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五百五十六章 姿势全解锁,技能MAX    文 / 傲无常 更新时间: 2017-09-06 11:4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与此同时,整个天师府外笼罩上了一层巨大的透明护罩。  它就像是一堵无形的巨墙,挡住了巨浪的冲击。

    轰!

    护罩颤抖,空气爆裂,气流旋转涌动。碎浪被抛飞到半空中,掺和着暴雨倾盆落下。

    紧接着,又是一道巨浪毫不留情地轰上,撞击在护盾上,爆出来的巨响和雷电交鸣,震得人耳膜鼓胀欲裂。

    整个小镇,已经被泸溪河中的大水湮没了一小半。

    一些汽车,家具等等已经被水浪冲起,在水面上横冲直撞。

    整个场景,犹如世界末日一般。

    天师府中冲出一个个道士,他们燃烧着符,身上顶着光盾,四处救人。而那些女妖,也是纷纷显出原形,将落水的人类都救起。

    她们虽然是妖类,但长久以来一直都是和人类共处,人妖之间的界限早就已经很模糊了。怎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类伤亡?

    王焱也被惊呆了,这声势可真够浩大的。水漫金山,不,应该说水淹天师府。也亏那宝彩儿干得出来,这简直就是现代版水漫金山寺啊。

    而且天师府真是底蕴浑厚,如此庞大的建筑规模,也能靠着大阵围护起来。那激出来的巨大光盾,防御力真是十分惊人,怕是能硬扛得住导弹攻击。

    “妖孽,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造孽。”张天师惊怒交加,手中桃木剑在空中连连疾舞,“急急如律令,天雷***,灭妖除魔。”

    轰轰轰!

    一道道的天雷从天际引动,金蛇狂舞般向宝彩儿打去。

    “哈哈哈~”宝彩儿嘴角溢着鲜血,脸色惨白至极,双手连挥,激荡起一股股的水浪疯狂地向天师府继续攻去,“老牛鼻子,就许你蛮不讲理,斩我姻缘。就不许我宝彩儿毁你家半片瓦棱吗?老东西,看你是先轰死我,还是本王先行冲爆你的天师府。”

    对于那些天雷,她只是激荡起一股气劲水盾,随随便便阻挡。

    轰轰轰!

    每硬扛一道天雷,她的嘴角就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就更加惨白。

    但是一道道的排浪轰击下,天师府的护山大阵已经摇摇欲坠,那个大型护盾,防御度也不断下降,如一个扭曲的鸡蛋般即将达到破碎的临界点。

    “彩儿,彩儿你不要这样。”张卫道一拳一拳地轰着崖壁护盾,每一拳他都被震得倒飞出去,口喷鲜血,可是他依旧不顾一切地冲击着崖壁禁制。声嘶力竭地喊着,“彩儿你快走,你这样会死的。你若若死,我张卫道绝不愿意独活。”

    “轰!”

    又是一道天雷轰在了宝彩儿身上,轰爆了她的简易护盾。宝彩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裸~露出来的香肩一片焦黑,她晃晃悠悠地凌空虚立着,眼神凄凉地看着崖洞中的张卫道,她嘶哑地呐喊着:“张郎,若不能与你厮守。我就算活着,这天空也是灰暗,这大地也是毫无生机。我宁愿死,也不愿和你分开。”

    “嘶!真是太拼了。”

    一时间,心中都隐隐有些感动。不管他们是豺狼虎豹也好,奸~情火热也罢,至少能拼成这样,也不容易。

    张天师悬立于半空中,暴雨在接近他数米处。如水流遇石一般,向两侧分开。鏖战至今,他身上没有沾湿半点。

    道袍猎猎,云冠威仪。

    只是那桃木剑引动的最后一道威力强大的天雷,却是迟迟不肯落下。他怕,怕轰死了那宝彩儿,自己那愣头青儿子跟着去殉葬。

    身为***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张天师在当年,自然要响应国家的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孩子。这张卫道可是他张家的独苗。

    若他死了,张家两千年来的传承就要断掉了。到时候,他有什么脸面去见张家的列祖列宗?

    “彩儿,你先别急。”张卫道在崖洞中嘶吼道,“等那老家伙驾鹤飞升,或是退位归贤后,我成了张天师,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们了。”

    “噗!”张天师一口老血差点喷死,这逆子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话吗?有这么诅咒自家老爹早死的吗?

    “张郎,可是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让我等数十年,我怕连头都白了。”宝彩儿一脸凄惨容,蓦地,她眼睛一亮道,“也对啊,你爹死了,你不就自动成为新任天师了吗?不如本王拼一拼,先送这老东西归天,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这下,就连王焱也快要***了。虽然他也知道最毒妇人心。可是,也真心没必要当着张天师的面说要干掉他,帮助儿子篡位吧?

    如此***辣的奸~情,也是让王焱醉了。

    “不行,那可是我爹啊。”张卫道急忙吼叫着阻止,“彩儿,如果你要杀我爹,我这辈子不会原谅你。”

    还好,张卫道至少还没癫狂到弑父的程度。

    “唉~大过年的,真是够了。”王焱叹了一口气,身形一晃,挡在了宝彩儿的面前,“宝姨,如果你还想和卫道在一起,就先收了法术。否则,我立即抓你进去,你的行为可是违反了法律。”

    “抓我,哼。小焱你想抓我的话,还得练几年。”宝彩儿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神中压根就不信。

    “宝彩儿,我可是个有组织的人。”王焱镇定地说道,“我抓你,你敢拘捕的话,就是暴力抗法。接下来,就会对你全世界通缉,自然会有更强的人来抓你。到时候,你的罪名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大不了就是被***到妖狱去而已。”宝彩儿气势汹汹地说,“本王不受威胁,以本王的寿元,再活个几百年绰绰有余。”

    “呵呵,别说几百年了。就算是几十年,你也麻烦大了。”王焱分析道,“张家世代传承了两千年,张卫道总得替张家留个后吧?如果你在妖狱待个几十年再出来,说不定张卫道连孙子辈都有了。这你愿意?”

    “他敢,他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的。”宝彩儿一下子有些虚了,手诀一掐,潮水的度缓慢了下。

    见状,张天师也是趁势收起了最后一道天雷。那是五雷***中最强的一道天雷,即便是s级强者防御薄弱的情况下被正面击中,怕也是凶多吉少。

    “宝姨,亏你还是经历了红尘滚滚的妖。”王焱一脸无语的摸着鼻子说,“男人在荷尔蒙分泌旺盛情况下说的山盟海誓也能信?”

    “臭小子,虽然你是我外甥。长得又帅,但是敢污蔑我家张郎,就别怪我这做姨娘的,翻脸不认人。”宝彩儿脸色一黑,怒声道。

    “好吧好吧,咱家卫道兄弟人品的确不错,但是你架不住他要为了张家考虑啊?就算不爱,也得为张家留个后吧?”王焱呵呵说道,“这留着留着,说不定就留出感情来了呢?这叫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宝彩儿气势一弱,明显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宝姨,您和我师娘情同姐妹,也是我纯阳一脉的亲戚。”王焱一脸正色地说道,“这件事情,就让我来试着处理一下。如若处理不好,您要再飙再闹也不迟。”

    “行,那宝阿姨就听你一次。”宝彩儿手势一敛,天空中的黑压压乌云逐渐消散,倾盆暴雨骤然而停。

    那漫天的潮水,也缓缓退去,留下了一地的狼藉。

    好在这一次有众多龙虎山道士,以及女妖们救灾,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只是产生了不小的财产损失而已。

    以宝彩儿这种千年老妖的家底,多赔点钱也伤不了筋骨。

    其实王焱看宝彩儿也到了强弩之末了,强行驱动天道之力,引水系天灾岂是容易的事情?她是不惜损耗自身修为,才做到这一步的。

    真要不断持续下去,天师府的护山大阵固然有可能会被冲破。可她不是元气大伤,就是被张天师的五雷***轰成渣渣。

    见此状况,王焱也是暗松了一口气。如果事情真的到了失控的地步,他也不愿意见到。而且别说向张天师借阴阳颠倒困仙阵了,人家不揍你已经很给面了。

    “伯父。”王焱笑呵呵地拱手说,“晚辈虽然人微言轻,但此事既然是因晚辈而起,不得不就此事多说两句了。伯父啊,您是个德武兼备的强者,又是国家***委员。应当知道,咱们国家的法律是规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的。卫道早已经过十八周岁,他有权给自己做任何决定,也有责任和义务承蝶你能好好劝说劝说他。人类和妖族结合,生育的几率本就偏低,何况这宝彩儿的生命层次已经很高……”

    在张天师的允诺下,王焱穿过了崖洞禁制,到了装满张家列祖列宗雕像的洞***。

    张卫道擦了擦嘴角的血,哼声说:“老王,虽然你我是兄弟,但是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和彩儿如此相爱,绝不能让她受了委屈。”

    “你二货啊。”王焱毫不客气地赏了他个脑门瓜子,一把扭过他脖子,窃窃私语的低声问,“说点咱们男人之间的私房话,老实告诉我,我家宝姨到底哪里好,竟然能这么吸引你?”

    “呃……”张卫道一下子有些脸红了起来,“这是**,不能说。”

    “滚,兄弟之间你还和我玩这一套?”王焱低声说,“不说的话,我就立即闪人,你爹和你媳妇打生打死我再不过问。”

    “这个……我怕说了,你会动心……你又姓王……”张卫道弱弱地说着,眼神有些防贼般地看着王焱。

    我勒个去!

    姓王怎么了?

    姓王就都是隔壁老王了吗?

    见他如此猥琐,王焱突然想到了什么,凑他耳边传音说:“臭小子,不会是我家宝姨那种功夫了得,把你伺候得欲~仙欲~死,食髓知味,欲罢不能了吧?”

    “你怎么知道?”张卫道一下子精神了,眼神有些恍惚,表情有些猥琐地传音说,“兄弟啊,自从我和彩儿谈了恋爱后,我现我前二十几年都是白活了。我竟然不知道,男女之欢竟然能美妙到如此程度。彩儿的那些姿势,手段,我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们整整三天三夜……”

    “咳咳!”

    王焱急忙阻止他再说下去了,这都是些什么话啊?不就是宝彩儿的某些技术全解锁,技能点max吗?

    不过,也有可能张卫道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一下子受到的冲击性太大。

    这就好比原先以为房子里才是整个世界,但是等你推开一扇窗后,你会突然现,原来这世界是这么广阔,世界是这么美好。

    总之,王焱也是有些醉了。

    之前他还在狐疑,那么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两个能产生多少至死不渝的感情啊?

    却不料,只是**,奸~情火热,难舍难分而已。为了这个,也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王焱真想一把掐死这对另类炫恩爱的狗~男女。

    “老王,你眼珠子转什么转?你这是什么表情?”张卫道一脸警惕地说,“你可得有点道德底线啊,正所谓兄弟妻不客气,不对,是不可欺。你要是敢打彩儿的主意,咱们俩恩断义绝。”

    “呃……我的道德标准向来很高,而且口味可没你那么重。”王焱无奈地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不过既然这样,我倒也是理解你的,你不就是想和宝彩儿长相厮守吗?”

    长相厮守那几个字,王焱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只是为了达成目的,王焱只好强忍了。

    “没错,所以我要娶彩儿为正妻,给她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张卫道拍了拍胸脯,义正词严地说道。

    “我说,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王焱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哼声说,“知道什么叫做忍一时风平浪静吗?你不会先把这一茬过了,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吗?你家老爷子,现在正在气头上,也是架在火堆上下不来。咱先给他个梯子下个台,然后你和宝彩儿好好表现,慢慢磨。正所谓水滴石穿,金石为开。你这硬来蛮干,是行不通的。”

    “可是,老王,我总觉得这样亏待了彩儿。”张卫道有些松动了,只是脸皮上挂不住,“我和彩儿,可是真爱。”

    “幼稚,为了你和宝彩儿伟大而奇迹般的爱情,你们连这点点牺牲都做不到吗?”王焱很轻蔑地笑了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质疑你们口口声声的所谓真爱。算了算了,我也懒得和你再嗦,你要是觉得ok,就老老实实先把事情平息下来。你要是觉得心头不爽,那就继续闹腾,闹得天翻地覆,闹得你爹长期把你***起来。”

    “我不怕。”张卫道外强中干的挺了挺胸膛。

    “好,果然够豪气,够男人。”王焱拍着他肩膀,啧啧赞道,“小伙子,我很欣赏你的坚持和勇气。你这样做,兄弟也支持你。你呢好好地继续在你家列祖列宗面前反省自己。你家彩儿兄弟我先替你照顾了。”

    前面的话还好,可是王焱的后半句一下子让张卫道蹦了起来:“不行,万万不行。”他的脸色都铁青了。

    “怎么不行?”王焱似笑非笑。

    “你姓王,长得有那么帅,又会哄女人开心。”张卫道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彩儿不需要你照顾,你躲她越远越好。”

    “你说不行就不行啊?你在面壁思过呢,管得了那么多吗?反正我这老王名头,也被你坐实了。”王焱向外走去,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姿势全解锁,技能点max这种人间极品我还真没试过。”

    “王哥,老大,您别走啊。我听你的,一切都听你的,你说啥是啥。”张卫道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王焱的大腿,谄媚地笑道,“从今往后,你让小弟往东,小弟绝不往西。总之,只要你躲彩儿远一点就行。”

    “行,那你先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了。”王焱一脸高冷的看着他,早知如此,何必嚣张呢?

    “爹,我错了。我和彩儿只是先谈谈恋爱,暂时不谈婚论嫁。”张卫道冲到了禁制边上,大声喊道,“彩儿,咱们慢慢相处,我们只要是真爱,迟早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噗!

    张天师差点从半空中载了下来,不是吧,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这王焱臭小子,倒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直以来,因为是根独苗的缘故,张天师对这儿子是万般宠溺。打小到大,就没有这么听话顺溜过。

    “张郎,我一切都听你的,只要我们能厮守在一起就好。”宝彩儿一脸温良恭顺,活脱脱地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媳妇。

    “彩儿,你是我的宝,我这辈子都疼你。”张卫道一脸甜蜜的喊道。

    “咳咳!”

    王焱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的肉麻劲,脸色淡然地自言自语道:“哎呀,我差点忘记了。我这一次的大型副本任务中,需要一件叫做‘阴阳颠倒困仙阵’的道具。唉,难啊,向张天师借的话太难了。唔,要不,找宝姨商量商量怎么办才好?”

    张卫道浑身一激灵,满脸堆笑着说:“哥,区区小事,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啊。”然后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这件事情,就包在兄弟我身上了。说起来,我还没有好好感谢哥你给我介绍女朋友呢。”

    “你真的能搞定?”王焱眼睛一眯。

    “爹。”张卫道又对外面吼了一声说,“咱家那套‘阴阳颠倒困仙阵’,借我家王焱大哥用一阵子。”

    张天师眼一翻,差点昏了过去。这叫个什么事啊?镇派阵法,也能随随便便乱借的吗?这姓王的臭小子,对自家宝贝儿子使了什么法术啊?

    “这个,爹要考虑一下。”张天师对王焱充满了碎碎念,怎么自家儿子光听他话了?

    “呵呵。”王焱耸肩笑了笑,“卫道啊,我看还是不麻烦你了……我找……”

    “别啊,千万别啊。”

    张卫道脸色大变,急忙向张天师吼道:“爹,你不借的话,就别怪我给张家绝后了啊。”

    张天师一下子脸色铁青,好悬没从半空中摔下去。邪术,王焱这臭小子一定向儿子施展邪术了。

    ……

    (6ooo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