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三百七十二章 逃亡(上)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9-11 10:4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外人总喜欢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喜欢自相争斗,后世里不知道有多少热血青年为之愤慨与不服。  有些人说外国人没有看到中国人的另一种习性,那就是喜好拉帮结伙,无论到了世界哪个角落,中国人都喜欢***起来居住在一起。

    这倒是实情,凡是华夏儿女,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贵贱,都喜欢以各自的血缘、关系、籍贯、甚至职业组建成一个个利益团体。不过最终的目的往往不是抵御外敌,而是...提高内斗的效率。

    就是一个在川江上跑船的船帮,都分成了广帮和川帮两派,下面更是按照船工们的籍贯和住地,分成了十几个小帮,小帮下又各有几十号分舵。不说各帮之间,就是同帮里的分舵,一遇到利益纠纷,谈判不成,立马就是一场血腥的械斗。

    从大清乾隆年间川中船帮初立,官府对于帮派间的争斗,只要不是闹得过于离谱,那一向都是眼开眼闭的,有时候非但不予阻止,相反还会拉一下偏架,故意挑起几方面的仇恨,为的就是避免这些团伙之间和乐融融,随后联合起来聚众***。所以说,中国人的散沙习性,那是从封建统治时期就已经落下的毛病,数千年的糟粕沉积下来,那不是靠几代人的教育就能扭转回来的,更何况***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国府也曾经有心想要联合起国民的心性,提高国民的素质,团结一致共抗外敌。蒋中正确实是为之做过一些努力的,他的所谓新生活运动,其实骨子里就是全民军事化教育,蒋中正想用这种方式,将国民良莠不齐的素质尽可能的加以统一。但是因为***缺乏基层组织的控制力,同时蒋中正又过于急功近利,最终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成了一场不伦不类的闹剧。

    话题说远了,让我们回到那条川江上的运输船上。戚老大是船主,原本也是条水里来火里去的好汉,加上能和船工们同甘共苦,凭借过人实力和勇气,最终在川江上闯出了一些基业。

    随着年岁见长,江湖地位也提高了,市面上的贵人看到他也开始抱拳喊爷了,于是渐渐不再喜欢和手下的弟兄们混迹于一处,一年里在岸上的时间比船上还要长。这一次要不是因为一时间起了贪念,他根本就不会出山,亲自来跑这一趟船。

    “吴老弟,明天就要到地方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戚老大提起筷子在嘴里嘬了嘬,抬手从碗里夹起了一块油汪汪的腌***肉。

    “我原打算上岸之后,换上国府的6军军服,冒充外出公干的队伍。我手上有军委会开出的通信证,还有带了预备好的公文,一路上那些小地方的检查站是分辨不出真假的。”***伟放下酒碗,夹了一颗炒花生。

    “果然是做过军官的,脑子就比常人灵啊。那么现下里我和我的伙计们,上岸后该怎么办呢。”乌老大咽下***肉,斜着眼看着***伟。

    “这个简单,你们就扮作我***的挑夫,随便弄一些杂物挑上,这在军伍里很常见。”***伟笑着回答到。

    这倒也是***三军中的一个奇景,因为缺乏运输车辆,但凡遇到长途行军,军队会***一些当地的挑夫帮着搬运物资,于是被部分军官和一些家庭条件不错的士兵找到了漏洞,他们会私人花钱***一些挑夫,为自己挑运个人携带的杂物,有的士兵甚至惫懒到,就连自己的***支***都由这些挑夫来扛,试想这样散漫的军队,如何能够打胜仗。

    “要的,就照你说的办,来来来,吴老弟,干了这碗。”戚老大此时已经利令智昏,一心扑在那四百两黄金的报酬上,完全失去了一个帮派脑的强干精明。

    这厢里两个脑在推杯换盏大快朵颐,却不知此刻在船头的甲板上,白根斐夫正陷入了他上船之后所遇到的最糟糕的局面。

    此时这位日本海军中尉被几个比他高了两头的船工堵在了船头甲板上,而且从这些人的神情上可以看得出,他们并不像是能够讲道理的模样。

    “格龟儿子懂不懂规矩,晓不晓得这船头上不能解便,你个龟儿子竟然站在这里撒尿,晦气了这一船人。”说话的汉子光着上身,露出了胸前坚实的肌肉,一边咒骂着一边还用粗大的手指捅着白根的肩窝。

    白根不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是看得出他在船工里很有些地位,为了避免麻烦,他忍受着对方的挑衅,坚持闭口不言。

    “不能放过了他,污秽了船头,冒犯了神仙,我们一船人都要遭殃。”一个小个子船工尖声喝骂到。

    “怎么不讲话,犯了水上的规矩,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道理可讲。”

    “这几个外乡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人家,连这种规矩都不懂,得罪了神仙,下面还有打鱼礁、兴隆滩怎么过。”

    “过不了,上次在太阳礁张面(翻了)的那条船,就是船主载了不干净的东西,冒犯了神明。”

    “哪个时候的事情?”

    “半个月前,码头上都传遍了,你不晓得?”

    “听说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船工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情绪越来越激动。

    “不能再往下走了,靠岸停船。”一个老船工喊道。

    “对头,停船,不能再往下走了!”船工们赞同的呼应起来,船头上一片哄闹。

    “哪个在叫停船!老子去吃个烟的功夫,你们就闹成这样,想***?”就在此时,大太公骂骂咧咧的沿着船舷跑了过来。照理说他职责甚重,本不该离开船头半步,可问题是他仗着是船主的心腹,年前又染上了大烟瘾,所以遇到水势平缓的江段,常常会偷偷躲到舱里去吃烟偷闲,头梢的工作就扔给了二补篙来干。

    不巧这一次二补篙去了另一侧船舷做事,于是让白根溜溜达达的走上了前甲板。

    白根斐夫也是刚吃完饭,想要到船头看看长江上的风景,顺便也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结果迎面被江风那么一吹,哆嗦了一下之后突然来了尿意。跑到船尾方便感觉有些麻烦,于是乎白根中尉带着一丝恶作剧的心情,解开裤头迎着风就尿了起来,可惜这两天心困神虚影响到了挥,高估了个人实力的后果就是,尿湿了半条裤腿和一***甲板。

    “我一猜就是你,赵家耀,别以为你是个头纤,就能带着人***。”大太公推开围聚起来的船工,走到了圈子中间。

    “这个龟儿子在船头解手,你看尿了这么一***。”赵家耀指着甲板上的尿迹说到。

    “有这种事?倒确实是犯了忌讳。但是这个人是船主的客人,就算有什么过错,也要交给船主来处置,哪里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大呼小叫的。简直不成体统,还不全都散开回去做事。”大太公是知道白根的底细的,自己下半辈子的富贵全都倚靠在这个日本人身上,当然要极力加以包庇掩护。

    但是船工们显然不想如此轻易就了事,他们心里认准了这些外乡人是来对付他们的“***”,现在正好找到一个机会,还不先下手为强,反正道理站在他们这边,跑遍整个川江都没人能说半个不是出来。

    这些船工不是操控船舶的杠子,而是主要负责拉纤的桡工,是纯粹卖力气的苦力,干的是最苦最累的工作,拿的是最低一级的薪水,除了一把子力气,没有技术没有手艺,一旦船只换东家,先丢饭碗的就是这些人。

    “怎么,你们要***?”看到人群没有散开,大太公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加上刚抽了两个烟泡,火气当即就作起来。

    “不行,就在这里把事情说清楚!”

    “龟儿子冒犯了神仙,应该扔他下水祭奠。”

    “对头,扔他下水!”船工们推搡着围成了一圈。“你们好大的胆量,我现在就带他去见船主,我看你们谁敢阻拦。”大太公翻着眼脸瞪着面前的挠工,这群纤夫啥时候有了这个胆,竟然公然让自己这个驾长下不来台。

    “大太公和那群人是一伙的,出卖我们这些兄弟,打他龟儿子的。”人群外突然有***声的喊到。

    “对头,平日里一直欺压我们桡工,老子早就想要打他了!”

    “打他!”

    大太公的嚣张态度更是激起了桡工的怒火,人群顿时想起了一片喊打声。这些人个个心中含着一口怨气,在此刻稍加煽动情绪就爆了出来,面临失业的绝望于被欺瞒出卖的怒火冲昏了这些人的头脑,他们随手抄起船边的篙棒桡杆,甚至赤手空拳的冲上前,把大太公和白根围在船头痛殴起来。

    殴打才进行了几秒钟的时间,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声响起。等桡工们反应过来急忙散开时,只见领头的头纤赵家耀的胸前已经血如泉涌,这个壮汉捂着伤口原地摇晃了两下,接着就向后一倒掉下了船头。

    “小心龟儿子有***!他杀了赵大哥。”船工们的眼睛当即就红了。

    “开***了,杀人了。”

    “大家一起上,和这瘟生拼了,否则我们一个都活不了。”一个老船工喊到。

    人们身上的肾上腺素还在起作用,愤怒在此刻压倒了对死亡的恐惧,他们挥舞着各种工具对着白根就围了上去。

    “岂可修!剁该!库诺亚努!***景,西奈!西奈!(***!后退!可恶的家伙!***人,去死!去死!)”白根斐夫咒骂着,来回摆动着***口,指向逼近自己的船工。

    “这龟儿是个日本鬼!****先人的,戚老大当了汉奸!”一个船工惊呼到。

    今天试试新的方法,等过一段时间,看正版的朋友可以回来刷新一下,我会补上这章后续的内容。

    有书友建议我采取这种方式,可以让大家阅读起来方便,而正版书友的利益也能得到保障,所以今天就做一个试验,

    效果如何,大家可以在书评区给我一个反馈,是这样比较好,还是之前那种方法。

    另外顺便求一下月票,看完正版的书友,别忘了投票支持。(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