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入中书令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13 21: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哦,好。  ”冷冰眼中精芒一闪,沉声回道。

    “冷公子,我与他艺出一脉。”李落展颜说道。

    冷冰哼了一声,清冷说道:“大将军放心,若我不能胜你,我自不会去找他。”

    李落微微一笑,颔示谢,朗声说道:“我们走吧。”

    牧天狼几将皆都小心的看着脚下,深恐踩到花草,若是踩到,还不知是什么奇珍之物了。

    到了午间,众人自在随意,朱智厨艺不弱,做了几道菜,馋坏了秋吉,早早候在桌前。

    弃名楼中,一十一人,同座一堂,无高无下,无轻无重,溯雪本是不欲与众人同席,怎奈牧天狼诸将连声劝解,最后被秋吉一把拉着坐下,杯来盏去,便是李落,也喝了一两杯水酒,数年征战,少有这般惬意。

    牧天狼诸将在弃名楼中住了下来,云无雁几将原意不便打扰,自去军府驿站暂住,李落不允,在府中留了下来,房舍尚多,不见熙攘,倒还觉得冷清了些。

    抽的时日,几人拜会了狄杰,狄杰自回了卓城,虽不算闲置,但也未曾再受重用,难得清闲,精神甚是矍铄,见到李落几人,极是高兴,大宴诸将,却是喝的多了些,竟然醉了。

    李落和云无雁看在眼中,怅然无语,大甘之中,不论将才,若想再寻一人能似狄杰这般气度,确是难有了。

    经后数日,李落,云无雁和迟立几人忙于军中诸事,钱粮账册俱要与冢宰库府及太府司核对。

    往日里有戚邵兵打点,众将不觉如何,这一旦亲手做起来,竟有眩晕之感,好在戚邵兵整理账册极是详尽,李落几人只需指点一二便可。

    便是如此,也是忙了数日有余,待到诸事处理妥善,众人疲惫不堪,竟也不比一战费的心力小些。

    待到军中诸事处理妥当,诸将本以为能得闲暇,不曾想万隆帝心血来潮,召李落入宫,却是让李落领了中书令参政知事一职,协同朝中重臣处理政事。

    李落虽贵为大甘皇子,官居辅国大将军,定天侯,但参与政事尚属次。

    这中书令执掌天子之令,参议大政,综观政务,实为百官之长,权柄极大,太傅凌疏桐为中书令令监,当年的太师于乘云亦是中书令令监,便是淳亲王李承烨,也不曾入过中书令。

    中书令只有三面,当年于乘云与凌疏桐各掌一块,万隆帝留有一块,于乘云谋反不成,这面中书令便收回宫中,此次李落出任中书令参政知事,万隆帝便将这一面中书令赐予李落。

    中书令参政知事原本不是什么要职,怎奈李落持中书令,名为参政知事,实则行监管之权,便是凌疏桐,见到李落,也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怠慢,如此一来,反让李落不甚自在,只是皇命难违,唯有作罢。

    好在李落本性随和,谦恭有礼,与群臣相处,从未有盛气凌人之举,甚得不少朝臣称赞,只是内中如何,却非是一两日便能理得清楚。

    李落入中书令,并未过多参与政事,连日来俱是多看少说,和李落往日行事之风大不相同。

    凌疏桐每逢入朝议事之前,都和李落商讨一二,李落也未曾推辞,皆都诚心相待,寥寥几处提议,俱都恰到妙处。

    犹是盐税一事,大甘历来都是州府官衙自成定议,收缴盐税再报于朝中,其中藏污纳垢,难以根治,不少人便借此倒卖私盐,更甚者与官府勾结,欺上瞒下,中饱私囊,在官管诸物之中,最是获利。

    李落有念于此,荐与凌疏桐,各州府郡以州中在册百姓为基,从官府盐场领得足额之份。

    盐税一应理明留册,各州盐税由朝廷明令地方,府郡官衙先赊与朝廷,待到运回各地后售予百姓,再将所得银钱按账册上报朝廷。

    倘若不曾卖出,便留作下年之用,账目往来皆由朝中各司核审。

    税款朝廷收缴七分,余下三分划归各府官衙,留作日常用度。

    如此一来,各州官府不敢随意变动盐税,且是有利可图,虽不能免去有人敢违国法,铤而走险,不过却是能遏制几分州府贪赃枉法之事,若是盐税合情合理,这贩卖私盐之事也便少上几桩,寻常百姓的日子或是能好过些许。

    凌疏桐听罢,暗暗吃了一惊,原本与李落商议,不过是以示敬重,实也是做于万隆帝和李承烨看罢了,难料李落确有实才。

    所书几议,俱是不凡,朝中政事,也颇有见地,初始之时的不以为然早已烟消云散,论起治国参政,恐怕不弱于朝中诸臣,皇子之中,更是难有人能及。

    凌疏桐心中震动,万隆帝命李落在中书令行走,恐怕不单是行令监之责,该不会是别有用心。

    李落上书几议不径而走,朝中上下议论纷纷,惊叹之际却另有一波暗流涌动。

    李落只做不知,阿谀奉承、阳奉阴违和一些嘲弄诋毁之语尽都不放在心上,一笑置之,依旧淡薄如水。

    万隆帝遇刺一事,前后数百人蒙难,悉数收押于卓城天牢。

    这些人中虽有少许理该是罪有应得,不过多与万隆帝遇刺无干,余下众人尽是受了无妄之灾,屈打成招,糊涂之中便成了替罪羊。

    李落黯然神伤,天子遇难,却是有人倾轧异己的良机,官府腐朽不堪,绝非是一日之寒。

    连余十数日,李落奔走于大理司、枢密院和天牢之间,将此前案件重新审阅,无罪之人卸甲脱罪,几日下来,竟有七八分俱是无辜蒙冤之人。

    不知为何,李落却不曾追究,只是放了这些人出来便即了事,倒是吓得不少暗中做了手脚的人提心吊胆了好些日子,深恐李落追查之下,丢了乌纱事小,掉了脑袋事大。

    有怀王前车之鉴,谁也不敢心怀侥幸,现今如日中天的九殿下会否先斩后奏。

    这些日子李落各处奔波,难有得闲,章泽柳几人寻了好几次,尽被李落婉言推辞。

    倒是章泽柳说起当年月船花魁柔月,如今已离了月下春江,栖身大甘西城,开了一家茶楼,据说生意好的出奇,慕名而来之人络绎不绝,不论富家公子,还是异域豪侠,入得卓城,多是会去这茶楼走上一遭,一睹柔月的绝世容貌。(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