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东哥的意思呢?”***献媚的笑道。谢文东仰面道:“麻烦当然是越少越好了!”***目中精光一闪,点头道:“明白了!”警车进了市区后,谢文东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道:“靠边停下。”副座的***问道:“东哥去哪?”“随便走走,对了,你那里有钱吗,先借给我用用,以后加倍还你。”“哎呀,小事,东哥说得哪的话嘛!”他下了车,对里那***道声谢,转身离开。车里的蒜鼻头指着越走越远的谢文东,大声喊道:“你们怎么把他放……”他话没说完,***回手一记老拳打在他嘴上,下面没完的话又打回他肚子里,***眼睛一瞪,怒道:“嚷嚷什么,找揍吗?”

        谢文东漫步而行,边走边转动脑袋。是谁想杀他,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弄明白,对方是怎么了解到自己行踪的,如果说是偶遇,他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他突然站住身,挠挠头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道:“去江边!”

        舞厅是夜生活人的世界,和普通人作息正好相反,白天冷清,入夜火暴。谢文东又来到那天晚上的舞厅前,大门紧闭,左右少见人烟。谢文东上前,轻轻一推,门未锁,应声而开,他缓步走进去。里面光线昏暗,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勉强进入室内已微乎其微,偌大的舞厅内只有两三服务生装扮的人在搭理,清扫。见有人近来,一个服务生边擦桌子边无精打采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关业了。”谢文东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走到一处椅子前,大咧咧坐下,道:“我找人。”

        “找谁?”几名服务生停下手中的活,看着谢文东,疑惑问道。“小姐!”谢文东淡然道。“哧!”服务生嘲笑一声,上下看了看他,差点脱口问道你成年了吗?!其中一人还算客气,摇摇头,道:“我说了,我这里已经停业了,你想找小姐,请去别的地方找!”“我只找你这里的小姐。”谢文东一笑道。服务生还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忍不住笑问道:“那她叫什么?”

        这可难住谢文东了,当时陪他们喝酒的小姐并没有报名,那时酒喝得多,加上舞厅内闷热不通风,音乐轰鸣,脑袋昏浆浆的,连几人的长相他都记不真切。谢文东无奈道:“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三天之前,她们几人陪了那桌的客人。”他一直那天自己坐的位置。服务生看了看他指的方向,眉头一皱,冷冷道:“如果不是看你年纪不大,我真怀疑你是来找茬的。这里每天的客人数以百计,三天之前的事谁能记清?!不好意思,我帮不上你的忙。”

        谢文东叹了口气,坐在那里一动没动,声音柔和,说道:“但今天我一定要找到那几个小姐。”

        在舞厅里工作的服务生没有省油的灯,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些有势力的人。他眼睛一瞪,怒道:“如果你敢在这里耍***,那我只好请你出去了。”谢文东知道不动手是不行了,这种人他见多了,典型的目中无人,不把他们***是不会从其口中得到任何东西。他站起身,缓缓脱掉外衣,向服务生一招手,眯眼笑道:“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把我请出去的。”

        “小子,我看你真是来找茬的!”服务生喝叫一声,向谢文东冲了过去,如此同时,飞起一脚。

        这一脚很漂亮,不次于电影中的动作镜头,跳起好高,动作迅猛,声势倒有几分吓人。这种花拳绣腿谢文东自然不放在眼中,一动未动,等他的脚快要踢到自己的时候,伸手将其裤腿抓住,用力向后一拉,顿时,服务生怪叫一声,横着‘飘’了出去。“扑通!”重重摔出三米多远,他趴在地上,哼哼哑哑半天没爬起来。见他吃亏,另外两人张牙舞爪上前,其中一个还从口袋中掏出‘蝴蝶刀’,甩来甩去,不时往谢文东面前递。谢文东一翻白眼,猛得踢出一脚,脚尖点在那人下巴上,那服务生声都没吭一下,摇晃两下,倒地晕了。他眯眼看向最后一个,那人光棍得很,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在手中的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放,对着正要上前的谢文东急忙摇手,道:“别打了,让我想想!”

        谢文东一笑,这家伙倒是个机灵人嘛!他手臂一环,站着钉子步,歪头看着那人。那人敲着脑袋,绞尽脑汁想了良久,猛得一打指响,道:“我想起来了,其中有一个小姐叫绣月。”谢文东心中一喜,问道:“知道她住哪吗?”那人点头道:“去过一次,有点印象!”谢文东一笑,道:“那麻烦你了,带我走一趟。”顿了一下,又道:“当然,如果找不到这个叫绣月的女人,我保证你的下场比前两位更惨。”服务生肩膀踏下来,解释道:“我也只是隐约记得,具体能不能……”谢文东不想听这些废话,冷声命令道:“带路!”那第一个服务生吭哧着双手拄地,仰起头,声势力竭的喊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我和你没完没了……”他撕喊的声音异常尖锐,象是拿着一块石头划动玻璃,让人心痒得缩成一团。谢文东果断的举起椅子对着他脑袋砸了下去,刺耳的声音嘎然而止,连那***位他带路的服务生都长出一口气,暗暗感激谢文东。

        叫绣月的那个女人住址距离舞厅不远,走路也只是不到十分钟。一路上,服务生不停的问东问西。“你为什么非要找她们?”“其实我们这里有很多女人都挺漂亮的。”“你是干什么的,身手真不错,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他喋喋不休,谢文东却始终一句话不说,最后,被吵得心烦,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冷声道:“如果你再不闭嘴,你信不信我会将石头塞进你嘴里。”

        这句话果然有效,服务生再没敢多说一句话,带着谢文东来到一座破旧的楼前,样式古老,污迹斑斑,在高楼林立的都市这种楼房已不多见,生活在这里的多数是***低层的人。服务生看着谢文东,向楼上指了指,然后又伸出三根手指。

        谢文东揉揉发痛的脑袋,这个家伙真是罗嗦透顶,闭上嘴不说话还是一样罗嗦。他压住打人的冲动,低沉着嗓子道:“带路!”服务生一哆嗦,急忙走向楼梯。空气中充满潮湿发霉的气味,地面垃圾成堆,墙上涂抹得乱七八糟。谢文东眉头皱了皱,很是佩服生活在这里人的忍耐力。上了三楼,服务生在一黑色铁门前停下,转头对谢文东道:“到了!”

        服务生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毫无声息,没有半点反应,又敲了一阵,还是没人开门,他疑惑的看向谢文东,象是说里面没人。谢文东哼了一声,斥道:“你没吃饭吗?”他把服务生拉到一旁,抬腿对着大铁门就是两脚。“当,当!”他的力气不小,巨大的声音楼内发出荡荡回音,服务生感觉楼面都在晃动,大铁门更是首当其冲,门框的土渣都被阵落。接着,谢文东又连续踢了数脚,响声之大,恐怕连死人也被叫醒了。门内传来一窜响动,还有女人的咒骂声。“妈的,是谁啊,想拆房子吗?”

        谢文东向服务生使个眼色,自己闪身到一旁。服务生硬着头皮道:“绣月姐,是我!”

        “你是谁?”“我是福顺啊!”服务生高声喊道。“福顺?!你怎么来了,一来就挣命,看我不给你好看!”铁门嘎吱一声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身着睡衣,素面朝天的青年女人。容貌虽然只属中等,不过却带有一种浓重的媚气,最‘难能可贵’的是,她长了一双眉眼,也就是常说的那种勾人的眼睛。女人上前在服务生耳朵上狠狠抓了一把,道:“你来干什么?今天不用干活了吗?”叫福顺的服务生急忙解释道:“绣月姐,别……别生气,想你了。”

        “哧!”绣月撇嘴一笑,上下看了看福顺,道:“想我了?你有多少钱啊!”

        福顺连一红,忙解释道:“不是我,是他!”说着,他一指靠墙而站的谢文东。绣月顺势看去,这才发现还有个年轻人默默站在一旁,一双炯炯放光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你是……?”绣月觉得这年轻人挺眼熟,特别是这双眼睛,好象在哪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谢文东淡淡而笑,上前很有礼貌的一点头,道:“你好!别奇怪,我们见过面。”见女人脸上仍带迷惑,他又道:“三天之前,我们在舞厅内一起喝过酒,而且我的兄弟好象也和你一起过的夜。”

        “啊!”绣月终于想起来了,点着谢文东道:“我知道了,你是和小张一起来得那个小子嘛!”谢文东点头一笑,她说的‘小张’应该是老三没错,这也正是他好奇的,见绣月只穿一件薄薄睡衣,他道:“外面冷,我们进屋去谈怎么样?”

        绣月忧郁一下,还是点头道:“那好吧,不过屋里有点乱。”等谢文东见了屋,才知道他这有点乱是什么意思。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各种时尚杂志散落一地,其中还混杂着一拉罐,小吃,空酒瓶等物,房间内充满胭脂气味。绣月招呼道:“随便坐吧!”

        谢文东环视一圈,站在原地没动,只是道:“我不知道该坐哪?”他说得没错,房间中确实连一块干净的空地都没有。

        绣月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没去过女人的房间?女人的房间都是这样的!”

        谢文东叹了口气,难道自己在别人眼中就那么象未成年人吗?女人的房间到底是怎样,他不清楚,不过彭玲的屋子却清新整洁。他淡然一笑,道:“你要知道,我来到这里不是和你谈论房间的。”

        绣月媚笑,媚眼内琉光异彩,身子一侧,靠在谢文东身上,手扶他胸口道:“那你是来找我谈什么的?去床上谈吗?”

        谢文东仰面大笑,环手拥住她的腰际,笑道:“既然你想***上谈,我就满足你!”说着,他手臂一用力,将绣月横着抱起,双膀一晃,一团白影伴随着惊叫声,准确无误的砸在床上。没等她起身,谢文东已窜到床头,飘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她耳边轻轻道:“问你几个问题。”服务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亲密不间’的两个人,好一会,他把眼睛一闭,悄悄摸出房间。出来后,他长长出了口气,本来以为谢文东是一个什么样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也只是个好色之徒嘛!

        绣月转过头,惊魂未定,吐气如兰,阵阵带着女人芬芳的热气打在谢文东脸上,痒痒的。她道:“你想问什么?”

        谢文东将从***那借来的钱拿出来,放在绣月眼前,道:“只要你能给出我满意的***,这些钱都是你的!”

        小姐爱财!绣月当然也不例外。几张百元钞票,她只一打眼就看出那不少于千元,顿时心花怒放,在谢文东脸上亲了一口,甜笑道:“你问吧,今天我的一切都属于你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