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恩!”谢文东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南洪门的人随时都可能找上我们,而且还会是一击必杀的那种。”

        “那……”姜森和任长风互相看了看,同声问道:“那我们是先避一避?”谢文东摇头,道:“避?怎么避?整个云南都是人家的地方,避到哪都是一样。藏到僻静的地方反而增加危险,不如在市内,他们或许还会收敛一些。”

        听谢文东这么一说,他二人也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任长风嘟囔道:“当初我就说,东哥应该多带几个人来……”

        姜森一翻白眼,道:“当初你好象没这么说过吧!?”任长风老脸一红,小声道:“至少有这个意思嘛!”谢文东呵呵一笑,道:“老话,人多人少一个样,人多反而会坏事。我恰恰希望南洪门的人真来找我们,只是不要马上杀过来就好。”

        谢文东三人走出酒吧,临上车前,他向着秋凝水所住的方向长长望了一眼,向上扶了扶头发,没说什么,低头上了车。开车的金眼回过头问道:“东哥,去哪?”谢文东沉吟道:“回家。”一路上,谢文东始终闭目不语,***人见他面带正容,知道在想心事,不敢出声打扰,车内静悄悄,耳中只有马达的声音。

        金眼几人住的位置的确有些偏僻,汽车足开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刚停下,谢文东睁开眼睛,拿出***,按了一窜号码。他找的人是张繁友,这位在***部里身居要职野心勃勃的少校。突然接到谢文东的***,张繁友先是觉得奇怪,不过,聪明如他,马上反应过来谢文东找自己一定有事,否则凭谢文东的为人决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来***只是为了问候一声。

        “谢兄弟,今天怎么这样有空,想起给我打***了。”张繁友懒洋洋道。

        谢文东一声轻笑,也不在意,直接道:“有点事情需要请张兄帮忙。”果然。张繁友暗笑,故意为难道:“谢兄弟太客气了,能另你为难的事我又能帮什么忙?!”谢文东道:“张兄说得哪里话,上次如果没有你帮忙调动了军队,我想运***到金三角还很难呢?!”张繁友脸色微沉,道:“这件事我不希望再有人提起。”谢文东长笑道:“没错,我也不希望有人提起,如果传到上面,你这个好不容易搏来的位置恐怕就不保了。咱们是朋友,你不好过,我也不好过,反过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不是吗?!”

        张繁友狠狠一攥拳,微笑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道:“是啊,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谢文东点头道:“所以你有困难我一定会帮你,全力以赴,如果我遇到什么事,也希望你能鼎立相助。”张繁友气得牙跟痒痒,谢文东几句话就把自己圈进去了,可拿他又无可奈何,张繁友叹了口气,道:“说吧,这回又有什么事?”

        谢文东道:“不久前金三角有一批货在昆明被扣住,我希望你能把这批货提出来。”张繁友一楞,疑道:“提出来?提出来放哪?”谢文东笑道:“自然由我来接收。”张繁友一翻眼睛,道:“你老大是不是以为我是神仙,什么事都可以做。金三角出的货不会是小数目吧,就算是东方易亲自出马也不可能把它提出来随意交给你。这事我无能为力。”谢文东一眯眼睛,道:“那你是不帮我了?”张繁友道:“相帮也帮不上,这的确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而且这样大的事情想压也压不住。”谢文东道:“如果可以压住呢?”“什么意思?”“现在这件事还没有外传,有局长压着。金三角在昆明往来多年,没有靠山又怎能干到今日。”张繁友搓腮沉思,好一会才道:“我会尽量帮你的。”谢文东笑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张繁友苦笑道:“真希望你别再向我要任何东西!”谢文东含笑关掉***。

        第三日,秋凝水休息,谢文东自然也有时间,本来打算和她出去游玩,主要是谈心,怎奈天公不作美,一夜的连绵细雨直到天明也没有停歇的迹象。谢文东站在窗前仰望天际,自语道:“真是可恶的天气。”

        金眼在昆明住了好一阵,对这里的气候有一定的了解,无奈道:“昆明就是这样,阴雨不断。”他掐指一算,浅笑道:“家里这时候恐怕早已经白雪连天了吧。”谢文东点点头,思绪飞扬,心有感触道:“是啊!匆匆忙忙间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姜森叹道:“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太快,明年这个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任长风大笑,道:“人在江湖,生死都在一线,想那么远干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何管明日愁与悠。”谢文东一怔,笑而摇头道:“人是为了明天而活着。”说着话,他拿起外衣,道:“***找秋凝水。”见他要走,***几人纷纷起身穿衣,打算跟出去,见状,谢文东阻止道:“今天你们不用跟着我。”

        姜森道:“可是……”谢文东知道他要说什么,一笑,道:“人多说话不方便,我也觉得别扭。今天虽然不是好天气,我想会风平浪静的。”人都说无风不起浪,但世事变换无偿,就算无风也能荡起千重浪来。

        谢文东孤身一人来到秋凝水家楼下。这里他并不陌生,被麻枫手下数名***追杀的情景依稀能在眼前浮现,那次如果没有秋凝水,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侥幸脱险。谢文东拍了拍身上的雨珠,按动门铃。稍等了片刻,传来秋凝水飘然而略带懒散的声音:“谁?”“是我!”谢文东答道。“呵,来得这么早!”秋凝水打个呵欠道。谢文东笑道:“我一向起得比较早。”说着,拉开单元门,走了进去。到了秋凝水家,谢文东先是环视一周,感觉屋内和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变化,装饰依然简单而不失典雅。秋凝水身着素色睡衣睡裤,眼帘低垂,几缕绣丝滑落面庞,脱掉警服,现在的她如同没有睡醒的小猫,美丽中透着懒散。她睡眼朦胧的看眼谢文东,酸不溜丢道:“我家的装潢一定相当不错?”

        谢文东一挑眉毛,带着疑问看向秋凝水。她展颜一笑,说道:“不然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你面前不看,四处扫什么?”

        秋凝水开玩笑的时候不多,谢文东只能苦笑,不过从前那种熟悉的温馨感油然而生,跟着她的话笑道:“确实是一个美人,怕看了眼睛拔不出来怎么办。”

        “呵呵!”谢文东的话惹得秋凝水一阵娇笑,她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道:“现在才八点多。”谢文东道:“平时这时候你早起床上班了吧。”秋凝水道:“可是今天我休息。”谢文东道:“所以……”秋凝水道:“所以我要去睡觉。”谢文东一叹,道:“看来我来得确实有些早。”“恩!”秋凝水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道德的,如果在我睡醒的时候发现面前有一盘香气扑鼻的早餐,有再多的怨气也会烟消云散的。”

        “哈哈!”谢文东大笑,边脱掉潮湿的外套边道:“早餐没问题,不过是不是香气扑鼻就是个问题了。”

        秋凝水握嘴打个呵欠,转身走进卧室,临进门前扔出一句:“我相信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一直以来谢文东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当他穿起围裙做起饭时,他知道自己错了,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是他需要学的,至少做饭是这样。他上学时,饭菜都是由父母来做,混上黑道后饭菜是饭店里的厨师来做,他从来没在这方面为难过。高慧玉的饭菜令人不敢恭维,但至少吃下之后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谢文东看着自己刚刚煎好的黑漆漆的鸡蛋,暗暗祈祷人吃后不要中毒才好。他从冰箱中找出两快面包和番茄酱,小心将面包切成薄片,摸上酱,然后将鸡蛋放在里面。黑得发亮的鸡蛋在面包的掩护下也不那么恐怖了。片刻之后,谢文东一拍手,大功告成,这也是他有生以来做的第一顿饭。

        谢文东正在考虑该不该叫醒秋凝水的时候,突然听见卧室内一声尖叫,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反应极快,叫声的回音还没有消失,谢文东已经如同狸猫一般扭身窜进屋内。

        只见秋凝水睁大双眼,站在床上四下张望,最后目光落在刚冲进来的谢文东脸上,疑声问道:“着火了吗?”

        “啊?”谢文东一楞,迷糊道:“着什么火?”秋凝水看着谢文东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长长吸了口气,道:“怎么满屋都是烟?”谢文东抬头一看,可不是嘛,卧室内加上卧室外,黑雾缭绕,烟气熏人,难怪秋凝水会问是不是着火了,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呵呵,做饭嘛,哪有没烟的道理。”秋凝水一翻白眼,指着谢文东的鼻子大声喊道:“你是***头啊,做饭的时候不会把抽烟机打开吗?”“抽烟机?”谢文东一脸迷茫,很正经的道:“这个……从来没有用过。”

        “我彻底被你征服了!”秋凝水往后一仰倒在床上,伸手拉住被单蒙住脑袋,可马上她又坐起,吼道:“如果你要是把我家烧了,我就和你拼命!”说完,才又蒙头躺下。谢文东双手掐腰,站在原地直瞪眼睛,如果换成别人这么和他说话,早就爆发了,可对方是秋凝水,他在忍。感觉他还没有离开,秋凝水疑惑的打开被单一角,露出一只眼睛,问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谢文东道:“我在考虑。”“考虑什么?”“考虑打你左面***好还是打右边***好。”她一瞥嘴角,横着白眼道:“你敢!?”

        “你可以试试!”谢文东大跨步来到床前,一把将秋凝水身上的被单甩到一旁。“啊!你干什么……?”

        半个小时后。谢文东握着通红的鼻子,忍不住叹道:“从来没见过比你更彪旱的女***。”“呜……”谢文东走到镜子前,嘟囔道:“不要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又不是你的奴隶,容忍是个限度的。话说回来,你的身手好象比以前有所提高了。”“呜……”谢文东又道:“药箱在哪?”没等秋凝水答话,他一拍脑袋道:“一定还是在老地方,对吗?”“呜……”谢文东笑呵呵的扶了扶趴在床上秋凝水的头发,道:“女人不要张牙舞爪的好,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呜……”秋凝水想从谢文东的祖宗第十八代起开始问候一遍,可惜堵上手巾的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手和脚被捞捞绑在床拦上,仿佛历史又从演了一遍,只是和上回不一样的是,上次她是仰着,这回是趴着。

        谢文东从医药箱内拿出药棉塞进鼻子里,好一会,他一拍手,转头对秋凝水道:“看,现在多好,我不希望我们一见面总是吵架。”见她眼睛睁得溜圆,谢文东笑道:“我知道,你也很喜欢这种气氛,不是吗?”秋凝水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谢文东老神在在的一伸懒腰,不理她喷火的目光,自在的躺在她身旁,双手掂在头下,笑眯眯的看着用力挣扎的秋凝水。过了一会,见她仍没有停止的迹象,谢文东好心道:“算了吧,你这样晃来晃去是挤不下我的。”可恶的你!秋凝水听后身子动得更厉害。“安静一会不好吗?”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心平气和道:“这一阵我很累,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秋凝水疑惑的看着他。谢文东又道:“身子的疲惫我不在乎,再怎么忙我也能受得了,不过心里的疲惫却很难忍受,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特别是担心一个人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朋友一辈子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不过,这对我好象却是一种奢求。”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