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弯腰拾起折断的刀身,摇头叹道:‘一把好刀,真是可惜了。‘

        姜森狠狠瞪了陈百成一眼,冷哼一声,拿***杀了出去。***里的人如何能是谢文东这批人的对手,特别是血杀和暗组,同时特殊训练出来的,各自的成员虽嘴上没说什么,可心中都叫着劲,有意比比高下。姜森个刘波更是如此,虽然铁竿朋友,可谁都不服谁,拿***这些人当练手了。半个小时后,***内二百多人不是死伤在地就是四下逃散,出来后,谢文东眼睛一眯,叫人一把大火将这海城***烧个精光。山田本来也在***,可他见势不妙,手都没动一下,带上几个亲信跑了。

        麻枫一死,算是去掉谢文东一块心病,这个埋在心底深处的疙瘩终于解开,心情豁然开朗。坐在车内,谢文东怜惜的看着手中断刀,叹道:‘刀断了,有能修补的机会,人如果死了,可再也活不过来了。‘说着,他将断刀扔在陈百成身上,将后者吓了一哆嗦,陈百成捧起刀,头上的冷汗瞬间流出来。谢文东一笑,道:‘帮我把这把刀修好,刀是好刀,弃之可惜。‘

        陈百成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是,是,东哥,我一定找人修好。‘

        谢文***然眯眼问道:‘刀可以修好,那你的心呢?‘陈百成刚松口气,可一听这话,如同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差点没从车椅上摔下来,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谢文东扭头看向窗外,道:‘人心要摆正。说来也奇怪,别人心中在想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的知道。‘陈百成急道:‘我对东哥是绝对忠心的,我可以对天……‘谢文东摇摇头,打断他的话,道:‘忠心是用行动来证明的,而不是用口来说。做你应做的事吧!‘说完,他闭上眼睛。陈百成低着头,冷汗顺着脖子流淌到地上。

        谢文东在DL没待这三天,南京告急的***一遍接一遍,萧方统率不下七千人众,***南京,重要地方连连失守,堂口危在旦夕。灵敏独木难支,请求谢文东援助。谢文东挂断***,叹了口气,人有多高的地位,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谢文东即是文东会老大又是北洪门掌门大哥,这足可以让任何人都为之眼红,但其中的艰辛又有几人能看到。

        谢文东临行之时本想和两姐妹告个别,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见面反而会徒增离别之苦。他匆匆写下一封信,让下面的小弟交给高家姐妹,并令王良带一组人暗中保护她二人,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他与姜森,刘波又坐上下午的飞机赶去南京。

        其实南京情况没有灵敏说得那么糟糕。她手下有三千多人,处于守势,对抗七千人不算难。可有消息说,向问天可能会亲自带大队人马赶到,这样一来,‘探花‘心中也没了底,怕南京有个闪失自己负不起这个责任,才急让谢文东赶回南京。

        谢文东到了南京刚被灵敏接回堂口,任长风也风尘仆仆赶到,他的耳朵尖得很,虽然在T市,可谢文东的一举一动时刻关心着,特别是南京一告急,他暗中点头,不用问,东哥一定得去南京。他越和谢文东在一起的时间长就越有一种依赖感,在他手下做事,不用再费心考虑别的,不用估计任何人,不用……,反正就是两个字,痛快!酣畅淋漓的痛快。任长风喜欢这种感觉,也心甘情愿的想跟在谢文东身后,冲锋陷阵,攻城拔寨。

        谢文东一见任长风,肩膀一塌,为难道:‘长风,你的刀,看来我是不能还你了。‘任长风一楞,疑问道:‘怎么了?‘谢文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想前一递,道:‘哝,它变成这样了。‘任长风一看照片,差点哭出来,吧嗒吧嗒嘴,仰面长叹:‘我苦命的刀啊!‘谢文东为人很细心,知道任长风很宝贝自己的这把刀,如果不是他借,别人恐怕碰都别想碰一下。可今日战刀一折为二,他也很过意不去,特意照张照片给他怀念。灵敏在旁一撇嘴,嘲笑道:‘不就是一把刀嘛!‘她旋风一般跑出房间,很快,她又旋风一般跑回来,怀中捧了不下十把长短不一,款式各样的唐刀,往桌子上一放,傲然道:‘你选一把吧!‘

        任长风边看边咧嘴,不时嘟囔着:‘这也叫刀?和我的那把比起来差得太远了。‘说着,他随手拿起一把,掂了掂,眼皮向下一搭,道:‘这把只适合切西瓜。‘‘这把虎虎人还行,真正打起来,哼哼!‘‘这……这把太离谱了,可以用来当餐刀。‘

        灵敏脸色越来越难看,把刀重新抱了起来,道:‘不要就算了!‘任长风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谁说我不要了?!‘这时,谢文东也厚着脸皮,凑过来,看看这把,瞧瞧那把,笑道:‘我也选一把怎么样?‘‘不行!‘灵敏,任长风二人异口同声道。‘呵呵,你俩还挺有默契的嘛,你们是不是……‘二人听后,脸色同是一红,谢文东看准机会,飞快的从灵敏怀中抢下一把,把她下了一跳,跺脚喊道:‘哪有老大抢属下刀的道理?!‘说完,快步追了过去。下面的小弟偷眼看着三位在北洪门内举足轻重的人物追打在一起,哪有半点大敌当前的压迫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谢文东虽然在人数方面处于劣势,不过却是一身轻松。而萧方手下有比对方多出一倍的人力,可丝毫不敢大意,市区的密探已然回报:谢文东又来南京了。一听谢文东这三个字,萧方心中真有点打怵,本来这次到南京来有十成把握取下这里,现在一听谢文东到了,十成把握也变为了一成。他的根据地还是定在南郊外的那间破旧旅馆,他令大部分手下都回到旅馆内,暂不出战。可总不出战不是办法,影响士气不说,连后方向问天那关也过不去。这点萧方明白,张居风也同样明白,后者冥思苦想了一晚,还真被他想到一个破谢文东的办法,急急忙忙去找萧方商议。

        来到萧方的房间,见他愁眉苦脸,正看着南京地图发呆,张居风笑问道:‘萧兄弟可想出法子了?‘

        萧方眉头一皱,你这是明知顾问,看我这个样子象吗?!他抬头一看张居风,这家伙一脸笑容,无比轻松,心中一动,问道:‘张兄难道有好主意不成?‘张居风哈哈一笑,道:‘好主意倒是未必,所以才过来找你商议一下。‘萧方精神一振,可瞬间肩膀又塌了下去,张居风能想到什么好主意,他的智谋远不如自己,连他都一筹莫展,张居风就更不用说了。张居风看出萧方的想法,也不在意,笑道:‘我想来个以彼之道,还使彼身!‘

        萧方一挑眉,问道:‘怎么个以彼之道,还使彼身?‘张居风一整面容,道:‘上次谢文东用诱兵之计打败我们,并且杀了李兄,这次我们也来个诱兵之计,佯攻他们堂口,打上一阵故意败走,把谢文东引到我们实现埋伏好的地方,定可一举将其斩杀!‘萧方听后,低头沉思,好一会,他才抬起头,问道:‘可谢文东会上当吗?他比狐狸还狡猾啊!‘

        张居风一笑,道:‘这就看我们的前奏演得好不好。如果我们天天去攻打他们的堂口,一次两次他有戒心不追,可次数多了,就连神仙也难控自己的情绪,何况他谢文东呢!‘

        萧方在心中反反复复想了一偏,点点头,赞道:‘张兄,这个计谋不错,确实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定了,今晚我们就去会会谢文东!‘张居风见他恢复了一些平日的神采,拍了拍他肩膀,叹道:‘别让谢文东在你心中留下的阴影太重,别忘了,你萧方萧天王在咱们洪门内也是有‘鬼才天王‘之称的!‘萧方长叹一声,感激的看着张居风,道:‘谢谢!‘

        萧方异动,暗组马上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给谢文东,萧方召集人手,看样子今晚要有进攻的趋势。谢文东呵呵一笑,自语道:‘有朋远方来,我们自然要好好迎接他,招待得不好会被道上的人笑话我们小气!‘

        晚间十一点刚过,张居风统率三千人直逼北洪门堂口,来势凶猛,人没到,杀气先至。谢文东站在楼顶天台上,用望远镜向下一看,笑道:‘好强的气势啊!希望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张居风刚到堂口门前,只见大门一开,任长风领人杀了出来。上次他俩交过手,没分输赢,这次更不多话,两人之间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各自拔刀,战在一处。主将动手,下面的人更不能闲着,南北洪门数千人在堂口门前的街道上展开刺裸裸的冷兵器大火拼。黑盖不住红,夜色也同样掩饰不住鲜血。数千人的撕杀是何等惨烈,刀***齐举,血流成河。自己身体的血还在向外流,可拼了命的去夺取别人的鲜血,人性在这里被彻底的践踏,蔑视,人们以杀死眼前的一切生灵而拼杀。受伤而体力不支的人挣扎着不让自己倒下,在混乱中,倒下的下场只有一种,不是被敌人就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

        谢文东垂眼看着脚下的惨斗,不时有红光在他眼中闪动,那是充满朝气的热血。他拿起***,一丝不乱的拨打***,道:‘探花,该你出手了!‘说完,他将***挂断。私下,谢文东是朋友,而在战场上,他绝对是恶魔。灵敏带这数百人冲进战场,这给北洪门的人打了一镇强心剂,士气大振。同时他们也都很想看看灵敏的身手,这位传说中身手仅在东心雷之下,智谋仅次聂天行的年轻一代‘探花‘。灵敏的武器是一把很薄的刀,比纸还要薄,但却亮得骇人。她的出手比任长风更加诡异,刀来无声,刀去无痕,亮光乍闪,快似闪电,刀过而人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