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座万丈大厦,看似坚不可摧,但一旦根基动摇,塌陷,其崩溃之势也是无法挽回的。天意会,曾经的无限辉煌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已沦为人见人欺不入流的小团社,只靠以前的几位主干苦苦支撑着。天意酒吧,一间位于上海西南角落,并不起眼的酒吧,这是天意会最后的根据地,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数人在不怀好意的窥视。

        于笑欢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着闷酒,桌子的空酒瓶已经摆了一大排,即使如此,他依然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当一个人想把自己灌醉的时候,他反而偏偏不容易醉,头脑清醒得更胜平常。他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也欢不起来,忠义帮已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一是用五十万买下天意酒吧,二是动用武力。于笑欢是天意会暂时的当家人,只是这个家很不好当。忠义帮是新崛起的帮会,发展迅猛,相继吞并、联合几个帮会后,一跃成为上海道上的新贵,势力庞大,实力雄厚。以现在天意帮的能力,即使十个捆一起也和人家难以抗衡。段氏三兄弟垮台后,帮会一日不如一日,声望愈见低落,生意越做越小,底盘越来越少,下面的兄弟也渐渐快***了,现在连剩下的唯一底盘都快保不住。脸面何在?!“唉!”于笑欢苦叹一声,他现在连自己的脸在哪都快找不到了,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得干干净净,拿起酒瓶,把杯子又倒满。

        “朋友,这么喝酒是很容易醉的。”正当于笑欢再次举杯时,旁边响起低沉的声音。他侧头举目望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一前一后多了两人,前面这位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中等身材,一身藏蓝色的立领中山装,精致合体,显得整个人挺拔异常而又精气神十足。望上看,头发乌黑,稍稍过眉,一双细窄的黑眸烁烁生辉,或许是酒吧太昏暗,或许是灯光的反射,有那么一瞬间,于笑欢真的看见这人的眼睛在闪亮,他暗自摇头自嘲,看来自己的酒确实喝多了。他把酒杯放下,环视一周,天近傍晚,酒吧内还没几个客人,很显然,这位年轻的陌生人说话对象是自己。他放下杯子,问道:“你是谁?如果我没记错,我好象从来没见过你。”“呵呵!”年轻人轻笑,不管于笑欢同不同意,一提裤子,在他对面缓缓坐下,微微一扬手,后面和他一起来的汉子立刻拿过一个干净的空杯子,年轻人笑眯眯的接过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笑道:“酒不错。”至始至终,年轻人都没看于笑欢一眼,连后者都快以为自己是透明的了。

        他失声而笑,笑自己,笑天意会,真正已经沦落到人人都能踩上一脚的地步,连这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回想以前三位老大在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心中仿佛烧了一把火,握拳狠狠的一砸桌面,挺身而起。他坐着还好,这一起来,天旋地转,整个酒吧都在旋转。‘扑通’,于笑欢又无力的坐下,叹道:“我本以为我没醉,其实我早已经醉了。”仰起头,醉眼朦胧的看向对面的年轻人,疑问道:“你究竟是谁?来这里为了什么?”

        “我是谢文东!”年轻人含笑言道。“恩?”于笑欢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摇摇头,道:“无名小辈,没听说过。”“那向问天你听说过吗?”年轻人笑容不减,继续道。“向问天?!”一听这三个字,于笑欢八层醉意顿时消失了一半,瞪大眼睛,问道:“你是洪门的?”“是洪门的没错,只是我在的洪门姓北!”年轻人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虽在喝酒,一双狭长的眼睛却始终盯着对方不放。“啊!啊……?”于笑欢脸色大变,暗吃一惊,北洪门!谢文东?他‘蹭’的跳起来,颤抖着指着年轻人,惊道:“谢文东?你是北洪门老大,谢文东?”“是我!”年轻人笑眯眯道:“就是那个一直和向问天过不去的谢文东。”

        于笑欢足足看了年轻人十秒种,长长出了口,缓缓又坐下,边摇头边自语道:“不丢人,不丢人!在北洪门老大面前,任谁都是不丢人的……”他嘟嘟囔囔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谢文东也不在意,道:“请你去卫生间洗洗脸,我不想和一醉鬼说话。”“醉鬼?唉!”于笑欢苦笑,摇晃着站起身,依然头晕得厉害,勉强扶着桌子站好,一挥手,振声道:“小张,过来扶我一把!”话音刚落,从吧台跑过来一位十七八的少年,先是看了看谢文东,神色中带着一丝好奇,没说什么,扶着于笑欢向后面走去。

        “东哥,就这么一个落魄的酒鬼能靠得住吗?”和谢文东同来的是姜森,在他身后细声问道。谢文东冷笑,道:“能不能靠得住我不管,现在,我只看他对我们有没有用!”工夫不大,于笑欢走出来,没用别人扶,步伐还稍微有些凌乱,头发湿漉漉的,他向谢文东含笑点头,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酒喝得比较多,让谢先生见笑了。”

        现在的于笑欢和刚才判若两人,神志清醒,人也精神多了。他三十多岁,鼻直口方,天庭饱满,相貌堂堂,给人很忠厚实在的感觉。他坐回原来的位置,把桌子上的酒瓶推向一旁,问道:“谢先生是贵人,您不会无缘无故来到我这破地方喝酒吧。”

        “确实不会!”谢文东开门见山,直接道:“我要想这间酒吧。”于笑欢连上一点惊奇的表现都没有,谢文东是什么人,北洪门的老大,势力遍及半个中国,即使他说此次前来是要自己的命,他也不会奇怪的。于笑欢道:“谢先生可口,这个面子我本是应该要给的,可天意酒吧并非我的,这点恐怕我做不了主。”“呵呵!”谢文东笑眼眯缝着,道:“既然我来了,既然我找上你,说明我就有把握,你可以做主的。”他双手撮着酒杯,又道:“段家已经没人了,你不会还指望着唯一在逃的段老二回来复兴天意会吧?!”于笑欢脸色一变,马上又恢复正常,正色道:“段二哥曾经是我的老大,以后也会是,不管他在哪,不管他还回不回来,这点都不会改变,天意会的一切都是段家的,我无权做主,即使天意酒吧现在确在我的名下。”

        “恐怕你做不做主,这间酒吧都是要改姓了。”谢文东道:“忠义帮并非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于笑欢落寞的摇摇头,叹道:“谢先生知道得还多啊,不过那是我们自己的事,和谢先生没……”下面的话他没说出来,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和北洪门比起来,天意会连鸿毛都算不上,谢文东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想出头吗?”谢文***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出头?”于笑欢一时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谢文东双目精光一闪,目光如刀,钉在他的脸上,说道:“与其受人压迫欺凌做狗,不如找个靠山挺起腰板做人。”“嗨,嗨……”于笑欢苦笑道:“如果我想找个靠山,就不会等到今天,北洪门的势力我知道,我……”没等他把话说完,被谢文东一摆手,打断,说道:“在上海,不管你投靠哪一个势力,他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南洪门对着干,更不会找上向问天,你那三位老大的仇也根本抱不了。可是我不一样,我来上海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跨南洪门,为要向问天的命,这点,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你不帮我还能帮谁?难道眼睁睁看着最后一块底盘也被人家抢走,离报仇的路越来越远?话,我就说这些,这对你是一次机会,不为别的,为你那三位下场悲惨的老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与我合作,你只有利,没有弊。要做人还是要继续做丧家犬,最后的选择还在你,告辞了。”说完,谢文东才算把一直放在于笑欢脸上如刀子般锋利的目光挪开,起身,向外走去。

        走出酒吧,姜森追上谢文东,问道:“东哥,你说他会同意吗?”谢文东道:“一定会!”“哦?”姜森一楞,道:“东哥怎么如此肯定?”谢文东目光深邃,淡淡道:“当一个人不得不面对很多坏选择的时候,他终究会挑选出一个相对不错的。”

        翌日,谢文东派金眼等五人给向问天送去一封书信。字不多,而且言语客气,但字里行间暗带肃杀,大概意思是请向问天一人来他暂时落脚的废厂房一趟,原因是‘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其中也略提白燕在此,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才是谢文东想说的关键。萧方自从逃出南京后,情绪消沉,加上又受了些伤,内外一起爆发,大病一场。还好向问天未责怪于他,并好言安慰,这反让萧方心里更过意不去。次此他来上海,病未痊愈,向问天本想让他好好在广州修养,但萧方执意不从,他说:“士为知己者死,即使我真在上海有个三长两短,那也只有两个字:认了!”既然他已经这么说,向问天也不好再阻止。接过下面人递上来的书信,萧方一看信封,上有向问天亲启,落款为谢文东。他冥思片刻,问道:“送信的人呢?”

        下面人道:“走了。他把信扔在门口就走了。”萧方又问道:“那他长什么样子?”“那人走得太快了,一闪就消失在人群中,没看清长什么样。”***!萧方暗骂一声,摆摆手,打发下面人离开,反复检查之后,觉得没问题,才将信递给向问天。向问天靠坐在长椅上,细细品尝着上等的龙井。他和谢文东截然相反,是一位很懂得享受的人,不象后者,整天忙碌奔波,即使南京丢了,云南的势力快被金三角赶出来,在他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着急之色。

        向问天接过书信,缓缓展开,看过之后,没说什么,将信扬了扬,道:“小方,你看看。”萧方接过,大致读了一遍,脸色微变,倒吸冷气,疑道:“白燕竟然在谢文东哪里,这……这不大可能吧?!”向问天道:“前天深夜白兄曾打过***,说他妹妹未回家,问是否在我这,看来,燕子十有***是被谢文东抓走了。他来得好快啊!”萧方又把信细读一遍,点点头,道:“他是在用白燕威胁我们,逼咱们就范。说是叙旧,真到了他指定的地方,迎接我们的恐怕只有刀***。”他转念一想,摇头道:“可是我们又不得不去,我们和白家交好,一旦因为我们没去而白燕有个三长两短,那白家必定会怪罪我们胆小怕事,误了白家大小姐的性命,到时真是不好解释。这谢文东,太狡猾了,竟然利用上我们和白家的关系作怪!”

        “恩!”向问天赞赏的一点头,和萧方在一起做事,他从来不会感觉到累。聪明人,一点就透,萧方是不用他点也能透的人。“所以嘛……”向问天站起身,走到窗前,悠然道:“我必须得去一趟。”“***召集人手,同时通知白家一声!”萧方刚想转身离开,被向问天叫住,说道:“信上不是说了嘛,让我一人去。哦……白家还是暂时不通知的好,一旦他们知道燕子在谢文东哪里,定会忍不住强行动手,一乱起来,弄不好燕子的性命真有危险,得不偿失,反而坏事。”萧方急道:“很明显谢文东没安好心,天哥一个人去,那不等于送……太危险了,不行,即使要去,也得算上我一个。”

        “呵呵!”向问天揉了揉下巴,摇摇头,道:“不用。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白白去送死,只要有个人能陪我,那谢文东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将我怎么样。”“谁?”萧方疑道。“景局长!”向问天鬼笑道:“每次有***局长在身边,我总是能感觉到特别安全和舒服。”“对啊!”萧方重重一拍脑袋,笑道:“即使他不和天哥一起进去,即使他往外面一站,谢文东就算再狡诈也施展不开了。”向问天说得这位景局长全名叫景学文,三十多岁,年纪轻轻已成为一上海分区的分局长,前途无量。他和向问天关系要好,不管在公事还是私下,往来密切。上次***围困准备行刺向问天东的心雷和五行兄弟等人,就是他带的头。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