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佣兵悲歌

第136章    文 / 四个人的事 更新时间: 2017-09-13 21: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群山庇护之下的罗多克依然保持着一点融融的暖意,但北方的诺德却已是银装素裹。好在宽阔的大河依然昼夜不舍地奔流入海,这才让仿佛被寒冰封冻的世界显现出了一点点活力。

    不过,今天有些特别,哪怕天空中依然飘着雪花,河岸边的一个小码头上却已经挤满了人。这群人有着各种各样的打扮,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的衣装是崭新的,乍看之下,到有些像斯瓦迪亚传统的春至节庆典。只是,码头上停靠的一条条小船,以及人群中弥漫的悲伤气氛显示出,这不是什么庆典,而是一场葬礼。

    今年夏末初秋时节,奥拉夫雅尔终于按耐不住,向拉格纳国王的王座发出了挑战,双方带着自己的追随者大战三百回合,最终,国王陛下的诺德皇家侍卫更胜一筹,赢下了挑战,而奥拉夫雅尔只能缩回自己的领地,孤独地舔舐着身上的伤口。以往出现这种情况,败者承认失败,胜者也不会过多地为难,索要一些资源与奴隶就算了事。但这次,拉格纳国王或许被去年的大胜冲昏了头脑,在获胜之后不仅没有显示出胜者的大度,反而调集士兵向奥拉夫雅尔的领地发起进攻,准备彻底清除国内的叛逆。奥拉夫毕竟也是有资格挑战王位的人,部族的底蕴也不会就之前战场上那一点点,情急之下,不得不全部拿出来,拼死抵抗国王的攻击。虽然国王的大军占了上风,但战局却并没有想象那般顺利,反而陷入了僵局。忙于内战的诺德人遗憾地错过了最好的渔季与斯瓦迪亚小麦收获的时机,绝大部分的粮食已经运进了坚固的堡垒中,让他们再也无缘掠夺。毫无疑问,这将会是一场灾难。

    不过,这灾难并不是这里的诺德人所担心的事,毕竟,他们即将踏上人生中最后一次远航。

    一匹纯白色的维吉亚霜原马在白皑皑的雪地上一骑绝尘,马背上的骑手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她铠甲上逐渐化为冰霜的雪花,更没有在意拼命地往头盔里钻的寒风,她只担心自己身下这匹马到底能不能再快一点,更快一点。

    不过,在如同墨色绸缎般的河岸边,一个不和谐的彩色小点吸引了骑手的注意力。直到马匹近了才看清楚,是一个母亲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她的头发,肩上都已经被白雪所覆盖,但她丝毫没有觉察似得,嘴里哼着诺德的民谣小调,脚下还摇着一个小小的摇篮,只是是她的手却紧握这一根凿子,忙不迭地在一块木头上凿个不停,只有当大雪覆盖了她孩子的脸庞时,才会停下手中的活计,将那讨厌的雪扫开。

    骑手本能地感到貌似哪里不太对劲,可是,随着战马的奔驰,这对孤单的***很快就消失在了苍茫的天地之中。

    最终,她还是赶上了,在他们饮下最后一碗酒,即将踏进小船的时候。

    “龚特叔叔!”骑手翻身下马,一把拉下了头盔,一头璀璨夺目的金色长发立马在白雪之中熠熠生辉。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汉子愣了一下,转过身,一眼就认出那个骑手。他用仅剩的那支手臂艰难地推开人群,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骑手的面前,满是伤疤的脸上露出咧开一个难看的笑容。

    “神王保佑你,美丽的恩格瑞德,”那个中年汉子微微躬了躬身子,算是行过礼了,“在去王侍奉神王的路上还能再见你一面,真是太好了。”

    “龚特叔叔。。。”恩格瑞德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从眼眶里涌出的泪花却堵住了一切,挽留的话就这样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个汉子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一次浴血厮杀的见证。毫无疑问,这个英勇的汉子在每一次战斗中都是冲在最前面的,这一生可谓经历过无数次鬼门关,还有几次都被砍得只剩下半口气了,却最终还是给他挺了过来.这份英勇很快就在诺德的各个部族之中流传开来,得到了广泛的崇拜。拉格纳国王听说了他的事迹以后还亲自褒奖了他,并赠与他一个荣誉称号,叫做“不屈的龚特”,以表彰他不向敌人,哪怕是死神,屈服的坚强意志。

    可是,再铁打的汉子,也终有倒下的一天,只不过这天对于龚特来说,来的这么突然。恩格瑞德的部族继续坚持着以往的立场,紧紧跟随在拉格纳国王的身后,向奥拉夫雅尔发起了攻击,而英勇的龚特自然不会错过这场战役。可惜的是,人的名,树的影,赫赫有名的龚特自然也遭到了奥拉夫的忌惮。

    于是,在一次侦查任务中,龚特的部队遭到了伏击,几乎全军覆没,龚特本人虽然受了重伤,但是依然顽强的活了下来。他那如同磐石一般的意志力再次救了他,让他从昏迷中醒转过来,只是,他已经无法再战斗了,在那场凶险的伏击战中,他永久地失去了一条腿。

    不过,这位在尸山血雨中挣扎了一辈子的战士并没有消沉太久,他做出了一个几乎所有的诺德人都会做的决定——迎接神王的召唤。而听闻这个决定后,还在前线的恩格瑞德立马要了一匹战马,依靠她那不算熟练的骑术,星夜兼程,终于在葬礼的前一刻感到了目的地。

    看到这位少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样子,汉子欣慰的笑了,先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用他那粗糙的手指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呐,恩格瑞德哟,不要为我哭泣。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不是吗?”

    “可是。。。”

    “哈哈,你的武术都是我教的,我怎么会不懂你的想法。”龚特大叔笑着安慰道,“恩格瑞德,你是个好孩子,你的心地比任何一个诺德人都善良。可是啊,也正式因为如此,你必须学会冷酷,学会无情,不要让那善良的心伤害到你。毕竟。。。”说道这里龚特微微叹了口气,“毕竟,这种美德不属于诺德人啊。”

    “大叔,”恩格瑞德一咬牙,还是开口了,“大叔,还是不要去了,我的武技还不够精炼,继续来教我吧。”

    “说什么鬼话呢,”龚特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就算你愿意养着我,我也不情愿就这么窝囊地活着。我是一名战士,只有战场才是我生存的地方。而且,”他指了指天空,“我们都知道,将来的日子更不好过,与其把吃的留给我这种***,不如多去救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

    “只可惜啊,”这个铁一般的汉子眼睛里,这时候却流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温柔,“只可惜我看不见美丽的恩格瑞德到底最后会便宜哪家的小子,本来说要在你的婚礼上和和他较量一下的。”

    “大叔,我。。。”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而大叔还是安慰般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这样吧,神王已经在呼唤我了。”大叔向着恩格瑞德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看到你是骑马来的?嗯,这样很好,我们可是吃够了骑兵的亏了。”说着。他叹了口气,“你那个不成器的弱鸡老爹和我们整个部族就交给你了。拜托了,恩格瑞德。”

    看见少女坚定地点了点头,龚特的眼睛里满是欣慰之色。他最后向她摆了摆手,然后坚定地踏进了那艘小船。

    恩格瑞德就这样愣愣地站在岸边,直到小船消失在天际线,才牵起马,转身离开。回营的路上,她再次看到那个母亲。母亲手中的木头已经被雕成了一艘小小的长船,恩格瑞德看着那位母亲将她一动不动的孩子放进了小船,然后,静静地看着小船顺流而下,就像恩格瑞德刚刚做的那样。

    又是一场葬礼么。少女叹了口气,扭过头,继续向前走。时,在***的南方,杰尔喀拉高大的城堡之中,另一个美丽的少女从慵懒地伸着懒腰,侍女适时地推开门,用浸透了温水的毛巾擦拭着少女娇嫩的面颊。

    “王后陛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好,呵欠~”少女大大地打了个呵欠,“唔,帮余穿衣。”

    “是,陛下。”

    在侍女的帮助下,王后陛下终于穿齐了洋装,兴奋地在穿衣镜前摆动着裙子。

    “这件裙子真漂亮,余很满意。”

    “当然,”一旁的侍女恭敬地说,“这可是国王陛下在出征前亲自挑选的。”

    “嗯,达令真是太了解我了。”王后开心地笑道。

    叩叩,王后卧室的门被敲响,一名衣着得体的管家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王后陛下,今天的早餐是香煎小牛卷配上葱味面包,请问可以吗?”

    “唔,放那儿吧。”女王陛下摆摆手,在桌前坐下,问“霍克,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有,”管家将早餐放下,从一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今天早晨要与杰茂哈尔领主会面,并一同接见远道而来的大商人,罗登-罗斯的老板,沐先生。傍晚则要参加杰茂哈尔领主的家宴,代表国王陛下慰问驻守杰尔喀拉的将军们。”

    “嗯,余知道了。”王后想了想,又问道“那个沐是罗多克人吗?”

    “是的,”管家回答“他出生在罗斯岭,是没落贵族的后裔。”

    “罗斯岭?噢,余想起来了,就是玫瑰香水做的特别好的那个领地吧,”王后拍拍手,挺高兴的样子,不知道是对沐产生了兴趣还是纯粹的早餐很对她胃口“那余就见一见吧沐在卫兵的带领下,走进了一间会客厅。侍从将双开的大门打开,杰茂哈尔领主已经在会议桌前等着他了。

    “杰茂哈尔领主,好久不见了。”沐带着愉悦的表情走了上去,和这位相熟的领主握手。

    “的确是好久没见了。”杰茂哈尔也愉快地笑着,“沐老板真是我们罗多克的救星啊,上次运来了救命的粮食,这次也给我们帮上了不少忙。来,请坐。”

    沐和杰茂哈尔分别坐了下来,雅米拉也在,依然安静地站在沐的身后。

    “沐老板的来意,国王陛下已经明了了,而我则全权负责这次谈判。”杰茂哈尔开门见山道。

    沐笑了笑,接过了侍从奉上的那杯葡萄酒,玩味儿地在眼前晃了晃,“若如此,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为了坑哈基姆苏丹,你们可以大把大把地向沙漠强盗手里送钱,那么,为了牵制斯瓦迪亚,陛下应该不会小气吧。”

    “当然当然,”领主哈哈一笑,“我们绝对会开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码,不过。。。”

    “不过?”

    “嗯。不过你是否能说说你需要什么,我们这边也好计较。”杰茂哈尔如是说道。

    “这个啊,好说。”沐大手一挥,“粮食,兵备,布匹,皮革,草药,你们有什么我就要什么,实在不行,直接给第纳尔也可以。”

    这下,就轮到杰茂哈尔难办了,像这种所求不明的家伙是最难搞的,毕竟连他要什么都搞不清楚,想讨价还价也没有方向不是?

    “那我们先从粮食谈起。。。”杰茂哈尔的话音未落,门外的侍卫突然高声喊道“女王陛下到!”

    两人的视线再次投向大门,只见大门再次被推开,一名身着华服的美丽少女在侍女与卫兵的簇拥下缓缓走进来,不用想,这位就是葛瑞福斯国王现任的妻子,玛丽王后陛下。

    其实,葛瑞福斯国王在原配妻子过世以后,并没有续弦,过着鳏夫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直到前年,葛瑞福斯在一位领主办的舞会上偶然遇见了刚刚成年的玛丽,立马一见钟情,在跳过两支舞后,两人坠入爱河,丝毫不顾及他们之间相差了三十多年的岁月。

    和他的原配不同,玛丽王后是一个典型的贵家女,从小接受着贵族的教育,过着富足的生活,而葛瑞福斯更是爱煞了这个女子,把她像孩子一样宠溺。所以,玛丽王后就像一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在杰尔喀拉这座金笼子里过着悠悠哉哉的日子。

    “很荣幸得以觐见尊颜,尊敬的女王陛下。”沐半跪下去,亲吻王后的手背,雅米拉也微微提起裙子,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屈膝礼。

    王后大大方方地受了这一礼“沐先生不必拘束,余什么都不懂,只是来这里做个见证而已,正事汝与杰茂哈尔卿谈即可。”说着,她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后面立马有侍女端上糕点篮子和茶壶,当然,沐和杰茂哈尔也有份。

    杰茂哈尔喝口茶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那我们从粮食开始谈。我们罗多克比不得斯瓦迪亚,经历了这么久的战争,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对吧,王后陛下。”为了增强说服力,他还特别把王后搬了出来。

    “哎?”正在专心享用早茶的王后没想到杰茂哈尔会突然提起自己,吓了一跳,差点把茶水撒到裙子上。不过,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呃。。。的确如此,昨天塔尔巴卿与图穆巴卿还跟余诉苦呢,说他们的领民连面包都吃不上了。”说完,还叹了口气,小声嘀咕道“那他们怎么不吃蛋糕呢,明明比面包好吃那么多。。。”

    只是,此时的会客厅一片寂静,这一句小声的嘀咕分毫不差地落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沐听了只是一笑置之,而杰茂哈尔的脸却刷地一下黑了下去。

    看到杰茂哈尔神色不对,王后就知道,自己貌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急忙补救道“啊,不过这没关系啦,等新种子种出来了以后,罗多克就再也不会有什么饥荒了,汝说对吧,杰茂哈尔卿。”

    这下,杰茂哈尔的脸色更黑了,但是沐却提起了兴趣。

    “王后陛下,您说的新作物是和辣椒一起带回来的吗?”

    还不等王后回答,杰茂哈尔立马抢白道“王后陛下,您可能有些搞错了,上次带回来的作物就只有辣椒而已,那是不能当粮食吃的。”

    “啊?是吗,怎么会。。。”

    “对了,陛下,我的妻子正在为今晚舞会的衣着发愁。在这方面,您是行家,可否赏脸帮个小忙?”

    “唔,舞会是大事,”王后点点头,站了起来,“女人打扮是最消耗时间的,余现在就去好了。”

    “多谢陛下。”杰茂哈尔站起身,行了个礼,作为客人的沐自然也从善如流。

    待王后离开房间,领主才稍稍松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那么,沐先生,我们重新开始好了,关于粮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