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身材中等,三十岁左右,三角眼鹰钩鼻的青年战栗起身问道:“东哥,我只是想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去帮北洪门?”

        这人名叫庞挺,谢文东记得他的名字。一笑,说道:“北洪门的老爷子对我,对文东会都有恩,我们于情于理,没有不帮的道理。”“哦……”庞挺沉吟片刻,道:“有恩要还,我不反对,但是没有必要出这么大的人力。东哥和帮会中数名堂主都南下,对我们会本身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除非……”后面的话犹豫没敢说。“除非怎样?”谢文东赞赏一点头,问道。

        庞挺撞着胆子道:“除非这和我们文东会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不然,实在没有必要这样做,可是,到现在我还没看到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也许东哥辛苦帮人家打下来的天下被人一句话就能给要回去了,那时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嘛!”

        谢文东一挑眉毛,这庞挺不错嘛,话虽刁钻,但不是没道理。当然,他知道老爷子不会这样做,不过下面的兄弟没接触过金鹏,有这种担忧不是没道理。他点头一笑,目光一扫众人,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众人纷纷表态,有的赞同,有的反对,有些人干脆提议在帮北洪门灭掉南洪门之后,文东会再反将其吞之。什么样的声音都有,谢文东反而不便表态,转目看向三眼,问道:“张哥,你有什么意见?”

        三眼多聪明,哪会不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他呵呵一笑,道:“北洪门平掉南洪门对我们文东会也是有帮助的。我们生意的主要源头在金三角,而与其相临的云南又属南洪门控制,我们做起事来一直都缚手缚脚,如果北洪门能取而带之,凭***之间的关系,那时我们的生意完全可以浮上水面,比现在的规模至少扩大一倍有余,你们说,这和我们的利益有没有关系?”

        文东会内,三眼的声音是极具分量的,特别是最近一阵子,文东会大面积的向外扩张固然和谢文东当初打下的良好基础分不开干系,但三眼的南争北战也是功不可没。谢文东在文东会内露面的机会极少,帮众何止千人,可真正见过他尊容的却没几个,他在帮会内兄弟们的眼中简直是个神话,是个遥不可及的人物,如同虚幻,不存在的一般,虚无飘渺的偶像。而三眼则恰恰相反,他是人们心中战无不胜、攻城拔寨的战神,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存在的。他说出的话,众人不得不小心掂量。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有捧人的人。陈百成绝对是其中最擅长此道的。谢文东刚回H市市,他正在DL,三眼走后,所有事宜都推到他这,可当他听说谢文东回到H市后遭人刺杀,落近冰窟窿里下落不明时,原地跳起多高。掉进冰窟窿,有十个得死十个,谢文东再厉害,可和这种非人力所能控制的自然力量比也是凶多吉少,他的第一反应是谢文东死定了,接着马上又想道他一死,文东会群龙无首,必然乱成一团。他的心象是长草了一样,在DL一分钟也呆不下去,找个借口,匆忙赶回H市,想借此机会,一举将三眼推上文东会老大的宝座,那时,他的前途将无可***,更主要的是,三眼在他心中比谢文东的分量轻得太多了,搬倒他一如反掌,时机成熟,自己一举拿下文东会的掌门人位置也不是没可能。他想得不错,但事与愿违,他刚回到H市,就得到谢文东平安归来的消息,顿时,陈百成一腔热血冰到极点。这时,他不得不继续做他奉承拍马的角色。他起身,先是分别向谢文东和三眼恭敬一点头,才转过身,大声赞同道:“东哥的提议我是绝对赞同的。而且三眼哥也将利弊讲得很明确了,帮北洪门一统洪门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况且,东哥说得话,做得事什么时候错过,我们文东会发展得这样快靠得是谁,你们还有什么好不相信质疑的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更是闭上嘴巴,就算有人不满,这时也说不出口了,再说话,就等于是对谢文东和三眼这两大巨头公开挑战了。谢文东看着口若悬河的陈百成微微一笑,有些情况之下,还真需要他这样的人。他看了看众人,问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众人相互看看,纷纷摇头,齐声道:“按东哥的意思办!”

        谢文东点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吧。过几天,我们随时可能会出发,和我同往的堂主应提前把各堂的事宜安排好,到时不要有后顾之忧。”“明白!”三眼李爽等人齐声答道。接下来,谢文东打算将赤军的事和众人商议商议,不过,***突然响起。本来安静的大厅,突如其来的***声格外唐突和刺耳。他眉头一皱,向李爽一甩头。李爽急忙跑到茶几前,接起***一听,对谢文东小声道:“东哥,找你的。”这会是谁?谢文东心中嘀咕着,狐疑的接过***。接了半分钟的时间,他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听,只是最后说了一句:“你自己也小心点!”说完,挂断***。他面上没什么变化,回到自己的位置,平静道:“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可以走了。”众人听后,顿时轻松下来,起身伸展筋骨,三三两两走出房间。

        真正注意到谢文东不对劲得只有少数几个人。姜森就是其中之一。当大部分人走后,大厅内只胜下三眼李爽等人时,他问道:“东哥,怎么回事?”这时,谢文东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冷冷道:“有消息说,彭书林被人绑架了。”

        众人听后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人名听错了。彭书林会让人绑架?那可是省厅厅长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绑架这位太岁,恐怕就算以文东会的实力要对他下手也得三思而行,在H市,在东北,再找出不一个比文东会实力更大的黑道帮会。三眼脸色突然一变,担忧道:“如果彭书林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说中央会怀疑到谁头上?”

        “啊?”李爽瞪大眼睛道:“不会是我们吧?”姜森无奈道:“不是我们还能是谁?彭书林是大人物,整个东北敢碰他的人都不多,我们文东会绝对是这不多中最显眼的一个。而且,他刚刚查了我们好几家舞厅和赌场,而且有继续下去的迹象。不管出于哪方面讲,我们既有动机又有理由。”“糟糕!”李爽一拍脑袋,无力道:“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姜森摇头,看向谢文东,心中不无嘀咕道:“我只是怀疑,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见谢文东一直沉没不语,三眼上前问道:“东哥,你在想什么?”谢文东淡淡道:“彭玲。”

        彭书林确实被绑架了,谢文东知道得晚一些,最先知道的是彭玲,而且,她很快就知道谁是绑架者。她早上刚刚起床,家里***就响了,一看来电,是父亲打来的,可接起时,说话的人却是杜庭威。语气怪异而阴深,道:“小玲,这一阵子过得怎么样?”彭玲一听是他,什么也不想说,准备挂断***。这一阵子杜庭威没少给他打***,刚开始,她一看是他的***根本就不接,后来杜庭威学聪明了,换着***打,不过彭玲只有一听是他的声音,马上挂断。这次也不例外,就在她准备挂断时,杜庭威的话却让她的动作僵住。“如果你不管你老爸的死活,那就尽管挂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彭玲一震,心底多少以为他在吓唬自己。父亲中央下派的特派员,谁敢动他啊?!

        杜庭威嘿嘿一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象和你多说说话。”彭玲秀眉紧琐,大声质问道:“我问你我父亲怎么了?”“没怎么!”杜庭威嬉皮笑脸道:“他老人家把我的话当放屁,竟然和谢文东合起伙来整我,我心中自然不大舒服,想和他好好谈谈,不过,谈话的方式柔和或是激烈,那主要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嘿嘿!”

        彭玲顿时慌了。杜庭威的身份他知道,他有一个极有权利的老爸在中央当权,其身份比彭书林高出太多,严格来说,应算是彭书林的老领导。只是二人关系平常,性格也向左,平下极少往来。只是杜庭威借着他父亲的权威查过彭玲身份之后,才知道她的父亲是省厅长彭书林,原来他爸爸的老部下。借着这层关系,先和彭书林联系上,然后又通过他,接近彭玲的。对于老领导的儿子,彭书林对杜庭威照顾有加,当他被姜森一顿狠揍之后提出严打H市黑势力时,彭书林考虑再三,还是连续查封的文东会数家场子。不过杜庭威毫不领情,认为这是他应该做的,后来,他和在彭书林家遇到谢文东不欢而散之后,得知过后谢文东又从新返回,而且是老家伙亲自出来迎接,肺子查点没气炸了,对彭书林的恨意快要超过谢文东。这次,他一手导演绑架彭书林的好戏,即想逼彭玲就范,又想架祸给谢文东,做场一石二鸟的好戏。

        彭玲急道:“杜庭威,我警告你别乱来?”杜庭威笑嘻嘻道:“放心,我对老头子没兴趣,我只会对你乱来的。”说着,呀看看表,笑道:“我在‘香格里拉’大厅等你,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如果到时我看不见你的影子,别说我不客气。对了,不要报警,那对我没有用。也不要告诉谢文东,那只会让***爸死得很快!”说完,把***线拉断。

        “喂,喂?”彭玲大急,连连呼叫,话筒给出的却是嘟嘟的盲音。

        彭玲毕竟是女人,事情太突然,顿时没了主意,她很想给谢文东打***,但她又确实害怕那反而会害了父亲。她抱住头,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好一会,乱成一团的头脑才渐渐冷静下来。她拉开衣柜门,将里面悬挂的衣物统统拿出来。没了衣服的阻挡,内部露出一个小暗格,打开暗格,从中划落出一把崭新铮亮的银色***。这***,是谢文东送给她的,她一直细心保存,没想到还真有用上它的时候。彭玲虽然是***,但身上并无警***,那时警方对内部***械的管理已经极其严格了,下班和休息期间,***支都是需要上交的,严禁携带回家。她把******后腰,带上***,无底的心终于塌实了一些,也不再那么害怕。她浑身上下整理一翻,下楼,打个的士,直奔‘香格里拉’大酒店。

        香格里拉,就是天堂的意思。没叫这个名字的酒店,绝对算是H市的天堂,当然,这只是对于那些富人和当官的人来说。在这里,只有有钱,你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

        当彭玲进了大厅时,不用刻意去找杜庭威,他已经主动迎上来。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本来英俊的面孔现已让彭玲有种见了就象吐的感觉。“小玲,你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得多等你一段时间呢。”说话时,他的手自然的搭在彭玲香肩上。后者一皱眉头,闪身逼开。杜庭威倒也不生气,他心中不急,知道今天的彭玲绝对逃不掉了,早晚都是他的。他呵呵一笑,道:“还没吃饭吧,走,我已经订了位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