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没胃口!”彭玲面如冰霜,不过眼睛中却闪动着急切的火热,追问道:“你到底把我爸爸怎么样了?”

        “嘿嘿!”杜庭威怪笑一声,道:“想知道,陪我吃完饭再说。”彭玲刀子一般的眼神在杜庭威脸上刮来刮去,如果不是他用彭书林做威胁,如果彭玲眼神真能变成刀子,杜庭威恐怕早被凌迟了。不管怎么说,杜庭威确实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房间很大,至少有五十坪往上,四周悬挂壁画,顶棚一巨大豪华钓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显得华丽而不庸俗。房间中间摆放一张长条形的桌子,古木颜色,雕刻细致。桌子上金黄的三头蜡台插着霍霍生辉的红色蜡烛,照亮桌面的白银餐具。整个房间,散发出浓重的十七八世纪欧洲气息。彭玲不缺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到了这里,仍忍不住叹息。不过她没心情欣赏房间景色,整个心都飞到彭书林安危身上。杜庭威走到桌子前,彬彬有礼的一拉椅子,伸手做个请的动作。

        见彭玲没动地方,杜庭威将手臂的动作加深,微笑道:“请!”彭玲无奈,对这种人,不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从他那里得不到任何东西。她缓缓走上前,坐下。杜庭威笑得很开心,站在彭玲身后,双手扶她肩膀慢慢揉动,得意笑道:“这样多好,坐下来,有什么事慢慢谈,一边吃一边和你聊天,真是一大享受。”这对于他是享受,对于彭玲却是煎熬。她不自然的一探身,甩掉肩膀上的毛手,冷冷问道:“我父亲在哪?”杜庭威故意一耸肩,走到桌子另一端,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一脸莫然道:“谁知道呢!”他往上方一指,道:“可能在天上,也可能在地上,他老人家的去所,不就在你一句话嘛!”

        彭玲一握拳,咬紧银牙,怒道:“别忘了我父亲的身份,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也逃不掉干系。”

        “哈哈!”杜庭威仰面而笑,拿起餐刀,眼神瞬间变得阴冷,说道:“就算彭书林死了,谁又能怀疑到我身上?别说我爸爸在中央,不算老家伙不在,人们也只会怀疑谢文东,算不到我头上。对了,如果我没记错这一阵彭书林一直在扫谢文东的场子,抓了他不少兄弟,新仇旧恨一起算,冲冠一怒杀个厅长,这事谢文东也能做得出来,不是吗?”

        彭玲吸气,他说得有道理,如果爸爸真遇害,就算他不凭他父亲的关系也能轻松逃脱,大家首选的怀疑对象绝对是谢文东和文东会。她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颤声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简单!”杜庭威向前一探身,二人之间虽隔了一张长桌有近三米远,但彭玲仍觉得他的脸又大又另人讨厌和恶心。他胸有成竹道:“以后,你跟我,我来养你,我说的话你必须听从,永远忘掉谢文东这个人,当然,他活着的时间可能也不算多了。”

        彭玲心中一颤,他还有害文东?!他的话虽然让她恼怒,但想套出更多的消息,不得不强压怒火,冷笑道:“以前也有很多人想杀文东,不过,最后那些人却都死了。恐怕,你也不会是个例外吧?!”

        一见彭玲只要提到谢文东,连眼睫毛都透着倾慕和弄弄爱意,杜庭威的怒火从胸口一直烧到脚底,又从脚底窜上脑门,他重重一排桌子,餐桌上的餐具都被震起好高,发出阵阵‘哗啦’声,他咆哮道:“谢文东?谢文东他算个屁?告诉你,上一次他掉进江里没被淹死是他运气好,以后,他决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发誓!”

        “什么?”彭玲秀眉紧琐,惊讶道:“上次刺杀文东的人竟然是你找的?”杜庭威一楞,头脑冷静下来,发觉刚才自己的失言,可转念一想,彭玲以如他囊中之物,知道也没什么了不起,他傲然道:“没错,是我指使人做的,可惜,他命大,不过……嘿嘿!”他冷笑,下面的话咽了回去,他知道彭玲着急谢文东,等她主动来问。哪知彭玲低头不语,不知道想什么心事。

        杜庭威膳不搭的挠挠头,按下桌子旁的小按钮,不一会,房门打开,走进两名白衣黑裤,服务生模样的人。其中一人弯腰,客气问道:“杜先生,现在可以上菜了吗?”“废话!”杜庭威没好脸色的白了他一眼,道:“五分钟,我要看到你们准备妥当。”“啊?”服务生有点反应不过来。杜庭威沉着脸,加重语气道:“五分钟!”

        “啊,啊,是,是!”两名服务生原地一跳,瞬间消失在门旁,其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杜庭威嗤笑,转头又对彭玲柔声道:“我让他们准备了法国菜,你喜欢吗?”彭玲对他的风度毫不领会,反问道:“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当然!”杜庭威先是一呆,马上道:“如果你不喜欢,我马上更换。”“算了。”彭玲实在不想让他再折腾服务生,说道:“和你吃饭,吃什么都一样。”杜庭威的脸色先是一红,接着又变青,阴森森道:“我到底那里比不上那个***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彭玲平静道:“你太坏。”“我坏?”杜庭威气笑了,大声叫道:“谢文东做的事比我坏百倍!”“或许是。”彭玲眨着大眼睛,说道:“他坏,但是他不下流!”一句话,顿时让杜庭威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法国大餐一样接一样送上来,眼下五颜六色,色香味具全,可他再也提不起胃口。拿起桌子上的餐巾,胡乱擦擦手,往桌子上一扔,起身走到彭玲近前,一把将她拉起,黑色脸道:“不吃了,倒胃口。你不是想见***爸吗,走,我带你去见。”说完,不管彭玲同意与否,拉着她就往外走,出门之前,甩给门口服务生一沓钞票,走了。外面,早有人开车等候,他先把彭玲推上车,自己也跟了上去。

        车内有两人,一个是司机,长相称不上帅气,但也过得去,一副威武样。另一个人则吓了彭玲一跳,差点脱口惊叫一声:鬼。看不出他年纪有多大,可能三十,也可能四十,或者更大,一张脸白得毫无血色,象是一张白指剪成面具贴在脸上,两只死鱼眼微微眯着,要说这人丑,不大确切,但是他身上那股子阴森的死气却让人心惊胆寒。好怕人!彭玲心中嘭嘭跳个不停。他尽量向后靠,本能的和这人拉开距离。她在看他,他也在打量她。不过,他的眼神象是一把实质性的冰刀,划过彭玲身上的任何地方都让她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不谁都不放在眼中的杜庭威,对这人也甚是尊重,嘿嘿一笑,道:“苍狼,她就是彭书林的女儿,‘曾经’是谢文东的女人,不过,现在是我的了。”

        “你,配不上。”那人的眼神终于离开彭玲,扫过杜庭威,缓缓闭眼养神。

        杜庭威笑容一僵,心中恨得要命,除了他家老头子,他对谁也没这么有礼过,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他笑脸贴人家冷***。如果不是打算用他对付谢文东,他找把这象个活死人一样的苍狼变成真死人了。杜庭威干笑两声,没再说话。

        汽车一直沿江开往郊外,离市区越来越远,彭玲的心也越来越往下沉,暗怪自己太草率,到这么远的地方真要发生个以为,那可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真应该通知文东一声!她心中没底,下意识的碰碰腰间那把银***,胆气不觉撞了一些。汽车又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开始减速。这时下午三点左右,东北天黑得早,天色越见朦胧,太阳也被东北刺骨的寒风吹到地平线以下。‘嘎吱’汽车终于在一坐大院子前停下。当彭玲从汽车里出来才发现,这个院子不小,不过似乎是农村的房子,院墙是黑糊糊的木头栅栏围成的,看里面,不高的房顶上还凉了不少干鱼。“这是……?”彭玲疑问的看向杜庭威,不知道他带自己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凭他这么自任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的乡下房子呢?

        杜庭威嘿嘿怪笑一声,一指院子,得意道:“这是谢文东曾经获救的地方,可惜,现在被我占了。”

        彭玲张大嘴巴,仔细看了看这坐破旧的院子,原来,救文东的只是一群农村人。想着,她心中一动,忙问道:“那房子里的人呢?”“哼!”杜庭威鼻孔里喷出一股白气,冷然道:“救谢文东的人,就是我的仇人,你说,我能把他们怎么样?”

        “你……你把他们杀了?”彭玲惊道。杜庭威拿下手套,一扶彭玲似焦急又似被冻得红颊,皮笑肉不笑道:“我就喜欢你着急的样子,不过,你还是先为自己考虑吧!”不由分说,一揽彭玲纤腰,走进院子。近了屋,里面热气朝天,站着坐着,一屋子人,见他进来,当中一个带头模样的人忙迎上来,面带焦急道:“杜先生,你可回来了,我们是不是玩过了,上次为了杀谢文东,已经死伤不少,这回我们又绑架了厅长,一旦上面知道,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你怕什么?”杜庭威眼睛一瞪,看了看***人和身后的彭玲,把那人拉到单间,将门关好,转头怒道:“我和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在人多的时候说这些!”顿了一下,道:“胆子这么小,不就是死个把人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事我爸爸还能压住。”

        “可是……”那人垂头,小心道:“他老人家只是让我保护你,并不知道我们暗杀谢文东和绑架厅长这些事!”“等回去的时候我会和我爸爸解释的。”杜庭威给他吃宽心丸,他也怕军心动摇,如果这些人一旦害怕跑回北京去,他也不用玩了。他道:“再说,人长一张嘴,上下两个口,只要说成是谢文东刺杀我不就行了嘛!”杜庭威打心眼里瞧不起军人那副死脑筋。

        “哦!”那人长出一口气,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杜庭威面色深沉,冷笑道:“绑架彭书林的事也可以推到谢文东身上。”“可是他已经看过你了啊?”那人急忙提醒他。杜庭威气得想用棒子砸他的脑袋,语气不善道:“******头啊?什么叫死无对证你不知道啊?!”“啊?”那人打个机灵,惊问道:“杜先生的意思是将彭书林灭口?”

        “废话!”“那彭玲呢?她也知道啊!”一提彭玲,杜庭威脑中浮想联翩,那美丽如天使的面容,那凸凹有致的修长身段,都让他深深着迷。不想把时间浪费他身上,边向外走边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有说出去的机会,我会了断的,当然,那得再我享受够了之后。哈哈……”说完,他淫笑着走出单间。

        他的笑,让彭玲浑身不舒服,她管不了那么多,上前追问道:“我爸爸在哪?”“好!我马上就带你去看看。”杜庭威含笑在前带路。他走出平房,来到院子后又进了西侧一间柴房模样的房子。这里更加落破寒酸,用泥巴堆成的土墙上坑坑包包,窗户的玻璃没有完好的,大窟窿小眼子,胡乱用纸粘着。里面别无长物,堆满了柴草。地面躺着两人,一男一女,眼睛都用黑布蒙着。彭玲一眼就认出那男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彭书林。而那女的似乎年岁不大,由于脸上有布挡着,她看不大清。她管不了那么多,张开嘴巴刚想叫,嘴巴却被一张大手捂住。彭玲是***,身手自然不错,她握拳,猛得回肘,拐向身后人的胸口。这一下力量不小,真被打上,肋骨不断就得痛上好几天的。那人反应极快,张开手掌,垫在胸前,彭玲的一击对他不起任何作用。同时,瞬时抓住她手臂,向外一翻,标准的军旅擒拿手,轻松将彭玲制住。那人拉着她走出柴房,进了对面的一间厢房。这人正是刚才和杜庭威说话的带头人,特种部队出身的他哪将彭玲放在眼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