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木子伤心的揉揉胸口,看向被银***中的那位出气多,入气少的大汉,惋惜道:“兄弟,难道你没听说过天下最毒女人心的话吗?连她你都敢抱,活该你倒霉了……”没等木子说完,横空一刀劈来,把他吓得猫腰躲出老远。原来这刀不是来自忠义帮的,而是水镜的愤怒一击。躲出老远,木子还没忘了继续讽刺两句:“你看看,我刚才说什么了!”金眼可没木子那么轻松,他冲到楼梯间,一边砍杀眼前的敌人,一边又要保护江琳,随着敌人的增加和自己一方伤亡的加剧,他感觉周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最后***无奈,只得回头喊道:“江琳,往楼上退!”楼上是条死路,这点金眼很明白,但他也同样知道若是自己现在不上去,有可能马上会被人家乱刀砍死。他不想这么快就英年早逝,所以选择一条他最不想选择的退路。上了楼梯间,没了左右两边的压力,顿感轻松不少,忠义帮的人被堵在下方,人数虽众多,可施展不开手脚。金眼轻松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忠义帮的人很快从酒店外爬上二楼,再由二楼杀下去,这样一来,金眼又变成了腹背受敌,难以招架,更别说保护江琳了。若不是博展辉事前有了交代,不要伤了江琳,恐怕她有十条命也早保不住了。木子等人见金眼险象环生,打得异常吃力,怕他有危险,拼尽全力向他靠拢。几人好不容易冲到他旁边,金眼才算长出一口气,有了这四人的抵挡,周围压力顿时减去不少。木子手中的片刀早不知道飞到哪去了,拿着一张椅子,对着冲来的敌人猛抡,声势惊人,椅子挂风呼呼做响,加上又是在楼梯间内,空间狭窄,对方见他这架势一时不敢轻易上前,抡了一阵,木子膀臂的肌肉开始渐渐发酸,力量逐渐小了很多,没有一开始时的威力,忠义帮的人见他乏力,以为有便宜可占,开始发力进攻。一人嘶喊着冲上前,没等到他近前,被木子一脚踢下楼梯,连翻带滚,压倒一片。木子毫不停留,反臂一挥,实木椅子结结实实砸在一人脑袋上,啪的一声脆响,椅子碎裂,木削四处飞溅,那人声都没吭一下,颊然倒地,脑袋上都是血迹。木子抓住一支椅子腿不放,边挥舞边说道:“老大,想点办法吧,我可快顶不住了。”

        金眼长长吸了两口气,边抵挡不时劈砍过来的片刀边左右查看,好一会,才勉强道:“两条路,一是杀到楼上跳窗户跑,二是直接从一楼杀出去。”“靠!跳楼?太丢人了吧!”木子大摇其头,正想说走第二条路,可转目一瞧,楼下***着不下百于号手拿刀***棍棒、情绪激扬的伙计们,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连连点头道:“奶奶的,狗急了都知道跳墙,人自然比狗强,咱们就跳楼吧!”忠义帮爬到二楼那十几号人哪能挡住金眼五人的拳打脚踢,只象征性的抵抗几下,开始四散奔逃,躲得远远的。鲜花酒店的二楼不算低,相当于正常住宅楼的二楼半高度,对于金眼五人来说构不成威胁,但江琳不一样,让她一个弱女子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怕有危险,水镜灵机一动,一把扯下窗帘,不管江琳反不反对,将其中一头系在她腰上,另一头系于窗框,然后向金眼、木子等人点点头,明白她意思,金眼带头分身跳出窗外。江琳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周围景物一转,己被水镜拦腰饱起,不由分说,甩手臂扔了出去。“啊,”江琳再镇静,此时也吓得惊叫一声,不觉闭上了眼目青。她飞出的一听间,水镜曲身跳于窗台之上,对刚刚从楼下冲上来的忠义帮帮众微笑的挥挥手,趁对方微楞之机,猛然向后一仰身,轻如飞燕,动作灵巧而优美的翻下楼去。人在半空中并未耽搁,用尽全力将刀挥出,月夜中的刀锋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将系于江琳身上的窗帘一击斩断。有了窗帘的长度,江琳本己离地面不高,加上下面又有金眼木子等人的接救,毫发无损的落在地面。金眼向飘落下来的水镜桃桃大拇指,后者得意一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心上人的夸奖。北洪门留在家里那十几个***死得死,伤的伤,没一个能站起来的。只消灭几个微不足道的人,忠义帮自然不会满足,见金眼等六人跳楼要跑,哪里肯放过,而且事先老大博展辉己经说过不留一个活口,自己一方又占有人多的绝对优势,一个个拼了命的往外挤,都想抢个大功表现自己。人多最怕就是乱,忠义帮的人着是有秩序的一个一个出来,其速度不会慢到哪去,可这时己经无秩序可言,数不清的人积压在大门口和窗户边,人挤人,人推人,大呼小叫了半夭,真正出去的人却没有几个。玄子丹气得暴跳如雷,连连跺脚,高声喊道:“不要乱,不要乱!”在人声鼎沸的大厅内,他的叫喊声显得微不足道,听清楚得人甚少。金眼边跑边回头张望,冷笑道:“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忠义帮,青山不改,绿水常流,等着瞧吧!等博展辉和玄子丹好不容易从大厅内出来,五行五人和江琳己跑出老远,后者一咬牙,挥手道:“上车追!”

        忠义帮的一干人众还没等上车,远远看见金眼等人又从街道尽头向回跑过来了,博展辉也是一楞,暗想对方不是脑袋有问题吧?!不然怎么非但不跑还回来送死呢!可惜他的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五秒钟,终于知道人家的脑袋并没坏掉。只见金眼等人身后,渐渐出现一团朦胧的黑影,聚睛细看,原来是数不清的黑衣人,黑色脸胧,分不出个数,各个手中拎着明晃晃的片刀。最前一人,近两米的身高,肩宽背厚,膀大腰圆,身上的衣服粘满血迹,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手握一把闪着阴森青光的锯齿开山刀,双日圆睁,瞳仁灌血,往那里一站,如同古代的金甲战神,相隔如此远的距离,博展辉仍忍不住机灵灵打个冷战,下意识的问道:“前面那高个汉子是谁?”玄子丹观望一会,颤声道:“好象,好象是北洪门的第一高手,东心雷!”“呀!”博展辉心中己经猜个差不多,但经玄子丹的亲口确认还是暗吸一口冷气。“唉!”他不甘心的一跺脚,咬咬牙,象是下了很大决心道:“上车!”玄子丹一震,急问道:“大哥,我们要和对方拼了吗?”博展辉一瞪眼,道:“撤!”军令如山倒。其实不用他说,忠义帮的人突见北洪门的大队人马杀回来,早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特别是浑身鲜血,宛如活生生从地狱钻出来的东心雷往路中一站,舍我其谁的气势顿让忠义帮下面的小弟们心折胆寒。博展辉和玄子丹先上车跑路了,下面的人连受伤的同伴都没顾得上,纷纷上车,逃之夭夭。“妈的,什么东西!”金眼咒骂一句,不依不饶,抬手就是两***,尽存的两发***打破了落在最后一辆汽车的轮胎。东心雷带领的这群北洪门***让箫方一顿追杀,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好不容易跑回家还发现本部让人偷袭,满腔怒火都顶到脑门了,见对方落荒而逃的一辆汽车暴胎,嚎叫着一拥而上,车上忠义帮的人还没跑等出来,片刀和棍棒己经到了,砸着汽车“当当”做响,车内的人则吓得尖叫连连,好不热闹。金眼长出口气,对东心雷苦笑道:“多亏你回来得早啊!”“早?我他妈让人家给打回来的,如果东哥没把***找来,能不能竖着回来都不一定呢!”东心雷黑着一张脸,怒冲冲道:“他们是什么人?向问天派来的?”木子嘲笑道:“南洪门的人怎么可能被吓跑呢?那些是忠义帮的兔崽子们,趁咱们本部空虚,前来偷袭的。”“忠义帮?!看来,他们的老大是嫌自己命长了!”东心雷问道:“咱们还有多少可用的车?”“干什么?”金眼疑惑道。“***桃了他的老窝!”东心雷阴沉着脸,本来布满血点的面容越发狰狞。“你歇歇吧!”金眼摇头,上下看了看他,又转头扫了一圈下面的兄弟,具是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叹道:“就算你能再战,下面的兄弟可没那份力气了,忠义帮胆小,刚才若是真和咱们硬拼起来,这一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而且咱们首要是守住家,万一南洪门再来人怎么半?”东心雷沉默了好一会,叹口气,才长长说道:“我忍了!”

        东心雷组织人收抬残局,北洪门看家的二十多***死了大半,剩下一些也都是身受重伤,再看鲜花酒店,残破不堪,窗户碎了,门也掉了,内部摆设的桌椅和装饰品在拼斗时摧毁得不象样,墙面地上,都处是斑斑血迹。金眼长叹一声道:“真不知道怎样向东哥解释啊!”东心雷阴森森说道:“是谁干的,这笔帐就找谁去算!洪门的血可不会白流的。”东心雷被***浩浩荡荡的带走后,箫方领人直奔永胜商场,刚走一半,只见商场方向天边红彤彤一片,他暗叫不好,对司机急道:“快!快点开!”晚间十一点多,路上行车不多,司机放心大胆的开足马力,飞速前进。等到商场附近时,己经十一点半,这时箫方看清楚了,头上的冷汗也跟着冒出来了。永胜商场外火焰冲天,苗头上窜,滚滚浓烟直冲云霄,内部不时传出,哆哆,爆炸声,其火势之猛,人在百米外都能感觉的热浪扑面,整座大楼正在烈火中迅速土崩瓦解,发出嘎嘎象是框架断裂的声音。至少呆了五分钟,箫方才中震惊中反应过来,见车内的人还在日瞪口呆的看着,咆哮道:“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快报警啊,叫消防车!”说着,他闭上眼睛,呼气吐气,反复做了五遍,心情稍有缓冲,颤抖着拿起手机,他实在不知道怎样也没脸向掌门向问天开这个口。下了最大决心,终于把***拨了出去。接通后,箫方犹豫了半分钟,才开口说道:“天哥,永胜完了。”向问天早知道永胜商场被谢文东偷袭,只是他也没想到后者能做地如此之绝,而且胆子如此之大。他微微一楞,说道:“完了?什么完了?”箫方差点没哭出来,声音都有些变调:“永胜被谢文东一把火烧得什么都没剩下!”

        “什么?”向问天再好定力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拍案而起,双日圆睁。两旁的人具是吓了一跳,只有谢文东不感到意外,满脸平静,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烧掉永胜商场,谢文东也只是一时冲动,想给向问天一个下马威,可能连他都没想到,他这把火带给向问天的损失有多大。不算内部的装修和陈列的商品,永胜商场只是投标和兴建花去的费用就已经过亿无,其中绝大部分资金来自银行的贷款和***大企业参与其中的投资,若永胜真被这一把烧掉,那损失的不只只是钱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有信誉。上亿元,向问天咬咬牙,加上保险公司的部分赔偿,挺过去不是问题,但信誉一失,那将是无法挽回的。向问天仰面一叹,将手中的***递到谢文东眼皮子低下,问道:“你干的?”文东眼不睁,头不抬,未置可杏道:“或许吧!”向问天日光冰冷如寒冻,谢直勾勾盯着谢文东良久,才缓缓说道:“谢兄弟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了吗?”“你打我,我打你,有来有往才称得上竞争嘛!”谢文东眯眼对上向问天的目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