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三百零三章 谭家家主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06 11: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者望着李落,略作迫切的问道:“公子平日里读写什么书?”

    “这个么,我读的书较为杂乱,什么书都看。  ”李落细想一下,无奈回道。

    “道德赋,平心策,还有礼语,自在记,老学,天下经,这些书公子都看过么?”

    李落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这些书当年李落年幼时,西席先生多有传授。

    老者长出了一口气,看着李落又再顺眼了几分,抚须笑道:“好,好,读书人那能不读这些呢,你还读什么书?“

    “这个,”李落微微一愣,洒然笑道:“还读过水利法记,山川志,风水行学,五府异志,平国策,行军策……”

    李落还待说下去,就见老者一脸惊讶,轻轻一笑,止住话语:“差不多就这些了。”

    老者怔了怔,长吁了一口气,出言接道:“公子,你读的书确是杂乱啊,有几本老夫也只是听说过,还不曾读过。”

    李落神色如常,殊无得色,闻言轻轻回了一礼。

    老者晃了晃脑袋,颇有相见恨晚之意,拉着李落胳膊说道:“老夫何燕颔,敢问公子大名?”

    李落含笑应道:“我姓李,双字玄楼。”

    “玄楼,玄楼。”何燕颔念了两遍,双掌一拍道:“和老夫的名字有几分相似,有缘,有缘。”

    说罢便和李落谈起书中诗词语句来,状若无人,周围几人见怪不怪,不去理会李落和何燕颔二人,自在喝茶。

    过了半个时辰,天气稍稍凉了些许,众人起身,准备赶路。

    李落告了声辞,就要离去,何燕颔颇有些依依不舍,难得遇见一个品性与自己如此相投之人,甚为惋惜,扬声说道:“李公子,不如和我们一道走吧。”

    李落微微一顿,何燕颔同行的中年男子韩良低声说道:“何老先生,这样不妥吧,老爷和夫人不知道同不同意。”

    何燕颔大袖一摆,喝道:“这有何不妥,一个上京赶考的书生罢了,夫人老爷那里老夫去说。”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李落,看着李落清秀面容,一想也是如此,也不再坚持,呵呵笑道:“何老,那让他和你乘一辆车?”

    何燕颔点了点头,扬扬手招呼李落道:“李公子,过来,和老夫共乘,省的你一个人行走不便。”

    李落谢了一礼,正要推辞,身旁韩良笑道:“难得有合何老脾气的,再过个一两州就到泉州边境了,那里不怎么太平,公子还是随我们走好些。”

    李落一愣,眉头微皱,又再低头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马匹,牟然展颜一笑,躬身一礼,道:“玄楼谢过诸位盛情。”

    何燕颔大喜,急忙招手道:“李公子,过来这边。”

    李落取下马身之上的行囊,走了过去,这匹瘦马,李落送与了韩良,添在队伍骡马之中,还能背些家当,众人之中尚还有几个赶马的好手,不怕它再这般懒惰。

    何燕颔在这些人中颇有些地位,自己独有一辆篷车,虽是甚为简陋,但也好过余下一些下人。

    李落随身不过一个包袱,占不了多少地方,上车之后,何燕颔便拉着李落探讨些学问识见,李落也不做作,一一作答,见解颇有独到之处。

    何燕颔大是高兴,引为知己,怎奈年岁大了,和李落说了许久,便有些困乏,实在撑不住,告了声得罪,在篷车中躺了下来,稍作休息。

    李落钻出蓬帘,和赶车的伙计坐在车辕上,闲聊几句,又自取出医书,研读了起来。

    众人以为李落在苦读经书,以备到了卓城之后应试,皆是一笑,虽有些轻视两人的迂腐之态,但李落看似这般刻苦求学,倒也无人出言不逊,嘲弄与他。

    天色渐晚,车队入镇,找了处客栈住了下来,护院武士见何燕颔引了一陌生男子,颇是不喜,不过见李落只是个书生,严词几句,耐着何燕颔的颜面,也便没有再说什么。

    晚膳时分,何燕颔向东主夫人老爷引见了李落,言语之中,甚是推崇。

    李落从何燕颔言谈之中知晓,他是泉州兴安府谭家西席,谭家家境颇为殷实,早年从商,家中出过几个地方府官,在兴安府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宗族。

    家主谭相如,年近五十,膝下两子一女,大儿子早些年家中使了些手段,在卓州为官,据说官职还不算小。

    一女早已出嫁他乡,现在泉州与小儿子一起过活,这小儿子继承祖业,娶得临近府郡女子颜氏为妻,育有一子,刚满十岁,甚是调皮捣蛋,何燕颔也极是头疼。

    好在这孩子还算惧怕何燕颔,若是何燕颔动怒,倒也能管得住他。

    此番背井离乡,正是投奔远在卓州的长子,只是内中缘由为何,何燕颔便不知晓了。

    谭相如夫人谢氏见何燕颔领旁人同行,略有些不喜,谭相如倒没有异色,待李落甚是客气,与李落闲谈几句,李落不卑不亢,举止有礼,自有一股书卷之气。

    谭相如本就看重读书人,见李落如此,更是欣喜,谢氏也渐渐放下心来,瞧见李落半鬓白,以为李落是寒窗苦读,落得这般田地,生出几分疼惜之意来,不似刚见李落时的冷漠。

    同座谭相如之子谭祺相陪,对李落亦是颇为客气,不曾有倨傲之态,家风甚严,只是不见妻子颜氏和幼子,许是不便抛头露面,早早歇息去了。

    一夜无语。经后三日,李落便随着谭家众人一起向贡州行去,过了贡州,便到卓州了。

    白日里李落不是和何燕颔谈书论道,便是一人苦读医书,难得清闲,谭相如命人给二人送来了一些日常用度之物,甚是精致,李落连连推辞,终了还是何燕颔做主收下,领受了谭相如的一番美意。

    车马行入泉州边界,再有几日便可进入贡州境内,护院似是紧张起来,车前车后不时奔走,命众人加紧赶路,若非得以,不许停下来休息,俱见凝重之意。(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