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没有给她一丝希望,直接的坦荡说道:“不可以!”江琳是聪明的女人,见谢文东语气坚定,知道今天躲不过去,干脆摊开牌,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她仰面躺在床上,轻轻叹口气,目光渐渐深邃,良久,缓缓说道:“我有一个姐姐,她叫江枫,很漂亮,真的,她有天使般的美丽。”谢文东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没有出言打扰,静静等她说下去。

        江琳又道:“我家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没有公路,更没有铁路,很落后,我家也很穷,可我和姐姐都很不甘心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过一辈子,都向往这城市里的缤纷世界。我们拼命的读书,希望有一天能够考上大学,离开家乡,最后,我和姐姐都做到了。可是,到了城市里,我和姐姐才知道这里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这是一个人***,人踩人的***,我和姐姐拼命的赚钱,希望能把还生活在山村的父母接出来,可是,爸妈没有等到那一天,九八年,一场洪水淹没了村里的一切,整个山村在一夜之间从地图上永远的消失了,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说到这,江琳触动心弦,精美的双目前布了一层浓浓的水雾,泪滴“哒哒”滑落,环臂搂抱双膝,双肩微微颤动着,一副人见人怜的模样。

        当年,H省的水情较轻,谢文东虽然没有经历过那场洪水,可他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能想象其中的惨烈和悲壮,不论官兵还是普通百姓,实际的死亡人数要比官方报道的多得多,有些在洪水下游的地方甚至拿根树杈在水里划两下就能挂出一具尸体来。谢文东心中感叹,抿了抿嘴,还是没说出话来。江琳擦了擦泪水,继续道:“从那时起,姐姐仿佛一下失去了精神支柱,整天昏昏噩噩,总是自言自语说自己不孝,没能早点把爸妈接出来富贵终老。就这样足足有一年的时间,姐姐才算慢慢恢复正常,我们也从父母双亡的悲伤中走出来,本来以为日子会恢复正常,越过越好,哪知有一天姐姐遇上了傅展辉,这个人面兽心的***,表面道貌岸然,实则狼心狗肺,他贪图姐姐的美丽,用高薪引诱她到忠义帮暗中成立的公司去上班,结果在一天夜里,他趁姐姐在加班,将她***了,后来,姐姐她就……”话未说完,江琳已泣不成声。

        唉!又是一幕人间悲剧。谢文东仰面而立,从怀中掏出手帕,体贴的递到江琳面前,背着双手,在屋中踱步徘徊。过了好一会,江琳擦干泪痕,止住哭泣,又说道:“姐姐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从她***那天起,我就决定要报仇,不管用什么手段。我拼命的赚钱,靠自己的头脑终于打造了一座自己的酒店,可和傅展辉的忠义帮比起来,我所拥有的一切太微不足道了,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能了结这个心愿。”“所以,”谢文东说道:“你故意带***那个黑市摩托赌场,你知道傅展辉的儿子和他一样好色,定会对你起色心,而我,也一定会帮你解围。同样,你还知道傅展辉对他唯一的这个儿子很宝贝,一旦我伤了他,傅展辉定然会来报复,这样一来,无疑忠义帮招惹上北洪门,后者的实力又远大于前者,离你报仇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没错吧?!”“嗯!”江琳想不点头都难,谢文东太聪明了,她心中算计的一切一切都被他猜个丝毫不差,对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她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我见犹怜的道:“谢先生,你能够原谅我吗?"

        谢文东有那么一瞬间心软,可是很快又摇摇头,正色道:“我最恨别人骗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你的错都无法让我原谅。”说完,他动身向外走,临出门前,回头说道:“本来我是应该打你***的,但我毕竟住在你的地方,欠你一个人情,所以这次我忍了。如果你再敢骗我,利用我,嘿嘿,那我的手段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对了,我是认真的,不要把我的话当玩笑!”

        谢文东一甩门,走了。江琳看着紧关的房门良久,或许是刚才回忆起她的伤心事,或许受到谢文东无情话的打击,也或许是谢文东对她泪水的视若无睹,她趴在床上放声痛哭。其实谢文东出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门外静静站了好一会,听见房内的哭声,他摇头苦笑,女人活着要比男人容易得多,当女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可以用眼泪来发泄,没有人会去说她什么,甚至能引起别人的怜悯。而男人呢?即使有泪,也只能留在心里,即使伤得再深,也只能找个无人的角落孤独的舔着伤口。因此女人点缀着世界,而男人是支撑着这个世界。傅展辉!心中默念这三个字,强迫女人的人是他最讨厌的人种之一,本来他就有除去傅展辉之心,听了江琳一段话后,这种决心更加强烈。

        在对付向问天之前,必须把傅展辉先干掉,以绝这个后患。他暗暗下了决心,有了目标,心情也松下来,浑身乏力,从肩膀到手腕痛得厉害,脚也因刚才的一阵猛踢而麻痛不止,谢文东一瘸一拐,低声***,骂道:“该死的聂天行!”

        鲜花酒店损坏得很严重,谢文东出资,将其从头到尾重新装修一番,由于他出手大方,又要三眼等人连哄带吓,没出三天,整个酒店涣然一新,装修之后的鲜花甚至比以前更加雍容华贵,而又不失本来的清幽雅致。自从和谢文东摊牌后,江琳连着两天没敢出门见北洪门的人,后来她发现众人对她并无异样,才知道谢文东并未将她利用北洪门对付忠义帮的事说出,心中无限感激,她对谢文东的感情很复杂,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敬他还是怕他,或者……

        三天内,北洪门又有不少于两百的精锐挺进上海,人数的激增让本来就为空间紧张的谢文东更加犯愁,鲜花和天意早已经人满为患,两地之拥挤连个老鼠洞都容不下了,即使有百余人住在旅店,现在又增加两百人,别的不说,光他们吃住的花销都是一笔不小费用。谢文东等不急对方露出破绽,决定闪击忠义帮,将其一举打垮,把他们所占据的地盘取而代之,既解了己方的燃眉之急,又除去一心腹大患,何乐而不为呢?!他是这样打算的,但世事难料,经常会出现一些人想不到的事情。血杀的成员无意中发现魂组的踪迹无疑是事情的引线,使抱着乐观态度的北洪门变得不太乐观。

        天意酒吧二楼。

        “魂组?”谢文东听到这两个字时先是一震,接着哈哈大笑,摇头自语道:“真没想到,魂组还没有放弃。”

        姜森远没谢文东那么轻松,他皱眉道:“东哥,这次在上海发现的魂组成员非同一般,和以前我们所熟知的不一样。”

        “哦?”谢文东一挑眉毛,笑问道:“怎么个不一样?”姜森道:“下面的兄弟发现魂组的人也是十分偶然的,本来我让他去离咱们不远的超市买些常用的东西,无意中发现一个人在拿商品时手腕上露出黑色的‘魂’字刺青,还好这位兄弟以前见过魂组的人,对他们的标志也不陌生,他原本想把那个人擒住问个究竟,结果……”“结果他没有抓住!”谢文东接道。

        姜森叹了口气,说道:“不止没抓住,他自己反受了重伤,如果不是***的兄弟赶到,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还不一定呢!”

        谢文东一愣,这倒是大出他意料之外,血杀的单兵作战力他是了解的,论单打独斗,个个好手,五六个大汉根本近不了身,而魂组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只是感觉实力还算不错,但和血杀比起来有一定的距离,“那位兄弟伤在哪了?”

        姜森说道:“双臂骨折,肋骨断了三条,而且那个魂组的人由始自终都还没亮过家伙。”“嘶!”谢文东倒吸了口气,眼睛一眯,道:“这倒是有意思了,让老刘打探一下他们有多少人,落脚在何地?”姜森道:“东哥,我已经跟老刘打过招呼了,但是他也没查出什么结果,只是说魂组的人应该离我们不算远,至于有多少,他也打探不出来,此次对方行踪太隐秘了。”

        连刘波都打探不出来,看来这次魂组派来的人确实非比寻常。谢文东起身,默不作声,在房中来回踱步。姜森张了张嘴,还是小声说道:“东哥,魂组突然在咱们附近现身,定有企图,和他们比起来,忠义帮对咱们的威胁并不大,我看,是不是先缓些再对忠义帮下手,先把魂组清除是头等大事。”谢文东沉思,在房中徘徊了好一阵,才悠悠道:“攘外必先安内!”

        曾经老蒋的一句口号被谢文东说出,意思已很明朗。姜森还想再说什么,被谢文东一摆手挡住,他淡然道:“忠义帮看似不强,但处于我们的南面,位于我们的背后,不及早铲除,一旦再起异心,恐怕有失,而魂组再强也是国外来的帮会,***视它如毒蝎不说,连向问天都想将其根除,哪敢明目张胆的对咱们下手,充其量搞搞暗杀,不足为虑。”

        “可是,”姜森不无担忧道:“有魂组一天在,对我们终究是个潜在威胁,而且,这次他们来的人又身手高强,万一抓住我们的空挡行刺东哥,恐怕……”谢文东仰面大笑,一拍姜森肩膀说道:“我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

        谢文东决定的事是不容易改变的,随着手下人手的膨胀,他亦加紧准备,要对忠义帮实施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十五,月圆之夜,幽暗的天空一览无云,点点繁星点缀长空,一轮明月当头,普照九州大地,丝丝月光倾洒如同水银泄地。

        上海的夜景依然美丽而繁华,习惯夜生活的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嘈杂的闹区漫步、闲聊。地面上虽然平静,可“地下”并不太平,由谢文东高举大旗的北洪门开始酝酿一次血海腥风,鲜花酒店和天意酒吧门前车水马龙,不是两店的生意好,而是北洪门准备全力闪击忠义帮了,差不多快排满整条街两侧的大小不一的汽车具是北洪门事前准备好的。

        谢文东站在他自己房间的镜子前慢慢系着衬衫扣子,看似心不在焉,实则他的大脑在飞速旋转着,对一会即将开始的争斗先在脑中演习一遍。江琳就坐在他身后的床上,看着有一下没一下,似乎心事重重的谢文东,轻声说道:“文……谢先生,你其实可以不用亲自去的。”谢文东回神,微微一笑,说道:“我一向是这样的,兄弟在前冲锋,我不会坐享其成。”

        江琳悠悠道:“可是让你为了我冒险,我实在过意不去……”谢文东摇摇头,未等她说完,接道:“我想你误会了,对付忠义帮并不仅仅是因为你,或者说,傅展辉的为人并不能让我信赖,而他恰恰要挡住我的路,所以,他必须得消失,这和你并无关系。”江琳神色微变,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幽怨的叹息一声。谢文东拿起外套,淡然道:“所以,你根本不用过意不去。”江琳起身,接过他手中的外套,帮他穿好,柔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平安而归。”

        谢文东一震,看着江琳,房中只亮盏小夜灯,光线淡黄昏暗,常言道烛下观女最销魂,现在的江琳亦是如此,轻轻张启的湿润红唇让谢文东有贴上去的冲动。别过头,他长长吐了一口气,系好立领的中山装,脸上已挂好了标志性的笑容,他笑眯眯的说道:“这点请你放心,在我还没有答应之前,谁都不能把我的命抢走,阎王也不行!”

        这话若是出于他人之口,定会被认为大言不惭,而让谢文东说出来却变成天经地义的事了,没有人会怀疑他,因为坏蛋说的话一向都很准。江琳被他自负的样子逗笑了,言道:“我等你。”谢文东看了看手表,一立手指,道:“等我回来吃夜宵!”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