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苦笑道:“连南北之争这样重要的事都引不出望月阁的人,那他们又怎么会出来对付一个无名的苍狼呢?”

        任长风无奈道:“这正是问题所在,如果望月阁能倾向我们,别说苍狼,就连向问天也会无条件举旗投降的。”

        “切!”李爽大嘴一瞥,嗤笑一声道:“说了半天都是废话,如果能请出来,金老爷子和向问天不早请了嘛,还用等到现在?”任长风耸耸肩,道:“我也只是这么一说。和苍狼交过一回手,让我忍不住想起了望月阁,想凭武力制住他,只有那些洪门的元老们能做到。”谢文东敲敲脑门,问道:“望月阁在哪?”“这个……”任长风挠头,脸色微红道:“我不知道。全北洪门,恐怕也只有老爷子能知晓。”“你不知道?那就是没办法联系上了,说来说去跟没说一样嘛。”李爽泄气的一挥手,酒劲上涌,嘟嘟囔囔的准备找个地方睡觉了,他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有东哥在,他一向不需要担心什么,只要听吩咐去做就好。

        三眼琢磨片刻,道:“远水解不了近渴,即使知道望月阁在哪,请出人来也不容易,对付苍狼,只能靠我们自己。”

        谢文东点点头,傲然一笑道:“魂组,南洪门这样大规模的组织我都没惧怕过,更别说一个人。”他眯眼把玩着手中的金刀,冷然道:“惹上我,是虎也得给我卧着,是龙也得给我盘着。”三眼浑身血液一热,起身,一拢衣襟,道:“***找老森。”说完,大步流星走出房间。一直默默不语的高强突然问道:“东哥,如果真把苍狼找出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凉拌!”谢文东笑呵呵的呵欠,道:“双拳难敌四手,他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他再快,也没有***快。我们有人,我们也有***,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吗?!”DL并不大,和H市无法相比,甚至比不上它一半的面积。而且三眼早打下了基础,下面眼线极多,加上姜森的暗组协助,想找出一个人来并非很难的事。特别是象苍狼这样的人,让人看了一眼后怕三天,很难把他忘记。没有等到第二天,当晚十一时左右,谢文东收到三眼的***,说在G区贫民窟里有兄弟回报,见过一个和苍狼样子差不多的人,但那小弟没见过苍狼,不敢肯定是他。谢文东睡眼朦胧的低声诅咒一句,看看表,已快至凌晨,甩甩晕沉沉的头,边起身边道:“最好那个人是苍狼,不然,我和你没完。”三眼听后苦笑,他知道谢文东有低血压的毛病,起床气很大,特别是在他没睡醒的时候。但事关重要,他怕耽搁时间,万一让苍狼发觉,跑了,那再想找出来可难了。

        G区是DL最北面的一个区,前身只是郊区、乡下,但虽着DL的扩建,将之纳为市内。它本身就远离中心地带,加上基础设施差,其繁荣程度远落后于市中心。说这里是贫民窟有些过分,但G区有些地方确实很落后。三眼下面小弟说的这个地方简直和农村没什么两样,这是谢文东赶到之后的第一感受。一片片破旧、墙皮脱落的砖瓦平房,泥泞而肮脏不堪的路面,往稍微远点地方看,还有一片片菜地,早已枯萎得没剩下什么,但边缘挖了两米见方的大坑,里面具是人畜粪便,臭气熏天。车里,坐在谢文东旁边的李爽底骂一声,道:“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真要命!”

        谢文东笑笑未语。汽车又向前颠颠簸簸走了一段,旁边的宅院门一开,一人露出脑袋,急急挥手。谢文东聚睛一瞧,原来是姜森,命令司机停下,和李爽高强等人下了车。这宅院从外面看没什么,进去之后才发现院子里至少有四十多号人,或左或站,有的把玩刀具,有的默默擦***,静悄悄没一个说话的,除了喘息声,再难听到***。这些***部分都是三眼手下中的精锐,也有部分是暗组成员。暗组的人飘忽不定,流动性极大,相对比较自由,但不外乎围绕两个中心点活动,一个是谢文东,一个是姜森。无论这两人到哪,用不了多久一定有暗组的成员随之赶到。

        姜森引领谢文东等人穿过院子,进了一间平房。三眼和陈百成都在,左右还有几个谢文东没见过的生面孔。三眼先是点点头示意,然后说道:“我刚才问过回报消息的小弟,他描述的那个人应该是苍狼没错。”谢文东道:“这位兄弟在哪?”三眼侧身一摆手,打他斜后方走出一年轻人,看样子只有二十出头,一脸的稚气,脸膛褐红,头发浓密而杂乱,穿着浅灰色的西装,下面却蹬了一双白色的球鞋,很普通的一个人,一看就象是农村家的孩子。他见了谢文东,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结结巴巴道:“东……东哥好!”谢文东含笑点点头,柔声道:“把你见过那个人的样子再和我说一遍。”

        “是!”青年深深点下头,道:“他四十岁左右,穿着黑色衣服,但脸却白得吓人,比纸还白,特别是一双眼睛,让他看着,好象被死神盯着,浑身不舒服……”听到这,谢文东摆摆手,他有九层把握,青年描述的这个人就是苍狼。他笑吟吟问道:“你是怎么见到这个人的?他现在还在吗?”“在在,他还住在这!”青年急冲冲道:“我家就是这个村的。前两天,也是家住这里一个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告诉我,他家过去住过一直空闲的旧屋租给一个外地人,虽然长相难看,但出手阔气,甩手就是一千,东哥,要知道咱着破地方能租出这么高的价,可是一件新鲜事,我好奇,就过去看了一眼,那人确实够吓人的,翻眼一看我,我感觉好象被毒蛇盯上了……”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问道:“那你把消息告诉我,你不怕吗?”

        “不怕!”青年壮着胆子道:“我要出人头地!”“哈哈!”谢文东仰面笑了,道:“出人头地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光有胆量还不够,”他从姜森身上拔出一把开山刀,扔给青年,嘴角微微一翘,说道:“用这个,把他的头割下来。”

        青年紧紧抓住刀把,木然的看着明晃晃的刀身。谢文东转过身,问道:“有什么好主意了吗?”三眼道:“东哥,刚开始我打算趁现在天黑动手,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天黑对我们并不利,而且还有助于苍狼逃脱。这次我们把他找出来是运气不错,万一失手,他以后更会加上小心,再想找出来,可难了。”“恩!”谢文东点点头,问道:“那张哥的意思是?”

        三眼笑道:“听说,他这两日每天傍晚都会去附近的集市买吃的。”谢文东眼珠一转,明了的点头一笑,道:“那好,我也不在乎多等上一天。”集市,现在城市中已经很少能听到这个名字了,取而代之的是超市、购物广场。但这里是城市中的农村,集市习惯还被原始的保留下来。集市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数百平方米的大空地,周围有半米多高的栅栏阻隔。在这里,所有东西的价格都是最便宜的,上至山珍海味,下至柴米油盐,吃的用的,应有尽有。

        或许今天是星期六的关系,人也特别的多,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到了傍晚十分,更是达到***,讨价还价声和叫卖声不绝于耳,甚至许多居住附近的城里人也加入进来。在集市最不容易让人注意的角落里,谢文东和三眼蹲着一小摊前,衣服没了往日的光彩,换上一身破旧,污迹满身的农民服。三眼长长吸了口烟,仰面看看天色,叹道:“咱们下了这么大力气,只是不知道苍狼会不会来。”谢文东边摆弄前面小摊上的蔬菜,边笑道:“苍狼是人,是人就会饿,饿了就得吃东西。”三眼起身抻个懒腰,捶捶发麻的腿,苦笑道:“要是让人知道堂堂文东会的老大和龙堂堂主在这里卖菜,不得笑掉大牙啊……”

        “这菜多少钱一斤。”三眼话没说完,一位年近中年身材肥胖的妇女走到二人面前,一指摊位上的蔬菜问道。“一块!”三眼不耐烦的说道。“一块?这么贵,你看看,你这菜都干巴了,颜色也不好……”“妈的,你买不买,不买他妈的滚蛋!”三眼在集市顿了一下午,好脾气早被磨光了。中年妇女一横眉,刚想和三眼大吵大闹,谢文东暗中摇摇头,起身笑道:“这位大姐,真是对不起,我这大哥不会说话,请见谅。这些菜你随便挑,我算是便宜一些。”

        谢文东笑呵呵的样子让人实在无法生气,笑容暖暖得可融化冰块。中年妇女本来掐腰张大了嘴巴,这他这么一说,气消了大半,指着三眼的鼻子,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这是什么态度,嚣张什么,也不照镜子看看,一个破卖菜的,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啊,呸……!”最后,妇女在谢文东的劝说下,抓了一把菜,走了。

        三眼老脸一阵红,一阵白,如果不是为了对付苍狼,恐怕早把菜刀抄起来了。这时,谢文东***响了,接起一听,是姜森打来的,废话没有,只有简单道:“狼来了!”谢文东一立衣领,毛腰蹲了下去,连带着也拉了一把三眼,正色道:“来了!”

        苍狼确实来了。***他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特别是嘈杂烦闹的声音,让他无法静下心来,可是相应的,人多也会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站在集市大门口,他并没有马上进去,先向里面望了望,见到如此多的人,他的眉头也是微皱了一下,考虑要不要进去。苍狼的动作快,但他的性格似乎很迟慢,足足站了五分钟,就在暗中的姜森等人猜想他恐怕要走的时候,他却缓缓举步走进集市。苍狼很挑剔,他所吃的每一样东西必须得要新鲜的,这也是他一直不愿意去饭店而选择自己来做饭的主要原因。他每买一样东西都要拿起来仔细闻闻,十有***都是闻了又闻,再放回原位,惹得小贩们连连叫骂。他也不在意,头也不回,走向另一家。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才只买了半斤羊肉,这时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主意。“来来来,上好的H省大米白面喽!”DL本身并不生产米面,农民大多种植果树蔬菜,更多人选择的是打鱼,人们生活的主食米面一直靠从外地运输进来,其中,自然以产粮大省H省的最有名气。

        苍狼闻声走过去,不看东西先看人,见小贩是位模样憨厚的年轻人,觉得眼熟,略一回想,记起这人应该是租他房子那家的邻居。放下心来,低头抓起一把大米,放在鼻下。年轻人笑问道:“这位大哥,这可是刚从H省运来的大米,做起饭来香得很。”苍狼闻了一会,摇摇头,把手中米扔回袋子内,道:“陈米。”年轻人脸色一红,嘟囔道:“你不买也别说是陈米啊!这不是影响我做生意嘛!”他一指旁边的另一大袋子白米又道:“那是香米,吃起来又香又甜。”

        苍狼死鱼眼一翻,盯了他两秒钟,然后走过去,抓起一小把,先是看了看,接着合掌一捏,颗颗香米顿时变成了米粉,提鼻子一闻,点点头,道:“这个,我要一斤。”年轻一听,泄气道:“看了半天才要一斤,真是……对了,大哥,这还有精制面粉,你买点吧!”苍狼顺他所指,一瞧,看颜色面粉确实不错,白而细致。他刚想抓,年轻人急忙拦住道:“这位大哥,这个你可不能抓,它不象大米,脏了还能洗,这白面你抓完了我怎么卖啊?!”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