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呀!”另外五人惊叫一声,撸胳膊,卷袖子,拳脚一起往高强身上招呼。

        十分钟后,谢文东三人走出舞厅,手中拿着一条手帕,将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随手扔进垃圾桶。姜森活动一下手臂,发出嘎嘎的响声,叹道:“真是好久没这样爽快过了。”谢文东笑道:“以后这样的机会不会少的。”高强木然问道:“东哥是指南洪门?”“没错!”谢文东仰面一叹,说道:“南洪门并非宵小之辈,特别是在南方,势力根深蒂固,非魂组、猛虎帮那些外来帮会可比。”姜森一笑,道:“即使这样,东哥还不是拿下南京,直打到南洪门腹地上海!”

        几人边说话,边走到汽车旁,小弟早看见他们从舞厅里出来,恭敬的将车门拉开。上了车,谢文东摇头道:“之所在***败南洪门是因为向问天无暇分身,我和他只不过匆匆交过一次手,严格来说那次应算我输了。”

        “东哥,胜负论英雄!”姜森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从气势上要压过南洪门,这对我们来说还是十分有利的。”

        谢文东点头道:“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回去,和老雷汇合一处,不给向问天缓过气来的机会。”高强听后突然问道:“东哥打算什么时候走?”“越快越好!”谢文东掐指一算,自己出来至少有两个月,这期间南北之争还不知道发生多少事了呢。他深思片刻,说道:“我们准备两天。两天之后,一举南下。”“是不是有些匆忙?”高强不放心道。谢文东哈哈一笑,道:“让老雷和向问天对峙我可不放心,老雷虽机警,但和向问天比起还是不行,我可不希望再在南京和南洪门大开杀戒了。”

        回别墅的一路上,***和安全局的密探到处都是,特别在别墅区的附近,经常有三三两两的陌生人出现,贼眉鼠眼的环视两圈,很快又消失得无影踪。对这些,谢文东嗤之以鼻,现在黄震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彭书林已在开往俄罗斯的火车上。

        如果不让没头的苍蝇撞在墙上,他们怎会知道痛呢?谢文东揉着下巴眯眼琢磨起来,灵光一闪,他想起一个人。打个指响,给三眼打***。三眼现在倒是很闲,和李爽在家中喝酒,突然接到谢文东的***以为出了什么事,忙站起身问道:“东哥,什么事?”谢文东笑呵呵道:“这次我回来没拜访省长先生,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帮我送些礼物吧。”

        “哦!”三眼紧绷的神经轻松下来,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他哈哈而笑,道:“东哥,平时我们没少‘进贡’,而且能让这老鬼看上眼的东西,一时还真不好找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眼中只能容下两样东西,一样是钞票,一样是女人。”谢文东笑眯眯道,一个人,表面上再怎么风光无限,再怎么逍然洒脱,终究会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只要知道他喜欢什么,那也就相当于掌握了他的软肋。“一针见血!”三眼完全赞同谢文东的说法,他和这位省长打交道的时间要比谢文东还长,他喜欢什么,三眼自然再清楚不过了。“他是一省之长,钱自然已不在话下,我们送多少他都不嫌多,既然这样,”谢文东慢吟吟道:“张哥就帮我给他送去一个漂亮女人吧。现在!”“哦……”三眼一愣神,追问道:“现在就去吗?”

        “恩!”谢文东肯定的答应一声,接着,又和三眼小声密语几句。一会,三眼挂断***,对李爽无奈道:“老肥,这酒喝不下去了。”李爽一听是东哥打来的***就知道三眼肯定是闲不住了,他悠哉的喝了一口酒,幸灾乐祸道:“唉!同样是人,但命却有天壤之别。有人苦,有人甜;有人忙,有人闲!”

        “是啊!”三眼点点头,一把抓起李爽的脖领子抬腿往外走,边走边道:“既然你这么闲,我就发发慈悲,帮你找点事做!”

        “别……别啊!”李爽连踢带打,最后牙齿都上阵了,还是没能挣脱三眼的‘铁手’,最后,他终于放弃了,无力道:“三眼哥,你让我穿件衣服行不行啊!”三眼回头一看,好嘛,李爽上身只穿了一件内衣,脚上穿着拖鞋。屋里温度高,李爽是胖人又怕热,时喝酒早把外套毛衣甩飞了。三眼仰面而笑,嘻笑道:“你不是一直埋怨屋里热吗?现在好了,你终于可以凉快了!”

        上车之后,三眼正色道:“老肥,你下面的***有没有漂亮妞?”三眼所掌管的龙堂大多已协助新成立的小龙堂去开发新地盘了,在他H市的势力并不多。李爽一听笑了,神秘西西道:“难道东哥是想……可彭玲刚走,东哥就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三眼挥手在李爽头顶狠狠来一记老拳,气道:“你以为东哥和你一样吗?”“那是为什么?”李爽捂着脑袋,不服气的问道。“送礼!”三眼嘿嘿一笑。李爽下面看管的***不下十家,让他找出其中最漂亮的小姐还真把他难住了,想了好一会,他一拍脑袋,说道:“有了!”“是谁?”三眼忙问道。“一个男人一见就挪不眼睛的女人。”

        李爽说得这个女人叫舒小眉,正说他所说,她确实是一个能让男人动心的女人。当三眼见了他的时候,有那么一刻,他的心也为之跳动加速。舒小眉不止是漂亮而已,她身上有天生一股媚气,弯弯的杏核眼,即使从你身上轻描淡写的扫过一眼,给人是感觉也如同抛递眉眼一般,不自觉的被其吸引。三眼一拍大腿,笑道:“行了,就她了。别说是省长,就是玉皇大帝见了也得动凡心!”李爽得意道:“那是当然,也就东哥没来,不然,说不准,没准,嘿嘿……”

        “不然、说不准、没准怎样?”谢文东不知何时斜靠在门框上,笑呵呵问道。

        李爽眼睛瞪得快比上两盏小灯泡,他不敢相信看向三眼,后者拍拍手中的手机,然后肯定的点点头,道:“刚到***时我就打了***,正巧,东哥也在附近,结果……”李爽木然的转过头,挤出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笑容,说道:“东哥好。”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不好!总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你说我能好吗?”说完,他看向房间最里面,一脸莫名其妙的舒小眉,心中也是赞叹一声,天生尤物!他点头道:“不错!张哥,按我说得做吧。”

        “明白!”三眼从口袋中掏出一沓钞票放在舒小眉面前,说道:“只要你按我的意思做,这些,都是你的。”

        “你让我做什么?”舒小眉看了看面前的钞票,都是百元,保守估计起码在万元以上。三眼笑呵呵道:“演一出戏!”

        谢文东在迪厅内大打出手,很快引起安全局的注意,等他出来后,一直暗中跟随。本来一开始时谢文东的车是往别墅方向开,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突然改变了方向。负责跟踪的安全局干部觉得事有蹊跷,赶快通知到黄震那里。上次那一回的‘假消息’把安全局害得不轻,黄震在他们办公楼内大发雷霆,怒骂安全局的人是一群***。其实军方和安全局是两个部门,黄震权利虽大,也无权指责安全局的不是。但这次安全局确实觉得理亏,把所有的帐都记在谢文东头上,所以这次格外买力,只要找出他窝藏彭书林的证据,那就能让他永远得不到翻身的机会。黄震正在为找不到谢文东下落心慌意乱之际,突然听到有他下落了,顿时来了精神,告诉安全局的人先暗中盯着,他马上带上赶到。

        谢文东从***里出来之前,先派出两名机灵的小弟打探一番,看外面有没有军方的人在暗中监视。两名小弟东张西望了半天,没发生有什么异常,向里面急忙招招手。不一会,谢文东领着一群人从大门内出来。安全局的人把车停在离***足有五六十米外的街道尽头,大半身子都缩到车窗以下,只留下几颗小脑袋,拿着夜视望远镜紧张观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看!”其中一人急忙拉了拉旁边人的衣服,小声惊道:“那是谁?”只见谢文东出来不久,后面又跟出一帮人,其中有数人搀扶着一位黑衣蒙面的人,看不清长相,这伙人快步上了另外一辆白色面包车,和谢文东所坐的轿车一起开走了。

        “不会是黄震要找的人吧!”那安全局干部喃喃疑声说道。开车的司机一拍脑袋,恍然大晤道:“对啊!我说我们花了这样多的人力,下了这么的力气,把H市翻了个底朝天竟然都找不到彭书林,原来是让谢文东藏在***里,这谁能想到啊,他真是狡猾得可以!”安全局的干部猛然反应过来,一拍司机的脑袋,骂道:“就他妈你聪明!既然知道还不赶快开车追!”

        司机心中暗骂,表面的恭恭敬敬的答应一声,追了上去。安全局之间的消息之灵通,确实让人另眼相看。一会工夫,在谢文东身后已经有了五六条小尾巴。谢文东多聪明,他哪能没发觉,回头看了看,冷笑道:“看来又是安全局的人,鼻子灵得很嘛!强子,告诉张哥一声,我们分开走。”“好的!”高强打出***,拨通三眼的手机。

        在一处十字路口,两辆汽车突然一左一右,分开而行。这可让后面紧跟的安全局为难了,是跟谢文东还是跟那象极彭书林的人呢。安全局的副局长也在其中,这人四十多岁,身材肥胖,臃肿的大肚子鼓起多高,一张巨大无比的脸上长了一双绿豆大的***眼,眨动几下,略微想了想,说道:“谢文东不会飞了,跑不了他的,分出一辆车跟着他就行,***人都给我追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如果跟丢了,后果怎样你们也能想地到,到时别说我这副局没照着你们!”

        “知道了!”通过对讲机,这位副局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绝大多数的车咬住那辆白色面包不放。白色面包似乎也发现后面有人跟踪,突然加快了速度,在公路上飞速疾驰,不时擦着公路上***汽车的车身咆哮而过。“看来对方发现我们了!”那副局挠挠稀不拉几的几跟头发,眼珠一转,发号命令道:“现在所有跟踪的车辆全部撤出,换***人。”

        军令如山倒,这时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话。顿时,安全局所有汽车的速度减缓下来,又从***地方从新调派一批人来,继续保持跟踪。这招还真有效果,见安全局那些汽车被甩开,面包车拐了几个弯后,开始减慢速度,一路无事,面包终于在H市***的酒店香格里拉停下来。车里的人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很有经验的等了十几分钟,没见有什么动静,车门一拉,从中跳下数名大汉。最后,下来两人扶着那位黑衣遮头的人快步进了酒店大门,速度之快,另人咋舌,那被扶之人几乎是脚不沾地的被拖着走。当安全局副局长赶到时,有数人迎上来,一指酒店大门,满脸兴奋,道:“局长,他们已经进去了!”

        副局谨慎的看了看酒店,对几人说道:“你们可是看清楚了?如果再出现问题,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几人纷纷嚷嚷道:“局长你就放心吧,这回万无一失,我们几人亲眼看到他们进去的,错不了!”“好!”副局点点大秃脑袋,说道:“既然你们这么肯定,那我就给黄震打***了,如果这次找出彭书林来,一是我们安全局立了大功一件,二是可问罪谢文东,三嘛,我要看看黄震这老家伙的脸往哪放,看咱们谁才是***?!”

        他得意一笑,给黄震打了***。不用他说,黄震已经在路上瞎逛了,一听在香格里拉,他马上说道:“我在不远,马上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