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把暗组汇报回来的传真拿在手中,看了两遍,牢记在心,然后交给灵敏,说道:“大家传着看看吧!”灵敏看后脸色一变,眼珠急转,并未说话,交给姜森。姜森聚目细看,时而点头时而摇头,不知心中在琢磨什么。他看后想了想,面容一整,将传真递给任长风,任长风接过,瞥了一眼,将嘴一撇,嗤笑一声,随手扔在桌子上。魏子丹气得差点哼出声来,别人看后都是面色沉重,只有这位,一脸的不肖,无奈的摇摇头,从桌子上拿起传真,越看越心惊,最后眼睛直了,喃喃道:“向问天亲自带两位天王前来南京,看来,这回南洪门要动真格的了。”

        任长风冷笑一声,傲然道:“向问天算什么,南寇的头目而已。八大天王又能怎样,还不是被咱们杀一个,擒一个,打成缩头乌龟又一个!”刚一说完,房间内的人都笑了,这任长风还真是狂得可以。灵敏撇他一眼,哼了一声。任长风耳朵尖得很,瞪大眼睛,说道:“小敏,你哼什么,李望野可还是我杀的呢!”魏子丹连连点头称是,说道:“对对!这点我们一直都没有忘。”

        任长风听出他话里有话,刚要发作,被谢文东伸手拦住,他正色道:“向问天能做北洪门大哥,他的智谋我们不用怀疑。而且八大天王的实力我们也不可小视。这***王和狼王不比李张二人,未必好对付,万事都加个小心总不会是坏事,我们要加快准备速度了!”任长风耳朵有听没有进,低头搓了搓白净的手掌,小声嘟囔:“等向问天一到南京,我就去给他一个惊喜!”

        散会之后,众人走出房间,各自肩上的担子都不轻,步履匆忙。任长风快步来到姜森身后,悄悄拉了拉他衣服,使个眼色。姜森多聪明,知道这小子一定有话对自己说,跟着他来到无人僻静处,笑问:“任老弟,是不是有什么事?”

        任长风点头一笑,故意问道:“老森,你下面的血杀兄弟好象各个都身手不错的样子哈。”姜森心中暗笑,说道:“恩,还算可以吧!”任长风递了一根烟给姜森,帮他点上,脸色微红道:“我想借四五个血杀兄弟用用,你意下如何?”刚才任长风一找姜森,他就猜到准没好事,看看,这不来了吗?!姜森问道:“咱们是一家人,借人没问题,但你得让我知道你要干什么。”

        任长风西下瞄了一番,确定没人后,他低声说道:“我想去会会向问天!”

        “呀!”姜森倒吸一口冷气,惊讶道:“打算带多少人去?”任长风一笑,自信道:“血杀兄弟四五人,加上我一个,足够了。”姜森点点头,回想起谢文东说的话真是有道理。任长风这人哪都不错,唯有一点就是太傲。姜森沉思片刻,点点头道:“好!人,我借你,但有个条件。”“什么条件?”“我和你一同前往!”任长风大喜,说道:“有老森陪同,我还怕什么?哈哈!”

        没出三天,南洪门的先头部队到了,带头的是向问天左右助手之一的于典。这左右助手可以说是向问天的保镖头子,有他们在地方,向问天就已经不太远了。于典为人冷静,性格沉着,遇事不乱,有几分大将之风,不然也不会成为向问天贴身保镖的头子。果然,他到的第二天,向问天带大队人手也到了。

        向问天的身份可不比萧方等人,下榻的地方也不能对付。自从知道他要来,萧方特意在自己暂时住的旅馆附近买了一栋别墅,虽然规模和广州的没法比,但里面的条件也是相当不错。

        向问天来时的车队才达数里多,放眼一看,轿车、面包车、货车样样都有,够齐全的。浩浩荡荡,直奔旅馆而来。

        萧方早得到消息,带人出来将旅馆前的小商小贩们都赶出老远,并派人封锁街道,阻止闲杂人等经过。

        在旅馆不远处的一条黑暗小胡同内站有五人,都是黑衣打扮,和胡同内黑暗融合在一起,从外面看,真很难发现这几人。

        五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任长风,姜森,和三名血杀成员。任长风看着旅馆门前的状况,冷笑道:“好大的气派啊!”

        姜森道:“是啊!向问天亲临果然不一样。”任长风手腕一翻,拔出寒光四射的唐刀,用手臂擦了擦刀身,闭上眼睛,靠墙壁而立。时间一点点过去,远处隐约传来汽车马达声,低沉沉的,无形中带有一股压力。

        这时街道上已经空无一行人,放眼一看,都是身穿白衣南洪门麾下***。车队缓缓开来,街道上洪门***紧张起来,一各个挺直腰板,眼睛瞪得溜圆,杀气腾腾,好不威风。一辆加长红旗轿车在旅馆门前停下,车门一开,走有一青年,年纪不到三十,眉分八采,目若朗星,鼻直口方,仪表堂堂,一举一动之间不觉透出一股逼人的霸气,这人正是在南方可以支手翻云的南洪门大哥向问天。街道上百名***精神同是一振,齐齐喊道:“掌门大哥好!”

        向问天向众人点头一笑,然后聚目打量迎过来的萧方,面容一整,握住萧方的手,先开口道:“小方,你瘦了。”

        一句话,让萧方差点哭出声来,他垂头轻轻挥掉眼角泪水,哽咽道:“我,我有辱向大哥的重托。”

        他二人说着话,暗中姜森任长风五人也没闲着。听到众人齐喊‘掌门大哥好’时,任长风睁开眼睛,寒光一闪,冷目看去,端详了一阵,他暗中点点头,这向问天长相确实不一般。他长吸一口气,对姜森点点头,意思是可以动手了。姜森同样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点点头,拔出开山刀,同时摸摸腰间的配***,然后将手一挥。

        五人都没再说话,从口袋中拿出黑布系在鼻下,互视一眼,齐刷刷从胡同中窜出,提着刀直奔向问天跑去。

        这一变化太突然,南洪门***做梦都想不到在自己这么多人把守下,竟然还有人胆敢来刺杀。

        五人,五把刀,快如闪电般向向问天杀去,周围刮起一阵旋风。离他们最近的十几个震惊之下,连刀都来不及拔出,急忙伸手想阻拦着几人。这只是螳臂挡车,五人身子未停,从这十几人夹缝中穿过,白光一闪,有五人同时中刀倒地。

        任长风冲在最前面,等快接近向问天时,他大喝一声:“向问天!”拌着他话音,一刀直劈向向问天脑门。这一刀,力量十足,快如电,重如山,如果当真被砍中,恐怕半个脑袋都会被削掉。如果当真被砍中,那也就不是向问天了。

        向问天面容平静,豪无一丝慌乱,甚至连躲都没有躲。就在刀身和他脑门只有不到三寸的时候,突然一声***声,接着是‘叮’一声脆响。任长风只觉手中一轻,一刀劈下去连向问天的边都没粘到,偷眼一瞧,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自己的唐刀竟被人家一***打折,剩下不足半尺。他微楞,姜森可没楞,暗说怎么样?向问天哪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的,给你个教训也好。他一把抓住任长风的衣服,抬腿就跑。

        刚才那一***是战龙开的,为了向问天的安全,他先一***打断了刺客的武器,刚想再开一***结果刺杀的人,没想到对方跑的倒快,眨眼之间混入自己人群里难以分辨。

        姜森五人边杀边往外冲,后面有不下数百人追杀。这时斜刺里突然窜出一人,一张比驴面还长的脸,面红如血,上面坑坑洼洼都是麻子,还有疙瘩,让人看了第一眼决不想再看第二眼。这人一咧嘴,露出阴深的白牙,手中一把大号片刀轮起就砍。这一刀挂着风声劈向任长风面门,把他吓了一跳,急忙闪身躲开,抬头一瞧,差点让自己吐沫噎到。这人怎么长的这么丑!任长风提腿就是一脚,嘴里喊道:“丑鬼,给我滚一边去!”

        丑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被别人说自己丑,这人也不例外,眼睛瞬间布上血丝,大喝一声:“小子,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去!”

        后面那么多人追杀,任长风哪有时间和他废话,手中半截唐刀一扔,收手将腰带抽了出来,轮起就打。腰带是普通腰带,但上面带卡却是纯钢制成,砸在人身上滋味也不好受。那人冷笑一声,弯腰躲过,猛的向前一窜,片刀直刺任长风小腹。

        任长风闪身微慢半步,小腹上的衣服被划出一尺多长的口子,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人长得丑,身手可不一般,看来一时半会还不摆脱不了他的纠缠。姜森见任长风被丑鬼缠住,只好抽身往回跑,到了丑鬼近前,二话不说,开山刀斜劈而下。那丑鬼一楞,只好放弃任长风,向后急退。姜森没给他喘息机会,连斩三刀,将他逼退数步,然后一拉任长风,带这三个血杀成员,身如狡兔,连闪带跳窜进小胡同里。南洪门的人哪会放过,一各个举刀从后面追了上来。

        任长风边跑边回头张望,见对方大有弃而不舍,咬住不放的劲头,心中有些担忧,自己一方只有五人,如何能抵挡人家数百人,这要是被追上,后果不堪设想,到现在他有些后悔了,不该草率行事,更不该拉上姜森。一想到姜森,他转头瞄了一眼,好嘛,这位老哥红光满面,汗不出气不喘的,没有半点让人追杀的样子,如果让外人看了,还以为是长跑运动员在训练呢。任长风喘息道:“老森,你好象一点都不怕嘛!”姜森撇了他一眼,道:“跑路时别说话,容易岔气。”

        任长风眨巴眨巴眼睛,闭上嘴巴,反正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后面有数百人举着刀***棍棒表达江湖中人的‘情谊’呢。

        五人拐弯抹角跑出胡同,眼前是一条宽敞公路。车笛声一响,一辆白色面包车在众人身旁停下,车门一开,里面坐个年轻人,笑眯眯的看着五人,一挥手,说道:“上车吧!”

        任长风一看,提在嗓子眼的心顿时放回肚子里,原来车中年轻人正是谢文东,他出现,就算天塌下来任长风也不在乎了。

        姜森喘了口气,一个箭步钻进车中,笑道:“东哥,你可来了。如果再不出现,我们可能都得给战龙祭***。”他说的是实话,在胡同里,弯多路窄的,人有杂乱,战龙不好开***。等到了宽敞公路上,这五人恐怕一个都跑不了。

        见大家都上了车,谢文东拍拍司机肩膀,道:“走!”司机哪敢耽搁,一踩油门,面包车迅速消失在公路尽头。

        坐在车中,任长风忍不住问道:“东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和老森这次行动的?”谢文东笑道:“自然是老森告诉我的。”他一顿,又道:“如果老森没有我允许,你认为他会这么冲动陪你一起冒险吗?”姜森很聪明,当任长风说要去会会向问天时,他本想阻拦,但转念一考虑,他这种傲气冲天的人是不会听别人劝的,如果硬拦着,没准他会一个人偷偷跑去刺杀向问天,那样事情就难办了。姜森干脆表面答应下任长风,然后悄悄告诉给谢文东。谢文东听后,点点头,任长风这人太傲,给一点挫折也好。但他怕姜森和任长风二人有失,亲自坐车来接应他俩。

        任长风叹道:“东哥,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了你。”他转头对姜森不满道:“既然东哥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也好让我心中有底嘛!”姜森无辜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你一直没有问嘛!”“我……你……”任长风没词了,看着姜森那张忠厚老实的农民面孔,谁能想到他心眼这样多。至少任长风是没想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