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金蓉意识到谢文东说错话了,纠正道:“他不是东西。”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接道:“他是东西!”说来说去都是错,急得金蓉直挠头。谢文东仰面而笑,摸摸她小脑袋瓜,心中感叹,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金蓉总是能逗他开心。他扶着金蓉头发,发丝很细又光滑,软软的,如同锦缎,他问道:“快过年了,想要大哥哥送你什么礼物?”

        金蓉认真的考虑起来,她抬目想了半天,才道:“要什么都可以吗?”谢文东笑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有你能说得出来,我都会给你!”“真的?”金蓉心里甜丝丝的,小丫头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高兴的抱住谢文东的胳膊,笑得合不拢嘴,说道:“我暂时还没想好,等以后再告诉你!”谢文东脸一板,道:“过期不补!”他眼神一晃,猛然间又想起什么,转头问姜森道:“李英男怎么样了?”“李英男?”姜森没听过这个名字,脸上带满疑惑。

        谢文东一拍脑袋,道:“就是李根生的妹妹,和小玲一起被我们带回来的女孩。”一听女孩两字,金蓉的耳朵马上支了起来,眼睛故意看向别处,但小脑袋慢慢向谢文东这边靠。“啊!”姜森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他答道:“我把她安置在一楼的卧室,找医生看过,没什么大碍,只是悲伤过度加上身体虚弱,暂时昏迷而已。”他看了看表,又道:“她现在可能还在昏睡。”

        谢文东叹口气,很是内疚,李根生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他没再说话,起身向一楼卧室走去。打开门,房间内一片黑暗,借着走廊灯光,隐约瞧见床上躺着的女孩,他走上前,低身将女孩凌乱的头发顺到两旁,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在他印象中,李英男的皮肤是小麦色,黑黑的,健康而活泼,反观现在,苍白得吓人,毫无血色。她睡得并不安宁,秀眉不时皱起,呼吸时缓时快。谢文东看罢,一阵阵心痛,突然,他笑了,苦笑,站真身,象是对昏睡的李英男又象是对他自己轻声说道:“做好人有什么用?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不踩着别人的头就会让别人踩着你的肩膀往上爬,我不甘心平庸,那我不做坏蛋我还能做什么?好人有好报,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骗人的鬼话!”他一握拳头,冷冷道:“信天不如信自己。”

        “信自己什么?”金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谢文东身后钻了出来,看看他,又看看床上的女孩,语气不善道:“她是谁?”

        谢文东阴沉的表情顿时换成一脸漠然,眯眼看着李英男,缓缓道:“她的哥哥曾经救过我!”

        “啊?”金蓉一楞,疑问道:“大哥哥你这么厉害还用别人救吗?那救你的人一定更厉害,他在哪,我要看看他!”

        谢文东眼神一黯,摇头道:“他死了。而那是我的错,所以,我有责任照顾他唯一的亲人。”虽然我是坏蛋,可惜我终究变不成***!他心中又默默加了一句。他现在完全可以弃李英男而不管,但是,他却做不出来。谢文东是重情义的人,当初,金鹏救过他,也帮过他,现在,他差不多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洪门身上,这样做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对金鹏救命之恩的回报。秋凝水也救过他,而当他听说她有危险的时候,只带数人前往相救,胆量之大令人佩服,当然这也是对秋凝水情义的回报。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的人,谢文东从来没有吝啬过。金蓉听他说完之后认真的点点头,背着手,人小鬼大,故意装做一副老成模样,说道:“恩!大哥哥,于情于理,你是应该好好照顾她的。”

        谢文东轻拍一下她的小脑袋,笑道:“小丫头一个,你懂什么?!”金蓉按着脑袋,哧牙咧嘴道:“讨厌!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小丫头啦!”怕把李英男吵醒,谢文东连忙捂住金蓉放出高声贝的小嘴,连推带拽,把她拖出房间,临出门前,见床上的女孩一动没动,睡得很沉,他才放心的把房门关严。生气的转过头,正准备教训金蓉几句,发现自己的半根手指正不知道何时滑进她嘴里,而且后者还在瞪眼努力咬着。这时,他才感觉到专心的疼痛,连忙把手收回来,低头一看,中指上下两颗红色牙印清晰可见。他还没说话,金蓉反气嘟嘟道:“看你还敢不敢捂我嘴不让我说话了,哼哼!”谢文东哑然失笑,看来小丫头是长大了,柔弱的小兔子也长出锋利的牙齿喽。这时,姜森眉头微皱走过来,看了看金蓉,伏在谢文东耳边细语道:“东哥,刚刚接到消息,军区出来有数辆***正往医院的方向开去,可能是有什么变故了?!”声音太小,金蓉听不清楚,菱形小嘴一撅,把头扭到一旁,大声嘟囔道:“神秘西西的,谁稀罕啊?!”话是这么说,她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准备避让的意思。

        谢文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疑问道:“军区出来的车?!去哪间医院?”姜森急道:“当然是彭书林所住的那间医院了。”“恩?”谢文东一震,喃喃道:“军方去是什么意思,没道理啊。”猛然,他看向姜森,说道:“难道杜庭威的爸爸想借军方力量除去彭书林,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姜森摇头道:“不是吧?!现在彭书林开不开口都一样,杜庭威不是已经把一切都承认了。”“不对!”谢文东眼珠连转,说道:“承认也是可以翻供的,只要彭书林一死,他就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了,到时,他想怎么说都可以。再说,你认为那个黄师长会帮咱们做证吗?他不是傻子,他知道明智保身的道理。”他用手指敲敲脑袋,又道:“没有时间了,得马上将彭书林送往别处,老森,你通知强子,让他按我的意思办!”

        “恩!”姜森不敢耽搁,点头道:“明白!”谢文东一挥手,道:“直接把车准备好,***会会军方那些家伙。”他穿上外套,向金蓉歉然一笑,道:“看来大哥哥不能陪你了,早点回家,别让爸妈担心你。”说着,他系紧大衣腰间的布带。

        金蓉霎时间没了精神,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道:“大哥哥,我能陪你一起去吗?”谢文东扭头眨眼道:“你说呢?”金蓉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谢文东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问话好象管家婆啊!”说完,在一阵大笑声中,消失在门外。无意中的一句话,顿时让金蓉面容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过了好一会,她才平静一些,对着房门大声喊道:“我就是要做你的管家婆!”刚喊完,外面传来‘光当’一声响,接着,人声顿起,纷纷嚷嚷道:“东哥,你怎么了?”

        轿车中,姜森和任长风都在扭头偷笑。谢文东揉着泛红的脑门,自语道:“这小丫头……”任长风突然认真道:“东哥,我想说两句,不是由于老爷子的原因,我一直都觉得你和小蓉很般配,甚至,比你和彭玲更般配。她毕竟是***,而且是***世家,和我们不是同路人,现在她或许可以忽略不计较你的身份,可谁知道以后又会怎样呢?”

        这点谢文东也考虑过,但他已陷得太深,想脱身出来又谈何容易。他摇摇头,淡淡道:“小玲是我喜欢的女人,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任长风一张嘴,还想解释什么,被姜森拉住,向他微微摇摇头。以前三眼李爽高强不也同样劝过谢文东嘛,可他根本听不进去,更别说任长风了。他叹口气,黯然摇头。感觉大腿痒痒的,他低头一瞧,姜森正在他腿上画道道,仔细一看,原来他是在写一个字,杀!任长风吓得一吐舌头,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木然的看向姜森,后者点点头,意思你没看错。见他要发问,姜森摇头,拍拍他肩膀。谢文东想着心事,没注意到二人的小动作,他把玩亮银火机,在手指间翻转。

        他们赶到医院时,军方的大解放***还没到,谢文东边往里走边给高强打***,问彭书林的情况怎样。高强早已把彭书林从医院中撤走,安置到一家规模极小的医院。这间医院面积虽不大,但里面的医生和医疗设备都远胜于H市中任意一家大型医院,这是文东会投资成立的,专门为会中受伤兄弟所准备,本意是想避开警方,没想到这次却给堂堂一省厅厅长用上了。

        姜森和任长风远远跟在谢文东后方,任长风再也忍不住了,碰了碰姜森,急切的小声道:“老森,到底怎么回事?你写的‘杀’是什么意思?”姜森瞄了瞄前方的谢文东,细语道:“以前我就和三眼高强商议过此事,我们毕竟是黑***,和彭玲的距离太远,一旦东哥因为她而迷失方向时,我们会……会不通过东哥的允许而直接把她除掉!”

        “呀!”任长风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可是……”姜森打断他的话,接道:“虽然这样做未必会得到东哥的原谅,可为了帮会,没有选择。现在的文东会已经不是以前东哥中学时代的文东会了,那时,可能觉得帮会好玩,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聚在一起,一时兴起,帮会就成立了。而现在,帮会势力涉及三个省,帮众何止千百,一个错误,不知道会连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所以,帮会中谁都可以犯错,惟独东哥不可以,一旦彭玲影响到这一点,我,三眼,高强等等帮众,都不会手软的,即使东哥不理解,骂我,打我,杀我,我都认了。”

        “呼!”姜森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任长风才长长出了口气,拍拍他肩膀,羡慕道:“我终于明白文东会为什么在短短几年内会有这样的成就了。”“哦?是因为什么?”“不只因为东哥个人的原因,还因为有这一群真心实意,不阿谀奉承的兄弟!”“阿谀奉承?”姜森喃喃一笑,感叹道:“以前或许没有,但现在人多了,也杂了,什么人也都有了。”

        见他说得伤感,任长风摇头道:“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这也是件正常的事。”

        谢文东挂断***,见姜森和任长风在后面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玩笑道:“你两个家伙在后面合计什么鬼注意呢?”

        姜森笑了,笑得阳光灿烂,小声叹道:“不管怎么说,有东哥在,文东会就不会变质,也值得我们大家去奋斗!”任长风心有感触的点点头,一个人的个人魅力真是一种不可估量的力量!这一翻交谈,让他和姜森的关系拉进很多,姜森把这样绝密的事情告诉他,说明真正把他当自己人来看待,这点,让任长风心中倍感温暖。二人笑呵呵的追上谢文东,姜森问道:“东哥,强子应该把彭书林送走了吧!”“恩!”谢文东道:“在咱们自己的医院里,自己地方,相对来说安全一些。”

        远处,传来阵阵轰鸣声。姜森摇摇头,叹道:“一听声音就知道军区的‘牛车’终于到了。”果然,最先一辆军用吉普车开进医院大院,后面跟着的几辆大解放停在外面,车兜里‘飕飕’蹦出六七名***军装的士兵。吉普车车门一开,一身戎装的黄震从车中走出来。刚一抬头,看见站在医院大门,正弯着眼睛笑眯眯的谢文东,他一楞,马上又面带微笑的迎上前,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又和谢先生见面了,真是有缘啊!”谢文东心中冷笑,说道:“呵呵,没想到黄师长也相信缘分。可我一直不信,因为世界上最好的缘分是靠自己创造的。”黄震不明白他的意思,打个哈哈,一笑而过,问道:“谢先生在这里有事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