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回到堂口,脑袋一阵发晕,他强打精神简单交代几句,预防南洪门突来袭击。回到自己房间,刚把门关上,只觉天昏地暗,万物旋转,他一头载倒在床上,胸口一闷,‘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洁白的被单染红一***。他在云南留下的***伤一直没有好,这一阵东奔西跑,始终没机会没有好好调养,只是伤势隐藏在暗中,没有发作。这回经过一翻剧烈苦战,加上心中郁闷,不管他再怎么装做无所谓,可和向问天第一次交手就吃了这么大的亏,二百多条人命就因为自己一个策略失误全部交代,心里难免难过异常,身体加心理的双重疲惫,让他身体里的伤势突然爆发。谢文东不是战神,他只是一个普通年轻人。

        房间内的剧烈咳声引起门外小弟门的注意,互相看了看,眼中都带着惊讶。其中一人急忙敲门,问道:“东哥,你怎么了?”

        谢文东现在神志有些模糊,每咳一声,口中都有血沫流出,他现在已无力说话。外面人见没有回答,担心谢文东有失,也管不了那么多,撞开门一拥而入,往里一瞧,都吓傻了。只见床单上一***血迹,谢文东蜷曲在床,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滴血。不知是谁突然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暗杀东哥!”

        这一声嘹亮的高呼,差不多全堂口的人都听见了。东哥遇刺?姜森正在自己放中换衣服,一听这声叫喊,他提着裤子窜到门外,几步来到谢文东房间前,他快,可有人比他更快,任长风光着上身,手中拎着刀,正站在房间中大叫道:“刺客!刺客在哪呢?”刚才叫喊那人委屈道:“我看床上有那么多血,以为东哥遇刺了……”任长风狠不得想给他一刀,喊道:“还站在这干什么,快叫救护车!算了。”他一把抱起谢文东,大步向外跑。姜森上前急问道:“东哥怎么了?”

        任长风摇头焦虑道:“不知道,可能刚才那一战受了暗伤!”谢文东努力张开眼睛,气无力道:“我没事,不能把我受伤的事传出去,更不能让向问天知道。”任长风心中一酸,深深点头,道:“东哥放心吧,我明白!”

        谢文东挤出一丝笑容,脑袋一沉,晕了。等他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两天以后。谢文东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身体舒畅,舒服得让他不愿意醒过来。真是一场好觉啊!他心中长叹一声,转目一瞧,自己身旁还坐有一人,一个美丽异常的女人,一朵妖艳带刺的冰玫瑰。谢文东不觉笑了,问道:“怎么是你?”

        女人本在凝思,突听说话声身子一振,见谢文东醒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平静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谢文东摇摇头,知道和她争论是永远也得不到结果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来得南京?”女人淡然道:“昨天!昨天下午。”

        谢文东翻身做起,他不习惯仰头看着别人说话。伸个拦腰,骨节嘎嘎作响,他苦笑道:“看来我这一觉好象睡了很久。”

        女人道:“我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一天了。”谢文东一笑,说道:“对了,我还一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女人美目一瞥他,道:“你很不懂得礼貌。”谢文东一楞,转念想了想,改口问道:“请问姑娘芳名?”女人见他说得一本正经,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只是太快了,连谢文东都认为自己可能是眼花看错了,她道:“秦双。”“秦双?”谢文东点点头,笑道:“好名字,和你的人很配。”女人知道他误会了,可懒着解释,没说什么。

        秦双和谢文东不算熟,但也绝不陌生。他接掌北洪门大哥闯关时受了伤,就是秦双为他治疗的,她也是聂天行口中的那个‘冰妹妹’。灵敏的性格够冷的,可与秦双比起,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她好象天生就为了挑战人类语言而来的。

        谢文东不说话,她更无话可说,两人默默无语,大眼瞪小眼干坐着。谢文东讨厌这种气氛,暗中一叹,真是一个难相处的女人,他问道:“我记得我在晕倒前好象***了?”秦双道:“你的内伤一直没好。”谢文东道:“那现在呢?”秦双道:“可惜我没有仙丹。”谢文东差点又***,眨眨眼睛,无奈道:“那我什么时候能痊愈?”秦双道:“半年,按你现在的生活规律。”

        谢文东轻叹一声,苦笑道:“可惜我没有假期。”秦双道:“所以我来了。”谢文东心中一暖,正色道:“谢谢!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大老远跑到南京来。”秦双难得流露出笑容,道:“不用道谢。我是洪门一员,你是洪门大哥。”谢文东神情一呆,暗道好美,秦双是个美人,这点不用质疑,冷艳的花朵绝对是世上最美丽的,她的笑容足可以让天下任何男人都为之倾心。谢文东忍不住叹道:“回颜一笑百媚生。你应该多笑笑,这样,对自己好,也对别人好。”

        秦双面色一红,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她起身道:“***通知***人。”也不管谢文东同意于否,快步走出房间。

        谢文东摇头,自语道:“被别人夸赞是件好事,为什么要逃跑呢。”没等多久,外面忽忽拉拉进来不下二三十号人。谢文东举目一瞧,好家伙,除了东心雷,姜森,任长风等人外,还有不少T市赶来的干部,最令谢文东感到意外的是,窦展堂竟然也来了。这位五十多岁的中年胖子可以说是北洪门的财神爷,掌管一切门下正当生意,是名义上洪武集团董事长。北洪门旗下产业具属洪武集团,它也是门派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窦展堂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人老成精,头发丝都是空的,经验丰富,头脑灵活,懂得抓住时机,洪武集团有今天的规模和他有绝对关系,这也是金鹏把这么一大摊子产业交给他一人的原因。

        窦展堂长年不见踪影,天南地北,满天下跑,谢文东也只是和他见过一次面,不过心中对这位老财神还是很感激的,有他在,北洪门在经费方面确实省去很多麻烦。他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最后目光落在窦展堂身上,笑道:“窦老,今日怎么这么有空闲?”窦展堂一笑,道:“我正在扬州谈生意,听说掌门大哥病了,两地不远,就跑过来探望一下。看见你没事,我总算放心了。”谢文东感激道:“真是让窦老费心了。”窦展堂道:“掌门大哥说得哪里话。”

        谢文东转头看向东心雷,问道:“南洪门最近两天可有动静?”东心雷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向问天在搞什么鬼,他一直都按兵不动,人手都囤积在南郊。”刘波接道:“红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有不少人都回了***,侯晓云也走了,只留下不到二十人。我想台洪门十有***遇到难事。”“哦?”谢文东一楞,这倒是出乎他预料,问道:“这消息可靠吗?”

        刘波道:“这消息是我下面的兄弟从道上打探出来的,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谢文东挠挠头,他这等于是没说一样。他道:“老刘,你去把这个消息弄准确,看看向问天是不是又故意放出假消息让我们掉以轻心。”刘波点头称是。谢文东笑道:“常言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盯住向问天的一举一动,情报的准确于否,决定我们输赢的关键。”刘波听后不敢耽搁,向谢文东告退,急忙跑出打探情报去了。

        谢文东又做了一翻安排,认为一切妥当之后,长出一口气,闭目养神。众人见他累了,纷纷告退,只有窦展堂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拉了一张椅子做在床边。谢文东睁眼看了看他,问道:“窦老,有什么事吗?”

        窦展堂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想在南京或者扬州开家影视传媒,不知掌门大哥意下如何?”

        谢文东一楞,问道:“影视传媒?那是什么?”窦展堂解释道:“就是电影公司。”“哦!”谢文东点点头,他对这方面一点不懂,哪能提出什么意见,他道:“窦老,只要你认为能赚钱,就去做好了,我没意见。”窦展堂一笑,说道:“其实我打算开电影公司是别有目的的。”谢文东疑问道:“什么目的?”窦展堂道:“掌门大哥想打败向问天,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南洪门麾下***何止万千,我们能把他们全部杀光吗?”谢文东心中一动,惊讶的看着窦展堂,这老头说得没错啊,南洪门麾下正宗少说也有十数万,加上零七八碎的,恐怕有数十万之众,能把这些人全部杀光吗,他疑问道:“那窦老的意思呢?”

        窦展堂道:“只要南洪门赖以生存的经济体系跨掉了,那向问天拿什么来养活怎么多人,到时,他不战自败。南洪门的‘洪英集团’是他们的财源支柱,多年来,和我们‘洪武集团’竞争不算激烈,那只是双方相同的领域不多,我们主要经营房产,进出口,运输等,南洪门则主要是高科,传媒等,我这次看重电影公司,就是想在侧面和向问天打一场商战,对他的传媒体系挤压,让他经济双足折上一只。”

        谢文东低头沉思片刻,他对这行业了解甚少,可没吃过***肉也见过***跑路。他担心道:“这个主意很好,只是向问天在这方面已经经营多年,而我们刚刚起步,拿什么和他去拼?”窦展堂笑道:“只要有掌门大哥在暗中支持,我有这个信心能战胜向问天。”谢文东摇头道:“我在暗中支持是没问题,不过,我想向问天的电影公司也免不了有暗中力量在维护,恐怕不易对付。”窦展堂道:“要不怎么叫做商战呢,暗中你们较力,明下我们斗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谢文东仰面而叹,言道:“一直以来,老天都站在我的一边,不知道和向问天争斗,老天会站在谁的一边。”窦展堂道:“两军相遇,勇者胜!两军对垒,智者赢!”谢文东大笑,说道:“没错!去他的老天吧!智慧可胜天。”

        窦展堂的到来给谢文东带来新理念,商场上没有硝烟的战争很可能会决定南北之争的最后输赢。有很多人都说金钱不重要。说这样话的人一是一穷二白的人,二是十分有钱的人。一个是心存妒忌,一个是顾做清高。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钱,你就算有吕布之勇,诸葛之才,恐怕也是寸步难行。只要有钱,连至高至上的法律都能为你让路,难道这东西还不重要吗?!南北洪门,门下帮众无数,没有钱,这些人有几个会拼死拼活的卖命。谢文东明白这一点,所以对窦展堂这个人他是十分看重的,对他提出来意见,他也全力支持。上面有人好办事,窦展堂说成立一间影视传媒公司,没出数天,上面就批下来了。同时谢文东又收到刘波的准确情报,侯晓云回***了没错,连向问天也一同去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陈奇的六十大寿快到了,侯晓云就自用说,向问天做为陈奇的盟友,没有理由不去祝寿,而且他现在确有用陈奇的地方,更不能不去。

        向问天走了,可那三个天王都没敢离开,萧方做为临时统帅,小心翼翼,中规中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把人手全部回缩,据守几个要点,相互呼应,就算谢文东来攻,萧方也不担心。后来有小道消息传出,谢文东好象病了,住进医院,北洪门暂时群龙无守。战龙和受伤的钱喜喜来找萧方商议,是不是趁机出兵,特别是钱喜喜,肋下那刀让他刻骨铭心,气得牙根都直痒痒,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谢文东这三字,这位狼王一定发飙。可萧方脑袋摇得很波浪鼓似的,说道:“得了吧,谢文东诡计多端谁不知道,他病了,谁信啊?!不用说,这一定是他诱敌之计,如果我再上当,那我萧方之名就倒过来写。”

        萧方一生胆大心细,敢于显中求胜,可一遇到谢文东,就不自觉的谨慎起来,也把最佳战机错过,这可能就是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