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深海大领主

第五百三十三章 希望    文 / 南宫尉缭 更新时间: 2017-09-06 11: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天赐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紫金城三天时间了。?  ?? 

    他呆呆地坐在床上,瞧着天花板愣。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无极推门走了进来,他瞧见陈天赐呆傻的样子,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怎么样?”房门外,叶落秋问无极道。

    无极摇了摇头。

    “他还是那个样子。”他说。

    叶落秋走到房门前,悄悄打开房门,朝里瞧了一眼,随即关上了门。

    “已经三天了。”她说。

    “哀莫大于心死吧。”无极说,“现在谁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

    屋内的陈天赐听到了无极和叶落秋的谈话。但他的脑子好像已经成了一个空壳。他任由无极和叶落秋的声音钻进他的耳中,然后又从另一支耳朵里,溜了出去。

    他的大脑依旧是一片空白。

    依旧无法思考。

    他甚至于无法集中精神。

    他的眼前不断浮现着沈紫衣的身影。

    深深的失落和难过席卷了他浑身的每一个细胞。

    时间于他来说,忽而变成了一把利刃,在不断地切割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每一块肌肉。

    每一个细胞。

    每一个回忆都让他痛不欲生。

    而每一个回忆却又如此清晰。

    “天赐。”叶落秋的声音忽而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陈天赐双眼无神地瞧了过去。他这才看到叶落秋竟然就坐在他的身边。他居然没有听到,没有看到叶落秋进来。

    陈天赐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瞧着叶落秋。他的双眼无神,空洞,就像是死人的眼睛一般,毫无生机,充满了灰色。

    叶落秋坐在陈天赐身旁。她的眼神充满了疼惜。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他用情至深,为无法解除爱人身上的恶咒而痛苦自责着。

    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的心重新活起来。

    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陈天赐的手。她轻轻地抚摸着,轻轻地感受着手心中的温度。她就像是在抚摸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珍而重之。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过。”叶落秋柔声说道。

    她瞧着陈天赐,打量着陈天赐,想要从陈天赐的眼中捕捉到一些信息。但,陈天赐的那双眼睛里,除了灰色,还是灰色,了无生机。

    “你要坚强起来。”叶落秋拿起陈天赐的手,将它放在了她的心口。

    “你听,这是我的心在跳。你的心就像我的心一样,也是在跳动着的。你要活起来。要坚强起来。”她说。

    叶落秋其实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在做些什么。此时的她和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她感到手足无措,感到有心无力。

    她想让陈天赐恢复过来,但她不知该如何去做,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紫衣还需要你。能救她的人,只有你。”她说。

    陈天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微微有了波动。

    叶落秋神情一振,急忙绞尽脑汁,思索着可以引起陈天赐情绪波动的内容。

    “你想想,你的敌人为什么要针对你布下一个又一个局。他们为什么要让你如此痛苦?”叶落秋疾声说道。

    陈天赐眨了眨眼,忽而问道:“为什么?”

    他的声音干涩、沙哑。

    “为什么是我?”他又问。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叶落秋伸手抚摸着陈天赐的脸,缓声说道:“因为,你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只有你才有可能打败他们。因为,只有你才是他们真正的终结者。”

    “我?”陈天赐惨然一笑。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成。我爱的人,因我而殒没,而我却毫无办法。我救不了她。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陈天赐喃喃地说着。

    他似乎是在对叶落秋说,又似乎是在对他自己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想说,只是想告诉眼前的这个人,他,陈天赐,已经失败了。

    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他是个失败者。

    叶落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天赐,你不是这样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她说。

    “我也希望我不是。”陈天赐的眼神再次无神了起来。

    “但我确实失败了。”他说。他的语气低落了起来。

    最大的打击,就是你最珍视的人,和你站到了对立面。而你却毫无办法去阻止。陈天赐的心中闪过了这样的话。

    他缓缓闭上双眼,想要逃避眼前所有的一切。

    所有,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想再去见了。

    他不想看见,也不想听见,更不想去触碰。

    “啪”一声脆响。陈天赐的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印。

    “我滴个乖乖,这妞又要飙了!”躲在门外偷看的无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急忙推门想要进来,叶落秋眼一横,轻挥了一掌,无极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

    “我滴个妈啊!”无极一***摔到了走廊上,顿时不敢再靠近陈天赐的房间了。他跑到房门外,接着偷听了起来。

    “如果我告诉你,紫衣自己也现了不对劲,她正在和她自己体内的东西抗争,你会怎么样?”叶落秋忽而说道。

    陈天赐一愣,猛然瞧了过来。他丝毫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叶落秋刚才话里的意思。

    “紫衣?她怎么了?”陈天赐的眼神在这一瞬间恢复了些许清明。他很急切地问着。

    叶落秋咬了咬牙。她的心里有些难过。她用尽了全部的心,去爱着眼前的这个人,但他的心里却只有那个人。

    虽然她知道,他心里一直都只爱着那个人。但她只想他给她一点点位置,哪怕只有很小很小的一个小位置,她也心满意足了。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她不该去奢望什么。

    “我得到情报,你我离开的那天,紫衣下了一道很奇怪的命令。”她说。

    “奇怪的命令?”陈天赐的眼神又恢复了一些。

    “不错。”叶落秋的心微微疼了起来,但她的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丝毫的异常。

    “她要求出一道通缉令。但通缉令布的时间,是在你我离开二十四小时以后。她还调走了港口驻防的军队。要不是那样的话,我们当时不可能那么顺利地进入到船坞里。”叶落秋将她获知的情报一一讲了出来。

    陈天赐的眼神顿时完全恢复了过来。

    叶落秋说的情况意味着什么,陈天赐完全可以想明白。那意味着沈紫衣在故意放他们离开。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陈天赐问。

    叶落秋摇了摇头。

    “没人知道。”她说。

    “怎么会没人知道?”陈天赐问。

    “她把她自己打晕了。”叶落秋说,“在打晕她自己之前,她还补充了一道命令。”

    “什么命令?”陈天赐疾问。

    “若后续有变动,依照之前的命令进行,不得有违。”叶落秋说。

    陈天赐猛然站了起来。

    他的头甚至都磕到了天花板上,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他的心在猛然跳动着。

    “我要回去!”他说。

    叶落秋笑了起来。她的眼中有着喜悦,有着悲伤,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感情。但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她走了出去。

    启动了返航程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