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四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老脸一红,看了看下面的***尤物,却丝毫提不起‘性趣’。让谢文东这种人对一个陌生女人产生冲动,比杀了他还难,更何况他是一个自制力极强的人。他眯眼一笑道:“我要你脑袋中的一切。你还记得我吗?”

        绣月一楞,摇头道:“不记得!”或许你只记得钱了!谢文东心中冷笑,面上表情如故,又笑问道:“三天之前,那晚你接待了我和我的几个同学,这你还记得吧?!”绣月目中闪过一丝迷离之色,看着谢文东好一会,才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和小松一起来的!”小松?谢文东心中一动,暗道她说得会不会是老三呢?老三的名字叫张雪松。问道:“你说的这个小松原名叫什么?”“这个我不知道。”女郎道:“我从来没问过他,你要明白,做我们这行是不问客人姓名的,大家都忌讳嘛……”谢文东点点头,不想听她们这行的行规是什么,打断他的话,道:“他是不是高个子,挺瘦的,长脸,短平头?”

        绣月连连点头道:“没错,就是他!”“我看你俩好象很熟的样子,他经常来这个舞厅吗?”“是啊!我们是老熟人了,不过,那天晚上很奇怪……”“奇怪什么?”“我和他进楼上的小屋之后他并……并没有做那种事,而是一句话没说就跑了。以前他不会这样的,你要知道,我也是很迷人的,他没回见了我都急得不得了呢!”

        她说话时那种无知愚昧的表情让谢文东快要忍不住发笑,但他却笑不出来。老三急着出去干什么?他实在我想往坏的方向想,但又不得不去考虑。好久,见他趴在自己身上毫无动静,下身也是平平没有勃起的迹象,绣月忍不住问道:“我说,你是不是不行啊,如果不行就赶快让开,问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说着,把床边的钞票塞进衣内,生怕谢文东会拿走似的。

        谢文东面无表情,默默问道:“他经常一个人来舞厅吗?”“哎呀,你怎么这么多话,有时也和***人一起来。”“和谁?”“我怎么知道。”谢文东凝目,眼神象是一把尖刀刺在绣月脸上,问道:“真的不知道吗?”

        绣月一抖,她还没见过任何一个男人用这种杀人般的眼神看着自己,无形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迎面压来,脸上***辣的,心脏没来由的跳动加速,嘴唇一颤,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谢文东凝视片刻,才缓缓起身,飘身下了床,柔声道:“希望你没骗我。”谢文东一离开,压力顿时消失,绣月的胆子也壮起来,纳闷自己刚才怕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自己在这一片也是小有名气的,认识的‘大人物’也不少,想罢,她一撇嘴,从床上翻起身,不满道:“凭什么只是你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谢文东仰面一笑,道:“凭我花钱了!我的名字嘛,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他想知道的绣月已经说了。他用手指轻轻敲着脑袋,缓步向外走去,临出门前,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女郎,柔声笑问道:“别把我今天来这里的事告诉别人好吗?”“哧!谁稀罕!”绣月嘴角快撇到耳朵下,一脸的不在乎。

        谢文东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又缓缓放下,他现在要去找一个人,但是却需要时间,不能走漏任何风声。他转过身,眼睛眯眯成两条弯弯的黑线,笑得很天真,也笑得很无害。他边走向床边,边道:“我想,我应该把我没做完的事做完!”

        绣月误解了他的意思,抛个眉眼,娇笑道:“哦,我以为你是‘六点半’呢?”说着,有意无意的瞄向谢文东下身。

        谢文东来到床边,右手自然的放在身后,左手一扶绣月葡萄红色的长发,笑问道:“六点半是什么意思?”

        绣月连连鬼笑,一指他下身,道:“这你都不知道,***,让姐姐好好教教你……”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再也说不出口了。“不用了!”谢文东把金刀上的血迹在被单上擦了擦,然后,摊开毯子,将床上女郎的尸体盖好。让小姐闭上嘴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永远也开不了口。谢文东在做他自认为应该去做的事时,从来不会手软的。

        他走出房间,那服务生在方厅内早已等候多时,见他出来,不怀好意的问道:“解决了吗?”

        谢文东一笑,道:“解决了!”服务生心照不喧,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谢文东一拍他肩膀,道:“哪来那些废话,走吧!”“绣月姐呢?”说着,他还想拔门缝往房间内看看,谢文东抬腿在他***上踢了一脚,道:“她睡了,有什么好看的!”

        服务生一脸明白的表情,揉了揉***,对他献笑道:“看不出来,兄弟的体格不错啊,能把绣月那搔……搞睡了!嘿嘿!”

        出了这座破烂的老楼,把服务生打发走,谢文东长长出口气,随便找了一间公共***亭,他给三眼打了***。三眼一听是谢文东的声音,情绪有些激动,忙问道:“东哥,你在哪?我们都快要担心死了,有没有什么事……”谢文东笑道:“你听我说……”五分钟后,他挂断***,打车直去H大。谢文东到的时候,正赶上课间休息,略微一打听,找到自己班级所在的教室。人来人往中,他悄悄不留痕迹的走进教室内,目光一扫,他想找的人没看见,却瞧到老四肥胖扎眼的身躯。他缓步走了过去。老四正和旁边一位他不认识的女生聊得热火朝天,谢文东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老四回头一看,眼睛一亮,连忙起身,一记老拳打在谢文东胸口上,声音洪亮,道:“老七,你又死哪去了,好几天不见人影。”谢文东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半开玩笑道:“没办法,让人追得紧。”“***!”老四本来不大的老鼠眼瞪得滚圆,问道:“怎么?咱们这么老实的老七也有人追了?”他转头对旁边的女生道:“你还不认识他吧,他是我们寝室的老七,神龙见首不见尾,成天玩失踪,这不,刚回来和我们吃顿饭,又是三天无影踪!”

        谢文东闻言苦笑,转目一看老四旁边的女生,相貌虽然普通,不过打扮很洋气,显得几分可爱。他状似随意问道:“老三怎么没来上课?”老四听后一撇嘴,语气不满道:“这家伙昨天晚上不知道去哪狂欢了,今天早上才回来,进屋就睡,现在可能在寝室里做梦取媳妇呢!”“哦?”谢文东一笑,一本正经道:“逃课睡觉?这就是他不对了,我得去找他!”说玩,转身向外走。等他走了好一会,老四才反应过来,嘟囔道:“老三逃课睡觉不对?你自己上过几节课啊?!”

        谢文东来到学生宿舍楼,轻车熟路,虽然一年多没回来,里面的大致结构还是依稀记得。找到自己的寝室,先是轻轻推了推门,发现根本没有锁,他闪身走了进去。寝室没有多大变化,和他离开时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床已经成了公用的寄存场所,大包小箱摆了整整一床。老三所在的铺位在靠左,拉着帘,里面传出均匀的鼾声。只听声音,谢文东知道他睡得很熟。

        他叹了口气,走到床边,轻轻拉开帘布,翘脚一看,床上躺得正是老三,睡得很香沉,没全不知道有人进了屋。谢文东随手拿起桌子上摆放的香烟,点燃,扒拉一下床上的人,轻轻道:“我回来了。”

        “恩……”老三随口答应一声,翻个身,继续睡。谢文东没再说话,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他。隔了半分钟,老三的身子猛然间一阵,鼾声嘎然而止,但他没有起身,仍是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靠向墙壁的面容布满惊色,背后冷汗直流。

        谢文东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知道他已经醒了,看老三这样的反应,他夹烟的手微微一抖。他拉过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喃喃道:“我能活着回来,你很意外吧!”老三依然没有动,手悄悄摸向被褥下,道:“为什么这么说。”谢文东吐出一口烟,转头遥望窗外,道:“我们是同学,又是同一个寝室的,我一直把你当成兄弟。”

        谢文东的身份老三早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老三也有听说过,既然他能找上自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老三苦笑,道:“兄弟?兄弟之间不会有秘密,你却隐藏得很深。”谢文东无奈道:“我以为我和你们走得是两条路,有些事让你们知道反而不好。”老三道:“我很早就出来混了。”他的手从被下抽出,手中多了一把银白的蝴蝶刀,又道:“你的位置真是让人眼红啊!”

        “但是你却没有那个实力。”谢文东道。老三身子一缠,声音有些激动,道:“我们年纪差不多,为什么你的运气那么好?”

        谢文东淡淡道:“这不是运气好的问题。”他看向老三,道:“偷袭我的人不会是你,对吧?因为你没那个实力。”

        老三从床上坐起,一双眼睛挂满血丝,说道:“没错!”“但你却是通风报信的人。”谢文东叹道:“有时,这种人更加可恨。”

        “可恨?”老三冷笑道:“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呢?”谢文东缓缓撩目,看着床上张牙舞爪的老三,笑道:“你配吗?”

        “哈哈……”老三气极而笑,狠声道:“试试就知道了!”说着,他翻身从床上跃下,拉开架势准备动手。谢文东一摆手道:“别急,我有个问题问你。”“什么?”“你是给谁抱得信?”老三冷笑道:“如果你能凭实力打赢我我就告诉你!”说着话,他张开双手,抓向谢文东的衣服。老三的体格很好,打架的经验也不少,跟刚出道时的三眼差不多,但和谢文东比起相差一段距离。老三抓住谢文东的衣服,暴喝一声,双膀一用力,应声将他抡起向地面猛摔。谢文东人在半空,一把抓住老三的后衣领,落地的同时,用力一拉,老三一头跄倒。两人几乎同时落地,老三没等起身,已经被谢文东压住,出手如电,捞捞扣住他脖子。老三呼吸困难,手在腰间摸了一把,带出蝴蝶刀,微微一甩,露出刀尖,向谢文东小腹猛刺。

        等刀尖接近谢文东肚子时再也刺不进去了,老三的手腕被他狠狠抓住,哼了一声,猛得向下一按,老三握刀的手掌重重撞在地面,蝴蝶刀脱手而飞。谢文东凝声问道:“那个人是谁?”

        老三挣扎几下,谢文东没给他留下丝毫空挡,最后只得放弃,不再白费力气。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和谢文东的差距有多大,老三喘着粗气,说道:“那个人你应该认识的。”“谁?”老三闭上嘴巴,嘴角挂笑。见状,谢文东也笑了,只是眼神异常冰冷,老三在他的注视下,感觉层层压力不断涌来,全身血液快要凝固。谢文东笑眯眯道:“不要逼我把我不愿意用的手段用在你身上。”老三一哆嗦,道:“如果我说了我会怎样?”谢文东凝视他良久,才缓缓道:“你不会死。”

        一句话,对于老三来说足够了,他开口道:“那人是关德麟的儿子,名叫关裴。”

        啊!谢文东暗暗吃了一惊,原来是他!关德麟是他当初抢占底盘时设计害死的,当时他知道有关裴这个人,也想除去后患,只是后者机灵得很,在他没到之前已经跑了,事隔一年有余,竟又在H市重现,出乎谢文东意料之外。这就是做事不干净的坏处!谢文东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三天之前那个晚上可能已经喂鱼了。他站起身,对老三道:“你带***找他!”

        老三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谢文东眼睛一眯,冷道:“不要骗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