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淡然一笑,客气道:“和彭伯父比起来还差得远呢!”他回头对姜森等人道:“你们在车里等我吧,我一会就出来。”说完,二人并肩进了别墅。别墅不远处阴暗的角落中隐藏着一位,把一切看得清楚,眼珠转了转,默不作声的悄悄溜走了。谢文东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个人,有些事情他也有预想不到的地方,杜庭威在眼中如同棒槌,可他确实也有自己机灵的时候。

        谢文东说是“一会”,但他和彭书林在房中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两人说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他出来时,是彭书林送到门外的,二人挥手道别。坐在车上,任长风打着呵欠问道:“东哥,你和他谈什么了,一谈就是两小时。”

        谢文东一笑,道:“该谈的都谈了。”姜森疑问道:“那个叫杜庭威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那几个随从,不像是一般人呢!”谢文东点头:“确实不是一般人,那些人都是特务连的精英。”“特务连?不会吧!”姜森沉吟,他自己同样也是特务连出身的,心中多少有些惊讶,他问道:“那杜庭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调动特务连,可怕!”谢文东嘴角上挑,道:“他的身份很一般,***家庭的公子哥,不过,他的爸爸确实很了不起,说出来,全国得有六成以上的人听说过这人的名字!”

        “哧!”姜森等人同时吸了口气,凝声问道:“中央的?”谢文东点头,并未说话。“哎呀,糟糕!”姜森突然怪叫一声,忙道:“杜庭威的老头子如此厉害,我们把他儿子打得那么惨,恐怕随时会来找我们算帐啊!”任长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发笑,可看到一直稳如泰山的姜森也有焦急的时候,忍不住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面带轻蔑道:“军方的能怎样?中央的又能怎样?如果真是欺人太甚,大不了一拼罢了,打不过,我们就跑,国内待不下去就出国,就算再惨,大不了一死,碗大个疤瘌嘛!”

        “***!”姜森用眼角上下看了看他,点头道:“你说得到轻松,真看出你是混江湖的了。”

        “嘿嘿!”任长风一挺胸脯,自信满满道:“再说,谁想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凭东哥的文东会加上洪门,就算军队打来咱们也能挺一阵呢!”姜森对任长风这种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无可奈何,他还想说什么,被谢文东挥手打断,他问二人道:“你俩别争了,一句话,中央对付我们了吗?”

        “哦……”姜森和任长风同时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暂时还没看出来有这样的苗头。”“这就是了,”谢文东笑道,“这说明杜庭威还是有顾忌的地方,但绝不是我们那自认为了不起的帮会,在中央眼中,真想除掉洪门和文东会,与踩死两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那他们顾忌什么?”任长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谢文东轻搓腮膀,眯眼道:“如果我没料错,十有***是***部的原因。”一提到***部,任长风反而更加糊涂,眉头紧锁道:“东哥,***部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叹道:“它的权利有多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一直没说话,默默开车的高强突然问道:“东哥,警方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查封我们的场子了?”他不关心杜庭威的靠山是谁,也不想研究***部是何机构,只想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事。谢文东仰面而笑,道:“会,还会再查一阵子。”高强面无表情,只是眉毛抖了抖,冷道:“真是这样,我会给彭书林点苦头。”姜森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这高强越来越像冰块了,不懂感情,难道他不知道彭书林实际上如同谢文东的岳父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谢文东马上接道:“好,强子,只要别太过分了。”他拍拍高强肩膀,细心叮嘱。

        “嗯!”高强点点头,从倒车镜看眼谢文东,嘴角抽动一下,说道:“东哥我明白。”

        “明白?”姜森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二人,好一会才道:“东哥,他是彭玲的老爹啊!”谢文东哈哈大笑,半晌,他笑眯眯道:“那又怎样,我说过,不管是谁,挡住我路我都会把他搬倒。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不会变!”“好!”任长风连连点头,挑起大拇指,赞道,“出来混,就要做到六亲不认!”姜森看了一圈三人,摸出烟,吸上一口,吐出个烟圈:“你们这帮人,疯了。”

        谢文东会疯,连疯子都不会相信。汽车开回郊区别墅,这时***的帮众大多已散了,几个小时前院里院外还人满为患,现在可冷清得很。看来三眼的舌头并不比他的刀差。谢文东赞叹的点点头。黑铁打制的院门被两名大汉缓缓拉开,汽车直行而入。进了屋内,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男二女。男的是满脸赌气样的李爽,两女则是凑到一起让谢文东头痛的人,彭玲和金蓉。见他回来,房中三人只有李爽有气无力的说句:“东哥,你回来了。”

        “啊!”谢文东看眼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紧盯着电视的彭玲和金蓉,心中叹了口气,问李爽道:“张哥他们人呢?”

        “喝酒泡妞去了!”李爽赌气囊腮道。“哦?”谢文东笑道,“有这样的好事小爽还能不去,真是新鲜。”

        李爽扬了扬脖,没说话。高强和李爽关系最熟,一看他的样子已然明白个大概,边脱掉外套边道:“一定是三眼哥没带他去,有些人,酒品太次。”“喂!”李爽本来一肚子气,被高强说个正着,老脸挂不住,拍案而起,大声喊道:“你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高强对他的虚张声势完全不放在眼中,往沙发上一坐,淡然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来吧!”

        “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我这几天感冒,早把你踢成***头了。”李爽咒骂一句,又坐了回去。真和高强打,他十有九输,这也是他之所以在高强面前“忍气吞声”的主要的原因。见任长风发呆,姜森解释道:“别奇怪,你习惯就好,吵架是他两人增进彼此感情的主要途径。”谢文东无奈摇摇头,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很少有不吵的时候。他又看向彭玲和金蓉,两人好像很默契,谁都没主动起来和他搭话,甚至至始至终也没瞥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广告联翩的电视。他走上前,自顾自的从茶几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指着电视若无其事的道:“好像它比我有吸引力得多。”

        “至少它不会脚踏两条船,勾引别人。”彭玲头也没抬,语气冰冷。

        “咕噜!”谢文东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挑着双眉,疑问道:“这话怎么讲?我勾引谁了?”

        “我!”彭玲腾的站起身,对谢文东怒目而视。“哦……”当彭玲真一较真时,谢文东心中还真有些没底,事实上她说得不是毫无道理,他确实有理亏的地方。难道是小美和小玉的事彭玲知道?自己和彭玲认识之前只对这两姐妹动过感情。他心中暗忖,可这事又有谁会告诉彭玲呢?他眼角无意中瞥到正一脸看戏,就差没带出幸灾乐祸表情的李爽,转头看了过去。李爽明显是误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以为他指的是彭玲和金蓉之间,见他看自己,连连摆手道:“东哥,这可不是我说话,是人互相之间沟通出来的。”

        谢文东暗暗一跺脚,心说要坏事,以彭玲的脾气,今天这关算是难过了。他聪明的选择沉默,这时候说什么都属无用。他往下一坐,肩膀下垂,低着脑袋,一副“我认错”的模样。见他这个样子,彭玲差点爆走,低头四下查看,希望能找到一样够硬的东西把谢文东耷拉的脑袋砸到地面以下。她怒火中烧,金蓉却是笑容满面,心中像是揣了小兔子似的,腾腾乱跳,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飞身扑进谢文东怀中,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道:“我就知道,你心中一定是有我的!”

        “啊?”谢文东被她抱得莫名其妙,茫然道:“我心中一定是有你的?有你的什么?”“扑哧!”姜森和任长风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怕自己会得内伤,二人别过头,捂嘴偷笑。彭玲见谢文东和金蓉“亲密”在一起,头脑一热,双手将茶几搬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李爽急忙上前拦住她,同时不忘替谢文东解释道:“大嫂,大嫂别生气,男人都这样。”

        “啪嚓!”彭玲被李爽宽大身躯挡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抡起茶几砸在他脑袋上,近一厘米厚的有机玻璃碎个稀烂,她眼角挂泪,气冲冲夺门而出。金蓉连忙起身,焦急道:“其实玲姐很不错,大哥哥,你应该去追她,我不在乎你和她……还有我……”谢文东脑中乱哄哄的,木然的看着金蓉,纹丝未动。“哎呀!大哥哥,你好笨啊!”金蓉无奈的一跺脚,跟着跑出房门,同时喊道:“玲姐,你等等我,听我说,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良久,谢文东才反应过劲来,头脑平静了一些,仰面长叹道:“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和什么,”李爽甩甩头道,“我只知道我的脑袋很硬,这么厚的玻璃砸在我头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头不昏,眼不花的,嘿嘿!”“是吗?”高强担忧的看看李爽,往他头上一指,悠然道:“你的头很硬吗?那为什么脑袋上还立着一块玻璃,好像还在流血呢!”“不可能!”李爽半信半疑的小心摸摸额头,手心粘粘的,暗叫不好,低头一看,手心红通通的一片,顿时,他瘫软在沙发上,发出高分贝叫声:“医生!快叫医生来!”

        谢文东木头一样做在椅子上,李爽倒在沙发上大呼小号,任长风摇头叹气,长叹一声道:“女人啊!”

        本来以为元旦之夜可以好好狂欢一下,可李爽只能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第二日三眼等人回来时,一见李爽的衰样,无不捧腹大笑。谢文东这一宿睡得并不安宁,早晨起来眼睛红红的,洗罢一番,穿戴整齐,打算找彭玲细谈。有些事情他不想再隐瞒下去,比如金蓉,比如他和高慧美、高慧玉两姐妹之间模糊不清的关系,维持现状,他自己也有一种负罪感,也感觉很累,说出来彭玲是打是骂随她便了。谢文东着装完毕,从二楼缓缓走下来。大厅人不多,一夜的狂饮大多已醉得一塌糊涂,回各自住所呼呼大睡去了。李爽脑袋系着一圈白纱布,和姜森二人手舞足蹈的聊着什么。见他下楼,二人停止对话,起身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嗯!”谢文东点头说道:“***找彭玲谈谈。”

        “我也去!”李爽姜森异口同声道。谢文东看了看二人,淡然道:“不用了,这事还是我一个人出面的好。”正说着话,“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李爽扭头,扯脖子大声叫道:“进来!”

        门一开,进来一位黑色西装的青年大汉,前向谢文东一探身,恭敬道:“东哥,外面有人找你。”“哦?”谢文东一楞,在H市谁能指名点姓的找自己?认识他的人下面兄弟也都基本认识的。李爽问道:“叫什么名?”“无名!”“***。”李爽气笑了,皱眉道,“你***啊!这年头还有没名字的人吗?”“不不……”大汉连忙解释道,“爽哥你误会了,那人说他叫‘无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