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呵呵!”谢文东笑道:“别客气,我请客,不会‘黑’你的。”他倒两杯红酒往桌子上一放,慢悠悠的坐在女郎对面。

        他喝了一口,道:“怎么,你想通了吗?”女郎未回答,反问道:“你真是北洪门的老大?”谢文东耸肩,道:“这有什么关系吗?”“如果你是,那我没有选择,如果你不是,我就有反抗的余地。”女郎一字一句道。谢文东含笑摇头,说道:“看来,我只能让你失望了。”通过他亲口的证实,女郎整个心算是沉到谷底了,她疑问道:“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年轻,竟然……”

        谢文东摇动手指,语气淡然却无法淡去他目中精光四射的神采,缓缓道:“一个人所处的位置不是由他的年龄决定的,无为的人,年岁再大,依然是一事无成。”女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看着他那双狭长而闪烁的双瞳,好一会,她突然说道:“我叫江琳。”谢文东对她的名字不感兴趣,没说话,静静等她的下文。江琳见谢文东毫无反应,微微有些失望,睿智一笑,道:“谢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买下鲜花的用意吗?鲜花虽然很赚钱,但我想它还没‘火’到令堂堂北洪门掌门人垂涎三尺的地步。”谢文东暗中点头,这江琳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他仰身,长声道:“我刚到上海,毫无根基,下面的兄弟却很多,我不得不安排一处让他们能安身的地方。”江琳一愣,疑声道:“难道,你花六百万只是想买一个‘旅店’?”

        谢文东认真的点点头,说道:“也可以这么说。”“那为什么偏偏选上我?”“因为我喜欢,***就是这么简单。”谢文东眯着眼睛道。江琳心念急转,突然道:“我们合作好吗?”“怎么合作?”“鲜花我可以无条件的借你使用,用多久,怎么用,随你便。”谢文东听后笑了,天下没有白白掉下来的馅饼,这点他明白,浅浅喝了一口酒,问道:“那你想要什么?”“你!”江琳目露精光,道:“我要你的支持,必要时全力的支持。”见谢文东没什么表情,又道:“当然,如果你不同意,我完全可以将鲜花转让给***人,而且价钱要比你开得高很多。”谢文东嗤笑,道:“只怕你到时有命数钱,却无福消受了。”“那至少要比忍气吞声的好!”江琳目中透出一股坚定,面无俱色,她要让谢文东知道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真是难缠的女人!谢文东暗中摇头,沉思了一会,问道:“你要我支持你什么?”江琳见他有松动的迹象,心中一喜,脸上却没有一丝表现,说道:“我有头脑,如果只是凭实力,鲜花的规模应该不止现在这样。我想扩充,但是却受到地方帮会的***,虽然在道上我认识的人不少,但大多是乌合之众,难以重靠,如若能与你合作,就可以弥补这个缺陷,到时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对大家都有好处。”谢文东呆了一呆,到现在,他不得不正视起这个女人来,她绝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至少是一个既聪明又有野心的人。谢文东之所以能达到今天的地位,也正因为他具备了这两点,再加上一点点运气。他挠挠头,细丝慢理道:“你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其实,”江琳眨动眼睛,说道:“如果我们合作,我的发展就是你的发展,你想想,当有一天鲜花的分店能开到上海的任何地方,你洪门的势力是不是也就延伸到整个上海了。而且,我很聪明,有你的暗中支持,我相信我能很快做到这一点。”

        “唉!”谢文东叹了口气,仰面自语道:“确实很诱人,看来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说着,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干净。一直站在他身后默默无语的三眼突然拔出雪亮的开山刀,面目狰狞,语气让人不寒而栗,冷冷说道:“我的刀,也不会拒绝杀死一个女人。”江琳脸色微变,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逼人魂魄的杀气,但她不得不忍受,脸上很快恢复平静,强迫自己不要看三眼,更不去看他手中的刀,目光始终放在谢文东的脸上,惋惜道:“我相信谢先生杀我不费吹灰之力,但这样做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反倒会令你失去一位在上海最好的合作伙伴。”“呵呵!”谢文东展容而笑,并未说话,只是倒了一杯酒,转身向楼上走去。三眼可没客气,一个箭步到了江琳的身旁,刀锋一立,随时有劈下去的可能。

        江琳整个心都已提到嗓子眼,后背的内衣早被汗水沁透,不过在她的脸上依然找不到一丁点的慌张,她对着准备上楼梯的谢文东振声说道:“看来我真是看错人了。”谢文东缓缓转过身,看向三眼,笑问道:“怎么样?”“还不错!”三眼变脸像变天,刚才还阴云密布,此时已晴空万里,他叹道:“有胆量,又机灵,还有野心,可以合作。”“嗯!”谢文东点下头,看向江琳,一举杯道:“就按你刚才的意思做吧!”说完,喝上一口,点点头,不管江琳还要说什么,他缓步上了楼。

        江琳看了看谢文东,再看看身侧早把刀收回去的三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时才后怕起来,她虚脱了一样靠坐在椅子上,双腿一个劲的抖,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般。三眼歉然的一伸手道:“以后,我们是朋友了。”江琳看了看面前的大手,有气无力的握了一下,喃喃道:“你们对待朋友的方式还真特别。”

        当天晚上,鲜花早早的关业大吉,可里面却人声鼎沸,厅内人头涌涌,细一打量,少说不下三百号,这是江琳特别为北洪门准备的晚宴。谢文东坐在二楼,隐约还能听见楼下传来的酒令声,心中畅然,终于将下面数百弟兄安排妥当,总算了去他一桩心事。心情好,喝起酒来也不爱醉,江琳频频和他推杯换盏,一瓶红酒,五瓶啤酒下了二人肚,前者竟然还无醉意,言语清晰,谈笑风生,谢文东暗暗感慨,这女人不只有一副伶牙利齿,还有一身好酒量。见谢文东盯着自己看,江琳心中一动,笑呵呵道:“弟弟,干嘛一直盯着人家看,不会是喜欢上姐姐了吧。”一顿酒饭,可以让不熟的关系变得紧靠,借着酒劲,也可以将平时不敢说的话说出来。江琳聪明,却也敌不过肚里酒精的厉害,连对谢文东的称呼都变成“弟弟”了。

        谢文东东北出身,本身就有一股东北人的豪爽劲,并不在意,摇头笑道:“谈不上喜欢,只是好奇,你是怎么开起一间这么大的酒店的?”江琳眼中媚光四射,虽然她的相貌称不上十分漂亮,但天生那股高贵的气质却很巧妙的弥补了这一点,举手投足间自然留露出耀人眼目的光彩,她笑呵呵道:“我有本钱。”“哦?什么本钱?”谢文东问道。“我的身体!”

        是啊!这也是女人唯一能比男人有优势的地方。谢文东仰面长笑,道:“所以女人起家,风平浪静,而男人起家,却刀光剑影,伤痕累累。”江琳傲然而笑,喝了一口酒,说道:“只有聪明的女人才知道怎样利用自己的身体,让男人看得到,却摸不着。”在旁的李爽听后哈哈大笑,举杯道:“为狡猾的女人干一杯。”他不管江琳是怎样搭上谢文东的,只要东哥做的事,他一律认为是对的,如果还有得吃,那他更可以把一切事抛到脑后了。

        一顿酒下来,从十点一直喝到凌晨两点。张张餐桌,具是一片狼籍,桌子下面更是热闹,不时响起酣睡的声音。

        江琳酒喝得不少,要问具体有多少,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见时间不早了,众人也喝得差不多了,谢文东让大家撤席休息。看眼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江琳,摇头苦笑,摇了摇她,说道:“我送你回家。”还好江琳未人事不醒,她醉眼朦胧的看向谢文东,问道:“现在几点了?”“凌晨两点。”谢文东把头扭向一边说道,虽然他不想这样,但他更怕自己受不了。现在的江琳面色粉红,皎洁明亮的眼睛上遮挡一层水雾,更见迷人,红唇微微张起,吐气如兰,让人恨不得上前狠狠咬一口,衣领扣解开,内部***时隐时现。还好谢文东是个自制能力很强的人,也是个观念守旧的人,虽然体内的酒精不时作祟,还是能控制得住。

        “不……不回去了!”江琳摇晃着站起身,接着一个踉跄,整个人摔进谢文东的怀中。谢文东叹了口气,娇美在怀,可惜自己无福消受。他打个响指,叫来服务员,问道:“你们老板平时都住哪个房间,带***。”

        服务生是个二十左右的女郎,看了看谢文东,再看看倒在人家怀中的自己老板,面色一红,怯生生道:“请跟我来。”

        服务生走到左右是包房的走廊尽头,谢文东一扫,发现此处竟然还有楼梯,通往三楼,他对鲜花的布局还不熟悉,疑问道:“三楼也是属于你们的吗?”“不是,不全是。”女郎道:“只有一小部分是属于我们的。”说着话,已上了三楼。鲜花的三楼只有一趟走廊,两侧有七八间屋子。女郎在其中一间停下,说道:“平时老板不回家时,都是住这间房的。”

        谢文东点点头,挥手示意明白了。哪知女服务生却误会了他的意思,转身急匆匆地跑下楼去。谢文东好笑的叹了口气,推开门,扶着江琳走了进去。在外面看屋子不大,到了里面感觉房间还真不小,一室一厅,厨房卫生间应有尽有。谢文东摸索找到开关,点着灯后,环视了一周,暗中点点头,屋中的装饰和江琳的人一样,简单实用,花哨的东西很少。好不容易将她放在床上,谢文东也累了一身汗,刚要转身离开,发现袖子被人抓住,扭头一看,原来是江琳张着一双大眼睛在可怜巴巴的看自己,他不解,问道:“怎么了?”江琳扭捏了一会,才缓缓道:“我……我想上厕所……”

        谢文东瞪大眼睛,等着她的下文,可等了好久,江琳再没说话,他不得不问道:“然后呢?”“可是我又头晕得厉害,所以……”“所以!”“哎呀,你真是的,所以你就扶***吧!”江琳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唉!女人!谢文东歪头看了她好一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她扶起。进了卫生间,刚要转身离开,江琳又道:“你干什么去?”“对不起!”谢文东一字一句道:“我没有看人家方便的习惯。”“可你走了我的裤子怎么脱啊!?”“璞!”谢文东差点***,问道:“小姐,你不是让我帮你脱裤子吧?”

        “人家站不起来嘛!”江琳娇滴滴道。谢文东张了张嘴,看着一脸认真的江琳,不知道她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你在惹火你知道吗?”谢文东放出最后的警告,毕竟他是男人,而且生理很正常的男人,他怕自己受不了这种***。

        折腾到近三点,谢文东终于从江琳的房间里走出来。他暗暗庆幸,还好江琳没有睡前洗澡的习惯,不然……他感觉自己会崩溃的。等谢文东走后,江琳原本醉意蒙蒙的眼睛顿时变得清澈透底,明亮得无一丝杂色,看着他消失在门外,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她相信,天下的男人没有能经得起自己***的,虽然她从来没把自己的身体给过任何人,但这让她更加自信,可谢文东偏偏是个异类,近乎不符合常理的异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