,你想要接受他的投降?在他干出这些事情之后?”格尔哈特瞪大眼睛看着李云峰。

    “为什么不呢?我们的目的是救出他手上的人质。”

    “好吧,你说的对,我随你一起过去。”格尔哈特捋了捋额前的碎,随后脱下了皮制飞行服。

    “这里的天气还真是热。”空军少尉把***随手递给了站在一旁的黑衣大汉,他知道这几个人是跟随李云峰一起来的,据他所称是一起出游的朋友,但格尔哈特感觉这几个人更像是保镖,这让他对李先生的身份产生了一些好奇,不过因为是初次见面,他也没想要继续去深究。

    “李...先生,还是让我们去吧,太危险了。”其中一个男人建议到。

    “不用了,我自有分寸。有这个德**官在场,日本人应该不敢乱来的。”李云峰抬手阻止了对方的话语,随后转身大步的走进了院门。

    “里面的日本军人,我们现在要和你谈判。”李云峰走进院内张嘴就是一口流利的日语。

    “你是******的人?”白根斐夫站在门边,露出了半张脸。

    “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不要伤害无辜的平民。”格尔哈特突然大声的用英语说到。

    “让我先来跟他谈谈,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格尔哈特转过脸对着李云峰说到。

    “当然,不过要小心,不要激怒他。”李云峰小声的提醒到。

    “是英国人?”白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李云峰身边的格尔哈特,还在奇怪怎么会冒出一个西洋人来。这人看上去好像还是一个军官,下身穿着考究的马裤和皮靴,上身穿着一件蓝灰色衬衫,最特别是领口还挂着一枚十字勋章,在阳光的照射下特别耀眼。

    “不,德国人。”格尔哈特大声的回答,同时沉稳的慢慢挽起衬衫的袖管。

    “你在说谎!”白根愤怒的吼道。

    “你听得懂德语吗?”格尔哈特开始挽着另一根袖管。

    “报上你的姓名。军衔,日本人。”年轻的德**官叉开双腿站着,抬起下巴望着躲在门后的日本飞行员。

    “先报你的。”日本***声的喊道。

    “德意志帝国空军少尉,鲁德韦格.格尔哈特。亚洲特遣飞行大队。不要躲在门背后,日本人,站到太阳下面来,你在担心什么,这里没人会吃了你。”格尔哈特嘲讽到。

    “你能够保证我的安全?”白根大声的问到。

    “当然。我可以保证,这里我说了算。”格尔哈特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扶着***套说到。

    “我是大日本帝国海军中尉白根斐夫,第十二联合航空队中队长。”白根从门口探出整个头来,对着门外张望了一下,随后拖着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女孩,从草屋里走了出来。

    “很高兴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中尉。”格尔哈特对着白根敬了个军礼,毕竟对方的军衔比自己高上一级。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少尉。你怎么和这些***人在一起。”白根没有还礼,他紧张的四处张望着,他中的南部***紧紧顶着女孩的头颅。

    “这和你无关,中尉。现在,你可以把人质放开了,随后交出你的武器。”格尔哈特手指敲打着***套,神情悠然的望着面前的日本海军军官。

    “你让我投降?少尉?日军海军军官是绝对不会投降的。”白根大声的喊叫道。

    “冷静,白根中尉,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谈。”此时李先生在一旁搭话到。

    “你们立即送***中立国的领事馆。并且要保证我在路上的安全。”白根回答到。

    “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是我拒绝服从。我不愿受到一个懦夫的胁迫。日本人,据说你们都是武士,但我现在看到了什么?一个只会躲在一个小姑娘的身后寻求安全的可怜虫。你还有没有一个军人的荣誉感。”格尔哈特被对方的***给激怒了,他向前走了一步,打开了***套的扣盖。

    “别逼我开***,少尉,虽然你是个独国人,但也不能允许你侮辱我们大日本帝国海军军人的荣誉。”白根恶狠狠的盯着格尔哈特说到。

    “荣誉?”格尔哈特转过脸对着林云峰笑着耸了耸肩。“李。这种人还在这里谈什么荣誉。”

    “这个,白根中尉,我劝你还是及早投降,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这位格尔哈特先生可以作鉴证,别把事情搞到不可收拾。”李云峰沉下脸对着白根说到。

    “你在说什么,你这个***人,谁允许你这样跟我说话的。”白根抬起***口指向李云峰,准备吓唬一下这个看上去一脸英气的中国人。可就在他***口离开女孩头颅的一瞬间,格尔哈特猛地拔出毛瑟***指向了日军中尉。

    “现在,把你的武器扔在地上,中尉,我不会再说第二遍。”格尔哈特稳稳的端着毛瑟***,慢慢的向着白根靠近。

    “你这个独国鬼,叛徒!”白根愤怒的咆哮到。

    “叛徒?你的脑子有问题,中尉。”格尔哈特扳开了击锤。

    “现在,把你的***扔掉。”

    白根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是离开了房间,第二个错误是让德国人走的太靠近自己,现在这种距离下,格尔哈特根本不可能打不中目标。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那就是白根选择的人质个头太小了,身高还不到他的胸口,根本无法拿来遮挡***。

    “岂可修!”白根松开了***的握把,把南部扔在了地上。

    李云峰连忙快步冲上前去,从白根的身前一把拽过了张家幺妹。可就在此时,白根斐夫突然一偏身,从腰间的皮鞘中拔出了他的军刀,双手持握刀柄,用力的对着李云峰的肩背砍去。

    李云峰见势不妙,但是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来得及偏转身体,把小女孩护在怀中。就在他咬着牙等着挨上这一刀时,突然一声清脆的***声响起,军刀擦着李云峰的肩膀恶狠狠的劈落,明亮的刀刃深深的砍进了院内的泥地。

    紧接着,李云峰的耳边就响起了白根斐夫身嘶力竭的哀嚎声,他惊讶的回过头,却现那个日本飞行员正捂着正在飙射鲜血的右手满地打滚,格尔哈特少尉手持着毛瑟***对着自己挤了挤眼镜,随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到此处,李云峰当即也爽朗的放声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点击,赞,打赏,所有能够鼓励我码字的支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