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呵呵!”中年***笑而未语,一路无话,等出南洪门的势力范围,他命令车队停下,对东心雷展颜一笑道:“下车吧。”东心雷眉毛一桃,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环幕圆睁,问道:“你什么意思?”中年***仰面而笑,抽出烟来,只是简早说道:“任局长是我的上司!”“哦!”东心雷长长出了口气,原来如此,难怪对方要把自己放了呢!他哈哈一笑,又道:“那我这帮兄弟呢?”中年***道:“***局可没有那么多闲钱养这么一大帮人。”说完,拿出对讲机,对手下下达命令,将北洪门的人统统放掉,但箫方提供的那十几个南洪门***却一个没动,真打算让他们去警局,喝茶,了。东心雷下了车,扶住汽车顶棚,弯下身子,问道:“有件事我还没搞懂,是谁让你们来的?这里的区域好象不是你们的管辖范围。”

        中年***坐在车内,微笑道:“确实不是我们管辖的范围,若没有局长的命令,我自然不会打大远跑来,至于我们局长为什么会派我们来,这就要问问你们的大哥了。”他摆摆手,笑道:“我还有事,不送你们回去了。”说完,命令司机将车开走了。

        一旁的吴常感叹一声,说道:“原来是东哥的意思啊!东哥太厉害了,他怎么知道我们跑不掉,让任局长帮我们解围呢?”东心雷耸耸肩,笑道:“天知道!”“我们现在去哪?”“还能去哪,回家吧,点点损失了多少人,唉!来了上海就没顺过!”让任局长出人助东心雷摆脱虎口得正是谢文东。他为人心细;做事周密,算得也比常人要远,谢文东算到东心雷想在早己经做好准备的南洪门势力范围内逃脱,只靠自己的力量并不容易,所以才给任局长打了***,让他出人援助一下。

        十一点正,鲜花酒店。忠义帮在距鲜花酒店两里地的地方埋伏己久,十一刚过,博展辉发出了攻击的命令。数十辆大小不一的汽车分成三路,直插向鲜花酒店。远远监视他们的那两位暗组成员终于感觉到事情发展得不对,其中一人惊讶道:“看他们所去的方向,好象是,不会吧!”另一人咽口吐沫,暗叫一声糟糕,忙不失的拿出手机,拨打老大刘波的***,刚一接通,几乎是喊出来的说道:“老大,不好了,忠义帮集结不下二百人正往鲜花酒店去,看样子好象是想不怀好意。”

        刘波正在水胜商场内组织人手浇汽油呢,猛一听手下传来的消息,脑袋嗡了一声,破口骂道:“博展辉他他妈的疯了吧!”挂断手机,直接拨打给谢文东。谢文东听后,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鲜花酒店和天意酒吧是他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旦有个差池,自己将又陷入无根的境地,别的不说,就是数百手下的安身之所都够他为难一阵子的,那时才别说和向问天抗衡,就算能保住性命也算不错。他暗中一握拳头,手臂微微抬起挥了挥,姜森聪明的疾步上前,伏身靠近谢文东,问道:“东哥,什么事?”

        谢文东压地声音,说道:“老森,家里现在被忠义帮偷袭,你赶快着急下面血杀的兄弟,速速去支援。”姜森脸色一变,事态严重,没再多话,点头道:“明白!”说完,大步流星向门外走去。高强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看姜森的表情感觉一定是出了意外,但左右人太多,他不好上前询问,只好暗暗加了小心,拉开怀中***的保险。

        向问天和白紫衣也看见谢文东的反常,后者刚要发问,向问天的手机响了,接起一听,***是箫方打的。“天哥,东心雷被***抓走了,可当时那个带头的***我不怎么熟,不知道是不是景学文的手下人,但众日睽睽之下我又不好细问,你看?”

        向问天先是一楞,思念一转,顿时明白了,加上刚才谢文东接到***后脸上显露出是一丝急虑,他以为谢文东是收到东心雷被抓的消息而着急,笑道:“放心吧,没事的!”箫方听后这才长出一口气,自语道:“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用再给景学文打***了,省得他又说我总在三更半夜折腾他。”向问天仰面开怀大笑。

        十一点一刻。鲜花酒店内的江琳困得快睁不开眼目青,打个呵欠,起身看了看墙角处的五行五人,还在兴致勃勃赔色子,暗暗摇头,由衷佩服他五人精力旺盛。她软弱无力道:“你们继续玩吧,我上楼休息了,如果谢先生回来,你们别忘了通知我一声。”“恩!你放心去睡吧!”五行玉人满口答应着。江琳前脚刚刚踩上楼梯台阶,只听外面一阵车辆的轰隆声,接着人声噜杂。

        “你们干什么的?”守在外面的几个北洪门小弟见来了数十辆陌生汽车,一时间还分不清是不是自己人的,站在路中,大声喝问道。汽车速度不减,丝毫没有准备停下来的迹象,对着路中的***横冲冲撞去。不好,是敌人!几个小弟见状心里同时呼出一句。纷纷向路两边闪躲,汽车直开到鲜花门前才嘎然停止。每辆汽车四门齐开,数不清的大汉手持片刀棍棒,从车内跳出,一上来没什么废话,就人就打。留在门口那几名北洪门小弟听间就淹没在对方的人海中,随着,哗啦,一声巨响,其中一个小弟被人硬生生抛出,砸在酒店玻璃窗上,撞个稀碎,人落在酒店大厅内,浑身上下插了无数玻璃碎片,正个人成了血葫芦。忠义帮的人发了疯般向酒店内涌去。江琳还没弄懂怎么了,可五行五人己经开始动了。

        金眼一挥手,摇色子的竹筒脱手而飞,正砸在最先冲进来那人的脑袋上,竹筒破碎,那人的脑袋也裂开一条大口子,双手抱头,弯腰跪地哭叫。

        他的惨叫声反而击起忠义帮一干人等的原始兽行,一拥而上,将受伤之人踩于脚下,不一会,就没了声息。金眼一晃肩膀,从衣下拔出***,对着人群,连开数***。“砰砰!”随着一声***鸣,三人眉心中弹,直挺挺的仰面栽倒。***声和血光让忠义帮帮众冲势受阻,趁这机会,他转头一扫木子等人,都直楞楞在原地站着,笑骂道:“你们都傻了,没看到人家来了这么多人嘛,快给我打啊!”木子苦笑道:“用什么打?”“***啊!”“***?除了你之外,我们的***不都支援到前线了吗?”木子的话提醒了金眼,他一拍脑袋,可不是嘛!木子等人的***被三眼和任长风等人用’冲锋陷阵,没有***竿子不行’的理由’洗劫’了一遍,后来被东心雷用’身处南洪门腹地,异常危险,的理由又瓜分了一番,到现在,五人尽存下的***只有他这一把。

        叹了口气,金眼强打精神,底气十足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吗?让你们的老大和我说话:”他话音刚落,人群一分,走出两人。前面这位年近五十,头发浓密,面色黑红,环眼浓眉,一副粗人的模样。他身后那个比他受看得多,白面大眼,带着金丝边眼睛,一副知识分子的派头,这两为正是忠义帮的中坚,老大博展辉和他的智囊玄子丹。后者跨步向前,面对金眼黑洞洞的***口毫无惧色,昂首说道:“我们是忠义帮,此次前来是为了讨债。”

        “哦?”金眼一扬细长的眉毛,笑道:“讨债?什么债?”玄子丹冷声道:“血债!”哈哈”金眼狂笑,道:“我们欠下的血债多不胜数,也不在乎多你一个,不过你得先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天意酒吧的事件不用我细说了吧,是谁做的谁心里明白。”玄子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说道。金眼微微扬头,一眯眼目青,道:“没错l这笔帐我认下了,但你好象还有话说?”玄子丹咬牙道:“我们大哥儿子的一只手臂。”“你大哥的儿子?”金眼面带迷茫,摇头道:“在我印象中好象没有这个人。”

        “他叫博力l”玄子丹振声道。博力这个名字对金眼来说更加陌生,他不解的看看左右***四人,反应和他具是一样,莫名其妙的直皱眉。金眼摇头道:“博力我不认识。”见玄子丹面露鄙视之意,又言道:“不过我手下的人命也多了,不在乎加上这一条,是我做得又怎样,你画出道来吧!”

        “我,不能把你怎样,只象要你们的命l”说完,一甩头,左右大汉齐举片刀,准备上前。这时,博展辉一挥手,拦住众人,没看向金眼等人,日光反直勾勾盯向站在楼梯处的江琳,疑惑问道:“我们好象在哪里见过吧l?”

        江琳缓缓抬起头,当她对上博展辉的眼神时,日中寒光一闪,可马上又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职业性的微笑,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也许大哥以前来过这里吃饭,我们见过也是很正常的。”“不对!”博展辉肯定道:“我没来过这里,我觉得你好象一个人。”“象谁?”“一时我还想不起来,你姓什么?”江琳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音清脆甜美,格外好听,说道:“直接问女士姓名,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你不是对我感兴趣吧?不过你有点太老了!”没想到江琳当这么多人面说出如此大胆的话,博展辉亦是老脸一红,被说得张嘴结舌。他左右的头日可忍不住了,一个光头汉子喝声说道:“***,你倒是***得很,别着急,一会哥几个会好好斥候你的!”光头色眯眯的眼神在江琳身上乱扫。可金眼偏偏很不识趣的挡在江琳面前,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笑呵呵说道:“真是不知道你们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别忘了,随时能要你们命的人还没有倒下呢!”

        “我就先要你的命!”光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个箭步窜身上前,抡起手臂,向金眼的头部猛劈。还没等金眼发动,旁边的木子飞起一脚,脚尖伸直,如同一把利剑,正中光头的胸口窝。那光头来得快,去得更快,连人带刀,被木子一脚又给踢回去,落地之后,瞪瞪瞪,连退数步,被下面数人合力伸手扶住才勉强站稳身躯,只觉得胸口闷痛,嗓子一甜,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失身跪倒,低头一看,胸前凹了一大块,两根肋骨被木子全力一脚踢断。

        玄子丹上前查看一番,缓缓抬头,望看木子,冷声道:“兄弟好狠的手段!”木子笑容满面的耸耸肩,无奈道:“没办法,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无情,别介意,我一向是这样子的。”玄子丹白面变得更加苍白,一动不动看着他,一句话没说。有时候无言胜有言。忠义帮上下数十人几乎同时举刀,向金眼木子等人杀去。又要一场恶战了:玉人心中感叹,各拿武器,加上北洪门留在家中的一小部分人手,和对方混战在一处。金眼一身轻松,左手刀,右***,当他快要闪躲不开时,甩手一***,总是能帮自己解围。木子和土山等人也差不到哪去,虽然没***在手,打起来有些吃力,但一时半会忠义帮的人也难以奈何他们。只有水镜最是险象环生,对方期负她是女人,加紧***,希望能把她抓住威逼金眼等人缚手就擒。

        若是在宽敞的地方,水镜还能靠身法的灵活,游斗一番,可酒店大厅内被你我双方百余人占据,转身都困难,游斗谈何容易。两个不要命的主往前一扑,水镜闪躲不急,本能的伸刀格挡,刀是刺中了,可同样也被那二人撞个正着,身子失衡,打个趔趄,片刀还钉在他二人身上设没得急抽出。旁边有人见机会来了,上前一把将她环腰饱住。刚想兴奋大叫,猛然觉得手臂一麻,接着毫无知觉。他探身一看,原来水镜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三根近一尺长的银针,正是这三根要命的东西刺在他手臂上。大汉双手无力的垂下,只一会工夫,黑色的血水从他的手指甲缝中滴滴答答流出。木子抽身飞窜到水镜旁边,随手给了她一把刀,略带责备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接着,又半开玩笑道:“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们的金眼大哥可得打一辈子光棍了!”水镜苍白的脸色泛起一丝红润,用眼白撇了他一眼,接过递来的片刀,娇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