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部?中年***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部门,听名头好象不简单,不敢怠慢,说句:“请稍等!”快步回到收发室里给局长打***。姜森透过窗户见***边打***边手舞足蹈的比画,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低声说道:“东哥,不会有问题吧?”谢文东摇头,道:“放心,没事的!”姜森毕竟是贼,在怎么大胆到了***局还是有不舒服感。没过两分钟,***跑出来,一脸赔笑,道:“局长请二位进去。四楼右侧就是局长的办公室。”

        谢文东眯眼一笑,道声谢谢,四平八稳的上了楼梯,姜森手下意识的贴在腰间,紧随谢文东身后。他回过头,向姜森眨眨眼睛,示意他不用紧张。上了三楼,向右侧一瞧,果然,写有局长办公室的牌子挂在墙上,异常显眼。谢文东走了过去,先是敲敲门,没等里面人答话,推门走了进去。局长办公室不小,大概有四十多坪的样子,一张巨大棕色的实木桌子摆在靠窗户地方,桌子后坐在一位中年人,个头矮小,身材消瘦,坐在大办公后面给谢文东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和房间不成比例。他大步来到办公桌前,问道:“你是局长?”谢文东在打量中年人的同时,他也在打量谢文东。

        好一会,中年人笑道:“我是!你是谢文东吧?!”谢文东一楞,不管对面的局长同不同意,一***坐在他对面,笑道:“你知道我?”中年人那起桌子上的烟盒递到谢文东面前,等谢文东抽出一根后他自己也拿出一根,点燃,说道:“听说过。不久前***部的张兄还打过***,同时也发来传真,而且……”谢文东笑眯眯道:“而且怎样?”中年人道:“而且你在昆明也做过‘大事’不是吗?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谢文东笑笑,是啊!当初自己和麻枫打得天昏地暗,如果做为市局长对此事还一无所知,那他也该下岗了。他说道:“可当时你好象没什么动静。”中年人揉揉眉毛,道:“你第一次来云南就***杀一名军方的中尉,你的事,我又如何敢管?!”谢文东眯眼道:“看来我在云南的事没有你不知道的了?”中年人点点头,道:“确是这样,包括你去金三角。”

        谢文东身后的姜森闻言,眼中寒光一闪,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只要谢文东有个微小的暗示,他会在一秒钟之内把面前这位局长的脑袋打穿。不过谢文东没有做任何暗示,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局长,好一会,他才道:“每年,金三角出的货大部分都走云南,而昆明又是云南的中枢,他们每年不少上供吧。”局长只是笑,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道:“和谢先生比起小巫见大巫。”心照不喧,谢文东也不再多说,话锋一转道:“我这次来是想把货提出去,本来,这样简单的事是不应让我亲自跑一趟的。”局长摇头苦笑,道:“如果***部不下发命令,我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私自把货交出去,虽然我是局长。”谢文东明白,他确实没有这个胆量和能力,点点头,道:“那现在可以了吧!?”局长鬼笑道:“有***部出马,我还怕什么了。”

        能把这批货还给金三角,他这局长也是长长嘘了口气。这烫手的山芋在他手中,是吃不消睡不安,不仅仅是金三角每年的巨资上供钱没了,他更怕那群亡命毒枭可怕的报复。当金三角放言开出‘暗花’的时候,虽说不是针对他,但他的心跳绝对比秋凝水快很多。如果秋凝水被杀,下一个,十有***就是他自己。焦点转移,他自然开心。笑问道:“谢先生把货直接提回内陆吗?”现在黑道都知道金三角的这批货是供给谢文东的,作为局长也是有所耳闻,才有此一问。

        谢文东一挑眉毛,道:“你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最好也别问。”说着,他站起身,挥挥手道:“***楼下等。”

        对于谢文东的傲慢局长也不在意,他知道这位年轻人有他傲慢的资本,恐怕十个自己捆在一起也惹不起他,干笑道:“用不用我派人护送?”“不用,谢了!”说完,谢文东已经走出门外。姜森急忙跟出来,小声问道:“就这么简单?”谢文东道:“就这么简单!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那么多废话,他继续做他的太平局长,我们继续收我们的货。”

        二人在楼下等了十来分钟,从车库中缓缓开出一辆中型卡车,集装箱门手处贴有封条。卡车在谢文东面前停下,车门一开,从里面跳下一名着装***,向他点点头,没有说话,站到一旁。谢文东上前将车上封条撕下,向那***一笑,和姜森上了车毫无阻拦的直接开出市局大院。出来后,谢文东和姜森下车,对等候的阿水一招手,后者急忙笑脸上前,和谢文东打声招呼,老道的来到集装箱前仔细查看,见车上的封条完好无损,放下心来,竖起大指道:“谢先生,没问题。”

        谢文东点点头,道:“没问题就好,老规矩,货依然是由你们送,直接运到东北,三眼会派人接货的。”

        阿水和老鬼一起跑压货多趟,和三眼没少接触,笑道:“好的。那谢先生,你们不回去吗?”谢文东摇摇头,道:“我还有***的事,替我向老鬼问声好吧。”见他有要走的意思,阿水忙道:“这次多亏有谢先生帮忙,不然,鬼哥在将军那里真不好交代呢。刚才鬼哥还打来***,说完事之后和你要好好聚聚。”谢文东挠挠头发,本来不想再在昆明耽误时间,南北洪门的事让他放心不下,但转念一想,自己还真有些事情需要老鬼帮忙,如果金三角能助自己一臂之力打击南洪门,哪怕只是在云南的南洪门帮众,那对自己的帮助何止千斤。只是这说来容易,能让金三角做到这一点太难了。谢文东心中苦笑一声,见见老鬼也好,问问他有没有主意,能让将军站在自己这一边,点头道:“好吧,老鬼现在在哪?”

        阿水道:“在郊外。”谢文东一翻白眼,无奈道:“我看你们鬼哥真快变成鬼了,人多的地方不敢住,就会往人少的地方钻。”

        阿水赔笑几声,问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吧?”“恩!”谢文东点头。众人纷纷上车,向郊外开去。车上,谢文东闭目养神,嘴抿成一条线,微微下弯。等车出了市区,谢文***然开口,自语道:“真是奇怪。”

        一旁任长风不解,问道:“东哥,奇怪什么?”谢文东凝视车窗外,道:“奇怪风平浪静,我们来昆明好几天了,南洪门在这里的势力却丝毫没有动静,难道他们的消息真那么闭塞,不知道我们到了?”任长风冷笑道:“知道我们在昆明又能怎样,向问天我们都会过,更何况他们几条臭鱼烂虾。不来招惹我们算他们识时务。”正说着话,两辆黑色汽车以急快的速度在谢文东所做的面包车两旁飞驰而过。姜森快速瞄了一眼,向后一看,后面还有数辆汽车急速而来,眉头微皱,对谢文东道:“东哥,有点不对劲。”

        谢文东也看清了,暗道果然来了!这样更好。他眯眼一笑,道:“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话音刚落,前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那两辆黑色轿车如同张开嘴巴的钳子,越过车队后迅速卡在道路中间,最前方的吉普车无路可走,只好停下来,他一停,后面的汽车自然也走不了,车中本来心情不错的阿水顿时怒火中烧,在他想来,昆明还没有谁敢拦下金三角的车,当然,***除外。他对一旁的手下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恩!”那人答应一声,下了车。几乎同时,谢文东也从车上下来,和那人一前一后向黑色轿车走去。两辆轿车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里面钻出八名黑衣大汉,其中一秃头汉子目光阴冷,冰冰扫过金三角那人,目光落在他身后谢文东的身上,本来冰冷的眼睛顿时亮光一闪,变得火热。大汉气势凌人,但金三角一向嚣张惯了,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那人走到大汉近前,抬脚一踢轿车车身,怒声道:“你们是什么东西,快点给我滚开。”

        秃头大汉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直勾勾射在谢文东脸上,冷然道:“谢文东?”

        谢文东笑眯眯的一点头,还没等他说话,金三角那人忍不住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气,指着秃头的鼻子大叫道:“***是聋子吗?没听见我说话?我们……”没等他说完,秃头看着谢文东嘿笑一声,阴沉沉道:“找的就是你!”他眼睛虽看着谢文东,但***口袋中的双手也伸出来了,快似闪电,一把将指着自己鼻子的手腕抓住,铁钳般的手掌微微用力一扭,随着喀嚓一声脆响,金三角那人的腕骨应声而断,他胳膊举着,但手掌已经搭拉下去。那人一楞,等他看清自己的断腕后才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巨痛感,可还没等叫出声,一把雪亮的钢刀刺进他的心脏。他张开的嘴巴叫不出一个字,口内都是鲜血。张大的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秃头汉子。他看着没错,这一刀正是秃头刺的。

        秃头汉子张开手掌一推他面门,那人胸前喷射出一道红癣泉,退了两步,如同被锯断的树庄一样直挺挺的倒下。腿还在一伸一缩的抽搐。自始至终,秃头汉子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谢文东,即使这样,杀死金三角那人没超过五秒钟。谢文东看着很真切,所以心中难免有一丝寒气,忍不住叹息,南洪门确实高手如云,这不起眼的秃头汉子实力未必在任长风之下,下手之狠毒却有隐隐超过。那秃头汉子没有给他太多观察的时间,大喝一声:“谢文东,那你命来!”话声未完,刀也到了。

        刀未到,刀风先至,风中还挂着未冷的血珠,打在谢文东脸上,***辣的。谢文东不是没准备,只是这一刀太快,连给他左右闪躲的机会都没留下,他只好选择向后退。谢文东急急向后倒窜出去,由于力量过猛,落地后站立不稳,又滚出两米多远,狼狈是狼狈的可以,不过终于躲过这致命一刀。这时,后面的姜森,任长风,阿水等人也都纷纷从车上下来,事情发生太快,甚至没看清秃头是怎样出刀的,金三角那兄弟已经挂了。阿水见自己人血渐当场,眼看着是活不成了,痛的嚎叫一声,伸手就摸***,这一摸才发现腰间空空如也,突然想起来时老鬼怕他们出事,毕竟去的市局,让人发现带***不好解释,把***都收上去。阿水直咬牙,从回车内,一把将车椅垫子掀开,里面空格内有几把快生了锈的***刀,看样子不使用已有不短的时间,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大喊一声道:“兄弟们,给我抄家伙!”

        秃头见一刀未中,也是大出意料之外,自己这全力一刀,天下能躲过的人没有几个,看来谢文东能闹到今天也不是侥幸。他几个连步上前,没等谢文东爬起身,至上而下又是一刀。这一刀的威力好象更胜刚才那一刀,超快速下劈的刀身划过空气发出嗡嗡声,刺耳而惊人肺腑,谢文东简直怀疑这一刀劈在自己身上会竖着将自己一分为二。他如果尽全力或许能躲过,但他没有躲,他低头时看见一双皮鞋,任长风的皮鞋。谢文东知道自己不用躲也不会有事的。

        “当啷啷!”金鸣乍起,火花四渐。任长风看出对方这一刀力量不小,他用了全力抵挡,等两刀一碰,他觉得自己手腕一沉,臂膀从根麻到头,险险刀没脱手。两把刀在谢文东鼻尖上停下,只要再向下一点,他的鼻子恐怕就不保了。谢文东挑挑眉毛,急忙爬起身。任长风盯着秃头汉子,冷然问道:“兄弟不是无名之辈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