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二百七十章 谋划    文 /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 2017-09-13 21: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松鹤楼上,灯火辉煌,整个涉县的士绅、豪强纷纷前来,大家***在在一起,半响之后,就见栾敏骑着战马,领着五个士兵缓缓而来。

    “栾将军,请。”一个面色和蔼的老者走了过来,拱手说道:“我等准备了薄酒,等待将军久矣!”

    “张老先生言重了。”栾敏跳下马来,在人群之中扫了一眼,猛然之间双眼一亮,好像发现了什么,最后才对老者拱手说道:“我与张伟同殿为臣,老先生也是我栾敏的长辈,今日奉王命驻守涉县,能得诸位乡老相助,乃是我栾敏之福,也是王上之福。”

    “栾将军,请。”张笑忠哈哈大笑,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笑呵呵指着人群中的一处绿色,说道:“栾将军,小雀姑娘可是等候许久了,可不能辜负了小雀姑娘的一番心思啊!”

    “哈哈,张老先生,诸位,请。”栾敏顿时哈哈大笑,邀请众人说道:“城外宿元景虽然兵强马壮,可惜的是,却不是我大唐的对手,王上征战天下,南征北战,也不知道有多少敌人都为王上所杀,宿元景有什么本事,迟早会被王上所杀。”

    “对,对。”张笑忠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就准备跟在栾敏身后上了二楼。

    栾敏身边的几个士兵正在跟在上面,张笑忠转身笑呵呵的说道:“诸位兄弟,可以在一楼好生吃喝就是了,我等已经准备了美酒给诸位兄弟享用。”

    几个士兵却是没有理睬对方,而是望着栾敏,栾敏想了想,笑道:“这里是涉县,在场的又是涉县的乡老,岂会害我?你们现在下面吃酒,等结束之后,我们再回府上就是了。”

    “就是,就是。”众人连连点头,那几个士兵才缓缓的退了下来。

    很快,二楼之上,就传来一阵阵歌舞之声,美妙的歌声在黑夜之中传的老远,在战争年代,在涉县城中,这样的歌声显得格外的诡异。

    上首,张笑忠看着眼前的歌舞,对栾敏说道:“栾校尉,你说眼下朝廷大军围困涉县,涉县兵马不过三千之数,校尉能抵挡宿元景吗?”

    “当然可以,不过一个宿元景而已,连我都打不过,如何是王上的对手,等到王上大军到来的时候,就是他丧命之时。”栾敏得意的说道,目光却是***中间的绿衣女子。

    “老夫曾听说一隅不敌全国,唐王占据河东路,不知道最后是不是朝廷的对手啊!”张笑忠忽然摸着胡须说道:“毕竟朝廷占据大义,唐王最后能不能取得胜利谁也不知道啊!栾将军是聪明人,这些事情可要考虑清楚了。”

    栾敏面色一变,猛然之间反应过来,望着张笑忠,说道:“张笑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栾将军难道还听不出来吗?李自立为王,罪大恶极,朝廷早就传下圣旨,凡是朝廷的士绅击杀唐王手下将领,当封赏官爵,若是能击杀唐王者,当封王爵。”张笑忠笑呵呵的站起身来,望着栾敏,说道:“栾将军,你自己手握三千兵马,占据涉县,您能的父亲栾廷玉乃是唐王手下第一战将,栾将军,这可是您的机会啊!”

    “你让我归顺朝廷,背叛王上?”栾敏瞬间就明白张笑忠,冷森森的说道:“看样子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准备背叛王上了?你们想过了李乔将军吗?今***杀了我,等到王上大军到来的时候,就是你们满门抄斩的时候。”

    “这点不需要你所考虑的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就见楼梯上走出一个老者,身穿紫袍者,不是宿元景又是谁,没想到宿元景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松鹤楼,显然张伟已经放开了城防,让朝廷的大军冲进了涉县,甚至他手下的三千大军已经尽数歼灭。

    “宿元景,你不过是王上的手下败将,今***们杀了我,明日王上必定会灭你们满门。”栾敏望着众人一眼,毫不畏惧的说道。

    众人迎着栾敏的眼神,心中震动,眼神深处甚至还有一丝慌乱,甚至张笑忠心中还有一丝后悔,只是看着已经入城的宿元景,将心中的畏惧暂时放在一边。

    “这么说,你是不想归顺朝廷了?”宿元景面色阴沉,面有不善之色,他没有想到,面临这种情况,栾敏居然还不归顺朝廷,难道李真的有如此魅力不成?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又气又怒。

    “王上待我父子恩重如山,信任有加,岂是腐朽的朝廷可以比拟的。”栾敏冷森森的一眼,猛然之间冲了上去,将旁边的一名宋军士兵大刀抢了过来,就朝宿元景劈了过去。

    宿元景哪里想到栾敏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反抗,而且这致命一刀是斩向自己的,宿元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双目紧闭,心中一阵绝望。

    “当!”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怒吼声。

    “休伤了恩相。”宿元景猛然之间惊醒过来,却见张迪手执大刀,正在栾敏战在一起,这才知道自己能丙宿元景能够击败李了。

    “父亲,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朝廷大军入了涉县,这些都是父亲的功劳,父亲为何一点都不高兴?”张伟有些好奇的望着张笑忠。

    “我想到了栾敏临死时候的模样,死不瞑目,目光中的讥讽之色。”张笑忠骑在马上,和张伟并肩而行,叹息道:“现在我倒是有些后悔了。”

    “父亲,那李要均田地,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杀了他,现在不过杀了他一个部将又算什么,我都听说了,这次朝廷分三路进攻,李必定不是对手,涉县既然落入朝廷之手,李想夺回去,将十分困难,涉县现在有多少兵马?十几万大军,李能派来多少兵马?想要夺取涉县,非三十万大军不可。”张伟得意洋洋的说道。

    “虽然如此,但是不要忘记了,李手下兵马强悍,精兵悍将者不计其数,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说实在的,若不是他要动我们的土地,老夫也不会背叛他,他虽然重商,但是商贾哪里有什么地位可言,充斥着铜臭的气息。”张笑忠摇摇头说道。

    “父亲不必想这么多,这涉县就算没有此事,栾敏也守不住涉县,看看,他望着小雀的眼神,啧啧!”张伟摇摇头,笑呵呵的说道:“父亲,您说,我回头纳小雀姑娘为妾,如何?”

    “哼,哪里轮到你动手,宿元景这个时候恐怕早就上了小雀的床了,这个读书人,看上去正气凛然,实际上,却是一个衣冠禽兽。”张笑忠冷哼哼的说道。

    “都这个时候都还想着女色,难道不知道李距离涉县不过两日的路程了,这个时候不正应该想办法抵挡李的进攻吗?”张伟有些不满的说道。就算是他,也只是想着战后纳小雀为妾,没想到宿元景如此急不可耐,让他十分不满。

    “他是太尉,你能如何?走吧!”张笑忠心中又是一阵后悔,如此统帅,能不能击败李,他心中也没底了。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大军行进在官道上,清一色的骑兵,就算是辎重也是由骡子拉着的,有了大量的战马之后,李就实现了骡子的量产化,这个负重能力极为不俗的骡子也就成了辎重兵的一员,使得大军前进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李仍然是穿着一身黑色的盔甲,在黑色的大军中并不引人注意,甚至手中拿着的也是一柄斩马刀,和那些士兵们相同。

    “王上,涉县急报。”一骑战马呼啸而来,就见一名哨探面色慌乱,冲了上来。大声说道:“王上,涉县失守,栾校尉的首级被悬挂在城门之上。”

    李大牛等人听了一阵哗然,涉县易守难攻,三千人面对十万大军的进攻,虽然不是对方的敌手,但是抵挡三五天还是可以的,现在却突然之间失守,那栾敏就算城池失守,自身也能保全性命。

    “知道为什么会失守吗?”李面色平静,虽然战争将从防御战变成攻坚战,但是李并不担心,他这个时候更想知道的是,涉县为什么会是失守。

    “目前还不知道,涉县弟兄们正在努力,相信会有更快的消息传来。”那名哨探大声说道。

    “下去休息吧!”李摆了摆手,暗卫虽然组建的时间比较长,几乎在各个地方都有密探的存在,但受制于消息的传送和规模、金钱等各个方面的影响,使得暗卫在县一级的编制中,并不十分强大,当然,任何一个密探组织都是这样的,六扇门也是如此,只是他们存在的时间更长一些。

    “王上,恐怕是城中有人里应外合,否则的话,就算是城池失守,栾敏将军也是可以轻松突围的,不可能为敌人所杀。”花荣忍不住说道。

    “必定是如此,只是,本王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背叛本王,难道是因为朝廷的封赏吗?若是如此,就不要怪本王下狠手了。”李声音平静,但是周围的众人却是从其中感觉到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若真的是冲着朝廷的封赏而来,李要做的就是用铁血政策对这些家伙下手,让世人见识到李的残酷,对于任何背叛者,李和他的手下都会手软。

    “涉县易守难攻,恐怕这次要打一场攻坚战了。”花荣想了想说道:“王上,对方兵马有十万人,梁中书还有数万大军在后面虎视眈眈,王上这边兵马比较少,是不是多派一些兵马前来。”

    “花荣啊!兵在精,而不在多。无论是张迪也好,或者是梁中书也好,他们的兵马都是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若是靠兵马数量多就能取胜,那我李也不会有今天了。”李不在意的摇摇头说道:“走吧!让他们见识一些太原学府工学院的厉害。”李轻轻的夹了一下战马,朱龙缓缓而行。

    李从来就没有像如此这样,心中充斥着暴虐的情绪,这些将军们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活,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一天自己战死在疆场之上,但是宁愿战死,也不愿意遭受他人的背叛。栾敏就是被人背叛而死。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