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声令下,哗啦一声,后面不下五十号人一拥而上,酒吧门前的垃圾筒不知被谁踢出老远。‘咣当’,酒吧精雕细凿的棕色实木门被人一脚踢开。踢门那兄弟惨了点,本以为门是锁着的,一脚下去使了全力,结果门踢开了,他也一头栽了进去。后面人可不管那么多,一见门开,蜂拥而入,那摔倒的兄弟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被后面的自己人先是一顿踩。

        进了酒吧,前前后后,楼上楼下,一阵翻腾,结果毛都没找到一根。俗话说贼不走空。当刘淑俊走进酒吧时,第一波进来的人已经开始抬二楼的保险箱了。没有人,难道都跑了?刘淑俊环视一周,酒吧内一片狼及,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扔得到处都是。很明显,对方走得比较仓促,连整理都没来得急。他心里正算计着,外面突然乱了。人声鼎沸,哀号连连,叮当的声响连在一起,刺人耳膜。遭了!刘淑俊一跺脚,提声喊道:“有埋伏,快出去!”

        出去?谈何容易。进好进,走难走,酒吧前后两门,被人牢牢封锁住,窗户也被卷联门封死,再看二楼,刚上来时没注意看,此时才发现,每扇窗户上有加了两指多粗的铁栅栏。整间天意酒吧无疑成了一座牢笼,插翅难飞。若想出去,只有走前后两门。刘淑俊心里一震,大声喝住惊慌的手下,沉着道:“不用怕,天意会的人不多,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冲前,一路杀后,不管哪路人出去,见人就给我杀!”他算得没错,天意会的人确实不多,虽然占了地势上的便宜,但加一起不足二十号,看了前门看不了后门,终究是有一方面比较弱的。可惜他没算到谢文东,更想到围困他们的主力是北洪门和文东会。

        后门狭窄,只能同时容纳一人进出。而看守后门的是三眼,其实他一个人就差不多足够用了。拿了一根小孩手臂粗细的桌子腿,在门前一站,出来一个,抡棒就砸,用不上两个照面,保证拍晕,身后北洪门的二十多名兄弟还有东心雷看着三眼一人演独角戏,无聊的打着呵欠。只是有人在小门左右两侧将被击晕的忠义帮人拉到一旁。东心雷坐在人后,抽着烟,嘟囔道:“如果我们不是想要这间酒吧,前后门一堵,一把火烧掉,省时省力又方便。”

        三眼哈哈一笑,用木棍樘住迎面劈来的一刀,接着踢腿猛踹,里面哗啦一声,惊叫连连,挨他一脚的那人把后面自家兄弟撞到一片。三眼将棍子换个手拿,活动一下手臂,道:“总是图方便,人就懒了,打起仗来也没劲。”

        东心雷站起身,拍拍***上的浮灰,点头道:“所以,你也应该歇歇了,让我来。”三眼一把将木棍抱住,摇头道:“我这人做事就喜欢把事情做完,半途而废,不合我的性格。”东心雷狠狠将烟甩到一旁,上前双手抓住三眼怀中的木棍,嚷嚷道:“你这臭不要脸的家伙,棍子是我拆下来的,还我!”“对了,忘记告诉你,我这人还有借东西不爱还的好习惯。”“***的……”

        谢文东站在酒吧正门外,看着拼命向外撕杀的忠义帮一干人等,摇头而笑。看来对方带头的人性格很倔强,明明已经中了埋伏,还令手下向外冲杀,这不是早死嘛!不过这正合谢文东心意,对方冲不好向外冲,同理,他杀也不好往里杀,如果忠义帮在酒吧内死守,他一时半会也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来。谢文东仰面看看天际,东方已微微放亮,朝阳快升,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他打个呵欠,对身旁的姜森道:“老森,时间差不多了,兄弟们也整晚没睡呢,该结束就结束吧。”

        姜森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举手一挥,暗中窜出二十多名黑衣汉子,分站他左右。这些人浑身上下无一丝杂色,黑得彻底,鼻下蒙着黑布,手臂上带着血红的‘杀’字。正是文东会内的精锐部队,血杀。姜森道:“现在快四点了,我们冲进去,四点半前,不管结果怎样,一律撤出。”没有应答的声音,血杀成员纷纷低声检查身上的武器,同时,在***上装上消音器。

        血杀一向是这样,姜森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不需要问任何东西。二十多人,如同二十多条狸猫,身手矫健,几个蹬跃,纷纷爬上了二楼。铁栅栏挡不住血杀,三把***,同时开火,击在同一根铁条上,几个轮射,铁条断开,二十多人象泥鳅一样先后侧身滑了进去。听见二楼有声响,两个忠义帮的人上来查看,刚推开血杀进来的这间房门,见屋里多了无数黑衣人,刚想大声惊呼,嘴巴瞬间被人捂住,两把明晃晃的***闪着寒光分别刺进二人的喉咙。血光现,两人抽搐了一阵,很快没了生息。姜森一帅头,二十多名血杀成员,默不作声的从二楼杀了下去。双方同是穿着黑衣,混在一起如果不仔细分辨根本看出来,即使有准备忠义帮的人也很难顶得住血杀的冲击,更何况被杀个措手不及。

        外面的人开始向酒吧内冲杀,刘淑俊和他的手下注意力都放在外面,哪想到内部突然杀出一支奇兵。血杀一手提刀,一手握***,见人就砍,这成了单方面的***。内外夹击,忠义帮很快被打得溃不成军,刘淑俊知道中了人家的埋伏,拼了全力,领手下左突有闯,非但没杀出去,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杀到最后,站在他身边的已不足二十人,而且大多身上都挂了彩,强挺着支持不倒。若说忠义帮的战斗力,确实很强,但是很可惜,他们碰上的是谢文东,是北洪门内的精锐,是文东会的精英。“住手!”刘淑俊等人***到墙角,再无路可退,对方的攻势一泼又一泼,丝毫不减,不愿看见和自己一起过命多年的兄弟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他大喝一声,喊住自己人,也缓了一缓北洪门和血杀的攻势。

        刘淑俊擦了一把脸,脸上尽是汗水和鲜血,混在一起蔫呼呼的,喘了口气,问道:“天意会不会有这么强的实力,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呵呵!”任长风向前跨了一步,一横手中乌黑的唐刀,从怀中掏出手帕,仔细擦了一番刀身,他擦得很慢也很细,完全没把对方数十道杀人的目光放在心上,觉得上面再无血迹之后,方冷笑一声,傲然道:“洪武门下,英才辈出!”

        咿……呀!刘淑俊下意识的***一步,吸口凉气,颤声问道:“洪门?”此话一出,他下面的兄弟顿时成泻了气的皮球,有些人手中的刀都掉了,再无斗志。确实,洪门在上海根深蒂固,向上可追逆百余年,俨然成了黑道的代名词。“我……我想这其中可能有误会吧!”刘淑俊擦擦头顶的冷汗,干笑道:“我们大哥和贵掌门向先生一向友好,而且咱们还有生意上的往来……”他这话不说还好,没等说完,任长风的眼眉已经立了起来,毫无预兆,挥手就是一刀。这一刀不是快所能形容的,似劈又似刺,角度刁钻,如吐信的毒蛇,直奔刘淑俊的颈嗓咽喉。多亏后者反应够快,猛的向后一仰,刀尖在他下巴上划下一块肉来。任长风喝道:“东哥曾说过,和向问天有交情的,杀不赦,斩立决!你们还等什么?!”

        “吼!”一石击起千层浪。北洪门的人呼啸着一拥而上,如同大海的潮水,将刘淑俊和他那十几个人淹没其中。

        当酒吧内恢复平静后,谢文东已息掉了第二根烟,看了看手表,前前后后,没用上半个小时。他扶了扶衣服,缓步走进酒吧,李爽和高强始终不离他左右。刚一进来,血腥味刺鼻,谢文东微微一皱眉,用手帕遮住鼻子,环视一周,到处是残肢断臂,天意酒吧成了人间的阿修罗屠场。三眼和东心雷、姜森等人正组织下面兄弟打扫战场,一桶桶清水浇到地面顿时成了血水。刘淑俊斜靠着墙,嘴里,鼻子里,都是血,小腹上插了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人还没断气,腿还在一抖一抖的抽搐。谢文东走到他面前,低头察看,凭他的经验看,这人是活不成了。“你……是……谁?”刘淑俊失血过多,已经看不清人,感觉面前有人站着,本能问了一句。“洪门!”没有骗他的必要,谢文东实话实说,细语小声道:“可能我们是北面的洪门。”

        啊!刘淑俊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对方有如此强的实力,为什么对方在明知道自己是忠义帮的人还动手,可他明白得太晚了。“兄弟……给,给个痛快吧……”刘淑俊叹了口气,他死不足惜,可叹下面那一干弟兄们。

        “放心吧!”谢文东看出他的心事,一拍他肩膀,道:“我不是绝情的人,有能救的我会尽量救,能放的我也会尽量放。”

        刘淑俊听后心情一缓,挤出丝微笑。谢文东一晃头,转身走开了。高强上前,拿出手帕,盖住刘淑俊的眼睛,同时另只手中的片刀刺进了他的心脏。“东哥,这些受伤的人怎么办?”东心雷将受伤的,昏迷的,排成一排,略一点数,不下七八十号。谢文东仰头道:“能送医院吗?”“这个……”东心雷道:“恐怕不能,毕竟我们在上海还不熟,送到医院被人盘查起来可麻烦了。”谢文东道:“所以,把这些人送到忠义帮的底盘,让他们自己去解决,而且,我们也没有掏医药费的闲钱。”

        东心雷挠挠头,不知道东哥怎么突然仔细起来,搞不懂,但还是按谢文东的意思做。连同死的带受伤的,混装在两辆货车里,命下面人送到忠义帮的底盘。他估计,等到天亮被忠义帮的人发现时,能活下来的恐怕也没几个了。忠义帮开来的汽车也名正言顺的被谢文东一并收了,用他的话说,忠义帮是急自己之所需,他正愁车辆不够用,这就送来了。通过于笑欢的关系,将车牌一换,顿时成了北洪门的资产。刚刚把伤亡的人送走,暗组传来消息,有警车在向这个方向驶来。

        “恩!”谢文东仰面而笑,道:“***来得正是时候。”他笑眯眯的坐上轿车,将车窗拉下,对外面的东心雷和三眼道:“你们也快些,我等你们回来吃夜宵。”二人哈哈大笑,道:“东哥放心吧,我保证***来时毛都捞不到一根。”

        当警车快接近天意酒吧所在的街道时,突然发生暴胎,下了车一看,发现地面摆了数张插满钉子的木板,诅咒一声,只好走向天意。等***走到时,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平静得好象从来没发生任何事,酒吧门半关着,里面几个服务生模样打扮的人正忙碌着收拾酒杯和桌椅,还有几个酒鬼醉眼朦胧的继续喝着酒,一切都很正常,和普通营业的酒吧没什么区别。

        ***巡视了一周,没看出毛病,只好暗叹倒霉,不知道是谁大早晨的报假案,害自己回笼觉都没睡好。

        第二天,晴,万里无云,可黑道却阴沉密布,杀机重重。忠义帮一夜之间损失百余人,连帮会中的二号人物刘淑俊也一并挂了,这在黑道里掀起一层巨浪。黑道的消息传得快,很快,整个上海的大小帮会没有不知道此事的,大家议论的焦点都放在忠义帮和天意会上,感叹天意会隐藏实力这么久,今天才显露出来。有些帮会暗中庆幸,多亏自己当初没对天意会做得太过分,不然,下场比忠义帮好不了多少。忠义帮的老大名叫博展辉,四十岁整,中等人才,奇胖无比,整个人看不见脖子在哪,一个肉嘟嘟的脑袋象个大肉球,嘴上留着稀疏的八字胡。整个早晨,他的脸一直阴沉着,坐在帮会总部的大厅内,一句话不说,白净肥胖的大手拿着一把***把玩。下面人分站两旁,大气都不敢喘,众人都知道,他现在就是一座活火山,只要一碰,保证爆发。听受伤人说,对方并非天意会的人,而是洪门的。博展辉不相信向问天会对自己动手,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又不由他不相信,在上海,能有实力重创自己的,除了洪门还能有谁。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