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奶奶的!”老鬼一把将那人推到一边,一提衣襟,从腰间拔出***,转身就往外走。

        老鬼这架势,傻子也能看出他要干什么去。谢文东抓住他胳膊,沉声道:“如果你这时去找南洪门,等于送死。而且,这次南洪门主要的目标是我,如果要出头也应该是***。”“你得了吧你!”老鬼用力一甩胳膊,瞪着绿豆眼,喊道:“这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单纯的南北之争了,他南洪门杀了我的兄弟,抢走我的货,我不把这比帐算清以后还怎么混,怎么能消去我心头之恨!”呵呵!谢文东心中偷笑,面上却带有担忧之色,叹道:“南洪门不好惹,他们在云南时间长久,根深蒂固,不是你说讨回公道就能讨回来的,更何况,他们这次偷袭也死了不少人,我看让他们把货交出来就算了,别因为我让你们本来平安无事的两家闹得不合。”“我……我……”老鬼一张脸憋成酱紫色,嘴唇哆嗦半天,指着谢文东鼻子,气得硬是没说出话来。

        谢文东腰板一挺,挥手把老鬼的手打向一边,低气十足道:“你放心吧,我和南洪门的人势不两立,阿水的仇我帮你抱!”

        “哎呀!”好半晌,老鬼长长***一声,破口叫嚷道:“我们金三角的仇还用你帮着抱吗?你们和南洪门有什么恩怨我不管,反正金三角和南洪门这个梁子是结下了。”他纂紧拳头,恶狠狠道:“你要我兄弟一条命,我让你‘全屯子’的人命来赔!”

        谢文东耸耸肩,拍了拍他肩膀,意味深长道:“鬼兄,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你的,和你站在同一阵线。不要把我刚才说得话当玩笑,南洪门的实力决非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的衣服,叹道:“如果我没穿防弹衣,就是有十条命也拣不回来,既然你决定和南洪门闹僵,就得加倍小心他们的报复,我不希望你有事,更不愿看见你落得和阿水一样下场。”谢文东段话半真半假,可能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哪句是出于真心。老鬼听后,眼圈一红,深深一点头,道:“兄弟,有你这话就足够了。”他吸了口气,冷冷一笑,道:“南洪门即使有通天的本事,我又有和惧怕,别忘了,我是金三角的人。”话是这样说,他还是缓缓收起***,靠着墙壁蹲下去。谢文东的几句话,让他心中的火灭了大半,理智也恢复过来。头脑一清醒,不得不认真考虑现在的形势,思前想后,觉得谢文东的话没错,这样杀到南洪门别说阿水和死去兄弟的仇抱不了,弄不好自己和更多兄弟的命都得搭上。他从口袋中掏出烟,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半晌,抬头问道:“兄弟,你鬼主意最多,帮我想想现在应该怎么做?我的心乱成一团了。”

        谢文东道:“你是老鬼,我的主意可没你鬼!”“唉!别说风凉话了。”老鬼吐了口青烟,和谢文东在一起时,拿什么主意总是忍不住要问上两句,这可能快成了他的习惯。谢文东一笑,问道:“你现在手下有几个人,有几条***?”

        老鬼一楞,认真想了想,道:“百八十人没有问题。”谢文东一挑眉毛,摇头道:“那你认为和南洪门比起怎么样?”老鬼一皱眉,道:“好象有那么一点差距。”“那就是了。”谢文东道:“只是一点差距吗?别说整个南洪门,就只说南洪门在昆明的势力你都未必能应付得来。现在你最应该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向将军要人手,要***杆子,只有这样,才能和南洪门相抗衡。金三角的名头固然够吓人,别忘了,这里是中国,不是缅甸,没有足够的低气,你仍然什么事都做不成,真要是闹翻了,别说报仇,你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个问题。”

        “恩!”老鬼听后顿时豁然开朗,一拍肥大的脑袋,点头赞道:“对,兄弟说得对极了,我这就给将军打***。”老鬼是做就做,刚说完,把***掏出来。谢文东摇头,拉住他拨打***的手腕,反问道:“你认为现在这个情况将军会给你派人吗?”

        老鬼眨眨眼睛,狐疑道:“我又不是将军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谢文东微微一笑,道:“我说他不会,不只不会,还会阻止你和南洪门开战。”“哦?”老鬼不解,忙问:“这话怎么说?”

        谢文东只是笑,并未说话,眼睛左右转了转,瞄一圈周围众人。老鬼明白他的意思,手一挥,对手下众人道:“你们都出去,我和谢兄弟商量点事。”这些金三角的军人不是傻瓜,一各个低着头,识趣的退出房间。房内只剩下谢文东、老鬼和姜森等人,当然,还有阿水的尸体。等众人出了房间,老鬼道:“现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谢文东轻揉下巴,停顿好一会,才开口道:“你们和南洪门没什么往来吧?”老鬼摇头,道:“没有。向问天一向讨厌***,他的手下自然不敢贩卖,和我们金三角基本上没有往来。”谢文东道:“可南洪门掌控着南方的黑道,你们金三角大部分货都要走中国这条路线,一旦和南洪门闹翻,这条太平路可就没那么太平了。我虽然和将军接触不深,可还是能看出他是一代枭雄,这样的人不会因为一两条人命而为自己布下麻烦的。你说呢?”

        “这个……”老鬼倒吸一口凉气,他认识将军的时间自然比谢文东早的多,将军的为人他自然也再熟悉不过,经谢文东这么一说,还确实有这个可能。他甩甩头,道:“但阿水的仇不能这样算了,我这一辈子没什么亲人,阿水就象我亲弟弟一样,让我忍,我忍不了。”谢文东嘴角一动,道:“只要你让将军觉得南洪门已经威胁到他的利益,不用你说,他自然会动手的。”

        “怎样才能让将军觉得南洪门威胁到他的利益?”老鬼反复琢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这个简单。”谢文东诡笑道:“如果南洪门不让你们金三角的势力在中国立足,你说将军会不会着急?”见老鬼还没明白,张大双眼莫名的看着他,谢文东只能苦笑,无奈道:“多去招惹南洪门,他们一急,自然不会让你们在昆明立足的。”

        老鬼眼珠转了转,起身在屋中来回徘徊两趟,站稳后点头道:“我明白了,知道怎么做了。”谢文东一笑,道:“找茬简单,但找南洪门的茬并不容易,弄不好会惹火烧身。”老鬼一咬牙关,道:“我不怕死。”

        “无谓的死是一种愚蠢。我可以帮你,多一个人也多一分力量。”谢文东大摇起头,面露真诚道。

        老鬼不傻,心里精得很,只是经常装糊涂,和谢文东在一起,他认为自己还是傻一点的好。他不是不知道谢文东想借自己的手,更严格说是借金三角的手平掉南洪门在昆明的势力,这样对南洪门是个不小的打击,而且又多了一个大敌,这自然是谢文东最想看到的,老鬼之所以不挑明,是他也默许了,如果让他选择,他更希望控制云南的黑道力量是谢文东,双方不止情谊深,利益关系也紧密,凭他和谢文东的关系,他可以在云南更加放得开手脚,为所欲为,而以谢文东的能力,也确实可以保证这一点。老鬼干笑两声,道:“不知道谢兄弟帮我是以什么身份?北洪门大哥还是文东会老大?”谢文东笑了,眼睛弯弯成月牙,半晌,说道:“文东会!”

        谢文东声音不大,但足够全房间人听清楚的,姜森、任长风等人听后具是一惊,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他,里面有不解,还有疑惑。老鬼对这个***并不感到意外,他凝思片刻,道:“以我认识的谢文东,他不会做任何没有利益的事。”

        “没错!”谢文东眼睛弯得更深,道:“但南洪门和我势不两立,他只要还存在一天,我就一天睡不安稳。”

        这倒是实话。老鬼暗叹一声,一挑眉毛,问道:“只因为这个?没有别的原因了?”

        谢文东一整衣服,边向外走边说道:“昆明,云南!”老鬼嘿嘿两声,道:“好大的胃口,那我会有什么好处。”谢文东头也没回,摆手道:“保你金三角在云南一路平安。”“就凭你一句话?”“我说的就是理。”老鬼默然,低头盘算。谢文东又道:“给我一辆车。”“去哪?”“市里。”老鬼听了直皱眉,大声道:“你疯了,现在回市内干什么,这不等于找死一样嘛。”

        谢文东转头一笑,道:“只有这个时候回去才最安全。我要赶凌晨的飞机,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要走?”老鬼上前几步追问道。“恩!”谢文东道:“回老家一趟。”老鬼问道:“回H市,那里发生什么急事了吗?”谢文东摇头,笑眯眯道:“不回去一趟,怎么找人帮你?”“哧!”老鬼一张嘴撇得老长,嘟囔道:“你这话只能骗骗鬼吧!”刚说完,立刻意识到自己失口,他的外号不就是老鬼嘛!谢文东哈哈大笑,领姜森等人走出房间。

        老鬼出手一向大方,这点倒和谢文东很象。他拿出两辆车供谢文东使用,用他的话讲:金三角不会委屈朋友,老鬼更不会。

        谢文东和姜森、、任长风、金眼三人同做一辆轿车,***四人一车。路中,姜森拍了拍皮制的坐椅,叹道:“老鬼的确很够朋友。”这点谢文东不反对,点头道:“他的确是一个可以深交的人。”“可是……”姜森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谢文东笑道:“有话就说。”姜森小心的看了看他,还是忍不住道:“可是东哥却利用了他,利用了他和阿水之间的兄弟情谊。”

        “他知道。”谢文东扭头看向窗外,黑色迷茫,路灯如同一条发亮的火蛇,一闪而逝。

        “他知道?”不只姜森惊讶,任长风二人也同是一楞。谢文东道:“金三角常年战乱,三百六五天得有一半在硝烟中度过,能在这种环境生存的人哪有平庸之辈,幺麽身手过人,幺麽诡计多端,老鬼文不能文武不能武,他能活到今天可不是运气,别把这人看得太简单了,说不定他其实比我都精呢。”姜森眼珠差点没飞出来,老鬼膀大腰圆,体形肥态,人没进屋,肚子还进来了,平时看他也是犀利糊涂、笑笑哈哈的,和笑面弥勒佛差不多,没想到谢文东竟然说出这样的评论。连任长风都忍不住道:“比东哥还精?没看出来。”姜森问道:“既然他知道还甘心受我们的利用?”

        谢文东道:“可能他讨厌南洪门,向问天的为人和他们格格不入,可能南洪门以前就和金三角有磨差,只是一直被双方回避没有象这次这样激化,可能他更希望由我来做主云南,他们做事也更方便一些,可能……‘可能’有很多,谁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任长风呵呵一笑,玩笑道:“可能他真把东哥当朋友,想借这次机会帮你一把。”

        谢文东一楞,默默良久,才正色道:“不管怎样,他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