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三百六十七章 罪不可赦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9-13 21: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九殿下,这,她只是个寻常死囚。  ”

    “是么,肩井诸穴尽被行针,看来是个武功高手,寻常死囚也要这般小心么?”李落神情淡然,缓缓问道。

    残耳之***吃一惊,牢中灯火极是昏暗,不想李落遥遥一望,便看出女子被封住内力。

    惶恐说道:“九殿下,恕罪,饶命。”

    李落没有接言,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

    残耳之人脸色大变,李落之名,大甘朝中上下,无有人不知,除了坊间流传李落领军前的荒唐事,也少不了李落处事冷厉决断之言,绝非和善之辈。

    残耳之人连连磕头,掷地有声,魂惊胆颤道:“九殿下,她是江湖中绿林贼子惊神剑庄公飞之妻,庄公飞密谋***,刺杀数名朝廷命官,去年被刑捕司高手斩杀。

    这女子不但不知皇恩浩荡,反而为夫寻仇,杀了不少兄弟,半年前才被刑捕司捉拿归案,押入天牢之中。”

    残耳之人说完之后,过了数刻,也不见什么动静,悄悄抬头看了李落一眼,只见李落望着牢中桌上女子怔怔出神,瞧不出喜怒。

    又再过了半响,残耳之人试探着恭敬唤道:“九殿下?”

    “哦,她叫什么?”

    “回九殿下,她叫梅舞袖。”

    “若是她有罪,便以罪论处,半年之前入监,大甘律法,若是这等罪责,这个时候早该问斩了,莫要再欺辱与她,你我是人,非是禽兽,也有家***女,日后不可再有这等事。”

    李落说罢,看了一眼地上面无人色的几人,沉声道:“今日之事便罢。”

    说完转身欲走,突地停了下来,略带些疲倦说道:“替她取件衣衫。”

    李落走后,过了数刻,三人才站起身来,冷汗湿了衣背,面面相觑,皆能瞧见眼中劫后余生的惊惧之意。

    其中一人向着残耳之人低声说道:“左统领,你看?”

    残耳之人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冷汗,转头看着桌上动也不动的女子,啐了一口,寒声说道:“这个***,差点送了我们几个性命。”

    “大哥,要不要。”另一人眼中寒芒一闪,做了一个斩之势,又觉不舍,看着桌上女子,喃喃道:“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尤物。”

    残耳之人怒斥道:“你***脑子里都装的是屎尿么?”

    “左统领,你说九殿下会不会事后找我们问罪?”

    残耳之人瞪了说话之人一眼,喝道:“放屁,也不撒泡尿照照,要是九殿下想问罪,你我这会脑袋早就掉了,九殿下连我们叫什么都没问,自然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是,左统领言之有理,不如就和老六说的,毁尸灭迹,一了百了。”

    残耳之人戾气一显,随即隐去,颓然说道:“怕也不妥。”

    “这又是为何?”

    “九殿下问了这***名字,就怕日后再问起来,若是拂了九殿下的兴头,到那时谁也救不了我们。”

    “大哥,这可怎么办才好?”

    “怎办,怎办。”残耳之人略一沉吟,眼中一亮,沉声说道:“你们说九殿下方才为何目不转睛的瞧着这***?”

    “统领,你是说?”

    “烫手山芋,不能留在这里了,我已有定议,至于她是生是死,便和我们没有关系了。”三人又再密议一番,急急收拾了一片狼藉的监牢,匆匆离去。

    李落自不知狱中守卫心思,查完在册人犯之后,便离了天牢。

    三日后,李落得空,回了弃名楼。

    弃名楼中,秋吉不分昼夜,移花种草,忙的不亦乐乎,院中一派生机盎然,颇具新气。

    牧天狼几将闲暇之时,溯雪领着几人走了走卓城内外,只余这月下春江不曾去过,呼察冬蝉兴致极高,买了不少玩物,甚是高兴,欢声笑语,平添了楼中几分喜气。

    李落入院之后,见到云无雁和迟立,与两人闲谈几句,却觉口渴,步入厅堂,正想取杯茶来,就见溯雪正陪着一个白衣女子,坐在厅中,见到李落,溯雪起身一礼,唤道:“公子,你回来了。”

    李落嗯了一声,奇怪的看了座中女子一眼,见到李落进来,也不曾动上一分。

    李落不以为意,和声说道:“是你亲友?”

    溯雪也是奇怪的看了李落一眼,愕然问道:“公子不识得她?”

    李落一怔,又再看了看低垂着头的女子,不解说道:“这位姑娘是?”

    溯雪一愣,看了看白衣女子,又再望着李落,轻盈说道:“公子,早些时候她来府中,只说是找公子,快有一个时辰了,也没有说自己是谁。”

    李落一头雾水,轻声问道:“姑娘,你找我?”

    女子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突地跪倒在地,轻轻说道:“民女梅舞袖,见过九殿下。”声音甚是好听,只是毫无生气,仿若垂死之人一般。

    “梅舞袖?”李落一怔,猛然想起日前天牢所遇女子,心念一转,问道:“你怎么来的这里?”

    “民女是来侍奉九殿下。”

    李落和溯雪皆是一滞,李落眼中寒芒一闪,明白过来,叱道:“荒唐,好胆。”

    溯雪不明所以,就见女子抬起头来,便是李落,也禁不住暗赞一声。

    似是雨后清荷,雪后孤梅,淡雅之中,幽香自在,便在抬头的刹间,厅中摆放的数盆玉兰秋菊也没了颜色,一袭白衣,更衬的玉容无暇,不输于李落所遇之人。

    玉颜白皙,胜雪羞脂,只是少了几丝血气,美中不足,却又是人见人怜,丝毫不像是身具武功之辈。

    李落眉头微皱,只听梅舞袖缓缓说道:“九殿下,民女斗胆,请九殿下收留小女子,小女子当为九殿下做牛做马,还望九殿下仁慈。”

    声音虽是动人,只是空空洞洞。

    溯雪恍如雾里,不便插言,却也听得出空洞死寂下的一抹散不去的凄苦和哀愁。

    李落一痛,鹰愁峡外,军营之前,那张带血的脸颊,诀别之时,也是有这般的凄苦和哀愁。

    李落怔在厅中,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仁慈之说,仁在何处,慈在那方。(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