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金思远微微一笑,不在追问,招呼众人坐下,让金蓉沏几盏茶来。一会功夫,屋内飘香,茶的芬芳沁人心肺。谢文东心中一叹,暗道金家这爷俩***,都是喜欢品茶的人。忍不住举杯喝了一口,刚入口时有些苦,下肚之后丝丝甜香上涌,回味无穷,他赞道:“好茶!但我是外行,不知道金伯父这是什么茶。”见他诚心赞叹,金思远大为高兴,说道:“这是精品毛尖。”

        “毛尖!”谢文东在外行,毛尖还是听说过,又暂了一声好。金思远道:“品一壶好茶,就象品人生一样,苦中有香,香里带甜,茶刚入口先是苦,苦去而甜来。”谢文东玩笑道:“看来金伯父品茶的境界我一辈子都赶不上了。”

        “这是人生的经验,只是你还年轻。”话锋一转,金思远又说道:“其实我早就想见见你,当面道谢,只是一直苦无机会。”

        谢文东一楞,问道:“金伯父要谢我什么?”金思远道:“几年前你从歹人手中将蓉蓉救出来,这件事足以让我感激不尽,而且,以后对蓉蓉一直照顾有加,暗中保护他不受小人所害,这些事情也瞒不过我的。”谢文东苦笑道:“金伯父早知道我派人保护蓉蓉的事?”金思远笑呵呵道:“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有其父必有其子。金鹏了得,他的儿子也不会弱到哪去,只是他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但这不代表他就成了普通人。谢文东道:“由于老爷子的关系,蓉蓉的地位很特殊,我也是不得不这样做。”金思远笑道:“我明白,所以我并未怪你,还是要感谢你。”

        谢文东道:“这次我准备南下上海,途中经过T市,蓉蓉正好想去探望爷爷,准备和我一起走,不知道金伯父的意思怎样?”

        一听提到自己,金蓉顿时来了精神,竖起耳朵,听得格外用心。本来谢文东以为金思远不会同意,至少也得考虑考虑才能给出***,没想到他话刚说完,金思远马上答道:“蓉蓉大了,既然她想去,就让她去吧,而且她爷爷也确实很想她,打过几次***来,只是年底工作繁忙,我和爱人一直抽不出时间,有你陪同,我也就放心了。”

        这父亲可真够开通的。谢文东暗暗摇头,就这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今天只算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实在出乎他意料之外。其实正如金思远所说,他对谢文东并不陌生。知子莫过父,反之也一样。金鹏为人怎样,没人能比金思远更清楚的了,连父亲这么多疑有心计的人都能对谢文东放心,自己还担心什么呢!他看出谢文东的心思,仰面而笑,说道:“我父亲曾跟我说起过,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在看人的方面我还是相信父亲的眼光。”谢文东摇头而笑,佩服道:“老爷子看人确实很准!”

        谢文东回H市时是静悄悄的,连文东会内部都不知道,他走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没有大批手下的送行,在道上混得时间长了,让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张扬,什么时候该低调。H市没有多少人知道他走了,知道他去哪的人更少。刮来的清风让湖面为之一洋,泛起层层波澜,当风过,湖面又恢复了平静。DL,与H市只有一个多小时的飞机路程,气温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下飞机,谢文东等人就明显很到气温的变化,阳光明媚,太阳好象一下子比在H市的时候大了一圈,娇艳而火热,让人不敢仰望。DL的冬天不冷,但前提是在没风的条件下。一行人等出了机场,李爽敞开外套,张开双臂,仰天长呼,说出一句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话:“我终于出了H省了!”“扑!”三眼差点没让自己的吐沫噎到,瞪了李爽一眼,讽刺道:“哦,这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李爽满脸认真道:“我确实是第一次出省嘛!”“得了吧!”三眼气道:“再说,全世界的人都听见了,你能丢起这人,我们可不能!”说完,拉着谢文东,快步向一旁闪去。

        三眼东奔西跑,不敢说走遍全中国,至少小半地方都去过。连金三角他也不陌生,和老鬼交易时,去过几次。而李爽不一样,虎堂的势力还没延伸到省外,一直以来,他都处于看家的角色。第一次出远门,到了陌生的地方,生怕别人把他甩了,忙追上众人,喊道:“等等我啊!”机场外,三眼早安排好数辆轿车等候,见谢文东等人出来,车门一开,下来十几号人,当中领头的正是一脸笑得阳光灿烂的陈百成。离老远,他的笑声就已传进众人的耳朵,大步迎上前,一弯腰,恭敬道:“东哥好!”

        谢文东缓缓一笑,拍拍他肩膀,问道:“这一阵张哥不在,把你累坏了吧。”“哪里!”陈百成讨好道:“DL的事情在三眼哥的打理下早上了轨道,我只是负责看管,处理一些琐事罢了。”谢文东含笑指了指他,笑眯眯道:“很好!一段时间没见,老陈学会了谦虚!”三眼在旁连连含笑点头,陈百成被夸奖,他也觉得很是光荣。高强没他那么高兴致,冷哼一声,走到一旁。

        众人走出机场,陈百成一副尽地主之仪的劲头,前后招呼,上窜下跳,好一顿忙活。他把谢文东和三眼让进一辆黑色豪华的宝马轿车,自己绕到汽车的另一头,刚想开门进去,车门被人用手按住,他勃然大努,抬头刚想叫喊骂,嘴张开了,可骂声半句也没敢发出,激怒之情瞬间转化成佯笑,恭恭敬敬的说句:“强哥!”

        按住车门的正是高强,他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冷然道:“你也算是会中老人,应明白大小规矩。这个位置还不适合你坐!”

        陈百成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皮笑肉不笑道:“多谢强哥‘指教’,小弟我‘记下’了!”说完,他向后一侧身,让开位置。高强只是微微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没再理他,开门上了车,完全未把他话里有话的话放在心上。在他心中,陈百成还称不上分量。直到汽车开走好一会,陈百成才恢复常态,对高强的恨意简直易于言表。这时,一个小弟跑过来,说道:“陈哥,大家都走了,就剩我们了。”陈百成左右一看,可不是嘛,七八辆轿车现在只剩下一辆,在他身后等他,***都已开出好远,他重重一跺脚,狠声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高强把陈百成挤到一边,车内的三眼自然看见了,但他二人关系太深,这些小节根本不在意,呵呵一笑,没说什么。反而谢文东笑道:“强子,你对老陈有些过火了。”高强漠然道:“他的心,不正。”三眼呵呵一笑道:“你怎么知道,强子你又会读心术。”高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陈百成这个人,可能全完是出于本能。他摇头道:“没有原由,我就是知道!”

        三眼摇头道:“说句实话,老陈这个人怎么样我心中清楚,做事虽然狠毒了一些,但对我也算忠诚,而且他确实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在龙堂内确实帮了我很大忙,有他在,一些小事我完全可以放开不管,往往由他来做,比我做得还要好。”

        高强默默不语。谢文东眯眼道:“陈百成是个有实力的人,但他绝对也是一个聪明人。”

        汽车在一处大厦门前缓缓停下。坐在车内的谢文东仰头上望,楼顶直耸入天,至少在四十层左右,他问道:“老喻在这?”

        三眼叹道:“能花钱的人一定也是知道享受的人。”三眼对喻超总是向会内各堂张手要钱而反向他要钱就难如瞪天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他始终认为用白道企业代替黑道生意,不可能发大财,文东会上上下下有多少兄弟,现在连他都数不清了,这么一大群人只是靠白道上那些‘微不足道’收入能养活得起?他表示怀疑。谢文东拍拍三眼,笑道:“你对老喻有偏见,这点不好。”说完,他下车向楼内走去。三眼忙跟出来,追道:“不是偏见,是意见。东哥,咱们现在投在白道生意的钱太多了。”

        “没有大投入,怎么能有高回报,投入小了,也会把转型的速度拖下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转型,黑道上的生意如火如荼,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一旦中央用这点做文章,足可以让我们陷进万劫不复的地步!”谢文东长叹一声,他也知道黑道来钱快,可暴露的弱点太多了。三眼一握拳,道:“是有风险,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我们拿出十分之一的收入,足够打通上上下下的关系啊!”谢文东摇头,感叹道:“如果我们想做大,如果我们想长久,如果我们想不受中央的制约,转型是必须的。怎么?张哥到现在还是不了解吗?”三眼无奈,他摇摇头,不再说话。当谢文东坚持一件事的时候,谁都无力阻止,包括他三眼。李爽高强等人并未跟上楼,他俩一见喻超也是头痛,这人好象天生就会说两句话,一句是问候语:吃了吗?另一句是主题:拿钱来!平时躲他都躲不急,更别说主动来看望他。这二人拉着金蓉,在附近找间快餐厅吃饭去了。陈百成抓住机会,屁颠颠的追上来,抢在谢文东前面按下电梯,献宝似的说道:“东哥,让我来!”

        陈百成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如到自家,上了电梯后,熟练的按了二十七楼的按扭。谢文东问道:“老陈,看你的样子好象经常来嘛!”陈百成正色道:“是啊!不管怎么说,东兴集团也是我们自己的企业,而且,老喻如果遇到困难,我也会亲自来帮帮忙。其实,白道的生意一旦有了***的扶持,那就事半功倍,财源滚滚了,所以能和上面打好关系很重要,这方面,我比老喻强一些。”三眼一瞪眼,问道:“你经常来吗?我怎么不知道?”陈百成忙道:“那是怕三眼哥不高兴嘛!”

        谢文东仰首大笑,玩笑道:“张哥,老陈虽说是你手下,但有时他做事确实比你还好!”三眼也笑了,一拍陈百成的脑袋,故意气呼呼道:“你这家伙,回去再找你算帐。”陈百成做人圆滑,而且心计阴沉,他早把三眼的性格摸透了,只一看他的气色就知道他有没有再生气,知道此时三眼嘴上这么说,心里对他却很赞赏,故意傻笑两声,挠挠头发没说话。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请问三位先生找谁?”谢文东三人刚出来,正对电梯门的服务台后站有两为年轻漂亮,身着深色正装的女郎,笑盈盈问道。谢文东还没说话,后面的陈百成挤上前,笑道:“是我!”

        女郎对陈百成很熟悉,忙微笑道:“原来是陈先生,里面请。”陈百成问道:“老喻在吗?”“喻总在办公室。”陈百成一指谢文东和三眼,道:“这两位都是老喻的‘好朋友’,我们一起进去没关系吧?!”女郎看了看他二人,觉得面生得很,犹豫片刻,还是甜甜一笑,说道:“等我通报总经理一声吧,一旦喻总怪罪下来,我们可承担不起呢。”

        漂亮的女人总是很吃香,因为男人很少有对她们生气的时候。陈百成耸耸肩,不好强求,转头对谢文东二人道:“东哥,你看……”谢文东一摆手,说道:“那我们就等等这位‘喻总’的大架吧!”他走到服务台前,笑呵呵对女郎道:“请转达你们总经理一声,我叫谢文东,如果超过半分钟他还不出来,我马上走人。”

        女郎见他年纪不大,语气可不小,一时搞不懂他的来头。拿起***,通知到了喻超秘书那里。她不知道谢文东是谁,或许连文东会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可喻超的秘书却知道,一听谢文东这三字,再熟悉不过,马上将线路转进喻超的***。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